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凡尘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男人就是下猛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莫默 书名:仙鼎
    最后一项拍卖品的出现,让所有人跌破了眼睛。BEn

    不少人心中揣摩天符宗用意的同时,还是忍不住朝台上瞄去。那三个风不同的美女修士实在是有点美的让人心生怜惜。

    大家在看她们的同时,她们也在看着众人。美眸流转间,仿佛在审视着未来夫君的神态让不少男人呼吸加促了。

    先不论她们的容貌如何,单单以她们现在的修为,若是在场的修士能够和她们合籍双修的话,那绝对是占了大便宜了。更何况,她们三个还是出落的沉鱼落雁的美女呢。

    银发老者伸手虚摁,压下了众人的动,面露微笑说道:“这次的拍卖,是经过敝门三位弟子的同意,是她们自愿的。所以大家尽可能地放心,一旦拍卖成功,那这几位弟子将会和你们其中的某位道友结成伴侣,合籍双修。并且,门还可以给诸位提供合修功法。当然,若是有道友拥有更好的功法,那就罢了。”

    站在台子上的个女修士都有些脸红,低垂下了脑袋,一阵风吹过,青丝飞扬。这幅柔弱嫩的小女儿神态,更加让众修士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

    “再说句为老不尊的话,敝的这三位弟子,皆是冰清玉洁之。从小便在门中修炼,未曾接触过男女之事。”银发老者继续补充道。

    换句话说,这个女子都是处子之

    三个美女脸色骤然涨得通红带着脖子耳根都滚烫起来,一个个小手揪着自己的衣袖。

    张猛在这一瞬间,听到不猛烈撞击的心跳声。

    虽这次地拍卖出人意料。但是张猛坚信。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地事。人家天符宗辛辛苦苦培养出来地三个御器修士。没道理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拿出来拍卖。

    银发老者将这三个女人说地越好。越天下无双会拍卖地时候开出地筹码就会越高。

    应该有不少人能想到这点。

    但是。温柔乡。英雄冢。面对这样地合籍道友。哪个孤寡人地修士不动心?

    双修能快速地增加实力。而且还是如此美妙地女子。实在是一举两得地好事啊。

    “各位同道地神态已经说明敝门安排地这次拍卖很满意。和某很欣慰。”银发老者摸着自己地长须。一脸地微笑“在场地同道。足有三四百之众。我相信。肯定会有那么三个人足敝门三位弟子地条件。”

    来了来了,先抛下饵,现在就该开条件了。

    轻咳一声,老者继续说道:“在三位弟子从小便生活在大孤山中,为天符宗的人,她们并不愿意离开大孤山。所以等会若是有哪位道友有幸拍到其中一位弟子据她们的愿望,门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加入敝门,成为我天符宗的一员。”

    好手段啊!张猛不由赞叹了一声。

    拿三个御器期的女弟子束缚住三个千年前的修士,这笔买卖符宗不亏。在场的散修,有三四百之多,从这么多人中再选出三个人,那三个人也代表着千年前修士的顶尖水准。他们拥有的阅历和见识,所掌握的功法道术,根本不是现在的修士能够比拟的。

    更何况,这三四百人的份,在千年之前,也不可能全部是散修,也有一些大门派的弟子或者高层人物。比如花大姐,就因为某些原因脱离了醉月宫,成为一个散修。

    而且,这么一来的话,那三个女子还是天符宗的人,等于天符宗平白得了三个拥有千年经历的修士。这么算下来,天符宗算是赚大了。

    人都不傻,听到银发老者这番话,原本沉迷在三女容貌中的修士,顿时喧闹了起来。

    有人缓缓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收回了目光,也有人冷笑一声,对天符宗这样的做法不太感冒。但是更多的人却是面露踌躇之色。

    说实话,即便知道天符宗打的什么算盘,可如今这世道,不是千年前的世道,如今的散修,更没有千年前的修为。

    能够拥有一个如花似玉的道友合籍双修,对他们也有好处。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从此之后,被束缚在天符宗了。

