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老将出马(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大妈,周大爷刚正不阿,疾恶如仇,是我们的榜样啊。”刘子芳也不住流下泪来,说。

    “老周为党工作了一辈子,无论是抗美援朝还是在铁道部队,他都经历了多次死的考验,有一次,为了排除哑炮,他就差点啊。人都是要死的,他这个死法他自己都会安心的,我太了解他了。”周妻说。

    刘子芳激动地说:“大妈,我们会常来看你,你看看,这些干警都是你的孩子,你有什么困难,就跟我们打招呼,啊?”

    “真的没什么困难,谢谢你们了。”周妻摇摇头,说。

    刘子芳久久地注视着老周的遗像,带领干警们向老周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然后告别了周妻,回到所里,直接进了会议室。

    “田风霄是东山派出所的原教导员,他出了问题,是整个东山派出所的耻辱,是每个公安干警的耻辱。他走到这一步,有他自的原因,面对利益的惑,他忘记了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一名**员。同志们与他一起工作了多年,对他很熟悉,大家在揭露田风霄的问题的同时,都要想一想自己,我是怎么面对利益金钱的。现在,上级党委还没有给我们派新的教导员来,田风霄的工作先由副所长由叶玉清兼任,好,请下面叶玉清同志说几句。”刘子芳在座位上坐定,马上开门见山地说。

    “教训,刚才刘所长已经讲了,我就不再重复,我给大家准备了几本书,警察法、警察管理条例,这些书以前也给大家发过,不知大家认真看过没有?看过的,再认真地看一遍,相信会有新的收获,没看过的,更要认真地看,领会贯通,散会后,到内勤去领,每人都要写读书体会,然后交到我这里来。”叶玉清说罢,示意民警丛武将书分发给大家。

    “这不是一人有病大家吃药吗?”有人小声议论说。

    声音虽然很小,还是被刘子芳听到了,她表严肃地说:“对,现在就是要一人有病,大家吃药,不过,你现在吃的不是治病的药,是预防药,等你真病了,就无可救药了。你现在去问问田风霄,后悔药都没得吃。”

    是的,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刚开完了会,陶玉佳就给刘子芳打来了电话,第一句话也是这句,但是,第二句就有些不客气了。

    “刘大所长啊,你还以为你是黄花姑娘啊,人家潘东升人多好,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电话里的陶玉佳说。

    这个时候,刘子芳边尽是退出会场的干警,陶玉佳的声音很高,吓得她将手机紧紧地捂在耳朵上,生怕别人听见。

    “你旁边有人是不是?”见刘子芳唯唯诺诺地不说话,陶玉佳马上明白了,说,“这样吧,晚上见,我在那个以前你叫我去的那个公园等你。七点,不见不散啊。”

    刘子芳知道,陶玉佳说的那个公园,就是她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后向陶玉佳哭诉的地方。

    这天晚上,月光如银,天气出奇的好。刘子芳与陶玉佳准时到达了约会地点,她们看到,边不时有侣走过。

    “刘姐,你看,我们两个坐在这里,有些对不住这美好月色啊。”陶玉佳坐在石凳上,说。

    “你想跟谁坐在一起啊?”刘子芳打趣道。

    陶玉佳久久地注视着天上的圆月,说:“这话是我想问你的。”

    “问我?你叫我来就是要问我这个?”刘子芳说。

    “刘姐,我实话给你说吧,潘东升昨天晚上找我了。”陶玉佳终于实话实说了。

    潘东升私下里找陶玉佳干什么?刘子芳顿时一愣,马上说:“他找你干什么?我先声明,如果是案子方面的事,你不能顾及面。”

    “你神经过敏是不是?人家是托我向你求,想和你好下去。”陶玉佳心存不满地说,“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态度?”

    一说起与潘东升感上的事,刘子芳就有些摇摆不定了。

    “小陶,照片的事我也给你说过,就是在这里我对你说的啊,我真的很为难啊。”刘子芳的眼睛里有几丝忧虑划过,说。

    “刘姐,潘东升可是问我了。”陶玉佳说。

    “他问你什么?”刘子芳吃惊地问。

    “问我你为什么突然提出要与他分手。”陶玉佳说。

    “你怎么说的?”刘子芳着急地问。

    “我把实话说了。”陶玉佳说。

    刘子芳一听,立时急了,说:“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做?那些照片是针对我的,是有人故意伤害我的名誉,你怎么能让人家老潘也跟着受屈辱?你让老潘怎么能接受得了?”

