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在劫难逃(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三节 枕戈待旦

    下午三点,许建秋被杀案的第一次案分析会将在清泉区公安分局会议室举行,刘子芳接到通知后,两点就到了分局,将东山地区社会治安整顿方案当面交给了苗长安。

    “不错,我马上与分局其他领导碰个头,如果他们没什么意见,你就实施吧。”苗长安粗略翻看了一遍,说,“东山地区社会治安整顿,牵扯的面很广,不只是东山派出所的事,所以,还要得到其他分局领导以及其他部门的大力支持啊。”

    “苗局,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刘子芳说。

    “马大刚暴露后,你们所里有什么反应啊。”苗长安问。

    “同志们是有些议论。”刘子芳说。

    “什么议论?”苗长安问。

    “说马大刚以及他的团伙隐藏了这么长时间,是有背景的。”刘子芳说。

    “背景?什么背景?”苗长安故作一愣,饶有兴趣地问。

    刘子芳看着苗长安莫名的表,说:“苗局,你别跟我绕弯子了,有什么事,你直接问吧。”

    苗长安会心地一笑,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交给了刘子芳,说:“你先看看吧,直接寄给我的。”

    这是一封举报东山派出所教导员田风霄充当马大刚保护伞的揭发信,刘子芳认真地看了一遍,久久不语。

    “怎么了?你有何感想?”苗长安问。

    有何感想?这封信使刘子芳想起了举报她的信以及那些无中生有的照片,所以,她触景生,心马上黯淡下来。刘子芳知道,由于赵立昆对她的全力袒护,苗长安并不知

    “苗局,田风霄与我是同级干部,我们又是搭档,而且,举报信里只是怀疑,而没有真凭实据,我不好表态。”刘子芳想了想,说。

    “刘所长,我也没让你表态啊。”苗长安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说,“我之所以让你看看这封信,是想让你心里有数,我以前怎么对你说的?”

    “注意你边的人与事。”刘子芳马上回答道。

    “好,我这句话仍然有效。”苗长安说罢,抬腕看了看表,说,“走吧,案分析会的时间到了。”

    “苗局,我明白。”刘子芳将信交给苗长安,说。

    苗长安收起了信,就与刘子芳一起向会议室走去。这个时候,余中跃及区刑侦大队的干警们已经到了,苗长安一进会议室,分析会开始了。

    “先汇报一下现场勘察的况吧。”苗长安在圆形会议桌的一头坐下来,说。

    “许建秋头部中枪,是贯穿伤,一枪毙命。”余中跃欠了欠股,说,“在现场,我们找到了一把的手枪,经技术部门鉴定指纹,这把枪是许建秋的,而杀害许建秋的是一把无声手枪。”

    “无声手枪?”苗长安反问道,“常勇被枪杀,也是用的无声手枪,不是一支吗?”

    “技术部门确认,不是一支,但是,是同一种型号。”余中跃回答。

    “好,继续说。”苗长安说。

    “在许建秋家自建的储藏室,我们发现了曾盛过汽油的塑料桶一只,还有几只矿泉水瓶。”陈光海汇报说,“在储藏室的地上,我们发现了几张包装过东西的旧报纸,经技术部门化验鉴定,报纸上面有残留的炸药成分,与东山派出纵火爆炸案现场遗留物中的炸药成分相同。现在,我们可以断定,许建秋与王东宾就是在许建秋家的储藏室里进行了最后的准备,然后来到了东山派出所。”

    “另外,在湖泉胡同枪杀案的白色桑塔纳轿车里,我们发现了许建秋的指纹。”郑树伟补充说。

    “陶玉佳,医院那边什么况?”余中跃侧问。

    “今凌晨,许建秋的妻子产下了一个女婴,她的亲属也都来了。根据余队的指示,我并没有马上离开产房,继续留下观察。上午十点左右,一名护士将一篮鲜花送到了病房,说是有人托花店送来的。我仔细地检查了花篮,在花丛中,我发现了一包现金和一张纸条。”陶玉佳说着,从包中取出纸条,交给了苗长安。

    纸条写着“好好把孩子抚养大,钱不用担心”的字样,苗长安接过纸条,看了看,说:“上级的关怀?”