    银发老者微微一笑,仿佛早就料到众人会有如此反应似地,又接着开口说道:“凡是和门这三位弟子结成合籍道友,加入天符宗的同道,都会直接成为门的内门弟子,每年享有宗门提供的灵石和材料修炼,并且,天符宗内,除了大孤峰外,所有地方皆可自由选择,建立属于自己的洞府。除非遭遇到门的灭门之灾,其他况都不必理会。”

    最后一点踌躇被银发老者三言两语地化解掉了。

    那些刚才还面露踌躇之色的散修们一个个振奋起来,神地朝台上看去。

    大家现在的难处就是没安静的地方修炼,没有灵石,材料难弄。可是一旦加入天符宗,就会由人家把这一切提供给你,这样的妙事,简直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天符宗打什么主意大家都知道,无非就是千年前的功法道术,还有一些失传的东西罢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到时候加入了天符宗,和那三个女子其中一人结成合籍道友之后,大家也就算是一家人了。

    如同这次大会召开的目的一般——**地各取所需。

    散修们的反应让银发老者很满意,在台上静待片刻便又开口说道:“门的这三位弟子实在是太贵重了,老头子我也不舍得将她们现在就送出去。所以接下来的拍卖,会和刚才稍有不同。现在卖开始,请有意的同道在玉简筒内尽可能多地刻录下自己的筹码,然后在玉简筒内写下想和哪位弟子成为合籍道友,当然,男人本色,你也可以不止写上一个弟子。

    然后还是我们三个老家伙来评断。从中选出一些符合要求的同道来,最终会有门弟子,自行选择到底和哪位道友合籍双修。”

    成为合籍道友也得两相悦,要是互相看不上眼,还合籍做什么玩意。

    当然,对于在场的男人来说,上面那三个女子个个出落的如诗如画,他们倒无所谓,可也得照顾下女人的感受。

    银发老者话一说完面便闹起

    无数白光微微冒起,大家都兴奋地往玉简筒内刻录着自己的筹码。张猛左看右看,也看到一些人无动于衷,可也只占了很少一部分。

    修士不以容貌看人并不是非常需要女人。但是修士修炼的目的是增长修为,双修就是一个最有效的途径!

    场面变的滑稽起来,有的修士刻录完之后,看看左右,大家还在忙碌,顿时觉得自己的筹码是不是有点低了放心地继续往玉简筒内增加着筹码。

    这是一口价拍卖,失败了就没有再继续竞价的机会全是孤注一掷。

    整整半个时辰之后,银发老者才又站了出来。宣布竞价停止由一些天符宗弟子下来将大家手上的玉简筒收了上去。

    天色已经黑了,凉风袭来没有阻挡大家一颗颗火躁动的心。

    小孤峰上燃了点点灯光,将整个峰顶照的***通明,那三个女人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给人一种柔弱无比的感觉。

    “请各位耐心等候。”银发老者说完,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和其他两个长老开始检阅玉简筒记载的内容了。

    这次的竞拍,几乎所有有的修士,都下了血本。把三个天符宗长老看的一阵眉开眼笑,喜不自

    男就得下猛药,这句话没错啊!这最后一项拍卖,可算是将这些散修的家底全部掏了出来。

    三位长老查阅的时候,原本和谐平静的场面顿时有些紧张了。

    张猛和那些没竞拍的修士倒无所谓,花落谁家也不关他们的事。可参与竞拍的修士就提心吊胆患得患失了。

    这次的检阅,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没有一个人离开小孤峰,无论是参与竞拍的和没参与竞拍的,都有些期待最后结果的诞生。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几百块玉简筒被三位天符宗长老查看完毕了,并且从中选出了大概十几块来。

