正文 第十七章 困兽犹斗(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章向河,你想想,马大刚原来跟着我干,他在明处,我在暗处,现在我把他的人都杀了,以后谁还信任我啊?”宋来平面有难色地说。

    “是,宋总说的是。可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章向河言又止地说。

    “我想啊,孙照同他们也只是想弄个钱花花,就先由着他们吧。”宋来平宽宏大量地说。

    “好,我听您的。”章向河无奈地说。

    宋来平想了想,说:“要不,我看这样,你代表我,请他们吃顿饭,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把我的意思呢,给他们讲清楚。”

    “是,先礼后兵,宋总,我一定把你的意思转告给他们。”章向河马上答应道。

    “那个孙照同不同马大刚啊,他比马大刚有脑子,是马大刚的智囊,你对他要倍加小心啊。”宋来平提醒道。

    章向河一听宋来平的话,马上笑出声来,说:“是,宋总,玩脑子,玩智慧,马大刚的人就不定是我的对手了。”

    “不那么简单,你别忘了他们现在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人。”宋来平说。

    “好,我会有所准备的。”章向河有成竹地说。

    宋来平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章向河扶着宋来平进了休息大厅,然后自己就跑到僻静外给孙照同打了电话。

    “孙照同啊,对,我是章向河。”手机打通后,章向河说。

    这时的孙照同正躺在上,他不冷不地说,“什么事?”

    “你们回来这么多天了,宋总让我代表他请你吃顿饭,算是接风洗衣尘吧。”章向河说。

    章向河要请客?孙照同一听,马上高兴起来,说:“好,章哥,我们准时到。”

    一边的猴子看着孙照同合上了手机,说:“谁啊?”

    “章向河。”孙照同说。

    “孙哥,章向河这只小狐狸说什么?”猴子关心地问。

    “他能说什么?他巴不得我们早死呢。”杨军插话道。

    “杨军,别这么说,我们可都是宋来平的人啊。”孙照同若有所思地说。

    “狗!在宋来平眼里,章向河他们才是正规军,我们不过是散兵游勇。”杨军心怀不满地说。

    “就是。”猴子也帮腔道。

    “是这样,宋来平让章向河请咱们吃顿饭,有些事向咱们交代一下。”孙照同看了眼杨军和猴子,说。

    “什么时间?”杨军问。

    “明天中午。”孙照同说。

    “什么地方?”猴子问。

    “在南郊的乡村农家餐馆。”孙照同说。

    “找那么偏僻的地方干什么?别是什么鸿门宴吧。”猴子不无担忧地说。

    “猴子说得有道理,咱们跟马大刚干了这么多年,可别跟许建秋一个下场。”杨军也不放心地说。

    孙照同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认为不会。”

    “不会?不会许建秋是怎么死的?”杨军气呼呼地说。

    “不去。”猴子说。

    “如果咱们不去,可能就是许建秋的下场了。”孙照同忧心忡忡地说。

    “与其这样,不如咱们先动手。”杨军横下心来,说。

    “对,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们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收拾了。”猴子马上赞同道。

    “去是一定要去的,不过,咱们也做好准备,带上家伙,见事不好,咱们就先动手。”孙照同从腰间抽出手枪,看了眼,说。

    “好,孙哥,玩硬的,章向河的人不一定是咱们的对手。”杨军说。

    “肯定不是对手,你看章向河那样,说好听的叫文质彬彬,说不好听的叫人模狗样,哼,戴上副眼镜就把自己当成高材生了。”猴子说。

    “别说这个了,咱们准备吧。”孙照同吩咐道

    “好。”杨军说。

    实际上,孙照同他们什么也没准备,这是因为,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现在,枪已经不离了,所谓的准备就是心理上的准备,那就是,如果出现意外,他们就会真刀真枪地与宋来平大干一场,拼个你死我活。

    第二天的十一点过后,章向河带领两个手下出现在乡村农家餐馆门口。

    “章哥,他们没来?”手下甲跳下车来,四处观望着说。

    “看来还没有,你们都躲起来,没有我的信号,不准出面。”章向河面色冷峻,说。

    “章哥,孙照同他们可是心狠手毒啊,你要小心。”手下乙站在章向河的后,担心地说。

    “这点儿我知道,我敢来就是有所准备的,我边不是还有你们吗?”章向河信心百倍地说。

    手下甲乙听罢,连忙说:“是,我们等你的信号。”

    “快去吧。”章向河挥挥手,说。

    手下甲乙二人找了个僻静处躲了起来,章向河站在门口,等待着孙照同他们的到来。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开到,孙照同、杨军、猴子跳下车来。

