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趁热打铁(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马大刚和钱娟逃跑后,就一直躲藏在这房子里,我认为,这房子,除了马大刚和钱娟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马大刚被击毙后,钱娟走投无路,向外打的这两个电话,当是求救电话,而正是这两个求救电话,引狼入室,造成了她的被杀。”陶玉佳分析说。

    “陈光海,这把手枪有没有记录在案?”余中跃问。

    陈光海摇摇头,说:“目前没有发现这把手枪曾作过案。”

    “钱娟被杀案,比前几起案件更隐蔽,凶手很专业,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为破案制造了很大的难度,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枪杀钱娟的凶手与她熟悉,下一步工作从排查钱娟周围熟悉的人开始,要进行拉网式排查,一个不能放过。”余中跃最后说。

    最先出现警方视线中的是司机A的妻子小姜,丈夫莫明其妙地失踪两天后,她似乎感到了事的不妙,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

    “他失踪了多长时间了?”派出所民警一边记录,一边问。

    “前天下午走的,到现在已经两天了。”小姜想了想,说。

    “这期间他没给你打过电话吗?”民警抬起头来,问。

    “我给他打过,前天晚上九点来钟,我打了他的手机,问他几点收车。”小姜强压悲伤,回忆说。

    “他接了吗?”警察马上问。

    “接了,他说他在兴隆小区附近,要再等一个客人就回城里。”小姜的眼泪赶掉下来了,说。

    警察听到这里,立时追问道:“客人?什么客人?”

    “就是搭车的,等到谁是谁,要不他就要空着车跑回来。”小姜说。

    “他的手机现在还通吗?”民警问。

    “通,可是没人接。”小姜回答道。

    警察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指着桌上的电话,说:“你再打一遍。”

    小姜双手颤抖地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着丈夫的手机号码。按下最后一个号码,手机果然通了。但是,响过十几秒后,听筒里传来了“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人接听”的提示音。

    “没人接。”小姜失望地放下电话,说。

    “他的车号是多少?”民警显然也有些失望,说,

    “水A—T8652。”小姜说。

    “好,我们帮你查一下这辆车,你留个电话就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们会及时与你联系的。”民警和颜悦色地说。

    “谢谢你了。”小姜终于哭出声来,说。

    小姜心沉重地离开了派出所,她只能回家等消息。

    这天下午,青桥路大型停车场的保安发现了宋来平丢弃在这里的这辆出租车,所以,当警察前来走访的时候,他就将警察领到了车子跟前。

    “我们这里是白天停车场,晚上没有车,可是,前天早晨我来上班的时候,就看到这辆出租车停在这里,到现在也没人来开。”保安介绍说。

    “你是几点上的班?”警察问。

    “早晨六点。”保安回答道。

    警察走到出租车跟前,看着车牌,眼前马上一亮:水A—T8652,就是这辆出租车!

    “报告,山A—T8652号出租车已经找到,在青桥路停车场,车里没人。”警察举起报话机,汇报说。

    第五节 暴尸荒野

    这天下午,荒野中的山坡平地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群小学生,他们在季老师的带领下,进行野外行军。大家知道,现在的孩子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生惯养得很。所以,学校开展了这次颇有意义的活动。一路走过来,学生们头很快就头冒汗珠,腰酸腿疼了。

    “季老师,我实在走不动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蹲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

    季老师拿过女孩子的背包,挎在上,鼓励道:“再坚持一会儿,好吗?”

    女孩子咬咬牙,站起来,追赶上了队伍。

    “同学们,我们这次野外活动的目的,就是要锻炼同学们的意志,培养大家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上面那个小山坡,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爬上去,我们就在那里吃午餐。”季老师快走几步,追上学生们,大声说。

    学生们听罢,一阵欢呼雀跃后,向山坡上爬去。

    十多分钟后,学生们先后爬到了山城平地上,季老师最后一个到达。

    学生A接过季老师手中的挎包,说:“老师,我们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学生们兴奋地向四周喊着。

    “好,同学们,大家休息一下,多喝点水,一会儿我们就做游戏。”季老师亲切地看着学生们,说。

    “老师,哪有厕所啊?”学生B走过来,说

    老师看了下四周,说:“你找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就行。”

    学生B听罢,向坡下走去。但是,当学生B小心翼翼地走下山坡,在草丛前站住,正方便的时候,蓦地发现了趴在草丛中的司机A。学生B顿时大惊失色,不顾一切地向坡上跑去。

    “季老师——”学生B失魂落魄地大叫道

    这个时候,季老师正在指挥学生们排队站好,准备做游戏,听到喊声,向坡下望去。

    “怎么了?你喊什么?”季老师不解地问。

    “老师,下面有个死人。”学生B惊恐万状地说。

    死人?季老师下意识地看了下山坡下面,说:“瞎说,这里哪有死人?”

