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初战告捷(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我在这破房子里住惯了,哪里也不去。过去老人们常说,有福不会享,跟没福的一个样。我不这么想,孩子们过得好就是福气,你们说是不是?”宋母摇着头说,“立昆,这媳妇啊你得帮来平找一个,你有眼力,大妈就相信你。”

    “大妈,像来平这样的大款追他的人不少啊,只要你做通来平的思想工作,儿媳妇马上就来了。”赵立昆说。

    宋来平似乎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语气哀怨地说:“那个女人伤透了我的心,我这样好。妈,你就别这个心了。”

    “我不心谁心?孩子再大,在妈面前就永远是孩子。”宋母争辩道,“不但我要心,立昆也得这个心。立昆,你答应不答应我?”

    “大妈,我答应你,我一定帮你给来平找个七仙女回来。 ”赵立昆笑嘻嘻地说。

    宋母一听,马上说:“七仙女咱不要,咱要就要个安安分分过子的。”

    “好,就要个安安分分过子的。”赵立昆赞同道。

    “哎,立昆,你们公安局里有没有合适的?”宋母说。

    “公安局里嘛,我也找找看。”赵立昆答应道。

    “立昆,到时候大妈要好好谢谢你,啊?”宋母高兴地说。

    第六节 真意切

    刘子芳明天就要去海龙市参加全省社会治安工作现场会了,水城市公安局由局长曹毅亲自带队,市局治安支队、各分局治安大队以及重点派出所都派出了代表,在下午的动员会上,曹毅要求所有与会代表要带着问题去学,边学边思考,我们应该怎么办?怎么把水城市建设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社会治安最好的城市。 他特别强调了开会纪律,任何人不得请假,不得在海龙走亲访友。李先锋的母亲就住在海龙市,在刘子芳的计划里,她是准备去看望一下婆母的。但是,曹毅局长宣布的会议纪律,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开完动员会,刘子芳便立即赶往了老所长黄天岗的家,她早就想去探望一下老所长的妻子了,由于工作太忙,一拖再拖。去海龙市开会来回又得五六天,她觉得,不能再拖了。

    黄天岗的妻子老杜两年前就退休在家了,自从丈夫黄天岗牺牲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整沉默不语,以泪洗面。黄天岗的老家在海边渔村,本来,黄天岗决定,在他退休后与老杜回老家安度晚年,去年还把三间旧房翻盖成了新房。但是,现在却成了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对于刘子芳的到来,老杜有些吃惊,也有些伤感,老黄已经牺牲了这么多天,可案子一直没破,凶手仍然逍遥法外,老杜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刘所长,谢谢你来看我。”提起丈夫黄天岗,老杜就不住泪水涟涟了,“可是啊,老黄死了这么些子了,凶手到现在也没抓到,前天我去给他扫墓,总觉得他在问我,凶手抓到了吗?”

    是啊,凶手抓到了吗?没有!刘子芳的心顿时低落下来。

    “老嫂子,凶手一定会抓到的。”良久,刘子芳紧紧地握着老杜的手,说,“这个案子复杂得很,区刑侦大队的同志们正在夜以继地工作,请您相信,凶手绝不会逍遥法外,必将绳之以法。”

    “是啊,我相信这一天会到来的,我心急了些。”老杜抹把泪,说。

    “老嫂子,您的心我能理解,刑侦大队的同志也会理解。家里有什么困难没有?有,你就说,我能解决的,我解决,我解决不了的,我找局里解决。”刘子芳说。

    “刘所长,我什么困难也没有,老黄活着的时候,就不许家里向组织上提困难,他走了,这个规矩也不能改。 老黄说过,东山派出所辖区的况复杂,三教九流,什么都有,你想想看,在水城市,哪个地方比东山还要难管理?你要多加小心啊。”老杜关心地说。

    “老嫂子,您放心,我敢来,就敢承担这个风险,东山地区应该有个晴朗的天空了。”刘子芳目光坚定地说。

    老犹豫了片刻,说:“刘所长啊,有句话,我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

    “老嫂子,您说吧,您别把我当外人。”刘子芳真诚地说。

    “老黄活着的时候,一直怀疑所里有人与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勾结在一起,成了他们的保护伞,可是,他又拿不准是谁,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现在,老黄不在了,这块心病也带走了,刘所长啊,你要你所防备啊。 ”老杜久久地望着刘子芳,说。

    无论什么职业都会出现败类,公安系统自然也不会例外。刘子芳知道,黄天岗一生严谨,对人诚实,没有蛛丝马迹,他是不会轻易怀疑别人的。在他与刘子芳交接工作时,也曾向她暗示过这个问题。那么,东山派出所里的这个败类究竟是谁?

