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变本加厉(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一节 亡羊补牢

    就在郑树伟与小宫急得抓耳挠腮之时,清泉区公安局刑侦大队长余中跃第一个赶到了天天娱乐总会门口。接着,在警灯闪烁与警笛鸣叫声中,分局长苗长安也出现在了现场。

    此时此刻,天天娱乐总会已经是人去楼空,所有人,包括服务员都争先恐后地跑掉了。当然,许建秋与杨军他们也夹杂在人群中逃之夭夭了。孙照同则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但是,他并不是最后一个走出大厅的,而是在拉下电闸后就躲到了院子里,藏匿在一个隐蔽处观察着动静。

    孙照同高兴地看到,一切都按照马大刚的精心设计完成了,当孙照同看着马大刚的车子消失在水城的夜幕中,他长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感觉却是五味俱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句俗话,那就是,树倒猢狲散。

    拼杀了这么多年,打下了这么一片天下,兄弟们正要享受之时,难道就这么树倒猢狲散了吗?孙照同有些不甘心,他相信,马大刚也不会甘心。他知道,现在对他们任何人来说,保命是第一要务。警察既然盯上了钱娟,就是说明谋杀王东宾的事已经暴露了,如果不跑,拔出萝卜带出泥,他们一个也别想活。马大刚留给他们的十几万块钱都在孙照同的手上,这是他们的逃命钱,孙照同决定,马上发给许建秋他们,然后分别离开水城。

    孙照同这么想着,就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天天娱乐总会的院子,心里难免有几丝伤感与凄凉。

    现在,在天天娱乐总会门口,陈光海来了,刘子芳与陶玉佳也先后也赶到了,她们刚刚在植物公园里分了手,又在这里见了面。

    最后一个到达的是水城市公安局局长曹毅,苗长安等一干人马迅速迎上前来,听取曹毅的指示,或者是训斥。

    “况怎么样?”曹毅背着手,虎着脸,问。

    “钱娟和马大刚都不知去向了。”苗长安一脸的沮丧,说。

    曹毅听罢,脸色沉,良久不语。

    “你们连个小女孩子都看不住,让我说你们什么好?”一直闷头抽烟的余中跃吐掉嘴中的烟头,对郑树伟与小宫说。

    “我们本来盯得紧紧的,谁知突然停了电,一下子就什么也看不见了。”郑树伟诚惶诚恐地说。

    “你就不要解释了。”余中跃说。

    “可是,我们……”郑树伟似乎不服气,又说。

    “我不让你解释了,这不是听你解释的时候,你听明白了没有?”余中跃愤懑地说。

    “马大刚肯定是带着钱娟从后门跑的。”刘子芳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说。

    “你怎么知道?”郑树伟更加不服气了,说。

    “小郑啊,上次我来清查天天娱乐总会,先观察了整个出入口布局,就发现这里有个隐藏的后门。你想想看,像马大刚这样的人,像天天娱乐总会这样的黄赌毒场所,人家不留个后路怎么能行?”刘子芳努力控制自己的悲伤绪,说。

    “经验,什么叫经验?你还不服气。”余中跃白了郑树伟一眼,说。

    “好了,郑树伟转业到刑侦大队,干工作一直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来得时间短,经验不足是正常的。”苗长安替郑树伟解围道,“钱娟和马大刚跑了,说明了我们对对手估计不足,这里面也有我的责任。”

    “我也有责任。”听苗长安这么一说,余中跃马上说。

    “但是,不能因为他们跑了,就证明我们当初不对他们进行抓捕是错误的。”苗长安话锋一转,说,“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监控他们,是我们在哪个方面露出了破绽,让他们听到了风声,大家都回忆一下办案过程的具体细节,总结经验,防止以后再次泄密。”

    “是啊,马大刚怎么会在我们刚刚对钱娟进行监控的时候,就得到了消息,密谋逃跑啊?难道他有特殊功能,先知先觉?”陶玉佳说。

    “特殊功能?先知先觉?”一直没有言语的陈光海插话说,“这种人还没有出生呢,肯定有问题,我们内部有问题。”

    “不要随便猜疑。”苗长安一听,马上制止道。

    “苗局,这次失误主要责任在我,我愿意接受处分。”郑树伟听到这里,态度诚恳地说。

    “不,责任在我,我具体负责,要处分就处分我。”余中跃也表态说。

    曹毅巡视了大家一圈儿,说:“现在不是争处分的时候,郑树伟,你说,把你们都处分了就能将他们两个抓回来?”

