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趁热打铁(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钱娟被杀后,警察会展开广泛调查,肯定包括出租车司机,如果真调查到他,事就闹大了。”章向河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说。

    “是啊,我从来不伤害与我没有利害冲突的人,他认出了我,我没有别的选择啊。”宋来平走到鸟笼前,深地看着笼中的鸟,长吁短叹地说。

    “保护自己,是人的本能啊,宋总,您也别太往心里去。”章向河站在宋来平的后,劝说道。

    “现在,只能这么说了。”宋来平惨淡地一笑,说,“让苏康桥办的事办了吗?”

    “办了,昨天,苏康桥告诉我,他已经制作出刘子芳与赵立昆鬼混的照片,我让他通过网络传给了我。”章向河洋洋得意地说,“哈哈,精彩至极,香港的艳照门不过如此啊。”

    “看来苏康桥是个可用之才啊!我看啊,给他发点奖金。”宋来平满意地说。

    “好,我听您的。”章向河说。

    “照片现在寄出了吗?”宋来平关切地问。

    “寄走了,估计鲁院长很快就会收到了,只是赵立昆,你的那个好朋友就要……”章向河说到这里,停下了。

    “不管那么多了,谁让这个赵立昆总护着刘子芳呢?我说过,谁挡我的路,我就会把他搬掉,不管是谁。”一说起赵立昆,宋来平就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说。

    “正是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章向河说着,从屋檐下摘下了一只鸟笼,递给了宋来平。

    宋来平接过鸟笼,动作缓慢地打开笼门,微笑着看着笼中的鸟,说:“你自由了,走吧。”

    小鸟似乎听懂了宋来平的话,跳到笼门口,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了宋来平一眼,然后鸣叫着飞走了。

    宋来平看着小鸟飞去,有几丝安慰自脸上划过,说:“它得到了属于它的自由。”

    “这只小鸟也属于不应该放的。”章向河说。

    “可它已经飞走了。”宋来平说。

    “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章向河感叹道。

    宋来平点点头,走到鹦鹉笼前,看了眼院门口独坐的胡宗贵,说:“小章啊,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明天还有许多事等着你去办,这里有什么事,我找老胡就是了。”

    “好,宋总,您也早休息吧。”章向河说完,就驾车离开了。

    胡宗贵目送章向河的车子消失在夜幕中,关上了院门。

    “老胡啊,你过来。”宋来平冲胡宗贵喊道。

    这个时候,胡宗贵刚拿起扫帚准备打扫院子,听到宋来平在喊他,就连忙跑了过来。

    “宋总,什么事?”胡宗贵问。

    “你看,这鹦鹉的羽毛多鲜亮啊,你真是专家。”宋来平说。

    “宋总过奖了。”胡宗贵谦虚地说。

    鹦鹉见到胡宗贵显然很高兴,大叫道:“老胡,放鸟吧,放鸟吧。”

    宋来平冲鹦鹉笑了笑,将一只虫子扔给鹦鹉,说:“你以为谁都可以放鸟吗?”

    宋来平的话音刚落,房间里的电话蓦地响了起来。宋来平走进房间,拿起了电话。

    胡宗贵悄悄地跟了过去,藏在隐蔽处,偷听着。

    “宋总,您的手机怎么关了?找你找不到。”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洪亮的声音。

    “我的手机丢了,你有什么事啊?”宋来平拿出已经关掉的手机,看了看,说。

    “明天汽车配件市场的王总请客,他一定要请你去,你去不去?”电话里的男人说。

    宋来平想了想,说:“明天再说吧。”

    放下电话,宋来平从手机里取出了卡片,走进卫生间,扔进马桶,拉开了水箱。

    胡宗贵窥视到了宋来平的一举一动,他迅速走出了房间。

    第三节 不速之客

    从兴隆小区出完现场,刘子芳拖着疲惫的子来到了医院骨科病房。女儿李晓莉还没有睡,她在等待着妈妈的到来。她知道,自她住院以来,妈妈无论多晚,都会来陪陪她。她也知道,妈妈很累,就不想让妈妈天天来,可是,妈妈总是不听劝阻,坚持来了。

    “吃吧,孩子。”刘子芳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李晓莉,说。

    李晓莉温地看着刘子芳,接过苹果,心痛地说:“妈妈,你这么晚了才来,是不是又出现场了?”

    “吃吧,问这些干什么?”刘子芳也含脉脉地注视着李晓莉,说。

    “妈妈,这次校运动会我是不能参加了,真是不幸,我本想给你拿个第一的。”想起了学校即将举行的运动会,李晓莉不无遗憾地说。

    刘子芳一听,马上嗔怪道:“给我拿第一?我问问你,你的事是给别人干的?”

