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峰回路转(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一节 水落石出

    “若明,你究竟犯了什么事啊?”吴妻接过吴若明手中的包,扑到他的上,泪流满面地说,“你知道吗?现在,咱们家外面全是警察啊。”

    外面全是警察?这并不出乎吴若明的意外,他心力交瘁地看了眼紧锁的房门,抓耳挠腮地踱着步子,没说话。

    “这么多天了你跑哪儿了?你告诉我,你究竟犯了什么事啊?”吴妻不依不饶地说。

    究竟犯了什么事?只有吴若明自己知道,但是,他并不准备告诉妻子,这是因为,如果他对妻子说了实话,妻子也不会原谅他。

    “你就别问了。”吴若明一股坐在沙发里,说,“家里况怎么样?”

    “怎么样?你说能怎么样?公安局的来家里好几趟了,现在门外全是警察啊。 ”吴妻将吴若明的包扔到上,气急败坏地说,“吴若明,你不敢告诉我你犯了什么事,就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你说,你究竟犯了什么事?”

    吴若明听到这里,连忙起一把抱住了妻子,语气温存地说:“别闹了,将来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你就放心吧,我没做对不起你的。我问你,公安局的都说了些什么?”

    “没有,什么也没有说,只问你去哪儿了。”吴妻有气无力地说。

    “你怎么说的?”吴若明问。

    “我怎么说,我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你去哪里了啊。”吴妻说。

    “你没说我要投案自首吗?”吴若明又问。

    “说了,我给警察说了。”吴妻说。

    “他们怎么说?”吴若明关切地问。

    “他们说,这是你最明智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出路。”吴妻说。

    两个正说着,门外已经站满了荷枪实弹的警察,陈光海与朱所长把持着门口的左右。

    “朱所长,敲门吧。”陈光海将子弹推上了膛,说。

    朱所长点点头,走到门前,抬手敲响了房门。

    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吴若明和妻子无不大惊失色,他们马上意识到,警察就要动手了。

    “怎么办?”吴妻紧紧地抓着吴若明的手,胆战心惊地问。

    吴若明走到门口,听了听门外的动静,说:“是公安局的吗?”

    “是,快开门吧,吴若明,你已经被包围了。”门外的朱所长大声喊道。

    “警察同志,我有罪,我有罪啊。”吴若明趴在房门上,有气无力地说,“我是回来投案自首的。”

    “好,这是你唯一的选择,那你就开门吧。”陈光海拍了两下房门,说。

    吴若明听罢,定了定神,然后示意妻子开门。吴妻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开了门。马上,陈光海与朱所长等一拥而进,将吴若明按倒在地。

    “我是回来投案自首的,我是回来投案自首的。”趴在地上的吴若明拼命挣扎着,哭喊道。

    陈光海弯下去,给吴若明戴上了手铐,说:“叫什么叫,有事到派出所再说吧。”

    吴若明就这么束手就擒,被带进了城关派出所的审讯室,此时他的已经魂飞魄散,六神无主了。

    “吴若明,你不是要投案自首吗?”陈光海展开审讯案卷,抬眼看了吴若明一下,冷若冰霜地说。

    “是,我是回来投案自首的。”吴若明声音颤抖地说。

    “投案自首就是为了有立功的表现,争取宽大处理吧?那好,吴若明,你就说吧。”朱所长双眼直吴若明,说。

    “我有罪啊。”吴若明顿时哭出声来,说。

    陈光海一拍桌子,厉声道:“有什么问题直接说!”

    “你们能宽大我吗?”吴若明擦把泪,说。

    “这里不是你讲条件的地方,坦白交代是你唯一的出路。”朱所长说。

    “我利用职权,在我们医院定做护士服和其他服装的时候,拿了一万元回扣,结账的时候,还多开了一万元的发票报销了。我本来以为没事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了。”吴若明抬起戴着手铐的手,拼命地击打着脑袋,说,“我后悔啊,我赌博上了瘾,输了钱,才走上了这条路。”

    吴若明说的是实话,自从他打麻将上了瘾,就输了个一塌糊涂,血本无归,借了别人的钱也还不上了,就想出了这个下策。 所以,当刚才妻子问他犯了什么事的时候,他也不敢对妻子说出实

    “吴若明,你要老实交代。”陈光海努力掩盖着内心失望,说,“你不要耍花招,你明白吗?”

