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箭在弦上(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杨军刚刚有了一把手枪,尽管是孙照同替换下来的,仍然不释手,他犹豫着看了眼马大刚,“马哥,你……”

    “从现在开始,都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马大刚神色严峻,说,“杀人,常勇是最后一个了。”

    听了马大刚的话,孙照同马上明白了马大刚的用意,将无声手枪交给了马大刚,说:“马哥,我明白了,我们都歇着,让公安局的去忙。”

    “好。你们就好吃,好喝,好睡。”马大刚接过三人递过来的枪,锁进了保险柜里,说,“刀枪入库,放马南山,明白吗?”

    “明白。”三人齐声应道。

    第三节 刻不容缓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清泉区公安分局会议室依然是灯火通明,烟雾腾腾,苗长安连夜主持了湖泉胡同枪杀案的案分析会。

    毫无疑问,无论是苗长安,还是余中跃,以及陈光海等所有的参战干警,心都是那么郁闷而焦虑,他们知道,事已经发展到刻不容缓的地步了。如果这起大案仍然像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那样进展缓慢,后果是严重的,市局领导不会答应,水城市几百万市民更不会答应,有人引咎辞职是必然有结果。

    那么,苗长安还能稳坐钓鱼船吗?当然不能,他如坐针毡是正常的事。但是现在,面对绪低落的干警,他又必须抬起头来,勇敢地面对这场空前未有的挑战。

    刘子芳是在会议即将开始的时候匆匆赶到的,苗长安久久地注视着她,半晌没有说话。他觉得,曹毅在这时候将刘子芳派回来,就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甚至是一种不信任。

    “刘所长,这么快就回来了,快坐。”余中跃给刘子芳搬过了一把椅子,说,“曹局有什么新指示?”

    “指示?我想,曹局已经给苗局打过电话了吧?”刘子芳坐下来,说。

    “曹局的指示?曹局的指示就是一个月内破不了案,就撤职。”陈光海有些不满地说,“无论是东山派出所的纵火爆炸案,还是刚刚发生的湖泉胡同枪杀案,都是大案要案,这种案子不是突发案件,是犯罪分子在精心策划后才实施的,不会轻易留下蛛丝马迹,说几天破就能几天破?”

    “住嘴!”苗长安将手中的茶杯咣的声放在桌子上,说,“这不是发牢的会议,先汇报案吧。 ”

    陈光海听罢,连忙打开了案卷,进行了汇报:“死者中两枪,枪枪击中要害,在死者的上,我们找到了他的份证和名片,现在死者的份和职业已经确定,此人叫常勇,为正发家电商场经理,也就是在昨天晚上,这家商场发生了入室抢劫案,劫匪抢走了价值几十万元的家电产品,并抬走了保险柜。”

    “入室抢劫案调查得怎么样了?”苗长安面无表地说。

    “入室抢劫案我们已经进行了多次走访,劫匪搬运家电的时候,有目击者,我们也找到了这个目击者,他说,劫匪一共三人,搬运货物的一高一矮,另一个显然是司机,他没有下车,所以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目。另据失主常勇生前说,正发家电商场保险柜里只有几万元现金,,所以主要的损失是货物,达几十万元。他还说,一年前,正发家电商场一名职工因为偷了商场里的一台DVD机,被他开除了。我们走访了全市几家家电批发市场和商场,均没有人推销家电。”叶玉清说。

    “祸不单行啊。”陈光海小声说。

    “两起大案,都与常勇有关,而且他都是受害人,一起让他破了财,一起让他送了命,大家想一下,这两起案是偶然碰到一起的,还是有预谋的连环案?”尽管在案现场,叶玉清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就马上火气冲天的苗长安堵了回去,现在,叶玉清还是执意提示道。

    “我认为,现在还不是分析判断这两起案子是否并案的时候,因为我们掌握的证据甚少。”余中跃环视着大家,说。

    “我同意。”陶玉佳赞同道。

    “我也同意。”陈光海说。

    “好,现在,我说一下分工,东山派出所纵火案不但不能停,还要加大力度,这一组由陈光海负责,必须尽快找到吴州兴国医院的吴若明,他既然要逃跑,肯定里面有不可告人东西,好人是不怕警察的,或许吴若明是个突破口;刘子芳负责正发家电商场的入室抢劫案,我感觉,被抢货物已经出了本市,从案件发生的过程来看,他们敢在闹市区,繁华的街道上作案,说明他们了解内,熟悉现场,定是知人作案;这起枪杀案由余中跃负责,首先要找出为什么杀人,也就是作案的动机,迅速排查出常勇的仇人,这包括生意上的以及感上的。 三起案子,我总负责,各组开展工作肯定会有交叉点,要相互配合,各组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我汇报。”苗长安说。