    “不会是马大刚吧?”陶玉佳问。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余中跃拿过纸条,说。

    “马大刚是许建秋的头儿,不是他,还会是谁?”陶玉佳说。

    余中跃没有回答陶玉佳的问话,而是将纸条交给了郑树伟,说:“让技术部门鉴定一下笔迹吧。”

    “好。”郑树伟接过纸条,说。

    “常勇被害前曾写了一封举报信,在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发生的前后,他看到了许建秋来到了东山派出所,而且,还看到了一个手抱矿泉水纸箱的人从他的车子下来,走进了东山派出所。遗憾的是,我们得到这封信晚了一步,马大刚提前动手了。”刘子芳说。

    “糊涂啊,这么重要的况,常勇为什么不早向警方报告?”余中跃心存不满地说。

    “马大刚欠了常勇巨额家电货款,常勇几次登门索要,都被打出了门。据常勇的妻子谷虹说,他们几次想向警方举报马大刚的手下许建秋参与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的况,可是,听说马大刚有后台,有保护伞,怕走漏了消息,受到报复,就都放弃了。”刘子芳继续说。

    “是,马大刚肯定有后台,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保护伞。”陈光海听到这里,有些沉不住气了,气呼呼地说,“远的不说,就说我们监视钱娟吧,马大刚怎么会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现在已经有证据表明,许建秋参与了湖泉胡同枪杀案,我认为,常勇被枪杀就是因为他看到了许建秋出现在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现场,而常勇的行踪也被马大刚他们察觉了,只能杀人灭口了。”

    “是啊,苗局,一定要把这个保护伞揪出来。”郑树伟听罢,义愤填膺地说。

    苗长安静静地听着,却一言不发。

    “苗局,你不表个态吗?”陈光海看着苗长安,说。

    “我表什么态?一切都是猜测,我问你,这个保护伞在哪里?是谁?”苗长安绪激动地将手中的茶杯咣的声放到桌子上,说,“我看啊,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在座的各位也都是被怀疑的对象。”

    “我愿意接受调查。”陈光海第一个表态说。

    “我也愿意。”郑树伟说。

    “如果真要调查,就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了。我们现在是在分析许建秋被杀的案,不是在调查谁是马大刚的保护伞,这个问题,请你们相信,局党委是不会坐视不管的。”苗长安声音洪亮地说。

    “好了,大家继续分析案吧。”余中跃抬手示意道。

    “据银行保卫处报告,马大刚今天下午去了一家自动取款机,用他的信用卡取走了五千现金。我们随后去了自动取款机的所属银行,在录像记录里,我们也看到了马大刚,他化了装,戴上了假发及胡子。后来,他进了营业大厅,曾试图到柜台取款,但不知什么原因放弃了。”郑树伟说。

    “那么,钱娟呢?难道她插翅飞走了?”陶玉佳问。

    “是啊,钱娟从天天娱乐总会逃走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我感觉,她还在水城市,很可能就跟马大刚住在一起。”刘子芳说。

    “现在可以初步得出结论,东山派出所纵火案、清泉区医院枪击案、王东宾被毒死案、常勇被杀案,均系以马大刚为首的具有黑社会质的犯罪团伙所为。根据我们的初步调查,这个团伙的主要人员有马大刚、孙照同、杨军、许建秋等人,我们已经对上述人员进行了摸底排查,除许建秋被杀外,其他人员都在逃。马大刚让孙照同、杨军、许建秋等先后逃走,并把现金都给了他们,他自己之所以要到银行取钱,也是为逃跑做准备。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我同意刘所长的意见,钱娟就和马大刚在一起,准备一同逃出水城市。因为许建秋没有按马大刚的计划逃走,执意留在水城市照顾他要分娩的妻子,马大刚担心许建秋暴露被抓,揭开这张黑网,就铤而走险,亲手杀死了他,以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杀了许建秋,马大刚还是要逃走,他手中没有现金,他还会去银行想办法取钱。我提议,马上通知各银行、各储蓄所,一旦发现马大刚出现,一定要稳住他,及时报警,等我们的人赶到。”余中跃总结道。

    “发生在水城市的这一系列大案要案,到今天终于有了明晰的案,我向同志们表示祝贺。同时,我要说的是,马大刚等在逃,这个案子就没有结案,可以说,最重要的行动在后面,望同志们发扬不怕牺牲的精神,为这几起大案要案画上一个满意的句号,还水城市一个晴朗的天空,向水城市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苗长安站起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大家,说。

    ***********************

    第十三章内容预告

    引蛇出洞 抓住救命稻草

    运筹帷幄 齐上演生死搏斗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