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困兽犹斗(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请问找谁啊?”站在谢永航办公室门口的服务生,胆战心惊地问。

    杨军没说话,而是一把扯起服务生耳朵,拧着服务生在地上转了个圈儿。

    “谢永航呢?”猴子不可一世地问。

    “谢经理不在。”服务生揉着火辣辣般疼的耳朵,说。

    孙照同将服务生推到一边,大步向谢永航办公室走去。

    门被杨军一脚踹开了,孙照同等走了进去,寻找着谢永航。

    “他人呢?”猴子问。

    这时,韩家乡发现了内屋的小门,一脚踹开,闯了进去。此时的谢永航就藏在沙发后面,已经四肢冰凉,魂不附体了。

    “你藏什么?”韩家乡将谢永航从沙发后面拉出来,说。

    “韩哥,你这是干什么?”谢永航乞求的目光看着韩家乡,说。

    “干什么?从今天开始,这个地方就姓韩了。”韩家乡说着,就将谢永航推出了内屋。

    “孙哥,你这是……”谢永航马上认出了孙照同,就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说。

    韩家乡一个巴掌打过去,说:“孙哥也是你叫的,快去,拿钱,给孙哥一个见面礼。”

    “孙哥啊,你看……”韩家乡不甘心地看着孙照同,说。

    孙照同掏出无声手枪来,指着谢永航的脑袋,不紧不慢地说:“他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谢永航终于明白了,孙照同与韩家乡已经成了同伙,他惊惶失措地说;“是,是。”

    在韩家乡他们得意的笑声中,谢永航亲自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叠钱来,放到桌子上。

    “就这么点儿吗?”韩家乡看着桌子上的钱,说。

    “孙哥,这几天生意不好,就这些了。”谢永航带着一副哭腔,说。

    韩家乡拉开保险柜看了看,然后将账本等扔了出来,说:“以后每个月都要孝敬,明白吗?”

    “明白。”谢永航连忙回答道。

    “不准报案,否则要你全家的命。”杨军走过来,一把抓住谢永航的衣领,说。

    “我不报案,我绝不报案。”谢永航连连作揖道。

    “走,咱们走吧。”孙照同将钱装进怀里,说。

    孙照同一声令下,杨军他们就扬长而去了。门口的服务生这才回过神来,对谢永航说:“谢经理,报案吧。”

    报案?这是谢永航做梦也不敢想的事。孙照同他们是什么?他不能自取灭亡啊。

    “不,不能报案啊,干我们洗浴中心这行也不干净啊。再说了,孙照同他们都是警察盯上的人,人人上都有命案,他们要是动真格的,什么事也干得出来,还是保命要紧啊。”谢永航一股瘫坐在沙发里,说。

    “可是,也不能就这样啊,以后我们怎么办啊?”服务生说。

    “我再想办法吧。”谢永航垂头丧气地说。

    几家欢乐几家愁,在谢永航走投无路的时候,韩家乡终于有了出头之,为了进一步讨好孙照同,在一家酒店里,他设宴款待了孙照同以及杨军和猴子。

    “孙哥,真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啊,兄弟以后就跟着您干了,您吃,我喝点汤。”将孙照同让进豪华单间,韩家乡媚态百出地说。

    “你喝点汤?韩家乡,你看孙哥是那种人嘛?”杨军不满意地看了韩家乡一眼,说。

    “不是,不是。”韩家乡连忙摇头说。

    孙照同没有说话,从怀中掏出刚刚从谢永航那里抢的钱,拿出一沓,扔给了韩家乡。

    “这是孙哥的一点小意思。”猴子说。

    韩家乡接过钱娟,数了数,说:“孙哥,太多了。”

    “孙哥给你的,你就拿着。”杨军冷冷地说。

    “是。”韩家乡端起酒杯,说,“孙哥,小弟敬你一杯酒。”

    “这小子倒是懂事啊。”孙照同与韩家乡碰了下杯子,说。

    “韩家乡,跟着孙哥干,有跟着孙哥干的规矩,你知道吗?”见孙照同与韩家乡喝干了酒,杨军说。

    “什么规矩,杨哥,你说。”韩家乡放下杯子,说。

    “在水城市,你不会不知道孙哥、我,还有猴子的名声吧?”杨军自吹自擂地说。

    “我知道,公安局正在抓……”韩家乡的话说了一半,就看到了杨军的愤怒了眼睛,他自己打自己一巴掌说,“臭嘴,该打,孙哥,您别生气。”

    “我不生气。我怕抓还敢回来吗?”孙照同哈哈大笑一声,说。

    “那是,那是,能抓住孙哥的人还没出生呢。”韩家乡连忙奉承道。

    “以后,你不能直接找孙哥,有什么事找我。”杨军吩咐道。

    韩家乡点点头,说:“是。”

