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金蝉脱壳(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小宫伸了伸舌头,说:“我知道了。”

    “老虎扑食,你见过吗?”郑树伟一边观察着酒店的门口,一边小声说。

    “见过,在电视里的动物世界里见过。”小宫的目光也投向酒店的门口,说。

    “你别往酒店门口看。”郑树伟碰了下小宫的肩膀,说,“我看的时候,你往别处看,我往别处看的时候,你再往酒店门口看。这样,就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了。”

    小宫听罢,马上漫无边际地看着远处,说:“郑老师,你不是今年才转业的部队干部吗?怎么像老刑警一样有丰富的经验?”

    “我爸爸就是我们县里的老刑警,我到部队上也没少看这方面的书。”郑树伟不经意地一笑,说,“理论与实验相结合,我才刚刚开始。”

    “对,郑老师说得有道理。”小宫说。

    “哎,你刚才说在电视里见过老虎扑食?有什么感想。”郑树伟问。

    “老虎太凶猛了,我要向老虎学习。”小宫说。

    郑树伟摇摇头,说:“你只说对了一半。”

    “那另一半呢?”小宫问。

    “扑向敌人前的那份镇定。”郑树伟说。

    “我明白了,现在,我们就是需要镇定,是吗?”小宫心领神会地说。

    郑树伟点点头,将目光从酒店门口移开,小宫马上将目光投了过去。

    当然,马大刚与钱娟不会知道酒店门外有两个警察在给他们守门,吃得有滋有味。但是,饭只吃了一半,马大刚的手机就突然响了,他看了眼来电号码,眉头一皱,心紧张地接听了电话。

    “是,我明白,好,就这样,我会按你说的去办的。放心吧,再见。”马大刚将听筒紧紧地贴在耳朵上,又用手捂着话筒,小声说。

    马大刚的异常举动让钱娟感到了几分不安,他一放下电话,钱娟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马哥,什么事啊?我看你怎么这么紧张?”

    “出事了。”马大刚抬眼巡视着整个酒店大堂,压低了嗓音,说。

    “出什么事了?”钱娟一听,吓得筷子掉到了地上,惊恐万状地说。

    马大刚为钱娟拾起筷子,拍拍钱娟颤抖不已的手,说:“钱娟啊,有确切消息说,公安局已经将你监控了。而且,我也可能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啊?马哥,谁告诉你的?什么时候开始监控我的?”钱娟吓得已经魂不附体了,说。

    “谁告诉我的你就别问了,我只能告诉你,监控是从今天中午开始的。”马大刚说。

    “是因为毒死王东宾的事吧?”钱娟手脚冰凉地说。

    “是,我问你,上午咱们出来以后你没再去咱们那新房子吧?”马大刚环顾左右,说。

    “没有啊,中午你说你有事,我就在快餐店吃了点饭,下午咱们就一起去逛商店了。”钱娟说。

    “那就好,他们还没发现那房子,不过,他们已经发现你就是那个往王东宾输液瓶里注入砒霜的人。”

    钱娟听罢,顿时惊惶失措了,说:“啊?马哥,我怎么办?”

    “小声点儿。”马大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现在,那房子除了你和我,谁也不知道。我想办法让你在警察面前脱,你再藏到那房子里,我还有些事要处理,然后咱们就一起远走高飞。”

    “马哥,警察已经盯上了我,我怎么跑啊?”钱娟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说。

    “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剩下的我来安排。”马大刚说。

    “警察已经盯上了我,现在肯定也看到我们在一起了啊。”钱娟说。

    “是的,不过,他们还没有掌握我的况,没有证据,他们不敢抓我,你放心吧,按他们的话说,现在是法治社会。”马大刚说。

    在马大刚的劝说下,钱娟吃完了剩下的饭,然后又在马大刚的搂抱下出了酒店的门,来到停车场。

    很快,马大刚的奔驰车出了停车场,郑树伟与小宫也跳上一辆挂着地方牌的车子,寸步不离,紧随其后。

    “报告余队,马大刚与钱娟出了酒店,正向东开去。报告完毕。”郑树伟拿起对讲机,向余中跃报告说。

    “收到,请继续跟踪,有况马上汇报。回答完毕。”对讲机中的余中跃指示道。

    很快,马大刚的奔驰车混入了滚滚车流,心惊跳的钱娟坐在后排,不停地向后张望着。

    “马哥,你看,后面是不是有辆车在跟着咱们?”钱娟拍了下马大刚的肩膀,说。

    马大刚指了下车内的后视镜,说:“我也看到了,是两个人。”

    “你认识他们吗?”钱娟不住问。

    “钱娟啊,你不是聪明的吗?你认为警察能蠢到派个我认识的人跟踪我们吗?”马大刚耸耸肩膀,说。

    “马哥,我真的害怕。”钱娟浑颤抖着说,“我们怎么办啊?”

