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雪上加霜(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那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得赶紧出去。”马大刚晃晃肩膀,说“我问你,这是人待的地方吗?”

    “好,你老实地在这儿待着,不要乱说乱动,我想办法。”田风霄走到门口,说。

    回到办公室,田风霄就开始为马大刚想办法,当然,这个办法不好想。刘子芳虽然将怎么处理马大刚的权力交给了他,但是,她从海龙市回来后绝不会不过问。如果他轻易地将马大刚放了,必将引起刘子芳更大的怀疑,他将难以自保。怎么办?究竟应该怎么办?就在田风霄绞尽脑汁却束手无策的时候,孙照同给他打来了电话,约他晚上喝酒。田风霄明白,孙照同这个时候请他喝酒,是无事不登三宝,一定是为了释放马大刚。

    晚上七点,田风霄准时出现在一家酒店的单间里,这时已经有孙照同与许建秋在等着他了。 田风霄落座后,孙照同根本不提高释放马大刚的事,好像请他来的目的就是喝酒。孙照同先是倒上酒,与田风霄连干了三个,然后就与他拉家常。

    “田哥,你折腾了半天,还是没能当上所长,我都想为你伤心落泪。”又是一轮酒过后,孙照同开始戳田风霄的痛处了。

    “你?你为我伤心落泪?”田风霄独自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下去,咂吧着嘴,说。

    “是啊,你不信吗?”孙照同皮笑不笑地说,“谁叫你是我哥们儿呢?”

    “少来这吧,猫哭老鼠啊你。 ”田风霄不屑一顾地说。

    “田哥,孙哥的话可是真心的,我作证。”许建秋又给田风霄倒满酒,说。

    田风霄拿起酒杯,放到嘴边又放下了,拍拍许建秋的肩膀,说:“许建秋,我告诉你啊,以后你什么都可以说,但是,千万别说什么我作证。就你?到哪儿去作证也没人敢信啊。哼,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吃哪腕饭的。”

    “好,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这不是给田哥添堵吗?”孙照同与田风霄碰了杯子,说,“其实啊,田哥也不得劲儿,是不是?来,喝!”

    “怎么不得劲儿?我怎么就不得劲了?所长、教导员,是一个级别,我还真不在意。”田风霄喝下了酒,说。

    “不在意?你真不在意?”孙照同似乎不相信,反问道。

    “是啊,怎么了?”田风霄说。

    “二把手,二把手说了就是不算啊。”孙照同有意刺激田风霄,说。

    田风霄一听,果然急了,说:“我什么事说了不算了?你说。”

    通过田风霄的职务提升的事让他着急上火,是孙照同与许建秋设事先计好的方案。然后,他们就会将话题引到释放马大刚上面来,如果田风霄不答应,他们就会说,田风霄有职无权,伤其自尊,最终促使田风霄铤而走险,达到他们的目的。

    “田哥,我问你,马哥什么时候能放出来啊?”孙照同酒杯高举,说。

    田风霄也举起酒杯,独自喝了半杯,说:“刘所长回水城市之前,我就放人。”

    “好,谢谢田哥了。”孙照同喜形于色地说,“马哥出来后,一定好好谢谢你。”

    “谢还是不谢,是你们的事。”田风霄喝下了剩下的半杯酒,说,“不过,孙照同,这次可要交点罚款,要不说不过去,刘所长回来后,我也没法向她交代。”

    “罚款?”孙照同一愣,说,“交多少?”

    田风霄伸出五个手指,说:“五万吧。”

    “五万?看见了吧,二把手,就是二把手啊。”孙照同讽刺道。

    田风霄急了,站起来要走,说:“好,你去找一把手刘子芳吧,这事儿我就不管了。 ”

    “田哥,别当真嘛,我不过是给你开个玩笑。五万就五万,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孙照同连忙一把拉住田风霄,说“来,喝酒。”

    “孙照同,还有你,许建秋,你们要收敛一些,刘子芳这次去参加全省社会治安工作现场会,回来后还不知要出什么高招。另外,你们这个天天娱乐总会也不断有人举报,要好自为之啊。我实施对你说,那天晚上,刘子芳带人去清查天天娱乐总会,就是接到举报信之后才决定的。”田风霄说。

    “刘子芳?一个臭娘儿们能有什么高招?再说了,我们不一直在收敛吗?”孙照同说。

    “就是,我们可是给足刘子芳面子了。”许建秋扔下筷子,说。

    “那就好,免得谁也保不了你们。”田风霄满脸通红地说,“我问你,东山派出所纵火爆炸案是不是与你们有关?现在区公安分局正在抓紧破案,市局领导也很重视,我听说,他们已经掌握几条重要的线索,我觉得离真相大白不远了。”

