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初战告捷(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保险公司神通广大啊,我的家庭住址他们也知道。”刘子芳上了车,说,“好啊,这比敲开门送进家里还能让人接受一些。再见。”

    “刘所长,再见。”门卫小米按开电动院门,说。

    刘子芳的车子开出了院门,右拐,汇入川流不息的车流里,最终在苏康桥的视线里消失了。但是,苏康桥不虚此行,一封突如其来的信,让刘子芳下了车,也让她的形象永远地留在了苏康桥的相机里。

    目送刘子芳的车子远去,苏康桥走到一处报亭后面,调出了刚才拍到的画面。很好,他对自己说,清楚极了。他想,将这些照片交给他的上司,上司一定会满意,甚至会大加赞赏。

    那么,以备后用,到底怎么用?苏康桥百思不得其解。

    第四节 瞻前顾后

    东山派出所教导员田风霄早晨来上班的时候,就发现所里有些异样,当然,他肯定不会知道在他离开后刘子芳安排的对天天娱乐总会的第二次清查。但是,凭着感觉,仅仅是凭着一种莫名的感觉,他就意识到,昨天夜里已经发生了什么。

    东山派出所的留置室在一楼的东边,本来,他进了办公楼的大厅,正对着的就是上他二楼办公室的楼梯。但是,为了证实他的感觉,田风霄走进了右边的走廊里,并来到东头留置室的门口。果然,留置室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田教导——”蓦地,马大刚挤到了最前面,满脸堆笑,抬手向田风霄打招呼说。

    田风霄心中暗自一惊,佯装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转掉头,快步回到了大厅。

    “田教导,上班够准时的,一分不早,一分也不晚。”民警丛武擦拭着桌子,见田风霄走过来,看看墙上的挂表,说。

    “上班了还开什么玩笑?”田风霄表严肃,说。

    “田教导,你今天怎么这么严肃啊?”丛武笑道。

    “小丛,我问你,留置室的人是怎么回事?”田风霄佯装若无其事地问。

    “昨天晚上,刘所长又带人去了天天娱乐总会,出师告捷,战果辉煌,那些人就是。”丛武有些沾沾自喜,说。

    田风霄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置留室方向,说:“原来是这样。 ”

    “怎么?田教导,这事儿你不知道?”丛武问。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田风霄故作轻松地说,“我只是问问,怎么关了一夜还没处理完。”

    “你是教导员,还问我?我怎么知道?”丛武小声嘟囔说。

    田风霄没再搭腔,径直上了楼,开锁进门,将钥匙扔到沙发上,然后坐到办公桌前,点上一支烟抽着,思考着什么。

    对天天娱乐总会的第二次清查,刘子芳为什么要瞒着他?第一次清查失败,难道刘子芳怀疑是他透风报信吗?那么,同为所领导的叶玉清知道吗?是否也像他一样被蒙在了鼓里?

    田风霄这么想着,就不由己来到了叶玉清的办公室。 这个时候,叶玉清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叶副所长,怎么还睡觉啊?”田风霄推门而入,说。

    叶玉清立时醒了,伸了个懒腰,说:“一宿没睡啊,田教导,你有事吗?”

    “昨天晚上,刘所长又带人突袭了天天娱乐总会?”田风霄在沙发上坐下来,故作语调轻松地说。

    “是啊。”叶玉清说。

    “你参加了吗?”田风霄问。

    “参加了,折腾了一夜啊。”叶玉清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说,“田教导啊,你有福啊,刘所长说你年纪大了,没再叫你回来。 ”

    “是吗?刘所长考虑得还周到。是啊,叶副所长,岁月不饶人啊,我跟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不知道什么是累,可是现在,有时真撑不住了。”田风霄掏出烟来,递给叶玉清一支,说:“怎么样?有收获吗?”

    “还行,收获不大不小,终于没有再次空手而归啊。”叶玉清轻描淡写地说,“我们当场抓获销售摇*头*丸者一人,客五人,赌博者八人。”

    田风霄听罢,没再言语,神冷漠地离开了叶玉清的办公室。

    对天天娱乐总会的第二次清查,刘子芳之所以没有通知他,果真是因为照顾他年纪大了吗?那么,刘子芳安排的所领导值班,为什么就不照顾了他了呢?田风霄想说服自己相信叶玉清的话,但是,思来想去,却越来越怀疑了。 不行,不能让刘子芳这么当猴儿耍,如果他不当面表示出不满,或许以后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因此,田风霄回到二楼,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径直推开了刘子芳办公室的门。

