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金蝉脱壳(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钱娟蓦地打了马大刚一拳,哈哈大笑道:“马哥,你真行,男的。”

    “牛!”马大刚抱住钱娟,亲了口,说。

    “怎么谢我?”钱娟靠在马大刚的怀里,幸福在心中漾,说。

    “晚上我请你吃饭。”马大刚喜不自地说。

    此时此刻,只顾高兴的马大刚与钱娟当然不会想到,就在清泉区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办公室里,东山派出所副所长叶玉清正在对钱娟进行秘密的调查取证。

    “医生,你好好看看,以前见过这个女孩没有?”叶玉清将钱娟的照片交给主治医生,说。

    “没见过。”主治医生接过照片,仔细地看了看,说,然后又将照片交给其他医生,“你们也看看,见过这人没有。 ”

    照片在医生们的手中传看着,最后,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没见过。”

    叶玉清谢过了这些医生,又来到了急诊科护士的办公室。当钱娟的照片传到最后一个护士手里,她立时惊叫道:“我见过。”

    “你再仔细看看。”叶玉清心中一喜,说。

    “对,就是她,那天,来了一帮人,吵吵闹闹的,我正要去看发生了什么事,走到卫生间门口,突然被人踩了一脚。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她慌里慌张地从卫生间里出来,好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名护士拿着钱娟的照片,一边仔细地端详着,一边回忆道。

    “你看得这么清楚,她当时没戴口罩吗?”叶玉清问。

    “她又不是医生或者护士,戴什么口罩啊?”这名护士反问道。

    叶玉清马上明白过来,这个时候的钱娟已经在卫生间里换下了护士服,准备逃跑了。

    “好,谢谢你了。”叶玉清收起照片,说“有什么需要问的问题,我还会来找你的。”

    “没问题,你尽管问。”这名护士将叶玉清送到门口,说。

    钱娟果然在现场!满怀喜悦的叶玉清快步来到清泉区医院的大院里,马上给刘子芳打了电话。

    “刘所长,经过调查证实,谋杀王东宾的那天下午,钱娟果然在现场。 对,有护士指认,错误不了。”叶玉清兴奋异常地说。

    “好,我马上向苗局汇报。不,这样,叶副所长,你直接去分局苗局长的办公室,我马上赶到。”电话里的刘子芳说。

    “明白。”叶玉清说。

    叶玉清扣上手机,就向停在院门外的警车走去,他突然发现,马大刚和钱娟也在向外走。他们怎么也在这儿?叶玉清想躲,却躲藏不及,还是被马大刚看到了。

    “钱娟,这不是东山派出所的叶玉清吗?”马大刚停下步子,说。

    “是啊,他来这里干什么?”钱娟看着叶玉清急匆匆的背影,说。

    “看病呗。”马大刚一乐,说。

    “闹了半天,警察也生病啊。”钱娟打趣道。

    两个人亲地说着,走到了大奔驰跟前,马大刚将钱娟扶上车,说:“钱娟,从今往后,你就得好好养着,也不要登台演唱了,你就成了国宝大熊猫,需要重点保护了。”

    “马哥,将来有了孩子,你就别这样打打杀杀的了,咱们好好过子,你这样,我整天提心吊胆的。你答应我。”钱娟坐进车里,说。

    马大刚没说话,只是不愿地点了点头。

    “马哥,不过,我还是要登台演唱,不唱歌我就没意思了,我说过,这是对咱们的儿子进行胎教啊。”钱娟恳求道。

    “好,你要小心。 ”马大刚点火启动了车子,说,“你最多再唱一个星期,怎么样?”

    “行,马哥。”钱娟爽快地回答道。

    第七节 不自

    实际上,前几天,在接到全国房地产高端论坛会议通知之后,潘东升是不准备参加的,其原因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他没有这个心。大家知道,一个男人,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如果心不不好,大多是感上出了问题,就像我们眼前的潘东升。

    无论如何,潘东升都不明白刘子芳为什么一直在躲着他。他知道,刘子芳是一位烈士的妻子,或许在再婚另嫁上有自己的为难之处。但是,刘子芳还年青,她总不能独自生活一辈子啊,何况,他们已经建立了恋关系,为什么要戛然而止?昨天晚上,当潘东升再次鼓足勇气,出现在刘子芳的家门口,就是想当面问她,你究竟怎么了?但是,刘子芳郁闷的神与绝的态度,让潘东升难以开口。 是的,就在刘子芳转走进楼洞的一刹那,潘东升哭了,他哭得伤心,哭得委屈,甚至是哭得不明不白。