    “怎么办?一会儿你就按我说的做,就万事大吉了。”马大刚调整了下后视镜的角度,说。

    “马哥,你快说怎么办吧?”钱娟说。

    “钱娟,我问你一句话,你要保证说实话。”马大刚回头看了钱娟一眼,说。

    “你问吧,马哥,我保证说实话。”钱娟信誓旦旦地说,“我要是不说实话,就不得好死。”

    “以后,你不要再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明白吗?”马大刚说。

    “明白,马哥,你快问吧”钱娟急不可待地说。

    “好,我问你。”马大刚深呼一口气,说,“你现在后悔吗?”

    现在后悔吗?如果说实话,钱娟早就后悔了,但是,在她知道后悔已经无济于事了之后,就死心塌地地跟定了马大刚。

    “不,马哥,我不后悔,就是死,我也跟你死在一块儿。”钱娟趴到马大刚的后面,蓦地哭声来,说。

    “又说不吉利的话,我告诉,我们不会死,还要好好活着。”马大刚拍拍钱娟放在座位靠背上的手,说,“这些年来,我挣了好多钱,我们一辈子也花不了,你放心吧,我马上让你在警察面前消失,然后,咱们就去南方,从那里再去国外。”

    “好,马哥,我相信你。”钱娟瘫软在后座位上,说,“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我怎么在警察面前消失啊?”

    “我们这就回天天娱乐总会。”马大刚说。

    “回天天娱乐总会?那里还不全是警察啊?”钱娟问。

    “不会,现在,警察跟的是你,不是我,当然,他们会怀疑到我,但是,没有证据,不会马上下手,天天娱乐总会还是安全的。”马大刚说。

    “我还上台唱歌吗?”钱娟问。

    “当然,唱得越欢越好,记住,千万别让警察察觉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在跟踪了。”马大刚嘱咐说,“如果那样,你真的就跑不了了。”

    “我知道了,马哥。”钱娟点点头,说。

    “回到天天娱乐总会,你只管唱你的歌,其他的我来安排。”马大刚说。

    “马哥,你快给孙照同他们打个电话吧,让他们有所准备啊。”钱娟提示道。

    “钱娟啊,你真幼稚,说不定啊,你的电话,还有我的电话,现在都被监听了,如果我打了电话,不等于亲口告诉警察我的计划了吗?”马大刚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紧紧跟随的车子,说。

    左拐右拐,一路风驰电掣,马大刚的车子终于到达了天天娱乐总会的门口,跟在后面的郑树伟与小宫刚将车停在了对面的马路上。

    “报告余队,马大刚与钱娟回到了天天娱乐总会。报告完毕。”目送马大刚与钱娟进了门,郑树伟拿起对讲机,说。

    “收到,你们装成顾客进入天天娱乐总会,密切监视钱娟的一举一动。不管出现什么况,都不能惊动钱娟,我再强调一遍,你们的任务是,跟踪钱娟,不能让她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给专案组留出进一步调查取证的时间,明白吗?”对讲机里的余中跃说。

    “明白。”郑树伟说完,放下对讲机,与小宫相互整理了一下笔的西装,大摇大摆地将车子开到天天娱乐总会门口的停车场。然后,跳下车来,向门口走去。

    “两位吗?先生。”迎宾马上迎上前来,地问。

    “是。”小宫回答道。

    “门票六十,今天打折,两人一百,赠送两瓶啤酒一个果盘。”迎宾介绍说。

    “好,知道了。”郑树伟说着,与小宫走进了歌舞大厅。

    按照马大刚的吩咐,钱娟迅速换上了演出服,登台演唱了。但是,她的眼睛始终是游离的,不敢正视台下的观众,尽管她不知道哪两个是警察,但是,她知道,警察就在台下,她已经插翅难飞了。

