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凡尘 第六十三章 阴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莫默 书名:仙鼎
    一声惨叫传来,刚刚踏上自己法器的荣可求被一股大力带着,往前冲了十几米,才翻着滚倒在地上,竟一时还没死绝,不可置信地低头往自己口处看去,只看到一个硕大的窟窿,随即脑袋一歪,没了气息。

    没有防护罩或是法器保护的修士,除非修炼特别的功法,一般都是比较脆弱的。当然,实力强大的修士,也可以在危险来临的一瞬间,将元气凶猛从体内外放,也可以达到保护自的目的。

    张猛来到荣可求边,警惕地注视着他的尸体,半晌之后,发现毫无动静,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荣可求确实没有元神离体的实力,也就是说,他的修为并没有达到御器五层。

    只有实力达到御器五层之后,神识才能够强大到离开。若是被灭,修士们可以元神出窍逃遁。

    这也是为什么修为在御器五层以下的修士,一般都在只能在地面打斗的原因。他们的神识还太过薄弱,无法做到一心多用。若是御器升空,又要打斗的话,一般况是顾不过来的。

    只有那些修为超过了御器五层的修士,才会一边御器飞行,一边御使自己的法宝争斗。这个时候,他们的元神已经算是强大了。

    张猛小心地看了半晌,就是怕荣可求元神出窍逃遁。

    捡回了纯钧剑,擦拭干净上面的血液,张猛又在荣可求的上翻腾了起来。

    不大一会,就从他上找到几块灵石,都是些低档货,最高才三品,这当然入不了张猛的法眼。另外还有一些符咒,这些东西倒让张猛很是欣喜。

    当年自己虽然无法弄到威力强大的道术法决,可毕竟也要与人争斗。凭借的就是符咒,还有各种各样的法宝,可惜,毁去的时候,那些法宝也都没了。只留下本命相修的纯钧。

    稍微查看了一番,这些灵符都是一些质量相当不错的东西,拿来对敌自然再好不过。张猛不客气地收进了怀中。

    可惜,那种可以化成金雕的灵符却再没有发现了。不过想想也是,那灵符的威力很大,应该是一种高档灵符,以荣可求这样的修为,能弄来一张就很不错了。

    除此之外,荣可求上竟然别无他物。

    低头看了一眼那笔状法器,张猛微微感应了一番,不有些失望。这笔状法器仅仅才三品,而且被自己一招重创,表面都有些暗淡无光了,必须要再淬炼许久,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张猛自然不会傻到去淬炼它,纯钧可比它好多了。

    低头沉思了一番,张猛先将荣可求上的衣服扒了下来,在自己上,然后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荣可求的容貌。

    盘膝坐下,张猛从怀中拿出了易容丹。

    没想到了,这才刚刚炼成,就有试验的机会了。

    伸手捏起一枚塞进嘴中,神识紧紧地锁定着荣可求的相貌,片刻之后,张猛只感觉面部肌一阵扭曲,有种被什么东西覆盖住的样子。

    这种扭曲的动静持续了好大一会才停止。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可还是感觉怪怪的。

    让冰儿释放了一枚冰枪戳在地上,张猛盯着反过来的样子仔细地看了看,印入眼帘的容貌已经和荣可求并无二异了。这不让张猛感叹不已,易容丹果然很是奇妙。

    自己和荣可求体型差不多,可高却稍微有些差异,不过没关系,只要隐藏得当,想必别人也不会太在意这一点点差距。

    拿出一枚火符咒,然后对着荣可求的尸体释放了出去,将他烧个精光,张猛这才拿起那笔状仙器,盘膝坐在地上,暂时冒充起了荣可求,干着守株待兔的勾当。

    刚才张猛本想让冰儿一招杀了他的,可是转念一想,玉华派来了五个人搜索自己,荣可求仅仅只是其中一员罢了。

    杀了荣可求固然轻松,但是其他四个人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

    张猛不想惹事,但是事到自己面前了,他也不会怕事。

    逃回自己的仙府,那肯定是安全的,可难道以后一直要在仙府中呆着么?自己总有出去的时候,张猛可不想被人老是这样在暗中盯着。

    所以,他才让冰儿和那金雕打成平手,自己再死死迫荣可求,为的就是让他用传音符来召唤同门。

    计策很成功,荣可求到死也没想到,这个洗髓七层的散修,胆子居然如此之大,硬是拿他当了一回枪使。

    这样做也冒一点风险,毕竟对方还剩四人,若是一古脑全过来了,冰儿自然无所畏惧,张猛本就不好办了。

    自己并没有什么保命的能力,除了土息术就是冰儿给自己释放的幽蓝护罩。这幽蓝护罩防御力很强,可也不住四个御器修士的轰击。

    但是张猛猜测,玉华派这次来的五个人,肯定不会在一起的。

    南疆实在太大,若是他们想尽快找到目标,肯定要分头行动。荣可求就是一个例子,毕竟自己只不过是洗髓期的修士而已。到时候一对一的话,张猛自然不会畏惧。

    仔细考虑了一下,还是保险起见,张猛先将冰儿化成轮回丹收了起来,自己则跑到山脚下,藏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再用土息术敛去自己的气息。

    若是对方来的只有一人,张猛就把他引下来干掉,如是真的来了四个,张猛决定不冒头。

    整整等了一天,张猛才察觉到有两道气息在朝这边接近着,丝毫不加掩饰。

    比预想中的况要好的多,来人只有两个。

    那两道气息直直地落在昨天自己和荣可求战斗的地方,半晌没有动静,看样子是在查探。

    山头之上,两个年轻人皱着眉头看着战斗过后的场景,其中一人长的玉树临风,温儒尔雅,眉宇间多有警惕之意。另外一人却是体型宽大,面相凶恶,丑陋无比,半晌之后,其中一人叹道:“五师弟怕是凶多吉少了。”

    “三师兄,何以见得?”那个比较丑的男子大声地问道。

    “师门的告凶咒,只会在况危急的时候才会传出,五师弟既然已经传出了告凶咒,想必当时肯定不太乐观。”一边说着,三师兄一边蹲下了子,仔细地观察着战斗后的场地,眉头越皱越深。

    “这里的痕迹已经被毁去了,而且有火符咒灼烧后的痕迹。”

    “难道五师弟他……”面丑男子惊呼道。

    “四师弟,改改你那急躁的脾气。”三师兄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虽然我们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但是五师弟好歹也是御器修为的修士,南疆之中的精怪固然凶猛,可他只要御器飞走的话,应该不会有事。”

重要声明:小说《仙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