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凡尘 第一百一十二章 清灵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莫默 书名:仙鼎
    符宗临时建造的屋子里,结界大开,张猛在钻研那三的道术,玲雅则喜不自地把玩着巾娟,喜溢于言表。自从拿十五块六品灵石换到了巾娟之后,两人便下了小孤峰。

    其实也没啥看头了,这次来参加这个大会的主要目的都已经完成,按照张猛的想法,大可现在就离开天符宗了,至于后面会不会出现一些什么稀世珍宝,都不关自己的事

    让别人眼去吧。

    不过一来想起这三个道术法决还要刻录一份留给玲雅,二来小妮子也想跟自己多相处一段时间,张猛便又回到了这里。

    三个道术法决,个土系,一个雷系,一个火系,施展起来倒也不麻烦,修为越高,施展出来的道术威力越大。而且修仙界中的道术,有时候并不能仅以修为来判断,还有神识的强弱。

    有了这三个东西,也多多少弥补了一下张猛现在攻击单调的缺憾。

    仔细地钻了一番,将其中的难点分析透彻,再一一刻录进空白的玉简筒中,这样,即便到时候自己不在玲雅边,她修炼起来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再说了,自己和玲雅现在拥有子母灵石这等宝贝,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通过神识来交流一番。

    说起来,这次来参加散修大会最让猛满意的便是收获这子母灵犀石了,完全是一脚踩了泡狗巴巴,捡了个大漏子。

    这样了三五天之后。那个叫苏芸地女修士居然又跑来一趟诉张猛师徒俩人大会已经到了最后一天。将会出现大量极品法宝材料和灵石。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刚好张猛已经将个道术法决钻研个透彻。随手将三块自己刻录地玉简筒丢给玲雅道:“自己好好保管着。以后照这上面地去修炼就行了。”

    “喔。”玲雅将玉简筒收起来。偷偷地看了张猛一眼:“师傅。我们去不去看看?”

    “都已经最后一天了看去。

    ”

    也差这一点点时间。等参加完这个大会。就该把玲雅送到南疆仙府中。让她闭关去了不得几年都见不到。

    天色才微微发亮,但是来回走动的散修同道们却如过江之鲫,个个脸上都带着兴奋和期待的神色,急匆匆往小孤峰上走去。

    头几天就看到了那么多珍贵的灵石和法宝,这让大家最期待的最后一天,当然会出现更好的,也难怪这些散修们会这般兴奋。

    “可惜了花姐姐他们没来。”玲雅挽着张猛的胳膊,感慨了一声。

    头两天,张猛和玲雅也在人群中寻觅了一番,想找到花无影和长恨兄的影,可惜没有发现,这只能说他们夫妻两人没得到消息,或者得到消息没过来。

    很快便再次来到了小孤峰顶,上次见到的那些摊位已经再不复存在论是天符宗摆设的还是散修们摆设的,都已经被清空的一干二净。

    现在的小孤峰顶,有的只是无数的凳子,三三两两的散修们端坐其上,等待着天符宗来主持。

    最前方个巨大的高台已经搭建了起来,有几个天符宗弟子正静静地站在上面高台上,有三张檀木椅子张桌子,除此之外无他物。

    张猛和玲雅来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两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陆陆续续的,人越来越多,过不了半个时辰,几乎所有的凳子都坐满了人。

    差不多了,张猛心里嘀咕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彩霞之后,万丈金光折了出来。

    蓦地,几道强大的气息突然从小孤峰下传了过来,并且迅速地朝这边接近着。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三道气息便已经来到了小孤峰顶,众人眼前只看到三道光芒乍现,随即,三个影出现在高台之上。

    光芒敛去,那三人收回了各自的法宝,露出了真容。

    其中一人一头银发,神采熠熠,材干瘦,眼神却精炼无比。另外两人都大约差不多五六十岁的面容,修为同样不是现在的散修可以比拟的。

    张猛不敢拿神识去扫视,只看了一眼,就判断出,这三人都是金丹期的修士,其中以那银发老者实力最强。

    不过这个银发老者给自己的压力没有童子路大,也就是说,他的实力在金期后期,却没到顶峰,估计也有金丹七八层的样子了。

    银发老者的实力虽然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却没有倚老卖老,脸上堆起一副和善的笑容,先是告了个罪,这才开口说道:“感谢各位同道能参加敝门召开的散修大会,这几天来无论是各位还是天符宗,都收获甚大,和某先代天符宗谢过各位道友的支持了。“

    “大会召开的时短暂,如果有可能的话,和某人倒是很希望能和各位同道再多交流一段时间。不过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敝门也知道各位都是闲云野鹤,受不了约束,所以在今天,敝门准备了大量高品质的物品来满足各位的需求。等会便有天符宗弟子一一将敝门精心准备的物品呈现上来,如果有感兴趣的同道,请在玉简筒中刻下自己能够开出的最大筹码。我和门的另外两位长老,将会一一查阅各位的玉简筒,从中加以选择。“

    这个和姓老者一边说着的一边,那边的天符宗弟子一人托着一个盘子,恭敬地走到各位散修边,盘子上放着的全是空白的玉简筒,每人发了一个。

    张猛和玲雅也一人拿了一个。

    张猛算是听明白了,这个交易方式虽然是拍卖的形式,却是一口价拍卖,没有再次加价的机会。

    人家都说了果对东西感兴趣,就开出自己最大的筹码。这样做的话,天符宗可是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而且好处是大大的有。

    场面话说完,三个天符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便坐在高台上那三张檀木椅子上。

    和姓老者一挥手,一个天符宗弟子走上前来,手上捧着(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

    一件尺长飞剑在高台之上朗声说道:“五品飞剑,破魔剑!炼制时加入大量银铁砂,专克邪魔功法。有兴趣的道友可以在玉简筒中开出自己的价码

    天符宗弟子前去收取。”

