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按部就班(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院长的话音刚落,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急诊室的医生告诉院长,高大爷醒了。

    “醒了,老高醒了。”院长放下电话,兴奋地对刘子芳与牛汉说,“你们快去问吧,一问什么就都真相大白了。”

    谢过了院长,刘子芳就与牛汉向急诊室走去,在办公楼门口正好碰到了匆匆赶来的余中跃与陈光海。

    “老高醒了,刚刚醒的。”刘子芳对余中跃与陈光海说。

    “好,咱们快去。”余中跃说。

    “那个崔大龙交代了吗?”刘子芳关心地问。

    “牙口咬得紧啊。”余中跃说。

    “怎么?他还抗着?”刘子芳问。

    余中跃淡然一笑,说:“让陈光海给你汇报吧。 ”

    陈光海听罢,抬头看了下天,接着,他的思绪又回了到那个激烈较量的夜晚。

    “崔大龙,你刚才是死猪不怕水烫,现在怎么又想说了?”当时,面对痛哭流涕要坦白交代的崔大龙,陈光海不动声色地说。

    “警官,说实话,这种地方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我知道,我自己交代的和你们查出来的不一样。”崔大龙抬眼看了下光芒四的电灯,说。

    陈光海示意两名警察松开崔大龙,饶有兴趣地问:“不一样?怎么不一样?”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不是?我坦白。 ”崔大龙失魂落魄地说。

    “崔大龙,你真是明白的啊?想坦白,好,我给你这个机会。”陈光海悠然自得地掏出一支烟来,点上,狠狠地抽了口,说,“我可告诉你,如果你说的跟我们掌握的不一样,绝饶不了你!”

    崔大龙看着浓浓的烟雾自陈光海的鼻孔里冒出来,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乞求说:“警官,给我一支烟抽吧。”

    陈光海有意看了余中跃一眼,余中跃会意地点点头。于是,陈光海走到崔大龙跟前,从嘴角上拿下了抽了一半的烟,塞到他的嘴里。

    崔大龙贪婪地猛吸一口,说:“我交代,我对不起政府,我出来后本来想好好做人,没想到老毛病又犯了。 ”

    “崔大龙,少啰唆,有什么抓紧说什么,我们没那么多时间了。”陈光海不耐烦地说,“现在还不是你忏悔的时候,这些话,你以后在法庭上说吧。”

    “我前几天来到水城市,手里没钱,就寻思着整点钱花,我就在前几天凌晨入室偷了些东西。”崔大龙说。

    “偷了些东西?在什么地方?”陈光海问。

    “院门口有个牌子,好像叫建国小区。”崔大龙想了想,说。

    “都偷了什么?现在东西在哪儿?”陈光海追问道。

    “有手机、金银首饰、还有一台手提电脑,我都藏在一个建筑工地上的废水泥搅拌机里了。 ”崔大龙交代说。

    余中跃听罢工,走到崔大龙的跟前,说:“这些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我问你,你找王东宾干什么?”

    “我是想将偷的东西出手,可在水城市我又人生地不熟,就想找王东宾帮帮忙。”崔大龙最后说。

    坦白地讲,崔大龙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无论是余中跃还是陈光海都是失望的。他们原来以为,崔大龙会与王东宾有关系,甚至是与东山派出所的纵火爆炸案有关系。可是,没有,一点关系都没有,是起另案。

    现在,听了陈光海的汇报,刘子芳自然也会有些许失望,她捋了下被风吹乱的秀发,说:“崔大龙坦白的事落实了吗?”

    “赃物我们已经起获,我们刚刚从你们所里落实了,那天凌晨失主就报了案,是你们所的教导员田风霄出的警。 ”陈光海说。

    听到这里,刘子芳马上与田风霄汇报过的凌晨入室盗窃案对上了号。

    “余队,陈中队,还真得谢谢你们,你们帮着我们破了案。”刘子芳说。

    “刘所长啊,你才离开刑侦队几天啊,就你们,我们的。”余中跃说。

    一行人说着,就到了急诊室老高的病房,这时的老高半躺在病上,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人。

    “高大爷,他们是公安局的,是他们把你送到医院来的,要不是他们,您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一旁的护士为老高灌了口水,说。

    老高的泪水渐渐地流下来,声音嘶哑地说:“公安局的?他们救的我?”

