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戬灭狂匪(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生意怎么样啊?”宋来平背着手,说。

    “还行吧。”中心经理犹豫了一会儿,面有难色地说。

    “还行是什么意思?你以前不是说天天爆满吗?”宋来平听罢,马上心存不悦地说。

    “前几天,东山派出所来人查过几次,有些赚钱的项目就不敢上了,所以就……”中心经理小心翼翼地说。

    “东山派出所?谁来的?”宋来平有些恼怒了,说。

    “刘子芳带着人来的。”中心经理说。

    宋来平停下了步子,抬头巡视着门可罗雀的大堂,火气冲天地说:“她查她的,你们干你们的,出了事,有我顶着,你们怕什么?一个小小的刘子芳就能把东山地区控制了?我就不信这个邪!”

    “是。”中心经理说。

    在服务生接连不断的问好声中,宋来平和章向河走进了更衣室。他们先到浴场洗了澡,搓了背,换上按摩服,然后来到了宽大的按摩室。这些年来,宋来平经营的行业无不涉及黄毒赌,而他却始终守如玉,从不越雷池一步。这间按摩室是个双人间,宋来平和章向河刚坐进按摩椅里,电视里就播放起宋来平在手术室门口与福利华紧紧拥抱的镜头。

    “宋总,您看,你在电视里的形象多好。”章向河给宋来平倒上茶水,讨好似的说。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宋来平呷口茶,脸上有几丝得意划过,说。

    章向河侧脸看着宋来平,说:“是啊,有些大众偶像的意思了。”

    “奉承,典型的奉承。”宋来平淡然一笑,说。

    章向河刚再要说什么,宋来平放在茶几的手机响了,他连忙拿起手机,双手递给宋来平。

    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宋来平看过号码后,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接通了,说:“哪位?”

    打来电话不是别人,正是锅里的蚂蚁钱娟。

    “宋总吗?我是钱娟。”电话里的钱娟声调悲伤地说。

    “钱娟?”宋来平问。

    “我是马大刚的女朋友钱娟啊。”钱娟自我介绍道。

    “噢,我知道了。”宋来平语气冷淡地说。

    “宋总啊,马大刚死了。”钱娟说着,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这个电视里已经播了,全水城市的人都知道了,你找我干什么?”宋来平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可怎么办啊?”钱娟哽咽着说。

    “怎么办?我知道你怎么办啊?”宋来平敷衍道。

    “宋总,您救救我吧。”钱娟央求道,“现在,只有您能救我了。”

    钱娟出人意料地找上门来,宋来平马上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也就是说,钱娟已经知道了他是马大刚的上司,这是非同小可的事

    “救你?我能救你?我问你,我这个电话是谁告诉你的?”宋来平目光凝重,问。

    “马大刚,是马大刚啊,他在被警察打死前告诉我的。”钱娟说。

    “马大刚?他还说什么了?”宋来平关切地问。

    “他说,他死后让我找你。”钱娟说。

    “好,我问你,你住在哪里?”宋来平闭目思考了一会儿,问。

    “兴隆小区9号楼二单元,302室。”钱娟回答道。

    宋来平拿起笔和纸一边记着地址,一边说:“钱娟啊,我也帮不了你,我本来和马大刚也没多大关系,我们只是一般的朋友,没多大交的。这样吧,既然马大刚死前说让你来找我,我也不能无无义,我想办法给你送点钱去,你尽快离开水城,我这样也算我对得起朋友了。”

    “宋总,谢谢您了,您在哪里?我去找您吧。”钱娟说。

    “不了,你现在不能出门,你知道有多少警察在找你吗?还是我去找你。”宋来平说。

    “好,好,宋总,您什么时候来啊?您要尽快啊。”钱娟说。

    “放心吧,我答应的事,就会马上落实。”宋来平说罢,就扣上了电话,看着章向河,浓眉紧锁地说,“小章啊,你猜这是谁的电话啊?”

    章向河已经从宋来平对话的内容及表上猜出了打来电话的人,就马上说:“是钱娟吧?”