    “才五品啊。”玲雅小声说道。

    这几天的耳濡目染,小妮子也知道了不少修仙界的信息,头几天给她买的巾娟,也是五品法宝,张猛手上的纯钧,同样也是五品的。所以现在一听说这个飞剑只有五品,她便有点失望。

    “虽然是五品飞剑是如果敌人是邪魔之人,这飞剑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却不止有五品了。”张猛淡淡地笑了笑。

    银砂这玩意也算珍贵,炼制法宝的时候加入一点,炼成之后法宝威力也会增加一点。

    很明显,这个法有针对的。如果有人买了它,以后碰到邪魔外道,也能起到奇效。

    两人说话的时候经有几个散修往玉简筒内刻着自己的价码了。

    片刻之后,个天符宗弟子走到那几个感兴趣的散修面前,将他们的玉简筒一一收取,同时发给他们另外一片空白玉简筒,然后来到高台上敬地递给了和姓老者。

    高台上三个天符宗长老一一查看了翻,又彼此传音交流了一番和姓老者便对那个天符宗弟子嘱咐了一番。

    随即,天符宗弟子捧着破魔剑来到中一个散修面前微笑道:“这位道友刻录出完整的法决,破魔剑是你的了。”

    那个修点了点头目刻录了起来。

    整个过程,没人知那些散修开出的价码到底是什么,天符宗这点做的还不赖,给散修们提供了很好的保密措施。

    这个散修还在刻录功法,那边的拍卖仍然在举行。

    天符宗这次拿出来的还是一件法宝,不过品质却有六品。有了刚才的基础,众散修纷纷东西,一时间,无数人都忙碌了起来。天符宗弟子一一上前收取玉简筒,再给三位长老检查。

    “师傅,这次的法宝好像很不错呢。”玲雅不懂装懂地评估着。

    “还好吧,法宝这东西,虽然说品质越高越好,但是也得根据自己的修为来选取。如果一个法宝能和自功法结合起来,两者相得益彰,往往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就好像纯钧和天道剑势一般。

    如果拿其他的飞剑来施展天道剑势,绝对不会有纯钧施展出来的威力。

    前面几个东西仅是开胃菜,张猛知道,大家也都知道,可是即便是开胃菜,也让许多人动心了,场面一时间闹无比。

    张猛和玲雅两人对这些没有需求,只当开眼界看着,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半天之后,天符宗拿出来的东西越来越贵重,其中有法宝,有材料,也有天符宗自行制作的高等灵符和功法之类的。

    除了少量几个东西大家都没兴趣导致流拍,大部分东西都让散修同道们趋之若骛,抢破了脑袋。

    临近中午的时候,整个小孤峰顶都洋溢在一片金灿灿的阳光之中,大会举行到现在,无论是天符宗的人,还是散修们,绪都无比高昂,纷纷期待着下一件拍卖物品的出现。

    这时,那个天符宗弟子又捧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瓶子走了出来,张猛注意道,这个天符宗弟子一边走的时候,还拿眼睛一边看着手上的瓶子,眼中时不时闪过一抹炙的神色,好像他对瓶子中的东西也是无比向往。

    “清灵丹一瓶十五颗,服用之后可助长修为,适用御器期修士。”天符宗弟子抿了抿嘴唇朗声说道。

    如同一块石头丢进了平静的湖面,散修们一下炸开了锅。

    就连抱着看戏心态的张猛,也不微微动心了。

    清灵丹啊,这玩意吃了之后,就可以让修士凭空增添修为,绝对是好东西。现在的散修,十有**都是御器期修士,天符宗算是掐中了散修们的死,这才拿了一瓶清灵丹出来。

    东西是好,但是很稀少,越发地显示出它的贵重。

    天符宗三个长老端坐在檀木椅子上,乐呵呵地笑着,一脸的油光灿烂。

    需要的人越多,他们就越能从中选出一些好东西来。

    果然,那个天符宗弟子话一说完,就有无数修士手上的玉简筒泛起了微微白光,大家都在开价了。

    玲雅撇了张猛一眼道:“师傅,你不要么?你也是御器期的修士呢。”

    我要这个做什么玩意?张猛不翻了翻白眼。

    现在自己的修为停滞不前,也只有天业孽火才能助长修为,任凭这灵丹再神奇,也不能帮助自己半点。

    张猛之所以心动,主要是想买下来留给玲雅。

    可是……寒碜啊,手上没有好东西能拿的出来,再一想玲雅手上有地金丹,估计到时候也不需要这清灵丹来助长修为,也就释然了。

    一瓶清灵丹,在散修们中间掀起了轩然大波。

    灵丹不比法宝功法,任何人都可以服用,只要修为到了御器就行。所以开价的人特别多。那些收取玉简筒的天符宗弟子一时忙的团团转,收了一批又一批,很快,三个天符宗长老面前就堆起了一大堆玉简筒。

    三人一一拿起来查阅,时不时皱着眉头,又时不时面露喜色。看样子有不少散修们开出的价码让他们心动。

    那些开出价的散修们也是捏了一把汗水,眼巴巴地看着台子上三个长老的动静,又时不时地扫了一眼那瓶清灵丹,都无比期待自己能够拍到。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三个长老还在查阅那些玉简筒。

    很大一部分玉简筒被他们丢在一边,只有十分之一的玉简筒,放在桌子的一个角落。

    足足半个时辰,三个长老才粗略地查阅了一番,三人对望一眼,又反复查看起堆在那个角落的玉简筒,从中一一筛选。

    到了最后,三人面前只剩下两个玉简筒了。

    也是说,胜负将在这两个玉简筒中决出。

重要声明:小说《仙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