    马大刚也若无其事在坐在台下,摇头晃脑地跷起了二郎腿。不多会儿,孙照同以及许建秋还有杨军他们就先后来到他的边,马大刚要了酒,与他们边喝边聊边看着钱娟的演出。

    实际上,安排钱娟的逃跑行动就是在钱娟歌声的掩盖下完成的,孙照同他们各自领了任务,一会儿这个走了,一会儿那个又回来了,就像平时一样。

    郑树伟与小宫坐在后排靠出口的地方,他们一边随着钱娟演唱的节奏打着拍子,一边观察着钱娟及台下的马大刚。当然,马大刚给孙照同他们说了什么他们不会知道,也没有引起他们的足够的警觉,这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马大刚已经得知了警方已经盯上了钱娟并在策划钱娟逃跑计划的缘故,而他们的任务是,盯住钱娟,为战友们进行下一步的调查取证争取时间。

    终于,钱娟的节目接近尾声了,马大刚侧边的孙照同说:“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孙照同拿起一瓶啤酒,咕咕喝了几口,说。

    “没人注意到吧?”马大刚不放心地问。

    “没有,马哥,你就放心吧。杨军已经把你的车开到了后门门口,一得到行动信号,他就会点火启动,你和钱娟就从后门上车,开车往西跑。如果有警察追,他们也追不到你们,我已经把那辆皮卡车堵在了路口。”

    “好,钱拿到了吗?”马大刚问。

    “拿到了,几个保险柜里以及今天的全部收入加起来有十几万,我都收起来了。马哥,穷家富路啊,你也带点儿吧。”孙照同说。

    “不了,银行卡都在我这儿,我会想办法取出来的,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给你们留点钱,算我的一点儿心意吧。”马大刚说。

    马大刚的话让孙照同顿生几分伤感,他以及许建秋他们跟了马大刚这么多年,打打杀杀的无恶不作,却产生了深厚感,如今,他们已经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享受着骄奢逸生活。可是,由于钱娟的暴露,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马哥,你和嫂子这么一走,还回来吗?”孙照同想到这里,恋恋不舍地问。

    “回,肯定回。”马大刚按了下手指,说,“我们先去南方躲一躲。”

    “好,马哥,你们多保重。”孙照同说。

    “还有,你们也都出去躲一躲,等风声过去了再回来,记住,你们也得马上走,都走,一个都不能留下,这是我对你们的最后命令,明白吗?”马大刚说。

    “明白了,马哥,你们走后,我马上与许建秋他们商量一下,分了钱,我就让他们走。”孙照同说。

    “好了,钱娟马上就要唱完了,行动吧。”马大刚咬了下嘴唇,说。

    “是。”孙照同说。

    孙照同说罢,离开了歌舞大厅,径直来到了配电室,侧耳聆听着由大厅里传来的钱娟的歌声。终于,钱娟唱完了最后一句,伴奏声渐渐消失。一、二、三……孙照同在心里默数着时间,他仿佛看到,钱娟已经走下台去,来到马大刚的边,马大刚拉住了她的手,向后门方向走去。

    时间到!孙照同长叹一口气,伸手拉下了电闸。于是,灯火辉煌的歌舞大厅陷入了一片黑暗。

    叭!马大刚冷不防掏出枪来,向天花板开了一枪,然后拉着钱娟向后门跑去。

    天天娱乐总会歌舞厅里一时大乱,惊叫声此起彼伏,人们拼命地向有微弱光亮的出口挤去。

    郑树伟与小宫独木难支,已经不能控制场面了,他们伸出双臂,竭力想拦住逃散的人群,却被人群挤出了门外。而在歌厅的后门,也就是刘子芳曾经围堵大刚逃跑的地方,马大刚与钱娟跳上了已经发动的奔驰,向西开去。

    在天天娱乐总会的正门,郑树伟与小宫看着一个又一个跑出来的男男女女,却始终没有发现马大刚与钱娟的影子。

    “余队,我是郑树伟,目标突然失踪。”满头大汗的郑树伟掏出对讲机,向余中跃报告了这个坏消息。

    “什么?你是干什么吃的?”余中跃怒吼道。

    余中跃扔下对讲机,马上向苗长安报告了这个坏消息,苗长安自然也是暴跳如雷,一阵怒火向余中跃喷去。苗长安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他硬着头皮给曹毅打了请求支援的电话。

    “什么?都跑了?苗长安,你们是怎么搞的!”曹毅的怒吼声震耳聋,“好,先这样,我马上发布命令,封锁所有出城路口,盘查所有车辆,绝不能让他们跑掉!”

    于是,随着曹毅命令的发出,水城市的各个路口赶来了荷枪实弹的警察。

    警灯在水城的夜空闪亮着,所有与此有关的人都将度过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

    ***********************

    第十一章内容预告

    亡羊补牢 错失良机实无奈

    触目惊心 再酿血案惊天地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