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初战告捷(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邱剑新心存感激地看着潘东升,说:“潘总,这些我心里都明白,我一定不会让刘所长失望,也请您放心。”

    “好。邱剑新,有你这句话,刘所长也会满意的。我听刘所长说,你有驾驶证,货车能开吗?”潘东升问。

    “潘总,我学车时学的就是大货。”邱剑新马上说。

    “好。你就去运输部吧。”潘东升说。

    “谢谢潘总。”邱剑新和林静楠说。

    潘东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这事儿别谢我,要谢就谢刘所长。”

    刘子芳听罢,连忙说:“你们谁也不要谢,邱剑新,你能走出新的一步,从此开始新的生活,自食其力,报答社会,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感谢了。 ”

    “刘所长说得对。”潘东升说着,拿起电话打通了,“运输部庄部长吗?对,我是潘东升,我昨天给你说的那个安排工作的事,现在人已经来了。对,有大货的驾驶执照。好,我马上让他过去。”

    “放心吧,潘总。”电话里的庄部长说。

    “好了,你直接去找运输部的庄部长吧。运输部在后院一楼。”潘东升放下电话,对邱剑新说。

    邱剑新和林静楠谢过了刘子芳与潘东升,就高高兴兴地去运输部报到去了。

    “子芳,这是我们公司第一次没有通过公开招聘录用工作人员,你看你有多大的面子。”潘东升说。

    “老潘,是不是我也得谢谢你?”刘子芳问。

    潘东升连忙摆手,说:“不敢,不敢。子芳,这些子以来,我分析来分析去,总觉得东山派出所的那起案子是针对你的,想给你来个下马威,现在这些流氓团伙是狗胆包天,无恶不作,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总是放心不下啊。”

    “我会注意的,不过,我在刑侦大队里待了这么多年,这点小风浪没有什么。只是案子不破,老所长黄天岗死不瞑目啊。好了,我要走了,这几天太忙,一直也没能去看望一下老所长的妻子,我心里有愧啊。好了,我所里有好多事,我得走了。”刘子芳说。

    潘东升将刘子芳送到门口,说:“保重。”

    “老潘啊,你就放心吧。 ”刘子芳说。

    第五节 知恩图报

    在水城市腾达餐饮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宋来平的眼里,一年中,有两个子是最重要的,一是赵立昆母亲的忌,二是养母的生

    今天就是养母的生,宋来平在办公室主任章向河的陪同下,来到一家蛋糕店的门口。章向河将车缓缓地停下,迅速跳下车来,拉开右后门,以手遮挡着车门框。

    “宋总,您慢点儿。”章向河笑容满面地说。

    宋来平也微笑着下了车,抬头看着装饰颇有特色的蛋糕店。

    “宋总,这家蛋糕店是全市有名的,蛋糕师都是由澳门聘请来的。 生意好啊,不提前预订,就不一定能拿得到了。”章向河说。

    “是吗?生意这么好?”宋来平戴上礼帽,说。

    “是的,宋总。”章向河说。

    “这说明一个道理,行行出状元,不管干什么,只要你用心去做,就没有成不了气候的。你明白吗?”宋来平注视着蛋糕店进进出出的顾客,说。

    “明白了,宋总,我一定按您说的去做。”章向河心悦诚服地说。

    “好,章向河,我对你期望很大啊,你知道吗?”宋来平有期待的目光看着章向河,说。

    “宋总,我感觉得到。”章向河搀扶着宋来平,走进了蛋糕店,说,“谢谢宋总抬,我一定好好去做。 ”

    宋来平点点头,说:“我相信你。”

    两个人来到柜台前,在章向河的参谋下,宋来平选择了一只有寿桃图案的大蛋糕,然后,章向河就驾车向宋来平的养母处开去。

    屈指算来,大学毕业后,章向河已经跟随了宋来平三个年头,从办事员到办公室副主任,再到主任,可谓一年一个台阶。章向河思谋俱佳,办事严谨,深得宋来平赏识。作为宋来平的部下,章向河除了对宋来平的提携重用充满了感激之外,更对他的有有义而佩服得五体投地。

    “宋总,在我的内心里,我真的特别佩服您。”章向河边驾车边说。

    “此话怎讲?怎么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来?”宋来平问。

    “宋总,我知道,您的母亲不是您的亲生母亲,而是与您没有血缘关系的养母,可是……”章向河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宋来平知道章向河要说什么,就说:“可是什么?可是我对她老人家比对亲生母亲还孝顺,是吗?”

