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峰回路转(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刘子芳领了肖丽娜的照片,马上赶回了东山派出所,这个时候,田风霄、叶玉清,以及牛汉等干警已经整装待命了,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具体的任务是什么。

    “刘所长,什么任务?”刘子芳进了东山派出所的院子,刚刚停下车,教导员田风霄就走过来,急切地问。

    “刘所长,什么任务啊?”接着,大家也团聚过来,七嘴八舌地问道。

    “好,我宣布一下纪律。”刘子芳环视着大家,说,“关掉手机,交到我这里,马上。”

    “是。”叶玉清率先掏出了手机,关掉,交给了刘子芳。

    接着,田风霄、牛汉、丛武等干警也关掉了手机,放进了刘子芳手中的塑料袋里。

    刘子芳将塑料袋交给了内勤小梁,说:“好了,你去把这些手机临时锁到保险柜里吧。”

    “是,刘所长。”小梁接过了塑料袋,走进了办公楼。

    刘子芳将参战干警们分成了几个小组,然后将肖丽娜的照片分给各小组,说:“今晚的这次搜查行动是由苗长安局长亲自坐镇指挥的,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叫肖丽娜,是一名重大犯罪嫌疑人,她能歌善舞,又有在夜总会的经历,今天晚上的任务是,以各种娱乐场所为重点,夜总会,歌舞厅,练歌房,茶社,逐一清查,如有况随时向分局指挥中心报告。 ”

    牛汉被分到田风霄带领的小组,他们先去了珊瑚夜总会,当他们将肖丽娜的照片出示给一名服务员辨认时,他竟然说这个女人是水城市歌舞团的。田风霄与牛汉拂袖而去,不远处就是一家装饰豪华的,他们走了进去。

    “田教导,您来喝茶?里面请。”店主与田风霄是熟人,就地说。

    “喝茶?喝什么茶?”田风霄两眼一瞪,拿出肖丽娜的照片,说,“我问你,这个女人是你们这里吗?”

    店主接过照片,看了看,说:“我们这里的?领导啊,我们这是茶社。”

    这时,有一名女服务员凑过来,拿过照片仔细地端详着说:“哟,这不大明星吗?”

    田风霄一把夺过照片,气呼呼地离开了。

    “田教导,别上火嘛,这本来就是大海捞针的事。”牛汉跟上来,说。

    “小牛,要是你碰到个这样的,你动不动心啊?”田风霄扬了下手中的照片,对牛汉说。

    “田教导真会开玩笑,我要真是碰到,别说动心了,我可立功受奖了。”牛汉一本正经地说。

    “哎,小牛,刘所长的事你听说了吗?”上了警车,田风霄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

    牛汉愣了会儿,然后假装糊涂地说:“刘所长有什么事啊?”

    “你小子,给我装糊涂,我知道你都看见了。”田风霄发动了车子,说。

    “你觉得那些照片是真的吗?”牛汉试探着问。

    “照片不是真的,什么是真的?你能说肖丽娜的这张照片是假的吗?”田风霄一加油门,感叹道,“刘所长的另一面无人所知啊。 ”

    车子很快开到了天天娱乐总会的门口,但是,根据分工,对这里的搜查由刘子芳与叶玉清负责。田风霄侧头看了眼,慢慢地开过去了。

    现在,天天娱乐总会歌厅里是灯火辉煌,客朋满座。钱娟依然在台上漏*点演唱着,只是多了几个特殊的观众,马大刚以及孙照同他们。正像马大刚说的那样,他们果真刀枪入库,放马南山了,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在台下边喝酒边听歌。

    “马哥,你可真有眼力,小嫂子要脸有脸,要段有段,你再听听这歌,邓丽君也就这么回事。”许建秋给马大刚倒满了酒,说。

    马大刚抬起头,深地看着钱娟,说:“是吗?”

    “许建秋,你这话听上去是夸小嫂子,实际上是讨好马哥,是吧?”孙照同喝了杯啤酒,说。

    “讨好马哥又怎么了?马哥对我们没得说啊。”许建秋说。

    “就是没给你们多找几个媳妇是吧?”马大刚哈哈大笑道。

    “是啊,我们精力过剩啊。”许建秋摇晃着脑袋,说,“别的事不能干,就只想这事儿了。”

    “正常,很正常,说明你是个男人。不过,你老婆呢?不用?我说啊,不用白不用。”马大刚打趣道。

    “用了也白用,没劲。”许建秋说。

    这个时候,钱娟演唱完毕,来到马大刚边坐下,说:“喝得怎么样?”

