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雪上加霜(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常总,我对不起你啊!”末了,小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道。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常勇看看空空如也的商场,犹如万箭穿心,蓦地蹲在地上号啕大哭了。

    “常总,快报案吧。”小王从地上爬起来,拉起了常勇,声泪俱下地说。

    案肯定是要报的,但是,不是常勇报的,是小王报的。

    清泉区公安局刑侦大队与东山派出所的民警们在刚刚上班的时候,就接到了110指挥中心的指示:辖区内正发家电商场昨夜发生入室抢劫案,请速出警。

    案就是命令,于是,余中跃、田风霄、叶玉清等各路警察驾车相继赶到正发家电商场门口。 他们跳下警车,各司其职,有的勘察现场,有的在向小王和常勇了解况。

    “他们进来的时候大约是几点钟?”叶玉清一边记录,一边问。

    “我没看表,常总刚开车走了,他们就来了。”小王心有余悸地说。

    “我走的时候有八点来钟吧。”常勇有气无力地说。

    “准确吗?”叶玉清接着问。

    “准确。”常勇按了按突突直跳的脑门,说,“我喜欢听评书,我上车以后,就打开了收音机,评书节目是八点开播的,那时候节目刚刚开始。”

    第二节 回首往事

    来过水城的人都会知道,在它的南郊是连绵起伏的群山。 近几年来,在青山环抱之中,房地产开发商建起了一片片高档别墅,有造型繁复的欧式建筑,也有雕梁画栋的东方庭院。现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农民最大的追求是进城,而城里的有钱有势的人则想方设法地在农村置办地产。

    当然,作为水城市餐饮界的领头人宋来平也没能超凡脱俗,花巨资在这片别墅中购得了位置最好的一幢。这幢别墅是中式建筑,坐北朝南,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青翠的山峦,一条清澈的小河就在别墅的院门口流过。宋来平第一次来到这片别墅区,就相中了这幢。但是,有人来得比他还早,并预订了这幢独一无二的风水宝地,宋来平动用各方关系才将此幢别墅抢到手。 然后,他又花巨资进行了装修,去年年底,他就搬了进来,从此陶醉其中,乐不思蜀,城里的房子就再也没有住过。但是,宋来平每天都要进城上班,别墅却无人照看,院子里的草花疯长,他养的鸟还被山鹰叼走了数只。无奈之下,宋来平只好吩咐章向河雇一名工人,养花喂鸟,护理庭院。

    章向河接到宋来平的指示后,就四处寻找,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个叫胡宗贵的合适人选。今天是个星期天,宋来平没有进城上班。上午,章向河到胡宗贵的家里接上他,就驾车将胡宗贵拉到了宋来平的别墅。由于没有提前给宋来平打招呼,来到门口,章向河却没让胡宗贵下车,而是让其在车里等着,并告诫胡宗贵,没有他的许,不准下车。

    上面说过,宋来平对章向河十分赏识,也十分信任,为了让章向河进出别墅方便,宋来平还给了他一把大门的钥匙。现在,章向河对胡宗贵交代完了,就掏出钥匙,开了院门。

    此时的宋来平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见章向河开门进来,他扬了扬手,说:“小章啊,你怎么来了?”

    章向河关好院门,快步走到宋来平的跟前,和颜悦色地说:“宋总,您让我找的工人我已经找好了。”

    宋来平从藤椅里站起来,抬眼看着头顶上盛开的木槿花,说:“这么快?行,你向来办事是利利落落的,这一点我很欣赏。”

    “宋总,您不是一直这样要求我吗?我做得还不够好。 ”章向河谦虚道。

    宋来平随手摘下一支木槿花,放到鼻子上闻了闻,说:“不,你做得很好。”

    在宋来平的别墅楼前,有一排排鸟笼挂在屋檐下。熟悉宋来平的人都了解,他喜欢养鸟,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许多人给宋来平赠送礼物,将鸟当成了首选。因此,宋来平的这幢别墅里,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的鸟,从南方到北方,只要是知名的珍贵鸟种,他都有。

    “这个人叫胡宗贵,五十来岁,原来在水城市野生动物园喂鸟,前段时间动物园精兵简政,压缩人员,他下岗了。”章向河介绍说。

    宋来平听罢,向楼前的鸟笼走去,感慨地说:“下岗?现在啊,只有没根没底的人才会下岗啊。 看来,他也是个不幸的人啊。”

    “是啊,五十多岁了,把青地,献给了动物园,现在却下了岗,都这个岁数了,工作也不好找啊!”章向河紧紧地跟在宋来平的后,说,“宋总,您这么鸟,这下您的这些鸟就有人尽心喂养了。”