    “不错,就是钱娟。马大刚一死,她就走投无路了,打来电话向我求救的。”宋来平喝口茶水,说。

    “马大刚是条汉子,没有辜负您,对您忠诚到死,我不得不佩服,是我学习的榜样啊。”章向河心悦诚服地说。

    “是啊,马大刚格刚烈,说到做到,对我的忠诚我无可挑剔,他死在了警察的乱枪之下,我在内心里也很伤心啊,昨天晚上,我还梦到了他。”宋来平说到这里,眼睛湿润起来,“可惜啊,他有勇无谋,傻闯蛮干,迟早会是这么个结局啊。”

    “宋总,您说得有道理,他早就应该有所收敛了。可是,现在钱娟怎么办呢?”章向河说。

    “你分析一下吧。”宋来平说。

    “钱娟主动找了来,就说明您已经暴露在她的面前,最起码,钱娟已经知道您马大刚的关系非同一般,我们得有所提防才是。”章向河说。

    “是。”宋来平说。

    “实际上,马大刚死前把您的手机告诉了钱娟,就等于将您与马大刚扯在了一起。”章向河站起来,说,“我觉得,对我们来说,钱娟现在是个危险人物,我觉得,警方很快就会找到她,一旦她落网,后果将不堪设想。”

    “有这么严重?”宋来平问。

    “是的,宋总。”章向河毫不犹豫地说。

    “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见死不救?”宋来平说。

    “不但要见死不救,这只小鸟也得放了。”章向河说。

    “放鸟?”宋来平估作吃惊地说。

    “是,放鸟,她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了。”章向河说。

    宋来平看着章向河,慢慢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否则后患无穷啊。”

    “什么时候动手?”章向河坐下来,小声问。

    “我再考虑一下吧。”宋来平说。

    第六节 引蛇出洞

    东山派出所教导员田风霄一直想到医院看望刘子芳的女儿李晓莉,可是,他最近绪有些不佳,不愿意出门。这天晚上,他终于来到了医院,不过,李晓莉却躺在上睡着了。

    田风霄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将香蕉等水果放在一旁,然后在李晓莉的边坐下,静静地看着李晓莉,神色温厚而凝重。

    大约坐了十多分钟,李晓莉才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田风霄。

    “田叔叔,你什么时候来的?”李晓莉喜出望外地说。

    李晓莉说着,想坐起来,却被田风霄阻止了。

    “我刚到。晓莉啊,你现在不能动。”田风霄为李晓莉掖好被角,亲切地说。

    李晓莉揉着惺忪睡眼,说:“我妈妈呢?”

    “你妈妈在值班吧。”田风霄笑了笑,说。

    “田叔叔,你穿着警服真威风。”李晓莉赞叹道。

    “是吗?”田风霄说。

    “你不觉得吗?”李晓莉说。

    “呵呵,我也是这么觉得。”田风霄整理了下警服,说,“可有的人不可能一辈子都穿警服啊,我当年第一次穿上警服的时候,激动得晚上睡不着觉,硬是穿着警服坐了一晚上。我曾发过誓,一定要对得起这警服,这警服上的国徽,做一个好警察。”

    “田叔叔,我长大了也要当警察,当个好警察,像你,像我妈妈那样。”李晓莉用羡慕的口吻说。

    “你妈妈是个好警察啊,叔叔可不敢当。”田风霄谦虚道。

    就在这个时候,田风霄的手机响起来了,他摸出手机,看了眼电话号码,脸色马上沉下来。

    “刘所长吗?是,我是田风霄。”田风霄踌躇了片刻,终于接听了电话,说。

    “田教导,请你马上到派出所报到,有紧急任务。”电话里的刘子芳说。

    有紧急任务?田风霄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说:“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所里。”

    李晓莉好奇地看着田风霄,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好了,我要走了,记住叔叔的话,如果将来你当警察,一定当个好警察,啊?”田风霄扣上电话,对李晓莉说。

    李晓莉点点头,说:“田叔叔再见。”

    “再见,叔叔以后就不能再来看你了。”田风霄走到门口,又折回头来,说。

    李晓莉不解其意,说:“为什么?”

    “我要出远门,很远很远的门。”田风霄说。

    “是抓坏蛋吗?”李晓莉问。

    “算是吧。”田风霄苦笑了下,说。

    离开了医院,田风霄就向东山派出赶去,他知道,等待他的将不是一个好的结果。自从马大刚彻底暴露在警方面前,田风霄就已经意识到,他的最终落网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此时此刻,苗长安与刘子芳以及两名督察就在东山派出所会议室里等待着田风霄的到来。田风霄的车子一拐进派出所,站在窗前的刘子芳就看到了。

    “他来了。”刘子芳回头对苗长安说。

    苗长安站起来,对两名督察说:“准备好吧,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要动手。”

    两名督察已经是严阵以待,说:“是。”

    田风霄停下车子,探头看了眼楼上,然后下了车。就这么放弃抵抗,束手就擒吗?走到大楼门口,他的手下意识地伸向了腰间的手枪。

    ************************

    第十四章内容预告

    束手就擒 贪小利悔不当初

    祸从口出 为逃命引狼入室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