    孙照同和许建秋一听这话,心里不由得一惊,相互看了一眼,才渐渐镇静下来。

    “田哥,我们做什么,不做什么,心里都有数。我向你说句实话,那起案子绝对与我们无关,请孙哥放心,我们知道这种案子的分量。”孙照同将一条鸡腿放到田风霄的盘子里,信誓旦旦地说。

    “田哥,真不是我们干的,这事儿我作证。”许建秋一拍脯,说。

    “什么?你又来作证?”田风霄恶狠狠地咬口鸡腿,说。

    “田哥,真的与我们无关。”许建秋强调说。

    “这就好,我量你们也没这个胆。”田风霄长叹一口气,说。

    这天晚上,田风霄终于喝成了酩酊大酒,当他由孙照同和许建秋搀扶着出了酒店的时候,还一时不适,吐了一口。

    “田哥,你没事吧?”许建秋给田风霄捶着后背,问。

    “没事,这点酒算什么,今天喝得急了点儿。 ”田风霄打了一个酒嗝,说,“你们都把心放到肚子里,明天你们把五万块钱交到所里,我就放人。别忘了,再写一份检查。”

    孙照同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将田风霄扶到车上,又将几条烟扔到他的怀里说:“好啊,田哥,一切都按你说的办。”

    第二天一早,孙照同与许建秋以及杨军就带着五万块钱以及一份检查来到了东山派出所,在田风霄的安排下,办理了相关手续,马大刚就走出了派出所。

    孙照同是开着马大刚的大奔驰来的,马大刚坐进车里,开了天窗,尽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马哥,您受苦了。”许建秋给马大刚递上一支烟,说,“他们没把您怎么样吧?”

    马大刚没说话,只是看车窗外一划而过的景物,心神恍惚,又若有所思。

    “马哥,您没事吧?晚上,我们哥几个给您接风洗尘。”见马大刚不吱声,许建秋又说。

    “这几天啊,我一直琢磨着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肯定有起因,你们猜,那天晚上刘子芳带人第一次来突袭检查的时候,我在天天娱乐总会门口看到谁了?”马大刚猛吸一口烟,说。

    “谁啊?马哥。”许建秋好奇地问道。

    马大刚将烟头扔到车窗外,说:“常勇。”

    “谁?常勇?”孙照同不由得松开了油门,问,“他来干什么?”

    “是,就是常勇。 ”马大刚后靠到坐椅上,目视前方,说,“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好像是专门来看闹的。你们说,常勇怎么知道刘子芳会在那个时候来啊?”

    “田风霄说,这次突袭检查是因为有人举报。”孙照同说。

    “有人举报?”马大刚浓眉紧蹙,问。

    “是,马哥,田风霄说,是有人举报。”孙照同重复道。

    “既然有人举报,那我就敢断定是常勇这小子干的。”马大刚的眸子里闪现着仇恨的光芒,说。

    “马哥,你说一句话,我去宰了他。”杨军咬牙切齿地说。

    “马哥,我突然想起来了,火烧东山派出所的那天晚上,我在东山派出所门口好像也看见常勇了。”许建秋用手指点了下自己的脑门儿,说,“常勇当时戴着眼镜帽子还有口罩,不过,他走的样子,还有眼镜后的那个眼神,对了,常勇长着一对招风耳,就是他!”

    马大刚听罢,顿时一惊,说:“你看见常勇了?那么,常勇看到你了没有?”

    “好像看见了。对,就是看见了,他还盯着我的车看了好长时间呢。”许建秋犹豫了一会儿,说,“马哥,常勇不是说要到东山派出所告你吗?他是不是去告状,正好碰到我们了?”

    “马哥,田风霄昨天晚上还说,刑侦大队的人已经掌握了几条重要线索,他们会不会顺藤摸瓜……”孙照同心惊跳地说。

    “这事儿非同小可,不行,得给常勇这小子点颜色看看,堵住他的嘴。”马大刚将手指按得叭叭响,说。

    “马哥,这样不行,嘴是堵不住的,还是把他做掉吧。”杨军杀气腾腾地说。

    “对,马哥,你安排吧。”许建秋说。

    “孙照同,你的意见呢?”马大刚转对孙照同说。

    “常勇这小子迟早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他是我们的灾星。”孙照同想了想,说,“必须干掉他,而且,要行动就得尽快。”

    ************************

    第八章内容预告

    刻不容缓 陷困境恶报频传

    守株待兔 布谜局暗藏杀机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