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凡尘 第七十五章 花枝节蜈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莫默 书名:仙鼎
    等到天亮再次启程之后,王相知明显刻意将速度放慢了下来,和孙乐儿并肩走在前面。

    破瓜之痛,让孙乐儿走起路来的姿势稍微有些不自然。虽然这个差别很微妙,可哪能瞒得过修士的眼睛。

    “陆师兄,孙师姐好像受伤了的样子。”李元悄悄地拉了一下张猛的衣袖,轻声道。

    “或许吧。”张猛脸皮抽搐了一下。

    不过好在修士的体质比凡人要强上许多,按张猛估计,孙乐儿只需再过个半,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正在行走间,孙乐儿突然抬头朝上望去,惊喜地叫了一声:“王师兄,看,那边有朵花好漂亮。”

    顺着孙乐儿手指的方向,众人顿时看到了一处山峭突出的地方,一朵粉白的花骨朵正在绽放着,阳光的照下,这朵只有巴掌大的小花,反着洁白的光芒。

    “师妹喜欢,师兄去取给你就是。”王相知微微一笑,掐了个灵决,张口一吐,一个红红的尺子便被喷吐了出来,尺子迎风便长,王相知轻轻往上一跳,稳稳地站在了自己的法器之上,温柔地对孙乐儿道:“师妹在此稍等片刻,为兄去去就来。”

    “恩。”孙乐儿眼中一片迷离之色,乖巧地应道,“师兄小心。”

    何止孙乐儿,其他人哪个不满面的羡慕,就连张猛也是。

    除了王相知之外,大家全是洗髓期的修士,只能将自己的法器放在边,根本不可能收进丹田内温养。自然不能象王相知这般收放自如。

    而且玉华派门下的弟子,在洗髓期使用的法器,普遍都是一支一品的丹青笔而已。只有实力达到御器之后,才有资格再选取别的法器。

    看着王相知踩着尺子上朝白花飞去,张猛抿了抿嘴,没说话。

    白花离地足有三十丈,而且正生长在山峭之下,不能御器飞行,是不可能采摘到的,更何况,王相知还有心拿此来讨好孙乐儿,自然一力承担了下来。

    不过……张猛眼看此花通体洁白,根茎却有一丝丝血线模样的脉络,心中不想起了玉简中记载的一个东西。

    血稠花,别看它卖相漂亮至极,可若是将它碾碎的话,花瓣中就会释放出浓郁的血腥味。

    血稠花一般用来炼制毒药所用,本并没有多大价值。可它生长的地方,总会若有若无地散发出血腥味,这股味道不仔细闻是闻不出来的。再者,有血稠花的地方,必定会有毒物聚集。

    张猛和这个王相知没什么交,自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见知。

    而且普通的毒物怕也奈何不了一个御器期的修士,看此山峭陡峭至极,应该不会有体型庞大的毒物才对。

    所以,别人想讨好自己的女人,张猛也管不着。

    王相知转瞬间便飞到了那边,他倒也生了一副警惕的心思,并没有立刻动手去采摘,反而踩着尺子来回绕了几圈,发现并没有危险之后,这才停在血稠花面前,扭头得意地对孙乐儿潇洒一笑。

    “师兄小心点哦。”孙乐儿面若桃花,一副含脉脉的模样,为自己找到了如此贴心的如意郎君而高兴。

    孙乐儿话音还没落,旁边李元顿时大叫道:“师兄快退!”

    张猛也看的清楚,正当王相知回头之际,血稠花下面一个只有两指宽的缝隙处,突然冒出两只红彤彤的眼睛。

    下一刻,一道黑影从缝隙中窜出,直接扑在王相知的上。

    大家全没看清楚那黑影到底是什么,倒是王相知惊呼一声,面色大变,伸手就朝黑影抓去,想将它抓走。

    大手刚和黑影接触,一抹温凉刚硬的感觉便从手上传了过来,直到此时,王相知才看清楚,这居然是一条长约两尺,浑五彩斑斓的蜈蚣。

    “花枝节蜈蚣?”王相知浑一阵冰凉。

    没等他有什么反应,蜈蚣那数之不尽的爪子死死地抓在对方衣服上,体一探一放,一口咬在了对方的颈脖之处。

    王相知惨叫一声,使劲将这毒物抛开,同时伸手入怀,取出一道灵符,灌入元力就朝蜈蚣轰去。

    一道丈许火焰凭空生出,灼烧在蜈蚣上,蜈蚣发出咯吱咯吱的惨叫,直直落下地面。

    这一幕只发生在眨眼之间,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王相知已经将蜈蚣击退了。

    “师兄!”孙乐儿担忧地喊道,同时拔开脚步朝那边跑了过去,其他人也紧随其后。

    张猛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那条从空落下的蜈蚣,虽然王相知的灵符灼烧到了对方,但是花枝节蜈蚣还是凭借着上坚硬的壳阻挡住了致命伤害,一落地便跑的无影无踪。

    “师兄!”孙乐儿的呼喊突然悲恸起来,张猛抬头朝上看去,只看到王相知居然从自己的法器上跌落了下来,直直朝地面载下,面上一片乌黑之色。

    好在众人虽然修为比不上他,反应倒也不慢,那一直沉默不语的武德力拿出一道灵符,嘴上念念有词,伸手一弹,一股强风便朝王相知坠落之地卷去。

    强风卷着王相知,随后慢慢变得平稳下来,将他轻轻放到了地面上,免除了他从三十丈高的地方载下的命运。

    三十丈的地方,若是王相知没有丝毫防护,纵使修士体异于常人,也肯定会摔的跟鱼鳔一样。

    等到众人冲到王相知边的时候,印入眼前的一幕也让他们惊悚不已。

    王相知露在外的皮肤,全是乌黑之色,显然是中了剧毒,颈脖处更有一个细小的牙印伤口,从里面冒出漆黑的血液。这位御器期的修士口吐出青色的涎沫,在那使劲地抽搐着。

    孙乐儿面色如土,已经完全不知所措,傻傻地看着这一切。

    倒是李元赶紧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拿起一枚,伸手捏开王相知的嘴巴,弹了进去,紧张地喊道:“王师兄,赶紧运功炼化药力。”

    王相知此刻翻着白眼,黑色的瞳孔都消失不见了,抽搐的动静越来越大,显然神志不清,哪还有什么意识来打坐炼化药力。

重要声明:小说《仙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