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在劫难逃(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二节 痛改前非

    在邱剑新的苦苦哀求下,林静楠终于原谅了他的再次失足,与他重归于好了。虽然刘子芳所长答应邱剑新再找潘东升说,但是却迟迟没有回音,邱剑新就不抱希望了,与林静楠商量着开家小饭店,自己养活自己。现在,林静楠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觉得这也是一条生存的路,就满口答应了。但是,邱剑新的母亲却是彻底被他伤透了心,难以原谅,一天到晚地数落着他。

    “你说你还有救没有?人家刘所长亲自出面,为你找了工作,你又出了事儿?你让你妈这老脸往哪儿搁?你丢了工作,你以后靠什么吃饭?你用什么来娶人家林静楠?林静楠到现在还跟着你,你对得起人家吗?”这天上午,邱剑新与林静楠刚进了家门,邱母就开了口。

    邱剑新知道母亲为什么会这样,他已经让母亲看不到希望了。本来,进门的时候,他的心还不错,原因是,他与林静楠初步看好了几间临街房,准备租下来开饭店。母亲这么一说,他的绪就又低落下来,一幅闷闷不乐的神态。

    “你瞧,我说得不对吗?还给了耷拉着脸。”邱母盘腿坐在上,说。

    “妈,我和林静楠商量好了,我们开个小饭店,自己养活自己。”邱剑新扯了下林静楠的衣袖,说。

    “阿姨,邱剑新这次是真的事先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想给朋友帮忙,也是上当了。我答应他再给她一次机会,我觉得他已经知道错了。”林静楠明白邱剑新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扯她的衣袖,就连忙为他开脱道。

    一听邱剑新的朋友,邱母马上就又来了气,火冒三丈地说:“朋友?他那些朋友也没个好东西!”

    “妈,你别说了。”邱剑新央求道。

    “不说,我能不说吗?”邱母怒气未消地说,“你那些朋友,都是社会渣滓,我一想起你跟他们来往来气。”

    “妈,我以后坚决不跟他们来往了。”邱剑新羞愧地低下头来,说。

    “是啊,阿姨,邱剑新不会跟他们来往了。”林静楠帮腔道。

    “静楠啊,我生了个儿子不争气,可老天有眼啊,让我碰到你这么个好姑娘。可是,你们开饭店要用钱,没钱怎么开饭店啊?”邱母为难地看着林静楠,说。

    “阿姨,我跟我妈要点,我们再想办法借点。”林静楠说。

    “好,静楠,阿姨谢谢你了。”邱母感激万分地说,“邱剑新多亏碰上了你这么个好姑娘,要不啊,他这一辈子就全完了。”

    “邱剑新,你今天是不是应该到东山派出所去汇报最近的况了?”林静楠突然想起了汇报的事,就说。

    “是,按规定我应该去了。”邱剑新说。

    “那就快去吧,别让刘所长不放心。”邱母催促道。

    邱剑新来到了东山派出所,向分管民警报告了近况,然后就来到刘子芳的办公室,准备向她汇报自己与林静楠要开饭店的事。

    看到邱剑新的积极要求进步,刘子芳自然很欣慰,她高兴地说:“邱剑新啊,你能按规定准时间到派出所汇报思想况,这很好,你最近有什么打算吗?”

    “潘总把我开除了,我想和林静楠一起开个小饭店。”邱剑新扯着自己的衣角,说。

    “开个小饭店?好啊。”刘子芳一听,就马上表示了支持,说,“通过自己的艰苦创业,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邱剑新啊,你这一步走得非常好啊。”

    “可是……”邱剑新只说了个“可是”,就把后面的话咽回去了。

    刘子芳有些奇怪地看着邱剑新,说:“可是什么?”