    “是啊,我现在就靠这些鸟们给我提精神了。”宋来平看着鸟笼,说,“这个老胡的家属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原来在环卫局工作,前年得了癌症去世了。”章向河说。

    “噢,这么说,像我一样,老胡是独一人了?”宋来平似乎在自言自语地说。

    “是的。”章向河说。

    “放鸟吧,放鸟吧。”这时,鸟笼里的一只鹦鹉看到了宋来平,便高兴地叫道。

    章向河知道,宋来平不仅喜欢养鸟,也喜欢放鸟,只要他来了兴致,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让章向河去鸟市买来一批鸟,然后放生。久而久之,鸟市上的鸟贩子都认识了章向河,而且章向河出手大方,很少讨价还价,因此,章向河就成了鸟市上最受欢迎的人,只要他的影一出现,他们就会争先恐后地涌过来,向他兜售。

    “放鸟?嘿嘿,我不着急,你倒着急了” 宋来平走到鹦鹉跟前,挑逗着它说,“告诉你,还不到时候,鸟也不是说放就放的,要看我的心如何,你明白吗?”

    鹦鹉的翅膀扑腾了几下,叫道:“明白。 ”

    “宋总,您看,鹦鹉现在也通人了。”章向河奉承道。

    “人与动物本来就是相通的,不幸的是,自从人类有了思想之后,就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了。”宋来平喟然长叹道,“我问你,你介绍的这个下岗工人可靠吗?”

    “您放心,绝对可靠,我们以前是邻居。”章向河说。

    “以前是邻居?具体什么时候?”宋来平问。

    “我小的时候,大概十几岁吧。”章向河想了想,回答道。

    “好,明天就让他过来吧。 ”宋来平说。

    “宋总,人我已经带来,就在院外的车里,没有您的许,我就没让他下车。”章向河说。

    “是吗?你相中的人,我绝对放心,快让进来吧。”宋来平看了眼院门,说,“人都是平等的,让人家待在车里这么久,不礼貌啊。”

    “好,我这就去叫他进来。”章向河说。

    不多会儿,章向河就将胡宗贵领进了院子,宋来平仔细地端详着胡宗贵,没有说话,而圈在铁栅栏里的藏獒却立时狂吠不止,如临大敌一般。

    “别叫了,这是我请来的客人。”宋来平冲藏獒厉声道。

    “宋总,这是胡宗贵。 ”章向河向宋来平介绍说。

    “您好,宋总,很高兴能为您做事。”胡宗贵走上前来,满脸堆笑,说。

    宋来平上下打量着胡宗贵,说:“老胡,不像五十多岁啊。”

    “宋总夸奖了,我今年五十又二了。”胡宗贵憨笑着说。

    “好,老胡啊,你是章向河相中的人,我也很满意,来,握个手吧。”宋来平说着,向胡宗贵伸出了右手。

    胡宗贵连忙握住宋来平伸过来的手,说:“谢谢宋总。”

    藏獒见此景,疯也似的扑在铁栅栏上,狂叫声顿时响彻云霄。

    “别叫了,老胡以后就成你的伙伴了。”宋来平说。

    “是,是。”胡宗贵听了宋来平的话,尴尬地笑了下,说。

    宋来平马上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连忙说:“对不起,老胡,你看我这话说得……”

    “没事,宋总,其实就是这么回事。您出去上班办事,不就剩我们俩了?”胡宗贵说。

    “老胡啊,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了,你住一楼靠正门的那个房间里。”章向河指着不远处,说。

    “我住哪儿都行。”胡宗贵说。

    “宋总住在二楼,宋总有事就叫你,没事你不能随便上去,知道吗?”章向河又向胡宗贵叮嘱道。

    “知道了。”胡宗贵说。

    “好,老胡,你先把院子打扫一下吧。”章向河说。

    胡宗贵说了声是,就到工具间摸起扫帚,扫起了院子。

    “不错,是个干活的人。”宋来平看着胡宗贵的一招一式,说,“小章啊,你的眼力不错。”

    “谢谢宋总夸奖。”章向河说。

    “走,陪我到楼上吃午饭吧。”宋来平说。

    “宋总,我今天来就没打算饿着肚子回去,我准备了几样好东西,放在车里,我去拿,您先上楼吧。”章向河说。

    ************************

    第八章内容预告

    刻不容缓 陷困境恶报频传

    守株待兔 布谜局暗藏杀机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