    “这不是为了让你高兴吗?妈妈,你说,我拿了第一你能不高兴?”李晓莉咬口苹果,说。

    “当然高兴,妈妈巴不得你什么都拿第一呢。”刘子芳高兴地说。

    刘子芳的话音刚落,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竟然是潘东升打来的。

    “子芳吗?我是老潘。”刘子芳一按下接听键,话筒里就马上传来了潘东升浑厚的声音,“你在哪儿啊?”

    “我在医院呢。”刘子芳看了眼李晓莉,走出了病房,说。

    “子芳啊,我要见你一面。”电话里的潘东升说。

    “老潘,你在哪里啊?”刘子芳站在走廊里,说。

    这个时候的潘东升就站在医院骨科病房的大厅里,他已经看到刘子芳。

    “我在骨科大厅,我看到你了。”潘东升说。

    刘子芳回过头来,向潘东升点点头,说:“你等会儿,我马上过去。”

    刘子芳说完,走进了病房。

    “妈妈,这么晚了,你还有事啊?”李晓莉好奇地问。

    “吃完了苹果就睡觉吧,妈妈出去一会儿,办完事就回来。”刘子芳的眼睛不敢与李晓莉对视,敷衍道。

    “是不是又有任务啊?”李晓莉小嘴一撅,说,“当警察有什么好啊?”

    “好孩子,别管那么多,啊?”刘子芳俯下来,亲了李晓莉一口,说。

    李晓莉向刘子芳做了个鬼脸,恋恋不舍地看着妈妈出了房门。

    “见你一面真难。”刘子芳刚走过来,潘东升就抱怨道。

    刘子芳回头看了看李晓莉的病房,小声说:“老潘,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事出去说吧。”

    “看起来,我怎么像魔鬼啊?”潘东升也看看病房走廊,说。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刘子芳白了潘东升一眼,说。

    两个人说着,来到医院的花园里,刘子芳站住,说:“老潘,你怎么找到医院里来了,让孩子看到多不好?”

    “我到派出所找你,你说影响工作,我到你家找你,你又不在家,就是我到了你家门口,你也从没让我上去坐坐过。芳啊,我就那么不受欢迎?”潘东升诉苦般地说。

    “我可没说你不受欢迎。”刘子芳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辩解道。

    “还不是呢。”潘东升不服气地说。

    “陶玉佳找我了,她说,你也找过她。”刘子芳直截了当地说。

    “我是黔驴技穷了,才想出这么个笨办法。”潘东升苦笑了下,说。

    “聪明人想出的笨办法比笨人想出的笨办法更笨啊。”刘子芳说。

    “这话听起来怎么像绕口令?”潘东升挠了挠头皮,说。

    “正好,老潘,我也正想找你呢。”刘子芳说。

    “找我?难得,你除了找我安排过一个劳改犯,就再也没找过我。”潘东升无可奈何地说,“说吧,刘大所长,这回是安排哪个劳改犯啊?你总不至于将我的房地产公司改造成劳改农场吧?”

    “你这是什么话?你不愿意我就不说了。”刘子芳故意生气地说。

    “你什么也没说,怎么知道我会不愿意呢?”潘东升说。

    “你看你那态度,不冷不的。”刘子芳心存不满地说。

    “子芳啊,我对你可是一片痴啊,天地良心,我说的是实话。什么事?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潘东升说。

    “你把邱剑新开除了,就又把他推向了社会,你就不为他的生活想想?”刘子芳毫不客气地说。

    “看看,又是他,我给他机会了吧?他根本就不是那种好人,我先声明,不管你怎么说,这次我是不要了。”潘东升邱剑新三个字,心里就来气,态度坚决地说。

    刘子芳一听,真的生气了,说:“你不管拉倒,我找别人去。”

    “子芳,你们公安局派出所是管抓坏人呢,还是慈善机构?”潘东升见状,连忙赔上笑脸,说。

    “坏人要抓,好事也要做,像邱剑新这样的人,就是要帮教,将他送上正路,这点道理难道你能不明白吗?”刘子芳解释说。

    “既然你这么说了,你说让我干什么吧,除了我这个总经理的位置不能让给他,你让他干什么都行。”潘东升摊了摊手,说。

    刘子芳深地看着潘东升,说:“老潘啊,你还真是个好人。”

    “闹了半天,你先前一直把我当坏人的。”潘东升露出一脸的委屈,说。

    ************************

    第十六章内容预告

    众叛亲离 还乡后东山再起

    姑息养 警匪间针锋相对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