    “就在下面,不信你去看看。”学生B声音颤抖地说。

    季老师将信将疑地看着坡下,并向下走去,几个学生见状,跟在了季老师的后面。

    “老师,就在这里。”学生B指着草丛,说。

    季老师走到草丛边,低头寻找着。这个时候,司机A腰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正小姜从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季老师惊了下,心惊跳地看到了司机A。季老师知道,在学生面前,她必须保持镇定。她稳了稳神,迅速拉着学生们上了山坡。

    学生们围在季老师的边,她掏出手机,打了110。

    “110吗?我要报案。”季老师长吁一口气,说。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季老师和学生围在一起,向山路尽头张望着。终于,警车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别怕,警察叔叔来了。”季老师安慰学生们说。

    “我们不怕。”学生们说。

    “好,大家都是勇敢的孩子。”季老师微笑着,一个个地拍拍学生们的头,说。

    一辆辆警车风驰电掣般地开过来了,余中跃、陈光海、陶玉佳、郑树伟先后跳下车来。季老师连忙迎了上去。

    “老师,是你报的案吧?”余中跃紧紧地握着季老师的手,说。

    季老师点了点头,说:“是。”

    “死者在什么位置?”余中跃目光凝重,说。

    季老师转指着山坡下,说:“那边山坡下。”

    “谢谢你,老师。”余中跃说。

    季老师将学生B揽在怀里,说:“不谢。”

    “陶玉佳。”余中跃高声喊道。

    “到。”陶玉佳说着,快步跑到余中跃跟前。

    “你安排将老师和学生们用咱们的车送回城里。”余中跃吩咐道。

    “是,余队。”陶玉佳答应道。

    季老师一听,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老师,你们快离开吧,别吓坏了孩子。”陶玉佳对季老师说,“快走吧。”

    学生们一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不怕。”

    “好,同学们都是勇敢的孩子,可是,我们要工作,请同学们离开这里好吗?”陶玉佳向学生们伸了伸大拇指,说。

    “好。”同学们齐声说。

    于是,陶玉佳和季老师指挥着学生上了一辆辆警车,而余中跃、陈光海、郑树伟等向现场走去。

    到达了山坡下现场,余中跃指挥陈光海、郑树伟他们认真地勘察着脚印与车轮印等。

    “又是枪杀啊。”余中跃看着司机A后背上的弹孔,说说

    “是,余队,我初步判断,此人也是死于前天晚上。”陈光海仔细端详着司机A,说。

    “一个晚上,两起命案。”郑树伟戴上手,拿开了司机A放在口上的手,说。

    “你们觉着这两起案子有联系吗?”余中跃点上一支烟,抽了口,说。

    “现在子弹还没找到,找到子弹就可以确定是不是了。”陈光海说。

    “子弹吧,如果这是杀人的第一现场,子弹就肯定能找到。”余中跃吐口烟,说。

    第六节 集思广益

    由于司机A尸体的很快被发现,苗长安马上主持了案分析会。晚上,清泉区公安分局会议室烟雾弥漫,而令人振奋的是,案越来越清晰。

    “好,继续说。”主持会议的苗长安满意地说。

    “现在死者的份已经确定,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他上的钱物一样不少,说明不是抢劫杀人。根据现场勘察,出租车是正常开到山坡上的,他在离车子五米左右被枪击中,背向车位。现场的脚印被学生们踩乱了,没有发现有价值的脚印。”陈光海翻阅卷宗,说。

    “现在,出租车已经找到,车子内外都被人有意擦拭过了,所以没有留下手印,指纹和脚印。出租车司机最后一次跟家里联系是在昨天晚上九点左右,他曾告诉他的妻子,他在兴隆小区附近等回城的乘客,然后就失去了联系。”郑树伟汇报说。

    ************************

    第十六章内容预告

    众叛亲离 还乡后东山再起

    姑息养 警匪间针锋相对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