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雪上加霜(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在宋来平的这幢别墅里,二楼有两个朝阳的房间,一个是他的卧室,另一个是他的餐厅。章向河从车里取来了保温箱,开始做饭。他相中的胡宗贵,宋来平也会相中,这是章向河预料之中的事。所以,他的心就特别好,准备给宋来平做一顿西餐。三年前,章向河大学毕业后,一时没找到工作,就临时到一家西餐店打工,他在端盘子洗衣碗之余,向一位师傅学艺,学会了几种西餐的做法,而他最拿手的是西餐牛排,也就是半生不熟的那种。现在,章向河准备在宋来平面前露一手了。

    “宋总,来,您尝尝。”章向河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终于将牛排端到了餐桌上,还开了一瓶洋酒。

    对于宋来平来说,名吃名酒都品尝过了,他现在最喜欢吃的是农家菜,而且,宋来平一向对西餐洋酒不感兴趣,无论什么场合,他都是敬而远之。

    “洋菜,洋酒,小章,你这是让我开洋荤啊。”宋来平说。

    “宋总,您山珍海味都吃腻了,我想让您换个口味尝尝。”章向河将洋酒倒进两只高脚杯里,说,“来,喝一杯。”

    宋来平和章向河一饮而尽,然后,章向河夹起一块牛排放在宋来平的盘子里。

    “行,这酒味还算纯正。”宋来平夹起牛排,放到嘴里,说,“就这牛排,半生不熟的,还淌着血水,有些不文明啊。”

    “宋总,这还是我有意熟透一点的呢。 ”章向河说。

    “野蛮,西方人吃东西就是野蛮,要么都浑长毛呢,返祖现象不是?”宋来平擦了把嘴角,说。

    章向河没再言语,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哎,小章,想什么呢?”宋来平用叉子敲敲桌子,说。

    “我在想那天中午大妈说的事儿。”章向河一愣,然后说。

    “什么事儿?你也想让我再找个媳妇?”宋来平扔下叉子,说。

    “是的,宋总,您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吧?”章向河说。

    “有你们,有福利院的孩子们,我怎么能叫一个人呢?”宋来平站起来,走到窗前,赌气似的说,“小章啊,我告诉你吧,女人我是再也不会找了。 ”

    “宋总,那个女人伤得你这么厉害吗?”章向河走到宋来平的后,小心翼翼地说。

    宋来平抱臂远望,说:“你知道,她当年为什么要带着只有四岁的孩子离开我吗?”

    “宋总,您从来没说过。”章向河说。

    “好,我今天就对你说说。”宋来平转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个杯底朝天,说。

    “宋总,您要是想起来伤心,就不要说了。”章向河劝说道。

    “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叫伤心了。 ”宋来平放下杯子,说。

    “好,我听。”章向河俯首听命似的说。

    “十几年前,我还在锅炉厂当工人,我养母还是一天到晚地拾垃圾,她本来就瞧不起我们这一家,最瞧不起的就是我的养母,后来,我出了事,被判了刑,她就跟我离了婚,带着孩子走了。”宋来平愤愤不平地说。

    “判刑?宋总,您为什么被判了刑?”章向河还是第一次听说宋来平被判过刑,就好奇地问。

    “为了我的养母。”宋来平心态平静下来,说。

    “是为了您的养母?”章向河重复道。

    “是啊。十多年前的一天,我的养母正在垃圾楼里拾垃圾,几个混蛋小子站在台子上往我养母上撒尿,养母想爬上来,又被他们推了下去,尿得我养母浑上下都湿透了。 ”宋来平两眼微红,回忆道,“那天,碰巧我从那里路过,听到我养母的呼救声,我跑过去一看,顿时怒不可遏,抄起一把铁锹向他们抡了过去……”

    章向河听到这里,气愤地说:“这种人该打。”

    “在打斗的过程中,我失了手,一铁锹将一个小子的头砍开了花,那小子马上昏死过去。送到医院以后,他的命保住了,却留下了终生残疾,永远不会开口讲话了。我就这样以故意伤害罪被判了五年徒刑。”宋来平继续说道。

    “您出来以后呢?”章向河关切地问。

    “我失去了工作,成了无业游民。”宋来平说。

    “不,宋总,我明白了,您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创业,取得了今天的成功,是吗?”章向河说。

    宋来平自嘲地笑了下,说:“应该这么说吧,天无绝人之路啊!”