    晚上回到家里,刘子芳仍然被这个问题缠绕着,驱之不去,所以,她就有些闷闷不乐,一幅愁肠百结的样子。

    女儿李晓莉发现了妈妈有心事,就亲地拉着刘子芳的手,说:“妈妈,您怎么不高兴?”

    是啊,刘子芳不高兴,因为她的心上好像有块石头压在上面。 那么,能告诉女儿她为什么不高兴吗?显然不能。

    “妈妈又要食言了,这个双休又不能陪你们出去玩了,明天一早,妈妈要去海龙市开会。”刘子芳摸摸女儿的脸,岔开了话题,说。

    “妈妈,您对我们食言已经不足为奇了。”一旁的李晓明说。

    “是啊,哥哥说得对,您改正错误是为了再犯错误。”李晓莉说。

    “妈妈果然不是个好学生。”李晓明帮腔说。

    “好啊,你们成了给妈妈开批斗会了。”刘子芳佯装生气地说。

    “妈妈,我能问个问题吗?”李晓莉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

    “这孩子,问吧,妈妈是有问必答。”刘子芳说。

    “我和哥哥是双胞胎,是吧?”李晓莉认真地问。

    “是啊,怎么了?晓莉,你怎么突然想起了问这个?”刘子芳说。

    “那我凭什么叫李晓明哥哥?”李晓莉不服气地看了眼李晓明,说。

    “他比你大啊?”刘子芳解释道。

    “大多少?”李晓莉问。

    “一个小时。”刘子芳说。

    “太不公平了,才大一个小时,我就得叫他哥哥。 ”李晓莉小嘴一撅,说。

    “大一分钟,我也是哥哥。”李晓明瞪了妹妹李晓莉一眼,说,“怎么,晓莉,你想当姐姐啊?”

    “妈妈,您怎么不早生下我啊?”李晓莉冲哥哥李晓明挤了挤鼻子,说。

    刘子芳听到这里,笑了笑,说:“这个就不是我说了算的了。”

    “您生的我们,您能说了不算吗?偏心眼儿。”李晓莉说。

    “还偏心眼儿呢,我倒是觉得妈妈偏向你。”李晓明不服气地说。

    刘子芳扯了下李晓明的耳朵,说:“这就对了,谁让你当哥哥来?”

    “妈妈,我明白了,还是当妹妹好啊!”李晓莉喜形于色地说。

    “那是,我平时什么都得让着你。”李晓明说。

    “是啊,晓明是有个哥哥样,妈妈心里有数。”刘子芳说。

    “妈妈,您到海龙开会,是不是要去看我啊?”李晓莉问。

    “局里有规定,这次会议期间不许走亲访友,妈妈不能违反纪律。”刘子芳为难地说。

    李晓莉跑到自己的房间,拿回一只漂亮的玩具狗,不容分说地塞到刘子芳手里,说:“妈妈,您无论如何也得给我带去。最喜欢狗了,现在老了不能养了,您就让她老人家把它当真狗养着吧。”

    刘子芳接过玩具狗,眼睛潮湿起来,说:“好,晓莉,我一定想办法给你送去。”

    “妈妈,您也代我问好,我放假就去看望她老人家。”李晓明说。

    “好,你们两个都是些孝顺的孩子啊。”刘子芳将两个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说,“好了,都十点多了,你们快去洗洗睡觉吧。”

    安顿两个孩子睡下,刘子芳也上了,却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睡。六年了,李先锋离开她已经六年了,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明天,她就要去海龙市了,李先锋年近七旬的老母亲就在居住在那个城市,她想看望一下老人,即是代表自己,也是代表李先锋啊。可是,曹毅局长明确规定,不私自准外出,不准探亲访友,让她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在头橱上,摆放着一册影集,那是她与李先锋结婚以来拍下的照片,在她孤独无奈或者绪忧伤的时候,她都会取下来,翻看着这些照片,仿佛李先锋又回到了她的边,给她以安慰与力量。现在,刘子芳下了,打开了灯,再次取下这本相册,一一翻阅着,而泪水也悄无声息地流下来。

    李晓莉躺下睡着了,却没有睡沉,妈妈房间里的灯光照在了她的脸上,她动了下,醒来了。妈妈怎么还没睡?李晓莉蹑手蹑脚地下了,走到妈妈的房间门口,她看到,妈妈已经泪流满面了。

    ***********************

    第七章内容预告

    祸不单行 彷徨中危在旦夕

    故伎重演 夜幕下杀人灭口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