    “有嫂子美妙的歌声当酒肴,不喝醉才怪。”许建秋将瓶里的半瓶啤酒一口气喝下去,说,“说实话,嫂子,你唱得真好。”

    “真好?还是假好?”钱娟佯装不信,说。

    许建秋端起酒杯,说:“当然是真好,来,我们敬你一杯。”

    孙照同与杨军听罢,也举起杯来,说:“我们敬嫂子一杯,我们知道,嫂子也是海量。”

    “别,别!”马大刚说着,抬手拦住了孙照同他们。

    “马哥,嫂子以前不是喝酒吗?”杨军不解地问。

    “你嫂子要给我生个儿子了,你们想让他一生下来就成酒鬼啊?”马大刚喜形于色地说。

    “啊,真的?”孙照同高兴地问。

    “当然,这事儿能瞎说吗?”马大刚摸摸钱娟的肚子,说,“不瞒你们说,我自己都刀枪入库,逃离战场了。”

    钱娟拿开马大刚的手,嗔怪道:“马哥,你看你。”

    “没事,都是自家的兄弟。”马大刚亲了下钱娟的脸,说。

    “马哥,道喜了!”众人听罢,纷纷将怀子举向马大刚,说。

    “好,这酒我得喝!”马大刚说完,干了杯中酒。

    马大刚刚放下杯子,一名服务生就跑过来,对他说:“马总,东山派出所的刘子芳又来了。”

    马大刚顿时一惊,说:“她在哪儿呢?”

    “我看到她跳下警车,就跑来了,我估计进门了吧。 ”服务生趴在马大刚的耳朵上,说。

    “你们快去,把摊子都收了。”马大刚的眉毛一拧,却坐着没动,对孙照同他们说。

    孙照同与许建秋他们听罢,起悄悄离去。

    令马大刚十分意外的是,与上几次的真刀真枪不同,刘子芳和叶玉清进得歌舞大厅,找了后排两个空闲的位子坐下来,有滋有味地看起了演出,就像两个普通的客人一样。

    现在,钱娟的节目已经演完,台上正在表演东北二人转,实际上,也不能叫二人转,已经是几人转了,确切地说,应该叫群人转。

    “刘所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请问,今晚又来查什么?”马大刚在服务生的引导下,大大方方地走过来,说。

    “马总多虑了,今晚什么也不查,刘所长有些累了,只是想来听听歌,她听说你们这里的一个女歌手歌唱得特别棒,来欣赏一下。 ”叶玉清面带微笑,说。

    “是吗?”马大刚转对服务生,说,“难得刘所长和叶副所长这么给面子,去,快上东西。”

    叶玉清一听,连连摆手说:“要上东西,这歌就不能听了。”

    “廉洁,真是廉洁奉公的好警察。好,好,我马上让歌手唱。”马大刚说。

    “不要单独安排嘛。有什么,看什么就行了。”叶玉清说。

    “没关系,点歌查正常的事。”马大刚说。

    “我们可不是点歌。”叶玉清解释说。

    “钱娟,有贵客点你的歌,快准备一下。”马大刚挥手向钱娟大声喊道。

    钱娟一见到刘子芳就紧张,就像条件反一样,她摇了摇头,说:“马哥,我……”

    “让你唱,你就唱,放心大胆地唱!”马大刚拍拍巴掌,说。

    “好。”钱娟站起来,向舞台走去。

    “走,坐前面吧。”马大刚殷勤地说。

    叶玉清看看刘子芳,说:“马总想得真周到,刘所长,走吧,别辜负了马总的一片好意。”

    刘子芳没有说话,只是站起来,走到了最前排,在空位子上坐下。叶玉清与马大刚也跟了过来。

    “不吃不喝不好吧?”马大刚在刘子芳与叶玉清旁边坐下来,说。

    “马总,你忙去吧。我们听听歌就走。”叶玉清说。

    马大刚无聊地站起来,说:“好,好,我就不打扰了。”