    陶玉佳静静地听着,久久不语。

    “你说话啊!”刘子芳关切地说,“老潘怎么样?他知道了事的真相,没事吧?”

    “刘姐,你瞧你急得那样,这不是你心里有他吗?”陶玉佳说。

    “我心里是有他,可是,你也不能……”刘子芳说。

    陶玉佳哈哈大笑一声,说:“我什么也没说,我只说你工作压力太大,顾不上。”

    “这就好,这就好。”刘子芳如释重负地说。

    “刘姐,我看潘东升真是好男人,你别有那么多顾虑了,主动一些吧,啊?”陶玉佳劝说道。

    “也真委屈他了。”刘子芳眼睛湿润地说。

    “你不是知错犯错吗?”陶玉佳指责道。

    “我找他,我一定找他。”刘子芳终于下定了决心,说。

    “这就对了。”陶玉佳放心地说。

    刘子芳没再说话,只是抬头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她觉得,今天晚上的月亮格外圆。

    第六节 祸从口出

    宋来平终于决定将枪杀钱娟的计划在今晚实施了,无论是他还是章向河都认为,钱娟是目前最大的隐患,不除掉她,他们这个团伙将陷入危机四伏之中。像每次行动之前一样,宋来平将放飞一只鸟,现在,他与章向河就站在鸟笼前,看着笼中的鸟。

    “放鸟吧,放鸟吧。”鹦鹉叫道。

    宋来平与章向河相视一笑,说:“知我者,鹦鹉也。”

    “宋总,您一定要小心,要不,我跟您一起去。”章向河关切地说。

    “这只小鸟还要用几杆枪?再说了,人多了,目标就大,小心为妙啊。”宋来平若无其事地说。

    章向河没再言语,径直走到一只鸟笼前,摘下来,提到宋来平跟前。宋来平看了看,打开了鸟笼。

    “走吧,孩子,远走高飞吧。”宋来平微笑着说。

    小鸟扑腾几下,冲出鸟笼,展翅高飞了。

    宋来平从茶几上拿起枪,插到腰间,快步走向门口。

    “宋总,您千万小心,我在这里等您。”章向河紧随其后,说。

    “放心吧,一会儿见。”宋来平自信地说。

    宋来平走出别墅,出现在马路上。他前后观望了一会儿,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先生,请问您去哪儿?”司机头也不回地问。

    “光华广场。”宋来平说。

    “好。”司机说。

    出租车向市内光华广场开去,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在广场边停下来,宋来平付费下了车,然后走到广场的对面马路,又抬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宋来平坐进了这个辆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司机A说:“先生,去哪儿?”

    “兴隆小区。”宋来平低声说。

    司机A一听,蓦地停下了车,说:“先生,对不起,兴隆小区我不想去,你找别的车吧。”

    “为什么?”宋来平不解地看着司机A,说。

    “现在社会治安乱呢,偏的地方出租车都不敢去。”司机A小心翼翼地说。

    宋来平一听,笑了,说:“兄弟,你看我像坏人吗?”

    司机A回头看了宋来平一眼,说:“先生,你不像,可是,要碰上打劫的你也对付不了啊。”

    “兄弟,你说得严重了,没那么可怕,你看,马路上不是到处都有巡逻的警察吗?要相信人民警察是不是?”宋来平后仰在座位的靠背上,说。

    “你不会是警察吧?”司机A也笑了笑,说“好,有你给我壮胆,我就去吧。”

    “这就对了,你放心地开车吧。”宋来平和蔼可亲地说。

    “先生,我怎么看着你面熟啊?”司机A再次回头看了宋来平一眼,说。

    面熟?宋来平听罢,心里不免一惊,他在哪里见过我?

    “是吗?”宋来平努力做出平静的样子,说。

    司机A肯定地说:“我肯定从哪里见过你。”

    “不会吧?你认错人了吧?”宋来平坚持道。

    “不会的。”司机A恍然大悟似的说,“噢,我想起来了,您是一个大老板,前几天电视上播放过您捐款为一个福利院的孩子换肾的事。”

    “看看,我说你认错人了吧?我哪是什么大老板,我是坐机关的。”宋来平马上否认道。

    司机A将信将疑地说:“您不是?可你们两个长得也太像了。”

    “大众脸谱是不是?”宋来平打趣道。

    司机A摇摇头,说:“不,有气质。”

    宋来平笑而不语,眼睛看着车外。车子走到一繁华商场处,速度慢了下来。

    ************************

    第十五章内容预告

    防患未然 难阻止命案再发

    暴尸荒野 从干警争分夺秒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