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按部就班(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酒店开业是吧?这种事啊,还是不参加的好,你说呢?”刘子芳扫了眼请柬,说。

    “刘所长,福禄大酒店以前对东山派出所支持大的,咱们有什么酒席安排都是在那里,你不去合适吗?”田风霄说。

    刘子芳拿起请柬,晃了晃,说:“田教导啊,你说我这个派出所所长去参加一个酒店的开业典礼,风马牛不相及,合适吗?”

    “人家经理说,分局还有领导去呢。”田风霄说。

    “分局领导我无权干涉,我只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刘子芳将请柬扔到办公桌下的垃圾桶里,说,“以后,所里尽量少搞什么酒席安排,非要安排的,我们自己拿钱去吃,这样吃起来也心安理得,你说是不是?”

    “那好吧,刘所长。”田风霄说。

    “田教导,你来得正好,我正想让你看看这封信。”刘子芳将常勇的举报信从抽屉里拿出来,递给田风霄,说。

    田风霄匆匆地看过后,说:“刘所长,这种信以前也有,举报天天娱乐总会蝴黄赌毒现象的信不下十几封吧,全市大清查的那天晚上你不也去过那里吗?没有发现什么况吧?现在的人没法说,嫉妒心强啊。 ”

    “田教导,没发现不等于没有吧?”刘子芳说。

    田风霄笑着说:“刘所长,这话有点偏激了,比方说,月亮上面就没发现有生命存在,谁能说上面有啊?”

    “田教导,你讲歪理还真有一,这方面我不是你的对手啊。”刘子芳自叹莫如,说。

    “我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田风霄说。

    “我不会当真的,幽默是智慧的表现,不过,要适可而止,你说是不是?”刘子芳说。

    “是,刘所长。没事,我走了,我到办公室等行动的命令。”田风霄说。

    “好,田教导,你马上通知叶玉清、牛汉他们,八点三十分准时到派出所会议室报到,不得有误。 ”刘子芳抬腕看着表,说。

    “怎么?开始执行任务?”田风霄问。

    “是的,九点整,再次清查天天娱乐总会。”刘子芳目光如炬,说,“田教导,你去下通知吧。”

    田风霄接到命令,马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下达了紧急集合的通知,在第一时间,叶玉清、牛汉等警察从不同方向赶到了派出所会议室,正当他们议论纷纷,不知所以然的时候,刘子芳走了进来,将举报信交给大家传阅。

    看到这封举报天天娱乐总会的信,干警们立时明白,今天的任务与天天娱乐总会有关。

    “这种信以前也有,天天娱乐总会的问题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每次检查都没查出什么来。”牛汉把信放到桌子上,不屑一顾地说。

    “是啊,天天娱乐总会干净得很呢。”叶玉清也有些不服气,说。

    “干净不干净,一会儿就见分晓了。”田风霄说。

    “是啊,我们这次突袭行动,就是要看看天天娱乐总会到底有多干净。 ”刘子芳说。

    “对,大家想想,举报的人越来越多,而天天娱乐总会能没有任何问题吗?难道举报的人都是诬陷?”叶玉清气愤地说。

    刘子芳听着大家的议论,心想,一切都将马上见分晓。她之所以采用了这种不提前透露行动的方式,是因为,她觉得,上次清查天天娱乐总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那么,是谁向马大刚通风报信?是东山派出所内部吗?上次清查是全市统一行动,牵扯的人员面积广,从市局,到分局,再到每个派出所,几千名干警,即使有人向马大刚报了信,也很难找出这个人是谁。今天晚上,刘子芳将范围缩小在本所内,就这参加行动的几个人,是她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现在是八点四十五分,同志们,出发。”终于,刘子芳看了下腕上的表,说。

    谁也没有想到,比刘子芳他们更早到达天天娱乐总会的竟然是常勇,天一擦黑,他就躲藏在离大门口不远的一棵大树下,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常勇知道,举报信已经寄走了三天了,刘子芳肯定收到了,如果她有行动,就可能在这几天,他要看看刘子芳到底来不来。常勇有个主意,一旦刘子芳接到举报信,并马上采取了行动,就说明她是个好所长,是个主持正义秉公执法的人,是个可信的人。那么,他就会再次给刘子芳写信,将马大刚欠他家电款以及东山派出所发生纵火爆炸案时他看到的况如实向刘子芳举报。