    “从现在起,陈光海负责追查吴若明,陶玉佳靠到湖泉胡同枪杀案上,你明天一早就去常勇家,向他的妻子了况。 ”余中跃说。

    “明白!”陈光海与陶玉佳答应道。

    “刘所长,你有什么意见?”余中跃将目光投向刘子芳,说。

    “没有,我刚刚回来,况还了解得很少。”刘子芳说。

    “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刚才曹局给我打来电话,这三起案子限我一个月内破案,否则,就撤我的职。”最后,苗长安抬手整理了下肩上的警衔,说,“你们是怎么想的?”

    陶玉佳伸了下舌头,说:“还真撒啊?”

    “不至于吧?”陈光海说。

    “曹局可是说到做到。”郑树伟说。

    “是啊,大家知道,我干到分局局长这位置上是多么不容易,我非常珍惜,舍不得它啊。所以,我也希望你们替我珍惜,谢谢了!”苗长安淡然一笑,说。

    “请苗局放心,我们不会眼看你被撤职下台的。”陈光海握紧了拳头,说,“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苗局,撤了您,我们也自动下岗。”郑树伟说。

    “就是,我们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局长去?”陶玉佳起给苗长安倒上水,说,“放心吧,苗局。”

    苗长安听到这里,眼睛有些湿润了,双手抱拳,说:“好,我拜托大家了。 ”

    第四节 快马加鞭

    常勇的妻子谷虹一夜没睡,她已经没有了眼泪,没有了思维,只是静静地呆坐在常勇的遗像前,像一只失去控制的木偶。所以,当陶玉佳一早敲响房门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丝毫反应。

    门是前来帮忙的亲戚开的,当着警服的陶玉佳与郑树伟跨入房门的一瞬间,谷虹像是如梦方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嘶力竭地哭喊道:“常勇死得惨啊,政府给我做主啊。”

    “大嫂,你要冷静,啊?”陶玉佳连忙将谷虹从地上拉起来,说。

    “常勇死得惨啊……”谷虹注视着常勇的遗像,说,“他死不瞑目啊……”

    陶玉佳扶着谷虹在椅子上坐下来,说:“大嫂,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清泉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刑警郑树伟,我叫陶玉佳,你要有什么况就给我们说说吧。 ”

    况?当陶玉佳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谷虹脑海里首先闪出的就是马大刚的影子。常勇生前给她说了许多关于马大刚的事,甚至将在东山派出所发生纵火爆炸案时在门口看到马大刚的手下许建秋的事也告诉了她。常勇想告马大刚,并把希望寄托在刘子芳的上,但是,他还没有见到刘子芳,就被人枪杀了。谷虹甚至认为,常勇就是马大刚杀的,这是因为,常勇老实巴交,从不招惹是非,唯一得罪的人就是马大刚,而且,还是被无奈的结果。那么,她能把这一切告诉警方吗?不,不能啊,马大刚不能得罪啊,常勇就是个例子。谷虹这么想着,就一言不发,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陶玉佳与郑树伟。

    见谷虹久久不语,陶玉佳就启发她说:“大嫂,常勇在生意上与人有没有过结,比方说,他欠了别人的钱,别人欠了他的钱等。”

    欠钱?马大刚欠常勇的钱,常勇想要,就引来了杀之祸。常妻犹豫了片刻,摇头否认了。

    “你们的感怎么样?”见谷虹不吭声,陶玉佳又问道

    “我和常勇是中学同学,感一直很好。”谷虹哽咽着说。

    “这几天,常勇有没有异常表现?”陶玉佳问。

    “没有,正常的,商场被抢劫后,我心里特别不好受,他还劝我说,破财免灾,说不定会因祸得福,谁想到,他把命也搭上了。”谷虹绝望地说。

    显然,对常勇之妻谷虹的走访并没有让陶玉佳他们掌握到有价值的线索,他们有些失望。但是,就在他们走出常勇家门的时候,市局110指挥中心打来了通报电话,经过多方调查,昨天晚上报案的人找到了,让他们速去调查取证。

    ***********************

    第九章内容预告

    致命邂逅 露显出冰山一角

    晴天霹雳 怒对峙剑拔弩张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