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趁热打铁(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一节 命案再发

    如果不是那个中年妇女惊恐万状地闯进门来,或许兴隆小区的这几个门卫打牌会一直打到明天早晨。

    “不好了,杀人了!”中年妇女一头撞开了门卫室的门,冲进来,说。

    “喊什么喊?谁杀人了?”一名保安扔掉手中的扑克,不满地说,“你杀人了?就你那样还敢杀人?神经病!”

    “真杀人了!”中年妇女似乎站不住了,倚在墙上,大叫道。

    “在哪里?我去看看。”另一名保安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说。

    就这样,这名保安在中年妇女的带领下,来到钱娟的门前。坚固的防盗门紧闭,只有从门下流淌出的血在告诉人们,房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不测。于是,保安连忙用手机向110报了案。

    兴隆小区地处东山地区比较偏僻的地带,十多分钟后,接到水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指令,余中跃与刘子芳率领众干警从不同方向赶到了现场。一时间,整个兴隆小区内警灯闪烁,警笛狂鸣。小区的居民争先恐后的围聚过来,站在警戒线后,议论纷纷。

    防盗门是被公安人员撬开的,余中跃第一个冲进了钱娟的房间。

    人们看到,钱娟斜躺在门旁,双目怒睁,血流成河。

    余中跃站在钱娟边,看了眼,又抬头看着墙壁上钱娟的演出照。

    “余队。”陈光海和刘子芳走过来,说。

    “你们说,这个人是谁?”余中跃浓眉紧锁,问。

    陈光海围着钱娟转了一圈儿,说:“钱娟。”

    “没错,就是她。”刘子芳肯定地说。

    “勘察现场吧。”余中跃长出一口气,说。

    现场勘察对这些刑警们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众干警迅速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很快就将现场勘察完了。

    “怎么样?什么况?”匆匆赶来的苗长安难掩心中的怒火,说。

    “子弹穿透受害人的心脏,当场死亡,这是从死者体内穿出的子弹,说明是近距离击。”陈光海将已经装进塑料袋的子弹出示给苗长安,说。

    “还有其他什么况吗?”苗长安看了眼血红的子弹,说。

    “在卧室和卫生间里发现了大量男用物品,有剃须刀,烟斗,内衣裤,西服等,说明有男人在此居住过。”刘子芳也凑上前来,汇报说。

    苗长安听罢,一言不发,虎着脸,扭头进了钱娟的卧室。余中跃与刘子芳等不敢怠慢,紧随其后,走进来。余中跃细心地观察着整个房间,希望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刘子芳则走到窗前站住,看了眼半掩的窗帘,猛地拉开了。人们看到,窗台上摆放着有马大刚与钱娟合影的镜框。刘子芳拿起镜框,看了看,递给余中跃。

    “马大刚?”余中跃接过镜框,有些愕然地说。

    “是,我认为,这里正是马大刚和钱娟共同的藏之地。”刘子芳将镜框放回原处,又看了会儿,说。

    “没错啊。”余中跃说着,回看着苗长安,“苗局,您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这是秃头的虱子,明摆着,还要问我?”苗长安显然怒气未消,说,“我想让你们告诉我,我不知道的!明白吗?”

    “明白,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余中跃站得笔直,说。

    “但愿。”苗长安淡然一笑,推开窗户,向楼下望去。

    楼下自然是黑压压一片,警戒线内,陶玉佳正在询问那名第一个发现钱娟被杀的中年妇女。

    “我吃完了晚饭,就下楼到那边那个花园里遛狗。”这个时候,中年妇女显然仍惊魂未定,声音颤抖着说。

    “大约是什么时间?”陶玉佳边记录,边问。

    “七点半吧,我看完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年妇女捂着嗵嗵直跳的口,说。

    “那么,我问你,你是什么时间回的9号楼。”陶玉佳追问道。

    中年妇女抬手看了下手表,说:“一个小时后吧。”

    “你当时也看表了?”陶玉佳接着问道。

    “没有,我都是围着那个花园转十圈,每次回家都是八点半左右,这没错的。”中年妇女说。

    “这期间你没听到什么响声,比方枪声吗?”陶玉佳问。

    中年妇女听罢,摇摇头,说:“没有,花园离这儿远的,再说,那里有一些老头老太太跳健舞,录音机的声音很大,什么也听不到。”

    是的,这名中年妇女什么也没听到,不过,确实有人听到了,那就是玩忽职守的保安。现在,在兴隆小区门卫室里,郑树伟正在对保安们进行询问,尽管他已经感觉到这几名保安什么也不会发现,还是耐心地走过场。

    “你们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进来吗?”郑树伟强压愤怒,问。

    几名保安听罢,连连摇头说:“没有。”

    郑树伟看了眼桌子上的扑克牌,终于没有了耐,高叫道:“你们都干这个了是吧?”