    有常勇躲藏的这棵大树的正上方就是马大刚办公室,此时此刻,他也在抬腕看表。时针指向了八点五十九分,他拿起了望远镜,走到窗前,向楼下观望着。这时,正在树后探头的常勇进入马大刚的视线,他心里一惊:他来干什么?接着,刘子芳等乘坐的警车就开过来了,马大刚放下望远镜,点上烟,出了房门。

    说时迟,那时快,刘子芳率领众干警跳下警车,直扑天天娱乐总会。

    “闪开,我们在执行任务!”曾经殴打过常勇的两名保安阻拦,被叶玉清一把推开了

    一行人迅速冲进了天天娱乐总会,田风霄对牛汉说:“你带人去楼上的洗浴中心,仔细检查,一个房间也不能漏过。”

    “是。”牛汉答应着与一名警察向楼上跑去。

    “哟,刘所长,又执行任务呢?欢迎,服务生,上茶。”马大刚走过来,拍拍手,说。

    刘子芳示意干警们继续检查可疑目标,然后对马大刚摆摆手,说:“谢谢,不用了。”

    “刘所长,我们有缘啊!”马大刚皮笑不笑地说,“这是几天来我们的第二次见面,而且是在同一个地方,看来刘所长对天天娱乐总会有些关心备至啊。

    “我真的希望不要再来了,不过,这要看你怎么做了。”刘子芳淡然一笑,说。

    与此同时,叶玉清带人冲进了棋牌室,他发现,除了工作人员外,空无一人。 牛汉带人冲进了洗浴中心,他也发现,除了服务生外,并无任何客人,更别说提供特殊服务的小姐了。

    刘子芳站在大厅里,一边等待叶玉清与牛汉他们清查的结果,一边若无其事地看着钱娟唱歌。过了一会儿,叶玉清与牛汉等先后回来了。

    “怎么样?”刘子芳问。

    叶玉清与牛汉相视一笑,说:“平安无事。”

    “刘所长,怎么样?我说我们是合法经营吧?你偏偏不信。”马大刚走过来,得意地笑着说。

    “马总,你看上去有些风得意啊!”刘子芳不愠不火地说,“好,记住你说的话,合法经营。再见。”

    “我会铭记在心,念念不忘。刘所长,不送。”马大刚说完,扭头走开了。

    刘子芳出其不意的清查行动没有任何收获,这大大出乎她的意料。那么,难道天天娱乐总会真的是守法经营?否则,这一切又将怎么解释?

    躲藏在大树后的常勇失望地看着刘子芳他们乘车离去,他摇摇头,悄悄地溜走了。 路上,常勇想,尽管刘子芳没有抓到什么现行,但是,她的行动已经赢得了常勇的信任。他决定,马上再次给刘子芳写信,将他知道的事全盘托出。

    水城的夜一派祥和与温馨,宽敞的道路上依然是车水马龙,闹非凡。半个月亮挂在清远的天空,眨着狡黠而智慧的眼睛,还有星星,有的三五成堆,有的三五成行,似乎在注视着这座美丽的城市。

    刘子芳与干警坐在警车里,谁也说话,大家似乎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喘息声。这是刘子芳到东山派出所上任以来指挥的第一次所里的行动,却就这样结束了,颇有出师的色彩。那么,刘子芳会甘心吗?不会,当然不会。开弓没有回头箭,刘子芳已经暗自决定,将天天娱乐总会作为东山地区社会治安全面整顿的突破口,她绝不会半途而废。

    很快,干警们默默无言地回到了东山派出所会议室,在黄天岗的遗像前坐下,每个人的表都像是打了败仗,丢盔卸甲,无精打采。

    “神了,简直神了。”田风霄将警帽扔到桌子,没好气地说。

    “田教导,什么神了?”牛耷拉着脸,说。

    “马大刚料事如神啊。”田风霄说。

    “如果天天娱乐总会每天都是坐在歌厅里的这么几个客人,他不早就关门大吉了?如果不关门,赔得连裤子也穿不上了。”叶玉清愤懑地说。

    “马大刚果然不是吃素的,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牛汉瞪着眼珠子,说,“天天娱乐总会里的违法现象几乎人人皆知了,群众的举报信一封接着一封,可是,我们就是抓不到现行,让违法者逍遥法外,我们怎么向群众交代?悲哀啊,悲哀!”