    “不能,曹局。”郑树伟小声说。

    “就是嘛,而且就是到现在,我们也没理由去抓捕马大刚。责任问题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搞明白马大刚和钱娟的去向。”曹毅接着说。

    “从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到枪杀王东宾,再到投毒,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和案分析,作案人员绝不只是马大刚和钱娟两个人,这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余中跃看着黑灯瞎火的天天娱乐总,说。

    “是啊,这一系列案子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办得了的,这个犯罪组织既穷凶极恶又狡猾刁钻,你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苗长安强调说。

    “曹局,苗局,工作的下一步你们做一下指示吧。”余中跃说。

    苗长安没说话,将目光投向了曹毅。

    “在工作当中,失误不可避免,关键是怎么接受教训,减少失误。不瞒你们说,我从基层民警到公安局长,也是出了不少失误。”曹毅温地看着大家,说,“今天晚上的事,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我就不责备大家了,我知道你们很辛苦,都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全心地投入工作当中。”

    “好,谢谢曹局的鼓励与鞭策。”苗长安说罢,带头鼓起掌来。

    “谢谢曹局。”大家一齐鼓着掌,说。

    “曹局,您也早休息吧。”余中跃说。

    “我就没你们那个福气了,现在,全局有多少干警守候在水城市大大小小的路口啊,我得去看看他们。”曹毅说。

    “我们也去查吧。”余中跃请示道。

    “不用了,你们的任务是破案,不是站岗放哨。”曹毅说罢,跳上车子,挥手与大家告别了。

    “曹局怎么变了?”看着曹毅的车子消失在茫茫夜幕里,陈光海有些纳闷儿地说。

    “是啊,态度这么温和,我都不习惯了。”陶玉佳附和道。

    “曹局对大家的工作是满意的。具体工作还要你们去做,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提一个要求,提高办案效率,力求一网打尽,不能再有闪失了。”苗长安最后说。

    第二节 虎落平川

    一头扎进独门车库,马大刚熄了火,跳下车来,然后又打开后车门,将钱娟扶了出来。此时的钱娟已经不会走路了,丧魂落魄地靠在车上,大口喘着粗气。马大刚搀扶着钱娟出了车库,用遥控器锁死库门,乘坐电梯上了楼,掏出钥匙,开了房门。

    “快,快进去吧。”马大刚扶着钱娟,说。

    “马哥,这里安全吗?”钱娟进得门来,瘫坐在门厅的沙发里,绝望地问。

    “这里是目前唯一安全的地方,你放心吧。”马大刚说着,扑到窗口上,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儿,向下观望着。

    “怎么不开灯啊,马哥,黑乎乎的,我更害怕了。”钱娟龟缩在沙发里,说。

    这个时候,马路上有警车呼叫着急驰而过,马大刚皱了下眉头,说:“不能开,不能开,过一会儿再说。”

    “马哥,警察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我?”钱娟打了个寒战,问。

    “是啊,他们的动作太快了。”马大刚回过来,坐在钱娟的边,说,“手机关了吗?”

    “关了,你不早就让我关了吗?”钱娟钻到马大刚怀里,说。

    “好,这就好,警察找不到你了。”马大刚轻轻抚摸着钱娟的脊梁,说,“这下够他们忙一阵子了。”

    “马哥,警察找不到我吗?我真的好害怕啊。”钱娟泪流满面地说。

    “别怕,有我在,你就什么也别怕。”马大刚安慰道,“警察想找到这里,估计得十天半月的。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能出门了。”

    “不出门?那不憋死我了?”钱娟说。

    “听话,现在只有这样了,明白吗?”马大刚说。

    钱娟不愿地点点头。

    “洗洗睡吧。”马大刚说。

    “睡,我还能睡得着吗?”钱娟在马大刚的怀里拱了拱,说,“马哥,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其实我不想走,但是不走又不行啊。”马大刚唉声叹气地说,“我会尽快想办法,再说了,没有钱,咱们能跑到哪里去?”

    “钱呢?你的钱呢?”钱娟问。

    “我都给孙照同他们了,他们也要出去躲一躲,我现在手头上没有多少现金啊。”马大刚失望地说。

    “都给孙照同他们了?你怎么这么傻?”钱娟责怪道。

    ***********************

    第十二章内容预告

    枕戈待旦 怎面对夺命迟误

    千钧一发 未曾想意外顿生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