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垂死挣扎(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三节 姑息养

    水城市公安局清泉区分局副局长赵立昆显然不会知道,他的好友宋来平已经丧心病狂地将魔爪伸向了他。现在,苏康桥寄给鲁院长的那封信就在路上,很快就会转到鲁院长的手里,宋来平相信,如果鲁院长看到信中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肯定会暴跳如雷,向赵立昆兴师问罪,这个原本祥和的家庭将面临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局势对宋来平越来越不利,他已经穷途末路,顾不了那么多了。

    赵立昆自然不会感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已经悄然来临,他秘密安排局纪委的王奇志对照片进行调查,并一直在等待着最终的调查结果。

    这天下午,赵立昆正翻阅报纸,王奇志就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了。

    “赵局,照片的事有结果了。”王奇志一进门,就兴奋地说。

    这当是个好消息,赵立昆的脸上有一丝喜悦划过,说:“辛苦了,坐下说吧。”

    “赵局,事真像你预料的那样,刘子芳的那些照片都是电脑合成的。”王奇志将照片扔到茶几上,说。

    “你调查清楚了?”赵立昆强掩内心的兴奋之,说。

    “清楚了。”王奇志说。

    “说吧,具体什么况?”赵立昆迫不及待地说。

    王奇志听罢,就将他这些子的调查过程及最终结果向赵立昆复述了一遍。赵立昆听得很认真,也很震怒,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结果。

    “况就是这些。”王奇志最后说,“赵局,你还有什么指示?”

    “你说的这个叫苏康桥的,他现在人在哪儿?”赵立昆已是怒不可遏,说。

    “赵局,你让我秘密调查,所以,我就没有办案的职能,抓他,我没有这个权力。”王奇志无奈地摊开了双手,说。

    “我现在问你,他人在哪儿?”赵立昆不耐烦地说。

    “在家里啊,怎么了?”王奇志吃惊地看着赵立昆,说。

    “好,我看这样,你的调查到此为止,剩下的事由我处理。”赵立昆深思了一会儿,说。

    王奇志不解地看着赵立昆,说:“为什么?”

    “王奇志,你看着我干什么?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啊?我告诉你,这事是我擅作主张,交代你去办的,是违反纪律的。”赵立昆站起来,来回踱着步子,说,“现在,事查清楚了,我就得向上级汇报了,具体怎么办,我再告诉你。”

    王奇志也站起子,说:“好吧,这是你们领导的事,与我无关,我走了。”

    目送王奇志离去,赵立昆陷入了苦恼之中。良久,他拿起了电话,打了几个号码却又迟疑地放下了。不行,这事得亲自见面说,赵立昆这么想着,就提包出了门,向宋来平的别墅赶去。

    这个时候的宋来平也是苦恼得很,孙照同他们擅作主张,潜回了水城市,一定会引起什么不测,他必须想出对应的办法才是。

    “宋总,孙照同他们不会出事吧?”一直跟在宋来平的章向河担心地问。

    “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当年,马大刚带着他们投靠我的时候,我就担心他们翅膀硬了,最后会不听我的。你说,我是在害他们吗?”宋来平长吁短叹地说。

    “不是,您是在护他们。”章向河马上更正道。

    “可他们并不理解啊,很可能还把我当成了无无义的人,我现在是有苦难言啊。”宋来平忧心如焚地说。

    “是的,他们可能不理解,所以就有可能干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宋总,咱们得有所防备啊。”章向河附和道。

    “跟警察打交道,我有经验,你们想想看,当年跟我一起争地盘的人现在还剩下几个?”宋来平抬头看着天,说,“至于有所防备嘛,你说怎么防备?总不能偃旗息鼓,什么也不干了吧?”

    “那些与我们争地盘的人现在没有了吧?枪毙的枪毙,劳改的劳改。宋总,还是你英明。”章向河不失时机地奉承道。

    “不是我英明,跟警察打交道,该闯的时候就得闯,该躲的时候就得躲,有进有退啊,你懂吗?”宋来平抬高了声音,说。

    “这不跟您学着呢。”章向河毕恭毕敬地说。

    “章向河啊,我年纪大了,不能再这么干下去了,我一直想在你和马大刚之间选一个接班人,我也享享清福,过几天安稳子。现在,马大刚出事丧了命,只剩下你一个了。”宋来平似乎有些伤感,说。

    “宋总,有事您尽管吩咐,我听您的。”章向河说。

    “好,注意孙照同他们,没事就万事大吉,一有什么动静,是放还是留就由你决定吧,人都都会有那一天的,你说是不是?”宋来平淡然一笑,说。

    “宋总,我明白。”俯首帖耳地说。

    见宋来平走来,鹦鹉高兴地扑打了几下翅膀,叫道:“放鸟吧,放鸟吧。”