    田风霄听罢,抬手擢了牛汉一下,说:“牛汉,现在不是发牢的时候。”

    “现在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是时候?”牛汉不服气地说,“我敢打赌,如果马大刚的天天娱乐总会是守法经营,我就脱了这警服。 ”

    “好了,不说这些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回去休息吧。”刘子芳面无表地说。

    看着干警们一个个地离开会议室,离开大院,最后消失在夜幕里,刘子芳也回到了自己办公室,这次行动的失败好像让她在刹那间明白了什么。她猛地推开窗子,有一阵凉风向她迎面扑来,她眉头紧锁,目不转睛地向天天娱乐总会的方向望去。

    十多分钟后,天天娱乐总会恢复了火爆的景象,棋牌室里赌客的赌兴渐渐高涨起来,下注的钱也交替上升,洗浴中心再次有大批的小姐站在每个包间的门口,每个客的到来都会使她们一阵欢欣鼓舞。而在歌舞厅,已是人头攒动,群魔乱舞,有人在悄悄地推销着摇*头*丸……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天天娱乐总会。

    现在,刘子芳神庄重地站在办公室的窗口,向天天娱乐总会方向瞭望的时候,这幅景象已经清晰地展现在她的脑海里,就像电影画面一样。 于是,一个新的重要决定马上产生了。绝不能放过他,杀他个回马枪!

    刘子芳握了握拳头,再次走进了会议室。现在的会议室里空无一人,刘子芳在黄天岗的遗像前久久地站立着,她的目光是那么严峻而充满信心。

    “刘所长啊,马大刚在我们内部有内线,根据我的判断,这个内线就在东山派出所里,只是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黄天岗在工作交接时说的话又在刘子芳的耳边响起。

    “老所长啊,您就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刘子芳在心里说。

    刘子芳慢腾腾地在黄天岗的遗像前坐下来,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了副所长叶玉清的手机。

    叶玉清的家离东山派出所最近,只有一条马路,此时的他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他看了眼来电号码,按下接听键,说:“刘所长,有事?”

    “叶副所长,你马上通知下列人员回派出所会议室报到。”刘子芳有条不紊地说,“牛汉、丛武、吴东风……”

    “是,刘子芳所长。”叶玉清在心里暗暗记下这些人的名字,说,“田教导呢?还通知吗?”

    “不了,田教诲导年纪大了,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让他早休息吧,明天再向他通报,你看怎么样?”刘子芳说。

    “好,”田教导是应该休息了。”叶玉清心领神会地说。

    在东山派出所,所有干警都有一部专用手机,是刘子芳上任后专门配发的,她明确要求持机人必须二十四小时待机,随时听候命令。

    很快,牛汉等干警接到了以最快的速度到派出所会议室报到的通知,各自从不同方向按时报到了。

    丛武是去年才从武警部队转业到东山派出所的,他的一举一动始终保持着军人的作风,雷厉风行,果敢有谋。

    “刘所长,有任务?”丛武目光炯炯,问。

    刘子芳看了大家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叶玉清的上,说:“叶副所长,请关掉手机,把手机放到我这里,好吗?”

    叶玉清犹豫了一下,关掉了手机,双手交给了刘子芳。

    “来,大家都把手机关掉,放到我这儿。”刘子芳不动声色地说。

    “刘所长,你这是……”牛汉不解其意,问。

    “请大家执行命令吧。”丛武第一个站起来,关掉手机,交给了刘子芳,说。

    “行动完毕后,我再向大家解释。”刘子芳说。

    刘子芳将大家的手机装进一只白色塑料袋里,看了眼即将指向午夜十二点的挂表,说:“现在,我们要对天天娱乐总会进行第二次突袭检查,出发!”

    ***********************

    第六章内容预告

    神兵天降 回马枪血花四溅

    瞻前顾后 陌生人神秘跟踪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