    “诸位受苦了,来,请进吧。”章向河迎上前去,洋溢地说。

    杨军和猴子看了章向河一眼,不说话,孙照同见状,急忙握住章向河的手,说:“谢谢章哥。”

    “这谢什么?自家人不说两家话。”章向河哈哈大笑道。

    “对,不说两家话。”孙照同附和道。

    “请进吧。”章向河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

    孙照同与杨军及猴子先后走进了餐馆,在章向河的指引下来到一个单间。

    “来,三位兄弟请坐吧。”章向河依然笑脸相迎,说。

    “章哥,你先坐。”孙照同谦恭地说。

    “宋总让我代表他为你们接风洗尘,你们今天是客人,还是先坐下吧。”章向河拍了下孙照同的肩膀,说。

    于是,杨军和猴子先后坐下,孙照同与章向河同时落座。

    “抓紧上,一次上齐,然后不叫你你别就别进来了。”章向河转对服务生说。

    “是。先生。”服务生连忙应道。

    “那就抓紧上菜吧。”章向河表冷漠地说。

    看着服务生离去,章向河关上了房门,说:“我把你们的意思都转达给宋总了,他对你们非常关心啊。”

    “谢谢宋总了。”孙照同敷衍道。

    “关心?”杨军一听,马上不服气地说,“我们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才让你来见我们一面,这叫关心?”

    “哼,我们现在成了没爹没娘的弃儿了,没人关心了。”猴子将手中的茶杯没好气地砸到桌子,说。

    章向河没说话,只是不满地看着他们。

    “杨军、猴子,说话注意点。”孙照同使了个眼色,说。

    “怎么注意,这就够注意的了。”猴子不服气地说。

    “这是好听的。”杨军帮腔道。

    章向河终于忍不住了,说:“不好听的怎么说?”

    “忘恩负义。”杨军义愤填膺地说。

    “杨军,你说话不要太离谱,我觉得,忘恩负义的是你们。”章向河强压心中的怒火,说。

    “我们?拉倒吧你!”猴子脖子一拧,说。

    “猴子,少说点。”孙照同劝说道。

    “不行,少说不行,这次章哥来了,我得把话清楚,宋来平用着我们的时候,我们总是冲锋在前,舍生忘死,现在,我们出了事,他就扔下我们不管了。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猴子愤愤不平地说,

    “我觉得,宋总有宋总的难处,他也是为了我们好吧?”孙照同打起了圆场,说。

    “孙照同,我觉得你是个明辨是非的汉子,我就不跟这二位兄弟计较了。”章向河淡然一笑,举起了酒杯,说,“来,先喝酒。二位兄弟,把酒杯端起来,我代表宋总敬你们一杯。”

    杨军和猴子端起酒杯看了看,又闻了闻,举着不动。章向河看着他们,率先一饮而尽,孙照同也喝了下去。

    “二位兄弟的意思我明白,我告诉你们,不管是宋总还是我,只要懂得规矩,都不会对自己的弟兄下手的,放心地喝吧。”章向河看了杨军与猴子一眼,冷冷地说。

    杨军和猴子慢慢地喝下了酒,章向河重新将酒杯倒满,说:“先吃菜,有话慢慢说。”

    众人吃菜,孙照同举杯说:“章哥,来,我敬你一杯,谢谢宋总和你还想着我们。”

    “客气什么?”章向河爽快地喝下了酒,说。

    “章哥,我们现在跟乞丐差不多了。”孙照同露出一副可怜相,说。

    “还不如乞丐呢。”杨军阳怪气地说。

    章向河听罢,故作一愣,说:“不至于这样吧?”

    “差不多了。”孙照同独自喝口酒,说。

    “我听说,你们去了天都洗浴中心,砸了谢永航的场子,有这么回事吗?”章向河终于言归正传了,表严肃地说。

    猴子两眼一瞪,毫不犹豫地说:“有,怎么了?”

    “章哥,闹了半天你是来兴师问罪的?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杨军也眼露怒火,说,“我告诉你,水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是我们自己的事,你没权过问。”

    “对,你少管闲事!”猴子怒目圆睁,说。

    章向河听罢,一拍桌子,大怒道:“你们想干什么?”

    杨军和猴子蓦地站起来,同时掏出了枪,对准了章向河。

    “杨军、猴子,把枪放下。”孙照同见事不妙,说。

    ***********************

    第十八章内容预告

    晴天霹雳 知人寻死觅活

    重大发现 遭遇战一触即发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