    “是,大爷。”牛汉拉着老高的手,说。

    “你们到那里找的我?你们怎么知道我在那儿?”老高神紧张地说。

    “高大爷,不是专门找你,是有任务碰上的。”牛汉解释说。

    老高迟疑地点点头。

    “大爷,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刘子芳在病边坐下来,轻声细语地说。

    老高抬头看看那个,又看看这个,为难地说:“唉,他们说,如果我说出去,他们就杀了我。 ”

    “大爷,你放心,我们是警察,我们会绝对保证你的安全。”牛汉说。

    刘子芳为老高擦拭着流着口水的嘴角,说:“大爷,你就说吧。”

    老高想了会儿,说:“好,我说。那天晚上,我已经睡着了,突然有人敲响了太平间的门,我被惊醒了,就问,谁啊?来人说,快,死人了,存尸的。我边穿鞋边问他,手续办了吗?来人说,办了。我就开了门,谁想到,一个蒙面人扑了过来,猛地捂住我的嘴,说,别喊,不老实我就杀了你。我吓得大气不敢出,被蒙面人推进了屋内,蒙面人一手卡着我的脖子,一手用胶带粘了我的嘴,又将我的手脚捆得结结实实,拖到太平间的冰柜前,打开一个冰柜,把我放了进去。 然后,蒙面人掏出了手枪,指着我的脑袋说:你在里面老实待着,我保证不杀你,你要是乱动,我就不客气。我躺在冰柜里,吓得一个劲儿地点头。后来,冰柜被咣的声推进去,我就这么被锁进了冰柜。”

    “然后呢?”牛汉问。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听着好像进来了一批人,还有一个说是公安局的。对了,他们还开冰柜来着,后来,我都快冻死了,他们说什么我就听不见了。”老高心有余悸地回忆着。

    “大爷,你最后是怎么从冰柜里出来的?”刘子芳从护士手中拿过水杯,递到老高的嘴边,问。

    老高喝口水,说:“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蒙面人打开了冰柜,把我拖了出来,给了我三百块钱,说是赏钱,还说,如果我把那天的事说出去,就杀了我。”

    “大爷,你说的这个蒙面人有没有什么特征,比方说,是高是矮,是胖是瘦,说话的口音。”陈光海问。

    “说话好像是本地口音,我想起来了,那个人手上有一块疤。”老高说。

    “手上有疤?大爷,你看清楚了吗?”刘子芳问。

    “看清楚了,他给我钱的时候,我看到的。”老高肯定地说。

    “大爷,这疤是什么形状?”刘子芳接着问。

    老高没说话,在单上慢慢地划了个“人”字。

    “像个‘人’字?”陈光海马上想起了王东宾的母亲提供的况,问。

    “对,就是个‘人’字。”老高说。

    如此这般,那个手上带有“人”字疤痕的人再次出现在警方的视线里,种种迹象表明,他就是王东宾幕后的黑手。但是,他在哪里?

    第三节 你争我夺

    上面说过,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会有,潘东升与刘子芳有,马大刚与钱娟有,那么,邱剑新与林静楠呢?当然也会有。

    邱剑新想给林静楠买件像样首饰的想法由来已久,而且越来越强烈。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但是,仅仅用嘴去表达还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具体行动,而给自己心的人送上珍贵的礼物便是最好的行动。不过,邱剑新一穷二白,尽管他想送给林静楠一件贵重的礼物,由于他囊中羞涩,只能想想而已。在他看来,他自己上最干净的部位,就是口袋。

    那天晚上,马大刚托路涛请他吃了饭,喝了酒,还送给他三千块钱,邱剑新无论如何也不会预想到。他本不想收,自从刘子芳决心要帮助他那时起,他就有意与马大刚以及他的手下断绝了联系。可是,他在海鲜市场上却在无意中碰到了路涛,路涛就又缠住了邱剑新。正像路涛说的那样,你不想给的,马大刚想要,你不给也得给;你不想要的,马大刚想给,你不要也得要!这就是马大刚,邱剑新不敢违背他的意愿。

    邱剑新不愿地拿了马大刚的钱,自己并不舍得花,首先想到的是给林静楠买一件漂亮的首饰,他觉得,这是他对她纯真的最好表达。现在,当他们手牵着手,来到水城金店的柜台前的时候,林静楠一眼便选中了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邱剑新毫不犹豫地让营业员拿出了这条项链,并为其戴上。他发现,这时的林静楠已经欢欣鼓舞,喜形于色了。

    “剑新,你看漂亮吗?”林静楠手里拿着一面小镜子,照着说。

    ***********************

    第六章内容预告

    神兵天降 回马枪血花四溅

    瞻前顾后 陌生人神秘跟踪

    ************************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