    几分钟过后,二人转或者群人转演完了,钱娟换好上演出服,再次登台亮相了。伴随着她美妙的歌声与舞姿,刘子芳与叶玉清似乎在神专注地欣赏着钱娟的演唱。

    实际上,刘子芳的目光一直集中在钱娟的两只耳朵上,在清泉区公安分局会议室里,当肖丽娜的照片出现在大屏幕的时候,她就发现,这个肖丽娜长着一对招风耳,就是像兔子的两只立起的耳朵。 现在,舞台上的钱娟披着金色的长发,又烫成了卷,耳朵藏在头发里,只有在她跳舞旋转时才会时隐时现。还有,在肖丽娜的右耳豆处有一块不明显的圆形疤痕,刘子芳觉得,这应该是她小时候被蚊虫叮咬挠破化脓后留下的。

    钱娟全然不知刘子芳的心思,似乎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然而,就在她伴随着音乐的节奏旋转一圈的时候,她一不小心把自己绊倒在舞台上。其实,钱娟并没有忘我,而是心中有我,而且有鬼,才踏错步子摔倒了。想想看,一个参与谋杀行动的人,面对台下两名虎视眈眈的警察,会无动于衷吗?何况是歌女钱娟。

    马大刚见此景,快步跑来。但是,他还是落在了刘子芳的后,这是因为,刘子芳坐在最前排。

    这是仔细观察钱娟的最佳机会,刘子芳一个箭步跳上了舞台。

    见刘子芳不顾一切地向自己扑过来,钱娟下意识地惊叫一声。

    刘子芳弯腰扶起了钱娟,无意中有意撩开了钱娟右耳处的头发,她惊喜地看到了钱娟的招风耳,以及耳豆处的那块圆形的疤痕。

    “小心啊,摔了哪没有?”刘子芳拍打着钱娟上的尘土,关心地说。

    钱娟动动胳膊,又动动腿,胆战心惊地说:“没有,没事。”

    “以后注意啊。”刘子芳说罢,笑了笑,跳下了舞台。

    “谢谢刘所长了。”马大刚如释重负地说。

    “不谢。”刘子芳面无表,说。

    刘子芳说完,就与叶玉清起离开了,马大刚目送他们出了大厅,摸了摸钱娟的脸,说:“怎么这不小心?”

    “马哥,你可能不知道,我见了刘子芳心里就打鼓。”钱娟紧紧地依靠在马大刚的怀里,说。

    “打鼓?还敲锣呢。”马大刚拉着钱娟的手,向门外走着说,“走,回家吧。”

    做贼心虚,钱娟回到家里,依然提不起精神,就像霜打了的秧苗长安。她躺在上,一言不发,看着天花板上的豪华吊灯愣神。

    “钱娟,你这是怎么了这是?”马大刚给钱娟倒了杯水,放在头柜上,然后躺在了她的边,说。

    “马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钱娟侧趴在了马大刚的上,说。

    “你说为什么?喜欢啊。”马大刚拍打着钱娟的后背,说。

    “人家都说男人都会变心的,你要是抛弃了我怎么办?”钱娟扯着马大刚的耳朵,说。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马大刚不假思索地说。

    “你要是抛弃了我……”钱娟想了想,说,“我就去投案自首,把毒杀王东宾的事说出来。”

    马大刚一听,一把推开了上的钱娟,大怒道:“你敢!”

    钱娟滚落在一边,又一个愣怔坐起来,胆怯地看着马大刚,不敢言语了。

    “你真傻,投案自首?你也活不了。”马大刚发现自己失态了,笑了下,又轻轻地摸着钱娟的脸,说,“你真傻,别再说傻话”。

    “这么说,我们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钱娟将马大刚的手攥在手里,说。

    “好了,别说这些了,不吉利的。”马大刚说。

    “对了,马哥,你喜欢要个儿子还是女儿啊?”钱娟肚子,说。

    “当然是儿子,子承父业嘛。”一想自己就要当爹了,马大刚马上兴奋起来,说。

    “不行,我可不能让儿子跟你一样,整天打打杀杀的,我要让他上大学,出人头地。”钱娟说。

    “好,听你的,睡吧,我困了。”马大刚打了哈欠,说。

    “马哥,你再陪我说会儿话嘛。”钱娟央求道。

    “困死我了,我睡了。”马大刚说。

    马大刚说完,就蒙头大睡了,钱娟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想了很多,就是没到刘子芳已经根据她的特征,将她锁定了。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