    “警官,我是老实交代的,我是老实交代的。”吴若明声泪俱下地说。

    “好,吴若明,你能把自己的问题主动说出来,说明你有悔改的表现,我们会记录在案的。现在我问你,这批护士服都发放到什么范围?”陈光海与朱所长交换了个眼色,继续问道。

    “我想想。有急诊科、心内科,还有肿瘤科,其他科室也有个别人的护士服旧了,打报告领的。”吴若明说。

    “就是这些吗?”朱所长问。

    吴若明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想,说,“噢,还有凤凰医院,他们原想与我们合作,我们在那里开设第二门诊,曾先期领走了五十件护士服,后来合作没有成功,他们也没有归还。”

    “你没送给其他人吗?”陈光海追问道

    “没有,这种服装平时谁穿啊?送人也没人要啊。”吴若明说。

    吴若明的逃跑之谜由此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但是,他与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没有任何关系。陈光海有几分失望是自然的,不过,吴若明说清楚了这批护士服的发放范围,这是唯一的收获。

    第二节 夜以继

    接到参加案分析汇总会的通知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这时的刘子芳正在回家的路上。 一天下来,刘子芳已经筋疲力尽,尽管心里有侦破入室抢劫案的喜悦,她还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刘子芳调转车头,向清泉区公安分局赶去,进了会议室,参加会议的相关人员已经全部到齐了。干警围坐在圆桌前,只有苗长安右手的位置是空的,苗长安抬手示意,让刘子芳在他的边坐下来。

    “刘所长,今天你是功臣,大家都把这个位置留给了你。”苗长安笑着说。

    刘子芳双手抱拳,笑道:“我破了个小案,这是大家在鼓励我。”

    “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长话短说,把今天的况汇总一下。”苗长安喝口水,说。

    “好,郑树伟,你先说吧。”余中跃抬头看着郑树伟,说。

    “我从门把手,方向盘,车里提取了十多个指纹,经过筛选,留下五个有价值的完整指纹,我们正在对指纹库的指纹进行对照,看看会有什么发现。”郑树伟打开案卷,说,“另外,还在车里搜集到了一根头发,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否与犯罪嫌疑人有关。车掉进了沟里,已经严重损坏,而车没有起火,车里也没有任何有人受伤的痕迹,这说明车子不是连人带车一起掉进沟里的,而是停车熄火后才被人推进沟里的。”

    “好,刘所长,你说一下你那边的况吧。”苗长安说。

    “这起入室抢劫案属于知人作案,作案手段原始而简单,我们顺藤摸瓜就抓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刘子芳不屑一顾地说,“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区检察院正式批捕,押往了市看守所。”

    刘子芳的话音刚落,苗长安的手机就响了,他迅速按下了接听键。

    “苗局吗?我是陈光海,吴若明已经被我们抓获,他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实,可是,他与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无关。”电话里的陈光海汇报说。

    “好,不管与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有关没关,这都是个好消息,你辛苦了,原地早休息吧,等候下一步工作安排。”苗长安说完,扣掉了电话。

    “苗局,又有好消息了?”陶玉佳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说。

    “对,今天可谓战果辉煌啊,刘子芳破了入室抢劫案,人赃俱获,大获全胜。陈光海已经将吴若明抓获归案,而你们这个枪杀案也有了一定的进展,看来大家还是舍不得我这个局长就此下台啊。”苗长安喜上眉梢,说。

    “苗局是在变相地批评我们吧。”余中跃哈哈一笑,说。

    “就是。”陶玉佳帮腔道。

    “枪杀案还有其他什么线索没有?”苗长安问。

    “没有。”陶玉佳回答。

    “枪呢?杀手用的枪呢?也在这上面动动脑筋。”苗长安提示道。

    “是,苗局。”陶玉佳说。

    “好,同志们,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余中跃,你还有什么意见?”苗长安说。

    “苗局,我有个建议。”余中跃说。

    “说。”苗长安说。

    “陈光海抓住了吴若明,我们就掌握了护士服的发放况,我建议,明天派郑树伟去增援陈光海,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所有领取这种护士服的人。”余中跃目光如炬,说。

    “好!我同意。”苗长安说。

    ***********************

    第十章内容预告

    窦难开 敢向谁哭诉衷肠

    兴师问罪 嫌疑人逃之夭夭

    ***********************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