    “我们就打了一会儿。”保安辩解道。

    “是打了一会儿,可就这一会儿的工夫,一条人命就没有了。我再问你,你们没听到什么响声?比如枪声?”郑树伟差点气歪了鼻子,说。

    “我出去方便的时候,听到了叭的一声响,我当时还以为是谁在放鞭炮。警官同志,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小区刚刚开始销售,天天都有人搬进来。”另一名保安唯唯诺诺地说,“这里正好在三环以外,止燃放鞭炮在三环以里。所以,新搬进来的住户就随便燃放鞭炮,有的小孩子拾到没响的鞭炮,就放着玩。”

    “你听到这一声响是在什么时间?”郑树伟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保安抬腕看看表,说:“不知道,也就在一个多小时以前吧。”

    郑树伟询问完了几名保安,刚走到9号楼下,苗长安与余中跃他们就下了楼,也就在这个时候,水城市公安局局长曹毅急匆匆地赶来了,苗长安等心里一紧,随即小心翼翼地迎了过去。

    “曹局,您来了?”苗长安小声说。

    “有什么新况吗?”曹毅面色愠怒,问。

    “现在可以初步断定,马大刚和钱娟那天晚上从天天娱乐总会失踪以后,就一直藏在这里,在卧室阳台上,发现了废弃的炸药和引爆装置。可以肯定,马大刚就是从这里出发,到郊区周沟镇的储蓄所取钱的。”余中跃连忙汇报说。

    “马大刚被击毙,紧接着钱娟就被杀了。”曹毅抬头看着大楼,说,“苗长安,你说,这个杀人者会是谁?”

    苗长安想了想,说:“曹局,我现在没想好,我想好了再说。”

    “又是枪杀,子弹找到了吗?”曹毅问。

    余中跃马上说:“找到了。”

    “马上鉴定吧,我什么也不说了,你相信,你们知道怎么办,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吧。”曹毅说。

    “是。”苗长安说。

    第二节 防患未然

    夜已经很深了,宋来平驾驶着出租车返回了市里,开进了青桥路大型停车场。这处停车场原是一处建筑工地,由于投资单位资金不到位,已经停建了一年多,其周围是水城市有名的小吃一条街,人满为患,车子无处停,聪明的当地行政部门就将空旷的场地改成了临时停车场,供食客们停车。所以现在,场内已经空无一车,收费的工作人员也早就回家睡觉了。

    宋来平驾驶着出租车开过来,慢慢地停下,并熄了火。他并没有下车,而是找到一条毛巾,认真地擦拭着方向盘、地板等他曾经触摸过的地方,然后下了车,又将四个门把擦拭完毕,才向路口走去。

    这处停车场地处水城市的城乡结合部,这个时候,马路上已经空无一人了。宋来平慢慢地走着,最后在一只垃圾桶前停下来,将包在塑料袋中的毛巾和车钥匙一起扔进垃圾桶,然后扬长而去。

    回到别墅,已经快十二点了,章向河已经等得焦头烂额,甚至担心宋来平出师不利,发生什么意外。好几次,章向河想给宋来平打手机,可是,犹豫了会儿又都放弃了。这是因为,宋来平与他有个约定,在宋来平行动期间,只能宋来平给他打电话,他绝不能给宋来平打。好在宋来平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尽管时间长了些。

    “宋总,您这么久才回来,真让我捏一把汗啊。”屋檐下,章向河给宋来平倒上茶水,心有余悸地说。

    “如果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那么,我早就回来了。”介绍完了行动过程,宋来平喝了口茶水,说。

    “现在流行一句名言,叫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他偏偏不听,自取灭亡。”章向河往茶壶里续着水,说。

    “是啊,这个倒霉蛋是硬来凑数的。”宋来平用鼻子出了口气,说。

    “祸从口出,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章向河摇头晃脑地说。

    宋来平没再说话,而是看着屋檐下的鸟笼若有所思。

    章向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站起来,说:“宋总,是不是也得放只鸟啊?”

    “事后放鸟这是第一次,也但愿是最后一次,我其实并不想杀这个无辜的司机啊。”宋来平双眼微闭,兔死狐悲地说。

    ************************

    第十六章内容预告

    众叛亲离 还乡后东山再起

    姑息养 警匪间针锋相对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