    邱剑新之所以只说了“可是”两个字,是不想再给刘子芳增添麻烦了,他摇了摇头,说:“刘所长,没事了。”

    “不对吧,你肯定有话要说,说吧,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刘子芳态度诚恳地说。

    “刘所长,我和林静楠是想开个小饭店,可是,没有足够的资金啊。”邱剑新犹豫了会儿,终于说。

    “还差多少?”刘子芳马上问。

    “一万多块吧,工商、税务、卫生等,光办这些手续就得不少钱。”邱剑新面有难色地说。

    “好,邱剑新,我知道了。”刘子芳走到邱剑新的跟前,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帮你想些办法,与这些部门协商一下,看看能不能减免一些。”

    “谢谢刘所长了。”邱剑新急忙站起来,向你刘子芳鞠了躬,说。

    “谢我没必要,能走上正路比什么都好。”刘子芳开心地笑了,说。

    “是,刘所长,您对我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可是,我没办法报答您啊。”邱剑新说着,眼圈就渐渐地红了起来。

    “不要这么说,邱剑新,你需要感谢的人很多,比方,你的母亲,对你不离不弃的林静楠,还有许多社会上对你伸出援助之手的人。实际上,我还应该感谢你的母亲和林静楠啊,是她们帮我让你走上了正路。”刘子芳说。

    刘子芳正说着,田风霄推门进来了,邱剑新看了田风霄一眼,就马上起告辞了。

    “田教导,你找我有事?”送走了邱剑新,刘子芳回到办公室,问。

    “刘所长,你写的全面整顿东山地区社会治安的方案,我看完了。”田风霄将方案放到刘子芳的桌子上,说。

    刘子芳拿起方案,翻看了几页,说:“看完了?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没有。”田风霄摇摇头,说。

    “真没有?”刘子芳皱了下眉头,说。

    “真没有,你写得详细的。”田风霄夸奖道。

    “好,既然你没什么意见,我就将这个方案交给分局党委了。”刘子芳收起了方案,说,“田教导,我来东山派出所时间也不短了,我听说同志们对我有些议论,在这方面,我也想听听你对我的看法。”

    田风霄听罢,踌躇了片刻,说:“其实也没什么,当领导的哪有不被议论的。你没发现,对我的议论也很多吗?群众的意见可以听,在背后的小议论就不能当真了,你说是吧?”

    “正面反映意见和背后议论,我想都是应该认真对待的,有些问题,群众不好摆在桌面上,压在心里又特别难受,议论是最好的发泄方式了。”刘子芳善解人意地说。

    “是啊,你说的不无道理。”田风霄深有感触地说。

    “田教导,你别有什么顾虑,我真心想听听群众对我的看法。”刘子芳态度真诚地说。

    “好,刘所长,既然你这么诚恳地征求我的意见,我就随便说说。说得不对的地方,你可就要多担待了。”田风霄说。

    “田教导,你说吧,我会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刘子芳说。

    “人家说你整天忙着破案,根本不像一个派出所的所长,更像个刑侦队长,说明你从刑侦大队到了派出所,角色还没有转换过来,同志们说,也许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表现吧。”田风霄说。

    刘子芳认真听着说:“好,继续说。”

    “再者,你对刚才走的那个邱剑新有些过于亲近了。警察和罪犯,永远都是对手,你却……”田风霄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像一家人是不是?”刘子芳补充道。

    “刘所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田风霄说。

    “第一条,我认为有道理,我虚心接受,这几起案子都发生在我们东山派出所辖区不说,起因还是针对我的报复案,市局区局领导给我安排了任务,我能不参加吗?这个案子很快就有眉目了,抓住马大刚,我就撤出,一心一意抓好东山派出所的工作。第二条嘛,我是这样看,警察和罪犯永远都是对手不错,警察的本就应该是疾恶如仇,与罪犯不共戴天。可是,对于那些经过改造,有心重新做人的罪犯呢?应该这样说,他们过去是罪犯,刑满释放后就不是罪犯了,我们基层派出所的民警是不是有责任帮助他们走好重新踏上社会的这第一步呢?这第一步走不好,就有可能重蹈覆辙。邱剑新的况你知道一些吧,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路,一,走正路,这就需要社会的帮助,二,再与那些不务正业的人混在一起,就又成了我们的对手。作为警察,我真希望对手越少越好,这样,人民就多了一份安宁啊。你说是不是?”刘子芳说。

    “刘所长,我承认,你说的这些话有道理,在心眼里,我也很佩服你,我是真心话,只是你能做到的,我却做不到啊。”田风霄自愧不如地说。

    “做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做警察,对得起自己头顶的国徽,就问心无愧了,这样,晚上才能睡得下啊。”刘子芳说。

    “对,对,刘所长,你说得有道理,我以后一定好好向你学习。”田风霄听到这里,连忙表态说。

    ***********************

    第十三章内容预告

    引蛇出洞 抓住救命稻草

    运筹帷幄 齐上演生死搏斗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