    与刘子芳号啕大哭后的安然入睡不同,潘东升是彻夜未眠,万箭攒心。上午,来到办公室里,潘东升仍然愁肠百结,郁郁寡欢。

    出差的手提行李箱已经准备好,就放在办公室的门口,潘东升双眼失神地坐在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准备给刘子芳打个告别电话,但是,他拨了几号码后又放下了。 这个电话打还是不打?潘东升陷入了极度的矛盾之中,就在这时,办公室秘书张怡然推门进屋了。

    “潘总,到点了,快走吧,车在楼下等着了。”张怡然拉开手提行李箱的拉杆,说。

    潘东升没说话,只是慢慢地站起来,一副失神的样子。

    “怎么了你,潘总?你以为你坐的是专机啊?快点儿吧,再不走就晚了。”张怡然抬腕看了看表,催促道。

    潘东升还是默然无语,拿起桌上的皮包,跟着张怡然下了楼。

    坐进车里的潘东升仍然一言不发,郁闷不乐。张怡然若有所思地看着潘东升,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潘总,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我可是第一次见你这个样子。 ”走进机场的候机楼,张怡然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潘东升想,我这是怎么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么,他能告诉张怡然吗?不,不能。

    想到这些,潘东升强颜欢笑地说:“是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不知道谁知道?”张怡然神怪异地看着潘东升,说,“不过,我也知道。”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潘东升迷惑不解地问。

    “能把一个成功男人折磨成这样的,只有女人。”张怡然得意地说。

    “你……你神经过敏了吧?”潘东升神态尴尬地说。

    “潘总,说实话吧,是不是那个刘所长另攀高枝,对你不感兴趣了?”张怡然大着胆子问。

    “瞎说。”潘东升毫不犹豫地否认道。

    “潘总啊,你才瞎说呢。我对你说啊,女人对男人是最敏感的,特别是感上的事。”张怡然扶潘东升在座椅上坐下来,说,“这个刘所长也太过分了吧?她还以为她是妙龄少女啊,人老珠黄,还自不量力。”

    潘东升一听,马上生气地说:“张怡然,你不能这么说刘子芳,她不是那种人。”

    “还不是呢,你别自欺欺人了。”张怡然不服气地说。

    “我了解她,她不是那样的人。 ”潘东升坚持自己的看法,说。

    广播里正在播放着检票的通知,张怡然看了眼大厅里的座钟,说:“潘总,你得安检了,记住,你别太往心里去,人不是为了别人活着。”

    潘东升听话地起走到检票处,然后过了安检,消失在张怡然的视线里。张怡然不解地撇撇嘴角,走出了候机大厅。同时,她已经拿定了主意,要给可怜的潘东升做点事

    第八节 一触即发

    满心郁闷的潘东升乘坐的客机出现在水城市的蓝天上,但是,刘子芳不会看到,而她能够感觉到的是,只有将全部心都投入到工作之中,她才没有了烦恼与忧愁,儿女长,或者仇。接到叶玉清的报告,刘子芳马上向苗长安作了简短的汇报,并向清泉区公安分局赶来。现在,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终于找到了有重大价值的突破口,这对每一个参战干警来说,都是一个令鼓舞的好消息。

    接到刘子芳的汇报电话,苗长安自然会很高兴,但是,这次他没有兴奋地串门,而是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等待着刘子芳与叶玉清的到来。

    大约十分钟后,刘子芳与叶玉清先后赶到了苗长安的办公室,苗长安亲自给他们倒上了茶水,然后坐下来,听取进一步的汇报。

    “钱娟当时在现场?”苗长安听了叶玉清的仔细描述,说,“这个可以肯定吗?”

    “苗局,我觉得可以肯定。”叶玉清斩钉截铁地说,“她在清泉区医院急诊科卫生间换下作案的护士服之后,逃离现场时,慌不择路,踩了一名当班护士的脚,所以,这名护士对钱娟的印象就特别深,她看到钱娟的照片时,一眼就认出了钱娟。”叶玉清喝了口水,解释道,“因此,钱娟在现场已经确定无疑。”

    “但是,钱娟在现场还不证明她参与了作案,还要有新的证据。”苗长安沉思了片刻,说。

    ***********************

    第十一章内容预告

    亡羊补牢 错失良机实无奈

    触目惊心 再酿血案惊天地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