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变本加厉(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原来,仝记者与冯主任是老熟人,跟踪采访了许多年,在仝记者眼里,冯主任是个最会抓新闻的人,无论有什么值得报道的事,他都会让仝记者等来采访,然后大张旗鼓地做宣传,他也趁机扬了名。所以,冯主任的声望在水城市就特别响,好像除了他,别的肾脏病医生就不会看病了。因此,听了邢主任的介绍,仝记者马上大包大揽了请冯主任做手术的事。果然,仝记者找到冯主任后,将况一介绍,冯主任觉得有新闻价值,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还主动提出要来福利院看望福利华。这天下午,在仝记者的陪同下,冯主任不辞劳苦,来到了水城市社会福利院,先去宿舍探望了福利华,然后就来到鲁院长的办公室,商讨具体手术事宜。

    几句寒暄过后,鲁院长马上将福利华的况做了介绍,然后又将病历交给了冯主任。

    “冯主任,福利华的大体况就是这样。你看,她今年才十三岁,做肾脏移植手术的话,是不是年龄小了点儿?”介绍完毕,鲁院长有些担心地说。

    “好可怜的孩子啊。”冯主任翻看着病历,叹息道,“年龄不是问题,我们肾脏病中心曾为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做过肾脏移植手术,效果很好,现在这个孩子已经跟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冯主任医术高明啊。”一旁的仝记者连忙奉承道。

    “仝记者,你见多识广的,可别这么说。”冯主任摆了摆手,谦虚地说。

    邢主任为冯主任倒上茶水,说:“冯主任,您就不要谦虚了,宋来平先生要求请水城市最好的肾脏病专家,非您莫属啊。”

    “哪里,哪里。”冯主任笑逐颜开地说。

    几个人正说着,章向河风尘仆仆地进了办公室,鲁院长急忙站起来,说:“来,我给你们二位相互介绍一下,这位是腾达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办公室的章主任,这位是市中心医院肾脏病中心的冯主任。”

    章向河和冯主任相互握了手,又互让着坐下。

    “章主任,刚才鲁院长已经介绍了你们宋老板的况,他的善心,不,应该叫义举,我听了十分感动。”冯一脸虔诚地说。

    “是啊,我也始终被我们宋总的这种精神感动着。”章向河附和道。

    冯主任颇有感叹地说:“这种人现在是越来越少了。”

    “冯主任,这种手术的把握有多大?”章向河关心地说。

    冯主任又翻了几页病历,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仝记者看看鲁院长,又瞅瞅冯主任,不失时机地说:“冯主任医术精湛,应该说是万无一失啊,到目前为止,他主刀的肾脏移植手术还保持着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仝记者过奖了,不过,我相信福利华的手术一定会成功。”冯主任表态说。

    “谢谢了,我替福利华谢谢你了。”鲁院长感恩戴德地说。

    “都是自家人,咱们就不要客气了。”冯主任站起来,说,“要谢就谢宋总吧。好了,我还有病人等着我,你们聊,我先走了。”

    送走了冯主任与仝记者,鲁院长与章向河重新坐下来,问寒问暖。

    “章主任,宋总好吗?”鲁院长问。

    “好,宋总想在手术之前,见见福利华,想对她说几句话。”章向河说。

    “好啊,这孩子懂事啊,这几天正忙着给她宋叔叔叠纸鹤,已经叠了上百个了。她说,一定要给宋叔叔亲自送去。”鲁院长说。

    “好,我回去问一下宋总什么时候有时间,如果宋总有了时间,我就通知你,你带着孩子去。鲁院长,你不是也早就想登门致谢了吗?”章向河说。

    “啊,好,我等你电话。”鲁院长高兴地说。

    第六节 触目惊心

    在隐蔽的新居里蛰伏了三天之后,马大刚终于决定上街取钱了。他知道,孙照同与许建秋他们早已经逃离了这座城市,在警方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在马大刚这个团伙里,有一个明确的规定,那就是,马大刚发出的命令,每个成员都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否则,将受到严惩,剁手,砍脚,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马大刚之所以让手下在第一时间逃跑,是因为,警方并没有掌握他们,这时候是逃跑的最佳时机。警方现在全力搜捕的是钱娟,而他不能舍弃她,这除了他对钱娟的恩有加之外,更重要的是,钱娟的肚子里怀着他的儿子,他必须让她生下来,这样,如果他有什么意外,就有了继承人。三天里,马大刚设想了多种逃跑方案,而无论哪一方案的实施都离不开钱。他将所有的现金都给了他的手下,让他们逃命,他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无怨无悔。所以,当全城大搜捕的第一波过去之后,马大刚准备出门取钱了。