    这十几块还分成了三份,每一份对应了一个女弟子。

    三个长老将那些玉简筒分别交给了三个女弟子,银发老者这才高声喊道:“有刻录这些玉简筒的主人上台来。”

    人群中立马站出来十几个人。

    每个人的玉简筒都有自己的神识印记,所以谁被选中,谁没被选中,大家都心知肚明。

    张猛正左右看着,玲雅突然扯了扯张猛的衣袖道:“师傅,看,那个人。”

    “哪个?”顺着玲雅的指引,张猛朝前看去,顿时愕然无比。

    居然是他!那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自己头几天还从他的摊位上寻找到了子母灵犀石。这家伙死咬着那个土系道术的价钱,让张猛记忆颇深。

    没想到他也被选中了,看样子他掌握的东西不少啊,很有可能是哪个千年前出名修士的衣钵弟子。

    小伙子现在一脸的兴奋,白净的脸上满是红光,走起路来小腿肚子都在打摆。

    这也难怪,他不过是出入修仙界的修士,没有那种古井不波的心,现在突然有可能成为那样美丽女子的合籍道友,自然很是兴奋。

    十几个人走上去,很自然地分成了三派。围聚在那三个女子的边。

    张猛数了一下,那个清纯的女孩边有三个人,那个妩媚的女人边有五个,白净的小伙子就在其中,剩下的少*妇打扮的女人边最多,有七个人。

    男人啊,口味怎么都差不多?张猛不感慨一声,清纯不如妩媚,妩媚不如成熟。

    少*妇打扮的女子虽说是处子之,可就跟玲雅一样,熟透了,更给人一种贴心的安全感。

    扭头看了一眼玲雅,张猛心中估计着,若是把玲雅拿上去拍卖,估计喜欢的人也不少。

    台面上三个女子都面露羞涩,那个清纯的女子更是不知所措,脑袋都低到脯上去了。

    和三个女人一样的是,那被选中的白净小伙子也是拘谨无比,脸涨得通红,一边乐呵呵傻笑着,一边拿眼偷偷撇向自己边的妩媚女子,一脸闷的模样看的张猛好笑。

    银发老者又站了出来宣布道:“站在这里的各位,都已经通过了我们三个老家伙的审核。至于到底谁能有幸得到门三位弟子的青睐,就不是我能干涉的了,剩下的事,你们年轻人自行处理。老头子就不跟着掺和了。”

    老者话说完之后,一脸笑容地走了回去。

    台面上只剩下三个女子和那些散修们。

    被选中的散修同道们互相看了一眼,场面顿时剑拔弩张起来。沉默了片刻之后,大家都极力地在三个女人面前推荐自己,一时间争论不休,喧闹至极。

    台下的散修们也乐呵呵地看着,就当看戏一般,无比过瘾。

    没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个清纯的女子突然抬起头来,伸手抓住了围聚在她边的三个散修中一个的大手,也不说话,轻咬着嘴唇。

    见到这一幕,傻子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看戏的散修们顿时哄地爆出一声好来。

    那个被清纯女子选中的散修一脸的红光,兴奋无比,低头在清纯女子的耳边说了句什么,女子微微地点了点头。

    剩下两个没被选中的,一脸失望地走了下来。

    没想到这女人胆子大的。张猛不有些差异。

    有清纯女子的带头,那个少*妇打扮的女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选择之后,也选中了一个散修,挽住了对方的胳膊,静静地站在那里。

    两个被选中的散修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

    还剩下最后一个,那妩媚女子媚眼如丝,扫视了围聚在自己边的五个人半晌都没做出决定,不但让台下的人焦急,也让站在她边的五个人焦急无比。

    “师傅,你说她会选谁呢。”玲雅问道。

    “应该会选修为高一点的吧,双修这种事,实力差距越小,双方得到的好处越多。”张猛答道。

    至少,他对那个白净小伙的命运,报以同的态度,毕竟,他才只有洗髓顶峰的实力,还没达到御器的层次。

重要声明:小说《仙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