    “宋总,我敬您,为了您的孝心,也为了您今天的成功。”章向河双手举杯,说。

    第三节 危在旦夕

    在东山派出所教导员田风霄看来,马大刚的案子应该有个了断了。刘子芳临去海龙市参加全省社会治安工作现场会时,将如何处置马大刚的权力交给了田风霄,他并没有马上处理,而是一拖再拖。 对田风霄来说,这是一个棘手案子。现在,刘子芳很快就要回来了,他必须赶在她回来之前处理完这个案子。

    正如刘子芳预料的那样,那天晚上,她率领东山派出所的干警对天天娱乐总会的第一次清查之所以失败,正是田风霄通风报信的结果。刘子芳让田风霄通知参战干警,他回到办公室里,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马大刚,让他尽快做好准备,刘子芳要率人前去清查。马大刚接到密报,迅速清场,刘子芳扑空就是理之中的事了。

    在马大刚看来,他将东山派出所教导员田风霄拉下水是他最为得意的一笔,三年前的那个天,马大刚通过一个朋友将田风霄请到了天天娱乐总会,好吃好喝侍候着,然后又是一条龙的**服务,就轻而易举地把田风霄拿下了。

    这个过程太简单了,简单得难以置信,无异于天方夜谭。想想看,一个派出所的教导员就这么成了黑恶势力的内线又有会相信?但是,不管人们信还是不信,现在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了。

    人们常说,人无完人,都有弱点。是的,在这个世界上,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只是有的人的弱点无关大局,有的人的弱点却是致命的,就像东山派出所教导员田风霄。与田风霄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有三大好,酒,女人,金钱。先说田风霄的酒,他的酒量惊人,一斤半斤的不在话下,所以,在酒桌上,他是最终活跃的一个。 人们都喜欢将自己的强项展示给大家,田风霄怎么会是个例外呢?他酒量大,总是有敬必应,然后还会主动出击,放倒几个成为他酒场上最大有快乐。时间长了,他就上瘾了,赶酒局演变为他最大的好。田风霄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酒后无德,喜欢耍酒疯,是个地地道道的酒色之徒。那么金钱呢?你能奢望一个酒色之徒在金钱面前无动于衷吗?

    有道是,苍蝇不叮无缝儿的蛋,马大刚也不会找一正气的人下手。田风霄成为马大刚的猎物,正是看中了田风霄致命的弱点。

    那天晚上,刘子芳背着田风霄,出其不意地对天天娱乐总会进行了第二次清查,却将如何处理马大刚的权力交给了他。 田风霄知道,这是她对自己的一次测试。他想获得好的成绩,就必须想出两全其美的对策。所以,在他将马大刚凉在置留室一天后,终于决定亲自提审马大刚了。

    与以往的审讯不同,田风霄先于被提审人到了审讯室,也就是说,在他正襟危坐之后,马大刚才被带了进来。

    马大刚一见田风霄就像溺水的人见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想表示一下亲却被田风霄严厉的目光制止了。

    “你回去吧。”田风霄头也不抬地对站在马大刚后的民警说,“我有一些需要保密的事单独问他。”

    这个民警有些不满,但又不得不听从田风霄的命令,瞪了马大刚一眼就离开了。

    “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田风霄起关好审讯室的门,说。

    “这点小事有什么?水城市的哪家娱乐中心不是这样,要是都按照要求规定营业,哪家不得关门?这个刘子芳是存心与我们过不去,她杀了个回马枪,你一点也不知道?我们没给东山派出所少办事吧?你们所里的那辆巡逻车是你出面让我们赞助的吧?我坐着这辆车来这里的时候就想,你们这些公安怎么都像喂不熟的狗?”马大刚受了两天的苦,现在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就连珠炮似的说。

    “放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田风霄一拍桌子,大喊道。

    “什么地方?东山派出所啊。”马大刚环视了一下整个审讯室,气焰嚣张地说。

    “你这不是全明白吗?配合一点好吧?除非你不想出去了。”田风霄说。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马大刚的口气软了下来,说:“田教导,快说吧,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等等吧。”田风霄面有难色地说,“你们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个个都是现行,都有影视资料,这次啊,你不出点血,恐怕……”

    ************************

    第八章内容预告

    刻不容缓 陷困境恶报频传

    守株待兔 布谜局暗藏杀机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