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峰回路转(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还有谁见过这些照片?”刘子芳问。

    “当时正好牛汉和丛武在我办公室里。”小梁说。

    “好,小梁,你回去吧。”刘子芳说。

    小梁担心地看着刘子芳,说:“刘所长,你没事吧?”

    “你走吧,让我自己静一静。”刘子芳按了下脑门,说。

    小梁点点头,退出门外,刘子芳关上了房门,她再次翻看着这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泪水悄然滑落下来。

    是谁这么无耻地拼贴出这些照片?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同事们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她知道,她与潘东升始终保持着纯洁的友谊,从没做出格的事,但是,这一切,同事们会相信吗?如果他们不相信,她能解释清楚吗?何况,这种事是能解释清楚的吗?

    刘子芳站在窗前,久久地看着窗外,任泪水滴落。 过了会儿,她走到门后,取下毛巾,在脸盆里沾湿了,擦拭着脸上的泪痕,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照片,想了想又放进了抽屉里。最后,她换上便服,拿起背包,鼓起勇气出了房门。

    碰巧,牛汉上楼与刘子芳打了对面,他尴尬地笑着说:“刘所长,你出去啊?”

    刘子芳不敢正视牛汉,点点头,匆匆下了楼。

    牛汉同地看着刘子芳的背影,小梁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了牛汉。

    “牛汉,你愣在这里干什么?”小梁说。

    “小梁,我问你,那些照片呢?”牛汉问。

    “我想来想去,还是交给刘所长本人吧,我就给她了。 ”小梁说。

    牛汉一听,顿时急了,说:“你……你怎么能……”

    “哪我应该怎么办?”小梁问。

    “我也不知道,可是……”牛汉抓耳挠腮地说。

    “可是什么?”小梁问。

    “我刚才看见刘所长出去了,看上去心很不好,好像刚刚哭过。”牛汉唉声叹气地说。

    “这下糟了。”小梁后悔地说。

    第五节 悍然大波

    熟悉苗长安的人都知道,如果他有什么感到高兴的事,就喜欢串门,现在,专案组的各小组都有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他就一把推开了副局长赵立昆的办公室,向他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立昆啊,你说我们的干警有没有潜力可挖?这曹大局长一说要撤我的职,这案子就破的破,初露端倪的初露端倪,让我看啊,用不了一个月,这三起案子就个个水落石出了,你看看,我还得当我的局长不是?只是啊,把你这个副局长还得再压上几年啊。”苗长安进得门来,站在赵立昆的后,喜出望外地说。

    “苗局,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有抢班夺权的意思了?”赵立昆站起来,看着苗长安,说,“我是想当正局长,但是,我可不希望你以下台的形式给我腾位子,我倒是想让你步步高升,越快越好。”

    “好,托你吉言,我走了。”苗长安说罢,转就走了。

    苗长安刚走,就响起了敲门声,赵立昆重新在办公桌前坐下来,说:“请进。”

    纪委的王奇志手持信封,推门而入,说,“赵局。”

    “怎么了?王奇志,又是群众来信吧?”赵立昆看着王奇志手中的信封,说,“哪来的?”

    王奇志将信封放到赵立昆的桌子上,说:“赵局,比一般的群众来信要严重得多啊。”

    “举报信?”赵立昆问。

    “你还是先看看再说吧。”王奇志说。

    “先看看?你不是看了吗?什么内容?”赵立昆动也没动信封,说。

    “我是看了,可是,不好说,你还是自己亲自看看吧。 ”王奇志站在一边,说,“赵局,问题很严重啊。”

    问题很严重?谁的问题很严重?赵立昆这么想着,就拿起信封,看了眼,然后取出照片,翻看着,于是,刘子芳与潘东升赤**地纠缠在一起的照片令他的脸色红涨起来。

    “赵局,刘子芳怎么能这样呢?”王奇志小声嘟囔道。

    赵立昆怒目圆睁,将照片叭的声摔到桌子上,不说话。

    “赵局,这事儿怎么办?这可不是一般的问题,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啊,你怎么也得有个态度啊。”王奇志拿起了照片,想了想,又放下了,说。

    “我问你,王奇志,你要保证说实话。”赵立昆看了眼桌子上的照片,说。

    “赵局,你放心,我保证说实话。”王奇志说。

    赵立昆站起来,来回踱着步子,说:“你相信这些照片的真实吗?”

    “相信?不相信怎么办?你不相信这些照片是哪来的?”王奇志说着,又拿起照片,翻看了几张,说,“都是真人,还能假了啊?”