    这自然是一个冒险的行动,临出门前,马大刚将炸药包捆在了自己的上,穿上夹克衫,拉上拉链。然后,他对着镜子进行了必要的化装,光头上戴上了头,粘上了胡子,最后将一只宽大的墨镜架到了鼻子上。

    几天下来,如惊弓之鸟的钱娟神经已经麻木了,她坐在门厅的沙发里,一声不吭地看着马大刚的一举一动。

    “钱娟,你看看,我是谁?”化装完毕,马大刚走到钱娟的跟前,问。

    钱娟仔细地看了看,还真认不出眼前的这个人是马大刚了,就说:“魔鬼。”

    “好,我就是一个魔鬼,我走了。”马大刚将茶几上的枪**怀里,直起腰来,说。

    钱娟猛地站起来,一把抱住马大刚,说:“马哥,小心啊。”

    “你就放心吧。”马大刚低下头来,亲吻着钱娟的额头,说,“为了咱们的儿子,我们也要活下去。”

    马大刚说罢,在钱娟忧郁的目光中开门走了。

    离马大刚住处不远,就有一家银行,马大刚警惕地看了下四周后,来到银行自动取款机旁,掏出信用卡取款,在取出了五千元后,他再次输入取款额,取款机却显示出已超出今最高取款的字样。

    “混蛋!”马大刚没好气地拍打着取款机,骂道。

    马大刚这么骂着就走进了营业大厅,却突然发现两名佩带警棍的保安向他走来。马大刚迅速转过去,若无其事地看着墙壁上的宣传画。两名保安大摇大摆地从马大刚后走过去,马大刚回头看了眼取款窗口。

    众人在排队取款,马大刚推了下鼻子上的墨镜,挤到了前头。这时,两名保安看着马大刚,再次向他走来。马大刚心里一惊,低下头去。

    突然,一名保安拉住了马大刚的肩膀,马大刚的手迅速伸进怀里,紧紧地握住上了膛的手枪。

    “先生,请到后面排队。”保安和颜悦色地说。

    马大刚一听,顿时放下心来,笑了下,说:“我有急事。

    “你有急事,谁没事来取钱玩啊?排除去。”一名排队的妇女将马大刚挤到后,毫不客气地说。

    “就是,排队去。”又有人不满意地说。

    以前,马大刚从来没听过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但是现在,时过境迁,他已经陷入了危机四伏的境地,他必须学会忍气吞声。

    “好,你们取吧,我不取了。”马大刚说着,离开了大厅,走出门外。

    水城的马路上依然是人来人往,闹非凡。马大刚警觉地行走着,寻找着下一个银行。走到一个路口的拐角处,马大刚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那就是已经走到船运码头又放弃了出逃的许建秋。

    “许建秋怎么没走?”马大刚心里不免一惊。

    妻子就要生了,许建秋是出来买一些婴儿的必需品的。但是,马大刚不会知道许建秋为什么没走,他只是感觉到,如果许建秋落入警方的手里,就会出大事。

    许建秋的意外出现,让马大刚心无他顾,他放弃了继续取钱的计划,回到了家里。

    “马哥,取了多少?”钱娟马上给马大刚倒上一杯纯净水,端到他的跟前,说。

    “五千,自动柜员机一天只能取五千。”马大刚摘下了假发及胡子,喝口水,将钱扔到茶几上,说。

    “这要取到什么时候啊?”钱娟忧心如焚地说。

    “这个你就别心了,我再想办法。”马大刚垂头丧气地说。

    “只有抢银行了。”钱娟有些绝望地说。

    “钱娟,你别闹了,我会有办法的。”马大刚从自己的上卸下了炸药包,说,“钱娟,你说我刚才碰到谁了?”

    “谁啊?不会是警察吧?”钱娟两眼一瞪,说。

    马大刚摇摇头,说:“这警察找到我还得再过几年。”

    “那你碰到谁了?”钱娟纳闷起来,说。

    “我碰到许建秋了。”马大刚说。

    “许建秋?你不安排他们都走了吗?”钱娟问。

    “是啊,可这小子没走,我知道他为什么不走。”马大刚从腰间拔出手枪,把玩着说。

    “为什么?”钱娟问。

    ***********************

    第十二章内容预告

    枕戈待旦 怎面对夺命迟误

    千钧一发 未曾想意外顿生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