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凡尘 第一百零一章 师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莫默 书名:仙鼎
    互相看了半天,张猛才咧下了嘴,对玲雅道:“刚才那个不能算数的,是花大姐设的圈,你也别当真。”

    自己从来没拜过师门,也没收过徒弟,什么三杯拜师茶这玩意,自己一时真没想起来,刚才只当是玲雅有事要求自己帮忙,才那么干脆地喝下了三杯茶。早知是这样,打死自己也不会喝的。

    “师傅!”玲雅小脸微红,倒还谨记着花大姐刚才的话,一口咬死了这个称谓,“花姐姐说了,在修仙界,喝过拜师茶,受过拜师礼,你就是玲雅的师傅了,是不能随意反悔的,否则玲雅以后修炼起来肯定会有心魔孽障。”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张猛皱着眉头想了半晌,这才严肃地跟玲雅说道:“这样,花大姐只是让我指导你以后的修炼,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师傅这个称谓,你别再喊了。”

    “这不行的。”玲雅扭捏着子,轻声地说道,“一为师,终生为师,你就是玲雅的师傅。”

    “荒唐!”张猛愤愤地拍了下椅子,花大姐到底打什么主意呢?

    “师傅,玲雅要礼物!”玲雅轻移莲步,来到张猛面前,伸出两只白皙的小手,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眼眸中满是得意之色。

    这一口一个师傅喊的那叫干脆啊,张猛顿时觉得头都大了。

    看着面前这个成熟丰腴却透着一股稚嫩气息的女人,看着她眼中的殷殷期待之意,张猛叹了口气,心中思索了起来。

    自己手上确实有几件东西,摄魂镜比较特殊,不能给玲雅,其他几件倒无所谓,尤其是那个如意镯,在修仙界是比较常见的一件法宝,拿出去用的话,应该不会被人怀疑。

    “师傅,难道你什么东西都没有么?”玲雅委屈兮兮地看着张猛,眼眸中的失望之色让人看的心碎。

    小妖精啊!张猛不得不承认,原本就妩媚的玲雅,修炼了霓裳心经之后,完全可以冠以妖精的头衔了。

    那一个个不经意绽放出来的神态,那一颦一笑间,都充满了摄人魂魄的魅力。

    “这个给你。”大手一翻,一直在丹田处温养着的如意镯出现在手心上,张猛将如意镯递过去说道。

    玲雅立马开心地笑了起来,一把将如意镯抓到手上,仔细地捧着,翻来覆去地打量着,眼中满是兴奋的神色。

    “师傅,这个叫什么吖?”玲雅脆生生地问道。

    “如意镯。”张猛开口解释道,刚才生硬的语气也稍微有所缓和,“给你这个东西,只是让你防用的,不是为了那师徒的名分,以后师傅什么,别再称呼了,你也不是我徒弟,我们只是朋友,懂嘛?。”

    “知道了,师傅。”玲雅不以为意地答道,“这个怎么用啊?”

    “拿来我给你示范一次。”对于玲雅的固执,张猛算是没辄了,只当没听到,对她伸出了大手。

    接过如意镯,一边催动着这个困人的法宝,一边讲解道:“将自的元力灌入镯中,它就可以在你的控制下变大缩小,用来困人是再好不过了。”一边说着,张猛一边将如意镯在了玲雅的上,紧紧地将她束缚了起来。

    “师傅,这个好紧啊。”玲雅动弹了一下子,前的硕大更是被如意镯捆的结结实实,秀眉轻皱,一脸难受的表

    张猛干咳一声,心念一动,如意镯又从玲雅上飞出,变成原本的大小,停留在她面前。

    “嘻嘻,这个好玩。”玲雅一把抓过,喜不自地来回打量着,随后不怀好意地看了张猛一眼,抛出如意镯,对着张猛当头罩下。

    张猛嗤笑一声,大手轻轻一拂,一股力道传去,将如意镯直接扫飞了出去。

    见到此幕,玲雅不愤愤地跺了跺脚问道:“为什么我捆不住你?”

    “这如意镯本来就是我温养修复的法宝,现在跟我的元气完全是一体的,你怎么能用来对付我?记住,以后你的法宝若是没经过自元力温养,不要随意释放出去,否则很可能被实力强大的修士直接收走。”

    “那要怎么温养啊?”玲雅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法宝这种东西,好奇心不可谓不大。

    “等你实力到了御器之后,可以将法宝收进丹田内温养。现在嘛,每打坐的时候将它拿在手上,带动元气从它上流过,过些子,它就算是属于你的法宝了。除非遇到实力悬殊太大的修士,否则别人是不可能直接收走的。”

    “哦,知道了。”玲雅乖巧地点了点头。

    “再跟你说一句,在修仙界,财不可露白!这如意镯虽然不能说是很好的法宝,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拥有它,难免会遭人觊觎。”

    “我跟着你呢,别人要是打我主意,难道师傅不会出手么?”玲雅眨巴着眼睛看着张猛,一脸的理所当然,然后将如意镯缩小,在白皙的手腕上。

    深深地叹了口气,张猛忽然觉得,自己跟玲雅这师傅名分算是被她咬死了,即便自己再不承认,再怎么否决,她还是会称呼自己为师傅。

    张猛沉思的时候,小妮子又眼珠子一转,蹦蹦跳跳地来到张猛前,在他面前半跪着,抬起头来,露出一脸天真无邪的微笑。

    这个微笑……很有点危险的感觉。

    而且以这个角度瞄下去,玲雅口处一片雪白的肌肤,暴露无疑。

    “干什么呢?”张猛撇开视线,有些尴尬地问道。

    “师傅你累了么?要不要玲雅给你捏捏腿?”玲雅轻轻地问道,“玲雅的手艺很好的。”

    “不用了。”

    “那要不要捶捶背?”

    等到两人再走下楼的时候,花大姐夫妇两人早不见了踪影,餐桌上只有一张纸条,张猛拿过一看,顿时面露一丝苦笑,将纸条递给玲雅道:“你花姐姐他们走了。”

    玲雅紧张地接过纸条,扫了一眼之后,顿时委屈地问道:“花姐姐他们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扭头凝视着玲雅妩媚至极的面容,再联想纸条上花大姐的留言,张猛突然知道这夫妇两人为什么冒险深入南疆把自己找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