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雪上加霜(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干完后,马上回来,我在这里等你们。”马大刚站在楼梯口,说。

    来到门口,杨军到地下车库开出了那辆白色桑塔纳,,紧靠路边停下,孙照同与许建秋跳进车里,一前一后地坐了下来。

    “走!”孙照同命令道。

    于是,杨军驾驶着白色桑塔纳向目的地开去。经过了几个路口,车子一路前行,最终拐进了湖泉胡同。

    “停,就这儿。”许建秋突然说。

    杨军将车子紧靠墙角停下来,熄了火,说:“没错吧?”

    此时的许建秋已经凶相毕露,向车窗外观望着说:“绝对错不了,我来到这里踩点踩了三趟了,常勇的家在前面的路口往东一拐就是,他由商场回家,如果走近路,这是他的必由之路。”

    “要是常勇不走近路呢?”杨军担心地说。

    “常勇现在已经揭不开锅了,对他来说,能省一分是一分,走大道,要多走几个红绿灯,费油啊,这个近路他不走才怪。”许建秋自信地说。

    “常勇新买了一辆旧面包车,是吧?”孙照同问。

    “是的,车牌号我也看好了。”许建秋说。

    孙照同将无声手枪上了樘,看了看手表,说:“好,你们坐得矮一点儿,有人过来,就低下头,不准出声。咱们耐心等待吧。”

    “快了,我估计常勇这小子在锁商店的门呢。”许建秋说。

    “不,他在开启天堂之门。”孙照同的嘴角挂着几丝冷笑,说。

    实际上,这个时候的常勇什么门也没锁,也没开,正坐在商店大厅里等待接受东山派出所副所长叶玉清的询问,而那个在案发的晚上碰巧路过的老头主动找上门来,向叶玉清提供了自己看到的况。

    “当时吧,我在马路上散步,看到两个人在往车上搬家电,就觉得好奇,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往外拉货。可是,我一听他们的对话,好像正常的卖买,我就走了。”老头努力地回忆着当时的景,说。

    “那两个人长得什么样你看清了吗?”叶玉清边记录边问。

    “没有,当时光线暗的,有一个高个,一个矮个,还有个司机,爬在方向盘上睡觉,就更看不到什么模样了。”老头揉了下眼睛,说。

    叶玉清问完了这个目击者,又向常勇及门卫小王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就准备告辞了。

    “叶副所长,刘所长开会回来了吗?”常勇将叶玉清送到门口,小心翼翼地问。

    已经走到警车前的叶玉清停下步子,转问道:“明天吧,你找刘所长有事吗?”

    “我想……”常勇看了下四周,只说了半句。

    “什么事?给我说一样。”叶玉清将打开的车门又关上了,说。

    给叶玉清说一样吗?在常勇的眼里,只有刘子芳是值得信任的,所以,他绝不会将东山派出所发生引火纵火爆炸案进看到的一切告诉任何人,包括眼前这个叶玉清。好在刘子芳明天就要开会回来了,常勇在心里决定,报案的事不能再拖了,明天一定到东山派出所找到刘子芳,然后将自己掌握的况向她全盘托出。

    “没事,没事,叶副所长,我只是随便问问。”想到这里,常勇满意脸堆笑,说。

    从警这么多年来,叶玉清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常勇的神已经明确地告诉他,常勇有况要向刘子芳汇报。那么,会是什么况呢?常勇为什么又不相信自己呢?

    “你肯定有事,不相信我,是吗?”叶玉清坐进车里,启动了车子,然后指着警帽上的国徽,说,“但是,你要相信她。”

    “没有,真的。”常勇拼命地摇着头,说。

    “好啊,你不说也行,明天刘所长就回来了,我让她主动找你吧。”叶玉清说。

    “谢谢您了,叶副所长。”常勇连忙说。

    常勇的回话证实了叶玉清的判断,他从车窗里伸出头来,说:“刘所长回来后,我就让她找你。 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常勇,如果况紧急,你必须在第一时间向警方提供况,否则,很可能会贻误战机,或者带来更大的损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常勇虽然胆小怕事,但是,智商绝对不低,叶玉清的话他肯定明白。如果这时候,常勇能拦下叶玉清的车子,向他及时提供线索,或许马大刚杀人灭口的谋就胎死腹中了。即使,常勇最终没有躲过这场罪恶的谋杀,起码,马大刚及其团伙就会暴露在警方面前,为侦破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打开突破口。可是,常勇已经被马大刚的威吓破了胆,已经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了。因此,事的最终结局就按照马大刚设计的方向前进了。 现在,孙照同他们正在等着他的出现,一起新的命案的发生已经不可逆转,进入了倒计时。

    全然不知死神已经降临的常勇准备回家了,他想,今晚睡个好觉,明天就可以见到刘子芳了,马大刚的末已经为期不远。

    “常总,你等等。”常勇拿起提包,刚走到商店门口,门卫小王就叫住了他。

    “怎么,你有事?”常勇回过来,看着小王,说。

    “常总,我有些害怕,我不想干了。”小王胆战心惊地说。

    常勇走到小王的跟前,安慰他说:“这时候让我到哪找人去?放心吧,今晚不会再来人了,东西都搬走了,请都请不来了。”

