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老将出马(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一节 束手就擒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东山派出所会议室里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苗长安与刘子芳分坐在椭圆形会议桌正对门的一端,在等待着田风霄的到来。两名荷枪实弹的督察站在他们的后,目光如炬,严阵以待。终于,门外传来了停车的声音。

    “好像是来了,我下去看看吧?”刘子芳警觉地站起来,对苗长安说。

    苗长安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会议室的门,摆摆手,说:“刘所长啊,我看还是让他自己上来吧。”

    刘子芳听罢,似乎明白了苗长安的用意,理解地说:“好吧,让他自己上来体面些。”

    田风霄进了大厅,走到会议室门,迟疑地停下了步子。然后,他从腰间掏出手枪,端详了一会儿,又摸出手绢擦拭干净,重新**腰间,慢慢地抬起手来,敲响了房门。

    苗长安示意两名督察做好应急的准备。

    “田教导啊,进来吧。”刘子芳与苗长安交换了个眼色,高声说。

    田风霄推门而入,非常镇静地看了眼苗长安与刘子芳,说:“苗局,你也来了?”

    “是啊,坐下吧。”苗长安不动声色地说。

    田风霄唯命是从地在会议桌的另一端坐下来,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说:“谢谢。”

    “田风霄,我看你是知道为什么把你叫来的,是吗?”苗长安双手抱臂,神态自若地说。

    “是,苗局,我心里清楚为什么。”田风霄轻轻地出了一口气,说,“我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这点我还是能预料到的。”

    “这就好,就不需要我再向解释了。”苗长安说。

    “是的,苗局,你不解释了,我心里清楚得很。”田风霄说着,将两只手分别伸进了两只口袋。

    两名督察见状顿时大惊,准备冲过去制服田风霄,却被苗长安抬手挡了回去。

    大家看到,田风霄的两只手分别拿出了弹夹和手枪,将它们放到了会议桌上。两名督察走到田风霄跟前,收起了枪。田风霄站起来,一名督察将田风霄警服上的警徽等一一摘掉。

    “田风霄,我是不用向你解释什么了?”苗长安走到田风霄的跟前,说,“你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田风霄低头看着自己上光秃秃的警服,羞愧难当地说:“没有必要了,苗局,刘所长,我只想说一句,对不起。”

    苗长安向刘子芳点点头,然后将目光落两名督察的上。

    “走吧。”两督察心领神会,对田风霄说。

    田风霄就这么被两名督察带走了,苗长安坐下来,说:“刘所长,对田风霄的问题,你有什么感想啊?”

    “一念之差,天壤之别。”刘子芳感叹道。

    “深刻,说说看。”苗长安说。

    “我相信,田风霄并没有想到他会陷得这么深,不由己,不能自拔。”刘子芳心沉重地说,“而当初他走出这一步的时候,仅仅是为了得到一点蝇头小利,或者说,仅仅是一场酒局而已。”

    “可能是吧。”苗长安说。

    “他也会对自己说,就这一次了,不能有第二次。但是,利益是一块巨大的磁场啊,你沾过一次,本就会带上磁,沾得越久,这种磁就越大,想消磁已经不可能了。那么,你还会有其他的选择吗?没有了,你只能成为这块磁场中的一分子。”刘子芳说。

    “刘所长,你说的话,我深有同感,让我们相互勉励,以此为戒吧。”苗长安说。

    “好。”刘子芳说。

    苗长安抬腕看了看表,说:“好了,时间已经不早,李晓莉还在医院,我瞅空去看看她。东山派出所现在需要稳定啊,你要多做些工作,至于干部配制问题,我再与有关领导商量一下,争取早派新的教导员来。”

    “好,苗局,东山派出所的工作你就放心吧,”刘子芳说。

    “我放心,只是你又得吃苦劳累了。”苗长安说。

    “没事,这算不了什么。”刘子芳说。

    刘子芳与苗长安一起来到东山派出所的大院里,看着苗长安的车开走,刘子芳才跳上了自己的车。她并没有回家,而是心疲惫地来到了医院病房。

    这个时候的李晓莉并没有睡下,正看着天花板愣神,见妈妈来了,高兴地说:“妈妈,这么晚了,你就别来了,我没事的。”

    “你没事啊?妈妈可有事啊,我把你一个宝贝女儿放在医院,我能睡得着?”刘子芳坐在病上,说。

    “妈妈,其实啊,你不来,我也睡不着,我也想妈妈啊。”李晓莉深地看刘子芳,说。

    “那是,世上哪有女儿不想妈妈的道理啊?”刘子芳突然发现了头柜上的水果,说,“这是谁送来的?”