    “放鸟?以后你就得问他了。”宋来平看看鹦鹉,又看看章向河,意味深长地说。

    “宋总,我一定不辜负您的重托与信任。”章向河得意地笑着说。

    宋来平正要再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原来,赵立昆驾车来到了别墅门前,他跳下车来,打通了宋来平的电话。

    “来平吗?对,我是赵立昆。”赵立昆站在院落门,说。

    “立昆,你哪儿?”宋来平有些吃惊地问,“你这么长时间不跟我联系了,怎么突然今天冒出来了?”宋来平说。

    “我在哪儿,就在你家门口,快开门吧。”赵立昆原地转了几圈儿,看着这个豪门大院,说。

    赵立昆扣上电话,看着大门。不多会儿,胡宗贵开了大门,赵立昆面色冷漠地走了进来。一边的狗见到赵立昆,顿时狂叫不止。

    “叫什么叫?”赵立昆没好气地看着狗,说。

    胡宗贵走到狗的跟前,轻轻地抚摸着狗头,说:“别叫了,是宋总的朋友,赵大局长。”

    狗似乎听懂了胡宗贵的话,停止了狂叫,赵立昆快步别墅门前走去。

    “没吓着您吧,赵局长。”胡宗贵紧随其后,说。

    “我不至于那么胆小吧?”赵立昆语气僵硬地说,“宋来平呢?”

    “在客厅等着您呢。”胡宗贵点头哈腰地说。

    赵立昆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客厅,胡宗贵停下了步子,看着赵立昆的背影,若有所思。

    宋来平的不请自到,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宋来平向章向河使了个眼色,让他躲到了楼上。

    “坐下吧,赵大局长。”见赵立昆脸色沉地走进来,宋来平股没抬,只是吐了口烟圈儿,说,“说吧,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赵立昆坐下,目光狠狠地盯着宋来平,不说话。

    门外的胡宗贵悄悄地走到门口,仔细地偷听着里面的对话。

    “怎么了?你这是跟谁生气了?来,我告诉我,我收拾他去。”宋来平把烟扔到赵立昆的跟前,说。

    “还问我,我正想问你呢?”赵立昆接过烟,说。

    “问我?我没生气啊,这不好好的吗,高兴得很啊。”宋来平一脸无辜地说。

    “来平,你实话告诉我,有个叫苏康桥的人你认识吗?”赵立昆不想跟宋来平绕圈子,就直截了当地问道。

    宋来平听到“苏晓康”三个字,心里不免一惊,说;“不认识,怎么了?”

    “有人对我说,他认识你。”赵立昆的双眼直宋来平,说。

    “是吗?认识我的人多了,可不一定我都认识他啊。”宋来平狡辩道。

    “你别给我绕弯子了,说吧,认识还是不认识。”赵立昆眼冒怒火,说。

    “认识怎么样,不认识又怎么样?”宋来平似乎明白了赵立昆为什么气呼呼地找上门来,不屑一顾地说。

    赵立昆拍了拍沙发扶手,质问道:“这么说你是认识了?”

    “不错,苏康桥是公司办公室的,他归章向河管。”宋来平不想抵赖,说。

    “我不管是谁管苏康桥,但是,我知道,他们统统是你的部下。”赵立昆火气冲天地说。

    “对,没错。什么事,说吧。”宋来平眼睛一瞪,不可一世地说。

    赵立昆听罢,从包里掏出刘子芳和潘东升的照片,没好气地扔到茶几上,说:“你看看吧。”

    宋来平拿起照片看了看,没说话。

    “我问你,这些照片你见过吗?”赵立昆问。

    “现在我可以说,我见过了。”宋来平将照片扔到茶几上,说。

    赵立昆扫了了眼照片,说:“我问你以前见过吗?”

    “没有。”宋来平摇了摇头,说,“立昆,真的没有。”

    “来平,你能不能给我说句实话,啊?”赵立昆点上一支烟抽了口,说,“你能不能在说话的时候,不感到脸红?”

    “脸红?我什么脸红过?”宋来平反问道。

    “好,你拍着口给我说,这些照片你以前见过没有?”赵立昆忍无可忍地说。

    “实话?好,我给你说实话。这事儿确实是苏康桥干的,可是,我事先并不知道。”宋来平不想再抵赖下去了,就承认道,“我真的事先不知道,我向你发誓。”

    ***********************

    第十七章内容预告

    噩运当头 吐真相石破天惊

    反目成仇 为脱险狼狈为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