    常勇说完,就驾驶着面包车消失在夜幕里。

    然而,最先出现在白色桑塔纳面前的不是常勇,而是一个醉酒的骑车人,他显然喝得很尽兴,或者是余兴未消,他兴奋地唱着歌,一路骑来,然后就不知不觉地撞在了白色桑塔纳车上。

    伴随着砰的一声响,车子蓦地一阵晃动,车内的孙照同与许建秋及杨军心里一惊。怎么回事儿?许建秋下车看个究竟,却被孙照同一把拦住了。

    “别动!”孙照同压低了嗓音,说。

    挣扎了老半天,醉酒人才从地上爬起来,抬眼看着白色桑塔纳,气不打一处来,他恶狠狠地踢了桑塔纳车尾一脚,说:“让你不长眼!让你挡老子的路!”

    车内的孙照同他们大气不敢喘,斜眼注视着车外的醉酒人。

    醉酒人打个响亮的酒嗝,解下腰带,一串钥匙掉到地上,他浑然不觉,冲桑塔纳车牌痛快淋漓地撒了泡尿,然后就骑上车子,东倒西歪地走了。

    看着醉酒人远去,孙照同他们放下了手中的枪,然后,目视远方,静静地等待着常勇的到来。

    几分钟过后,常勇的面包车终于出现在这个湖泉胡同口,这时,他的手机蓦地响了,他拿起一看,是妻子谷虹打来的。

    “常勇啊,你怎么还不回家?我都不放心了。”电话里的谷虹焦急地说。

    “东山派出所的叶副所长来调查抢劫案,我走不了啊。”常勇右打方向,面包车拐进了湖泉胡同,“老婆啊,我马上就到家了,好了,没什么可怕的,人家抢的是东西,不是我,放心吧。”

    “来了,常勇来了。 ”杨军首先看到了常勇迎面开过来的面包车,小声说。

    “看清了,是他一个人吗?”孙照同顿时警惕起来,说。

    “没错,就他一个。”许建秋眯缝着眼,看了看,说。

    “好,准备吧。”孙照同说。

    于是,孙照同与许建秋迅速戴上面罩,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常勇开过来的面包车。

    由于谷虹的催促,常勇加快了车速,很快就来到白色桑塔纳车前。这条湖泉胡同太狭窄了,两辆轿车还可以勉强并行,常勇的面包车就过不去了。他不愿地停下了车,摇下了车玻璃,又没好气地按了下喇叭。此时此刻,他绝对不会想到,正是这声喇叭吹向了他走向死亡的号角。说时迟,那时快,孙照同与许建秋不顾一切地跳下车来,持枪直奔面包车而去。 车内的常勇见状,立时大惊失色,想跳车而逃,但是,孙照同与许建秋已经堵在了车门前。

    “救……”常勇的救命声只喊出了一个字,孙照同就扣动了扳机,常勇头部与部各中一弹,他动都没动一下,就倒下了。枪声并没有划破水城宁静的夜空,咔,咔,两声轻微的响声过后,常勇就在无声手枪的枪口下告别了这个世界。

    “死了。”许建秋伸手扯住常勇的头发,将常勇低下的头拉起来,看了看,说。

    “走,快!”孙照同说。

    在孙照同的指挥下,许建秋收起枪支,跳上桑塔纳。这时,在车里守候的杨军已经发动了车子,他一踩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常勇就这么死了,临死前,他只留下了一个字:救。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能救他了,如果他不是那么优柔寡断,不是那么前怕狼,后怕虎,他就绝对不会死,甚至会为警方侦破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立下头功,受到政府的嘉奖。但是,这些如果都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他倒在血泊里,以及他那双充满恐惧与绝望的眼睛。

    那个醉酒人直到来到家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挂在腰带上的钥匙不见了,而当他敲响家门,让老婆开门的时候,老婆却死活不给他开。

    “你别回来了,抱着酒瓶子睡去吧。”老婆这样怒不可遏地对他说。

    醉酒人再醉也想不能抱着酒瓶子睡,他想回家睡,可是苦求了半天,老婆就是不开门。百般无奈中,他只好推着自行车沿着回家的路寻找丢失的钥匙。一路低头寻来,他终于在一片尿迹里看到自己的钥匙。

    “***,谁往我钥匙上撒尿?不像话!”醉酒有弯腰拾起钥匙,骂道。

    醉酒人拾起钥匙,装进衣兜里,正骑车走,却又一头扎到常勇的面包车上,然后咣的声摔倒在上。醉酒人想爬起来,双手撑地的时候,发现手按在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上。

    血!醉酒人一看,不大惊失色,抬头再看车里,血模糊的常勇出现在他的眼前。

    杀人了——杀人了——

    醉酒人终于醒了酒,丧魂落魄地大喊起来。

    ************************

    第八章内容预告

    刻不容缓 陷困境恶报频传

    守株待兔 布谜局暗藏杀机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