    “还有,不准打着孙哥的名义办事。”杨军补充道。

    “是。”韩家乡说。

    “不准与谢永航有私下交易。”杨军又说。

    “放心,我不会的。”韩家乡信誓旦旦地说。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反抗,在孙照同他们大吃大喝的同时,谢永航也找到了救星,那就是一个叫狗子的人。当然,任何利益上的交易都不会是清茶一碗,谢永航在一家海参馆与狗子见了面。实际上,谢永航不是找狗子,而是想通过狗子找一个叫章向河的人。他知道,马大刚死了,现在在水城说话能有分量的人非他莫属了。

    “你和章向河的关系真那么铁?”听了狗子的自我介绍,谢永航半信半疑地说。

    “那是,好多年了。”狗子志得意满地说,“跟亲弟兄们一样。”

    “我的事他能帮忙吗?”谢永航试探着问。

    “这应该没什么问题。”狗子拍拍脯说。

    谢永航一听,马上看到了希望,举起杯子,说:“来,兄弟敬你一杯。”

    狗子急忙按下谢永航举杯的手,说:“别,酒先别喝。章哥给人做事是从来不学雷锋的。”

    “这点规矩我还是懂的,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出个价吧。”谢永航毫不犹豫地说。

    “这条件就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我回去给章哥商量一下再答复你。”狗子喝了口酒,说。

    “好吧,来,喝酒。”谢永航感激涕零地说,“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第三节 反目成仇

    多年来,宋来平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在心烦的时候就泡澡,似乎那滚烫的水能蒸发掉心中的郁闷与烦恼。但是,对宋来平来说,近可谓麻烦不断,劫持李晓莉没有得手,章向河又向他报告了一个坏消息。

    “宋总,刚才咱们一个小弟兄狗子找我说,孙照同、杨军和猴子去了天都洗浴中心,把人家的场子砸了。”章向河来到洗浴中心,就直接脱了衣服,跳进了浴池里,面带忧虑地说。

    这个时候,宋来平正泡在池里闭目养神,听了章向河的话,他的心里一惊,说:“确切吗?怎么回事?”

    “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也不清楚,要不,我把这个小狗子叫了来问问?”章向河注意到了宋来平的愠怒,小心翼翼地说。

    “好吧。”宋来平往上泼着水,说。

    “孙照同他们有点儿太不像话了。”章向河气愤地说。

    宋来平慢慢腾腾地爬出了浴池,边穿睡衣边说:“砸了场子是小事,让警察发现了他们是大事啊,马大刚的人怎么就这么让我挠心啊。”

    “小狗子,来,快到宋总这里来一趟。”宋来平的焦灼神让章向河不敢怠慢,他跳出水池,迅速从衣柜里拿出手机,并拨通了狗子的电话,“对,就是那家洗浴中心。”

    放下手机,章向河陪同宋来平擦了澡,然后就来到桑拿室蒸着。不多会儿,着西服的小狗子跑上来,转了几圈,才看到了玻璃房里的宋来平和章向河,便马上走过来。

    “来,进来。”章向河取下嘴上的冰毛巾,冲狗子扬了扬手,说。

    小狗子看了气腾腾的桑拿室,说:“宋总,章哥。”

    “在外面喊什么喊,让你进来。”章向河再扬了扬手,提高了嗓音,说。

    小狗子犹豫了会儿,硬着头皮走进了桑拿室。

    “把门关上。”章向河又说。

    衣装整齐的小狗子关上门,顿时感到呼吸短促了。

    “小狗子,把孙照同他们砸场子的事给宋总说说吧。”章向河说。

    “今天中午,天都洗浴中心的谢永航找了我,让我找人给他出气撑腰,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孙照同带着几个人去了他那里,要走一万多块钱,还说,以后要月月交,否则要他的命。”小狗子满头大汗地说。

    “他能肯定是孙照同他们干的吗?”一直不说话的宋来平终于问道。

    “没错,他认识孙照同,以前就是马大刚和孙照同他们给他看的场子。”小狗肯定地说。

    宋来平听罢,再次沉思不语了。

    “好了,你下去吧。”章向河对小狗子说。

    “大胆,大胆啊。”宋来平恶狠狠地拧着毛巾,说。

    “你说怎么办?”章向河问。

    “我也拿他们没办法啊。”宋来平双眼微闭,说。

    章向河怒目圆睁,说:“我早就说了,这三只鸟不放,迟早要出事,我看,还是……”

    “再等等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这么办啊。”宋来平打断了章向河的话。

    “不能等了,宋总。”章向河一听,急了,说。

    ***********************

    第十八章内容预告

    晴天霹雳 知人寻死觅活

    重大发现 遭遇战一触即发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