    “是的,宋总。”章向河说。

    “人们都说,母是最无私的,也是最高尚的。”宋来平沉思了一会儿,饱含真地说,“但是,在我看来,养母的更无私,更高尚啊。她与你没有血缘关系,一个是拾破烂儿的,一个是弃儿,而维持这种的根基正是她博大善良的怀,我每当想这些,就不住感慨万千啊。 ”

    “宋总,您对她老人家也尽心了。”章向河说。

    宋来平双手抱着蛋糕,说:“是啊,我是想报答她老人家,也算对我自己的安慰吧。”

    车子很快到了宋来平母亲家,章向河从宋来平手里拿过蛋糕,敲响了房门。

    不用问,宋母就知道是儿子宋来平回家了。自从宋来平的生意越干越大,他就忙得很少回家了。但是,她从来没有责怪他,她知道儿子走到这一步是多么不容易。刚才,送餐服务公司送来了一大桌菜,有海参,有鲍鱼,还有她叫不上名的山珍海味,她看着看着就哭了。宋来平是个孝顺的孩子啊,这是她的福气。

    现在,宋母开了门,宋来平忘地抱着母亲,说:“妈,我来了。 ”

    “来平啊,你怎么买这么大一个蛋糕?得花多少钱?”宋母看了眼章向河手中的蛋糕,心痛地说。

    “大?大妈,我们宋总还嫌小呢。”章向河乐呵呵地说。

    说话间,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宋来平抬眼看着墙上的挂钟,说:“立昆是怎么回事儿?也应该下班了。妈,要不就不等了,咱们先开始吧。”

    宋母摇摇头,说:“再等等,立昆不来,这个生我就过不踏实,这几年,他哪一年也没不来啊,你们两个自小就分不开脚丫子,他一定会来的。”

    “好,妈,你说等就等。要不我再给他打个电话?”宋来平问。

    “不打了,立昆肯定在路上呢。”宋母说。

    宋母的话音刚落,赵立昆就手持鲜花,敲响了房门。

    “看看,来了吧?”宋母喜滋滋地说。

    章向河马上开了房门,赵立昆一步跨进来,笑逐颜开地说:“大妈,祝您生快乐!”

    “快乐,快乐。我说立昆,你买花干什么?不能吃也不能喝,浪费啊。”宋母接过鲜花,眉开眼笑地说,“来,快坐,还是你们兄弟两个一边一个。”

    赵立昆与宋来平分别在宋母的左右坐下,章向河拿出了酒。

    “立昆,喝白酒还是喝啤酒?”宋来平问。

    “啤酒吧。 ”赵立昆说。

    “好,就啤酒。小章,开啤酒。”宋来平说。

    章向河给赵立昆与宋来平倒满酒,宋来平端起酒杯,真意切地说:“妈,我敬您老人家一杯,没有您,就没有我宋来平的今天,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唉,孩子,别说这些了,喝酒吧。”宋母听了宋来平的话,眼睛有些湿润了,说。

    宋来平一饮而尽,宋母端起茶杯喝了口。

    “大妈,我们公安机关有酒令,但是,今天是您的生,我就违规一次,但只喝这一小杯啤酒,祝您体健康,寿比南山。”赵立昆也端起酒杯,说。

    “来平,你看看,还是立昆会说话啊。俺立昆当了公安局的大局长这么些年,我还没喝杯酒庆贺庆贺呢,今天啊,我得喝杯酒。”宋母说。

    赵立昆听罢,一把按住宋母拿酒杯的手,说:“大妈,您从来就不喝酒,今天也别喝了。现在酒场上流行一句话,叫做只要感有,什么都是酒。大妈,这句话用在这里最恰当了,您说是不是?”

    宋母放下酒杯,重新举起茶杯,说:“好,我就听立昆的。”

    赵立昆喝了酒,然后就给宋母夹了一块鱼,放到她的碗里。

    “大妈,这是来平的一片心意啊,您一定多吃点,这样他心里就高兴啊。”赵立昆说。

    “立昆,我有件事想让你帮忙。”宋母夹起鱼,送到嘴边,却又放下了,说。

    “大妈,什么事你说,在法律许的范围内,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赵立昆毫不犹豫地说。

    “立昆啊,来平他媳妇带着孩子走了好几年了,来平伤心呐,就不想再找了,可是,他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吗?”宋母绪忧虑地说。

    “妈,我和你一起过就行。我的那栋别墅就我一个人住着,您也搬过去吧,有山有水的,您一定喜欢。”宋来平说。

    “是啊,大妈,你辛苦了一辈子,也应该享享清福了。”赵立昆帮腔道。

    ***********************

    第七章内容预告

    祸不单行 彷徨中危在旦夕

    故伎重演 夜幕下杀人灭口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