    “妈妈廉洁也不能廉洁到连几支香蕉也不敢收吧?”李晓莉小嘴一撅,说。

    “我也没说不收啊,就是我说不收,人家也已经放这里了。告诉妈妈,谁送的?”刘子芳抬手抚摸着李晓莉的脸蛋,说。

    “你们所的田叔叔。”李晓莉说。

    “你说的是田风霄叔叔吗?”刘子芳问。

    “是啊,他刚坐了一会儿,就来了个电话把他叫走了,他说他要出很远很远的门。他还夸你是一个好警察呢。”李晓莉撕下一支香蕉,递到刘子芳手里,说。

    刘子芳接过香蕉,眼睛却不敢与李晓莉对视了。她知道,田风霄接到的这个电话正她打来的。

    “妈妈,你怎么了?”李晓莉纳闷儿地问。

    “没什么,你田叔叔这次出远门,妈妈心里也不好受啊。好了,睡吧,孩子。”刘子芳将香蕉放回到头柜上,说。

    “不,妈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李晓莉一本正经地说。

    “问题?什么问题?”刘子芳好奇地问。

    “我哥哥老说你偏心眼儿,你说是不是?”李晓莉说。

    “是吗?他说我往哪偏啊?”刘子芳问。

    李晓莉听罢,马上撒地说:“当然是向我这儿偏了,要不他会有意见?”

    “你觉得我偏心眼儿吗?我觉得不偏,你们都是妈妈的孩子啊。”刘子芳说。

    “偏就偏吧,谁让我是女儿,是妈妈贴小棉袄来着。”李晓莉颇为自豪地说。

    “其实啊,妈妈谁也不偏,可是,你哥哥是男孩子,就应该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就要对他严格要求,你说对不对?”刘子芳解释道。

    “是啊,将来我们都长大了,他肯定要出去闯世界,顾不得家了,妈妈就得我来照顾了,妈妈,你说是不是?到那时候啊,妈妈,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你放心吧。”李晓莉说。

    “我放心,睡吧,啊。”刘子芳幸福地说。

    第二节 推心置腹

    一接到水城市东升房地产公司老总潘东升的电话,陶玉佳就知道他为什么会给她打电话了。而对潘东升来说,给刘子芳的好友陶玉佳打电话,请求她的帮助是不得已的事。他与刘子芳的恋关系建立了这么长时间,到现在不进反退,甚至有夭折的可能,一向沉稳的潘东升就坐不住了,就像钱娟也坐不住了一样。

    潘东升将他与陶玉佳的见面地点定在陶玉佳家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里,求人帮忙,总得让被求的人感到方便才是。

    “老潘,你对我刘姐可真够执著的,我不佩服都不行。”陶玉佳端起服务生刚刚送上来的咖啡,喝了口,说。

    潘东升把玩着咖啡杯,苦笑着说:“佩服?你是在挖苦我吧?”

    “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怎么会挖苦呢。”陶玉佳淡然一笑,说,“潘总,像你这样的人,我是真心的佩服啊。”

    “要不就是猫哭老鼠,兔死狐悲。”潘东升用小勺搅拌着咖啡,说。

    陶玉佳一听这话,没好气地将咖啡杯放到桌子上,说:“老潘,你对我这么不信任,还叫我来干什么?我走了。”

    陶玉佳说完,站起来要走,潘东升连忙挡住她的去路,央求道:“陶警官啊,你别生气嘛。”

    实际上,陶玉佳并没有生气,能为好友刘子芳干得什么她还感到很高兴,她之所以装出要走,是想测试一下潘东升对刘子芳到底有多在乎。结果是令陶玉佳满意的,潘东升通过了测试。

    “那就说吧,看看我能帮你什么。”陶玉佳重新在座位上坐下来,说。

    “有病乱求医啊,我们的事,我真不明白刘子芳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你们在刑侦大队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你能不能……”潘东升态度诚恳地说。

    “呵呵,我知道了,潘总,你是想让我出面给你说说,是吗?”陶玉佳说。

    “是啊。你说,我这么一个大男人,这种事还得请别人帮忙,也够无能的。”潘东升耸耸肩膀,无奈地说。

    “老潘,你告诉我,你真那么她?”陶玉佳喝口咖啡,说。

    潘东升没有直接回答陶玉佳的问话,只是为难地点点头。

    “态度不坚决嘛,这事我不管了。”陶玉佳擒故纵,说。

    ************************

    第十五章内容预告

    防患未然 难阻止命案再发

    暴尸荒野 从干警争分夺秒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