    这个时候,刘子芳正在看一份市局刚刚发来的通知,见田风霄推门而入,就说:“田教导,请坐。”

    田风霄一股坐进沙发里,说:“我坐不住啊。”

    “怎么了?”刘子芳放下手中的市局通知,说。

    “刘所长,我这个人直言快语,说话不会转弯抹角,说的话也不好听,请你多多包涵。 ”田风霄绪激动地说。

    “什么事?说吧。”刘子芳似乎已经知道了田风霄要说什么,就心平气和地说。

    “刘所长,自你来东山派出所以后,所里的许多工作都没征求过我的意见,你昨天晚上的第二次行动,通知了副所长叶玉清,而没给我打声招呼。”田风霄从沙发里站起来,又气呼呼地坐下,说,“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你对我不信任嘛。”

    “田教导,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并没有绕着你走的想法。叶玉清副所长分管治安科,昨天晚上的第二次行动参加人员都是治安科的同志,其他科室并没有通知。这也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我考虑你年纪大了,折腾一夜体肯定吃不消啊。 ”刘子芳说。

    “刘所长,你说的是有道理,不过,我还是感觉不舒服。好像……”田风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刘子芳将市局的通知递给田风霄,说:“田教导,别什么好像了,好多事儿啊都是自己瞎琢磨出来的,其实呢,什么事儿也没有。就不说这些了,你看看这个文件吧。”

    田风霄接过文件,煞有介事地看了看,良久不说话。

    “全省社会治安工作现场会将在海龙市举行,市局让我参加,会期三天。我走后,所里的工作由你主持。”刘子芳说。

    “让我主持?”田风霄问。

    “是啊,天天娱乐总会的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你看怎么样?”刘子芳说。

    田风霄笑了笑,说:“刘所长这么信任我,我就谢谢了。不过,也请你相信,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

    “我当然相信你。”刘子芳说。

    两个人正说着,邱剑新和林静楠出现在刘子芳办公室的门口。邱剑新与林静楠是刘子芳一早约来的,现在,她终于给邱剑新找到了工作,并要亲自送邱剑新去上班。

    “刘所长好。”邱剑新和林静楠齐声说。

    “你们好,来,进来吧。”刘子芳而和蔼可亲地说。

    田风霄看了眼邱剑新和林静楠,说:“刘所长,你忙,我先走了。”

    “好,田教导。 ”刘子芳转对邱剑新和林静楠说,“坐下吧。”

    “刘所长,不坐了吧。”林静楠说。

    刘子芳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说:“林静楠,这么着急啊,那边我都说好了,走,咱这就去。”

    “谢谢刘所长。”邱剑新和林静楠说。

    “邱剑新,去之前,我还要再给你说几句话,东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做了好多工作才把你的事办妥了。”刘子芳用殷切的目光看着邱剑新,说,“希望你能珍惜这次工作的机会,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你的妈妈,林静楠,还有我,都在看着你,明白吗?”

    “刘所长,你放心,我……我代表我妈谢谢你了。”邱剑新泪光闪烁地说。

    “好,咱们走吧。”刘子芳拿起车钥匙,说。

    来到院里,邱剑新和林静楠上了刘子芳的车,然后向东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去。一路上,林静楠和邱剑新都说了不少感谢的话,刘子芳则鼓励地邱剑新重新开始,不辜负其母亲及林静楠的期望。

    一行人来到潘东升办公室的时候,潘东升正在接听电话,见刘子芳他们进来,他连忙对电话里的人说:“好,就这样,我这里来了几位客人,再见。”

    “潘总,够忙的啊?”刘子芳调侃似的说。

    “刘所长,我是瞎忙啊。来,你们请坐。”潘东升深地看着刘子芳,说。

    “潘总,这两位是……”刘子芳介绍说。

    潘东升马上打断了刘子芳的话,说:“刘所长,就不用你介绍了。这是邱剑新,这位肯定是他的女朋友林静楠了。”

    “潘总,您好。”邱剑新和林静楠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的况刘所长已经给我介绍过多次了,我已经了如指掌。”潘东升为每人倒上了一杯纯净水,说,“邱剑新,刘所长为你工作的事可谓绞尽脑汁,用心良苦啊。我和她认识这么长时间,从没让我为她办过什么事,这次算是破例了。”

    ***********************

    第七章内容预告

    祸不单行 彷徨中危在旦夕

    故伎重演 夜幕下杀人灭口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