    “我就不相信!”赵立昆高声说,“我相信刘子芳同志不会做这种有损人民警察形象的事!”

    “关键是用什么去证明这些照片是假的。”王奇志说。

    “是啊,这是问题的关键,在没有证明之前,就会有人相信是真的。”赵立昆拍了拍王奇志的肩膀,说,“王奇志啊,我还是那句话,在事没有落实之前,你们纪委不得将信的内容传播给任何人,这是纪律,铁的纪律,你明白吗?”

    “是纪律就必须遵守。 ”王奇志说。

    “好,你这不是全明白吗?明白就好。”赵立昆说。

    “赵局,说句实在话,我还真不明白。”王奇志摇摇头,说。

    “有什么不明白的?”赵立昆浓眉紧皱,说。

    “你知道人家背后都说你什么吗?”王奇志说。

    “说我什么?他们能说我什么?”赵立昆蓦地提高了嗓音,说,“不就是说我老护着刘子芳吗?我不怕,对像刘子芳这样战斗在第一线的人,我就是要护着她!”

    “这是好听的。 ”王奇志用鼻孔喘了口气,说。

    赵立昆吃惊地说:“不好听的呢?”

    王奇志犹豫着不说话。

    “说啊,有什么话就说。”赵立昆不耐烦地催促道。

    “说你和刘子芳的关系也不正常。”王奇志说。

    赵立昆听罢,顿时大怒道:“放!胡说八道!”

    “这又不是我说的,你朝我发的什么火啊?”王奇志委屈地说。

    赵立昆点支烟,抽了口,说:“好,好,你回去吧,把这些照片放到我这儿,注意保密。”

    看着王奇志悻悻地离去,赵立昆再次翻阅着照片。良久,他摸起电话,打通了。

    “子芳吗?对,我是赵立昆,你马上出来一趟,是,有急事,不,不要到我的办公室,去名士茶馆吧,好,我这就走。 ”赵立昆对电话里的刘子芳说。

    赵立昆放下电话,起拿起皮包,将照片放进包里,下了楼。

    坐进车里,赵立昆的心里始终被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搅动着,与刘子芳一样,他也不知道这是谁干的,但是,他知道,有人就是想通过这些照片搞坏刘子芳的名声,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作为分管副局长,纪委书记,他能袖手旁观吗?他能眼看着他们的目的得逞吗?不,绝对不能!

    司机明显感觉到了赵立昆的神异常,他边开车边说:“赵局,您是不是有心事?”

    “心事?我能有什么心事?”赵立昆否认道。

    “反正我看您今天不高兴的。”司机说。

    “人啊,哪能天天都有高兴的事?”赵立昆喟然长叹道。

    “是,赵局说的是。”司机说。

    “我问你,刘子芳你认识吗?”赵立昆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

    “刘子芳?咱们分局谁不认识啊?都有些大名鼎鼎了。”司机的脸上挂着莫名的表,说,“人家都说她傍大款,还……”

    “好了,你别说了,好好开车吧。”赵立昆一听司机的话,马上打断了他。

    第六节 意外之喜

    无论如何,钱娟决定让自己的父母见一下马大刚了,这些天来,父母不断打电话来,说要到水城来看她。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她怀孕了。这个月的好事迟迟没来,她就独自去了妇科医院,今天检查结果出来了,她的肚子里有了马大刚的孩子。

    现在的钱娟已经死心塌地地跟定了马大刚,那么,这个孩子是不是应该生下来?但是,钱娟却一直没对马大刚说,她想先保守这个秘密,在适当的时机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马大刚得知钱娟的父母要来水城,竟然高兴得不得了,说:“来,来吧,我让他们好好在水城享受几天。”

    听到这话,钱娟喜上心头是自然的事,当初父母是那么反对她只一人来水城,担心她这儿,担心她那儿,好像她去了水城就是掉进了危机四伏的老虎坑。但是现在,钱娟不但没有掉进老虎坑,还衣食无忧,过着奢侈的生活。坦白地说,这个时候的钱娟已经忘记了她因为参与谋杀王东宾而带来的恐惧感,过着悠闲自在的子了。

    正像马大刚说得那样,钱娟的父母在水城得到了款待,住在高级酒店,吃着山珍海味,玩遍了水城的名胜古迹,临走时,马大刚还给了他们十万块钱。当然,马大刚会收敛起那些匪气与霸气,就像一个温文尔雅的商人。

    ***********************

    第十章内容预告

    窦难开 敢向谁哭诉衷肠

    兴师问罪 嫌疑人逃之夭夭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