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凡尘 第三十三章 决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莫默 书名:仙鼎
    直起来,绿雪温婉地拂了拂额头有些凌乱的秀发,脸上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歉意,顺手将手上的玉瓶丢了过去:“这是几枚疗伤用灵丹,可以止血。若不是你极力反抗,我也不会下如此重手,因为你杀我蜀山弟子,本来应该带你回山门,但是既然你经脉已断,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

    张猛咬牙冷冷地笑着。

    “这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以后你可以安安心心地做个凡人,以你这种修为和资质,还是不要卷入修仙界的好。”

    “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张猛怒极反笑。

    “话尽于此,你好自为之。”说完之后,抛出轻灵长剑,飞空而去。

    蜀山!绿雪!

    张猛强忍着疼痛,慢慢地站起来,一阵猛咳,吐出一口鲜血,这才觉得憋着的膛好受许多,踉踉跄跄地来到玲雅边,仔细地查看了一下,这才安下心来。

    确实如绿雪所说,玲雅现在并无大碍,只是体上有些小伤,不过服用了灵丹之后,估计过个一两天就可以清醒过来。

    倒是自己,张猛大口地喘着气,浑都在冒冷汗,微微提起一口元气,流转于全,但是元气却在右手伤口处那停滞不前了。

    张猛知道,那是因为筋脉被切断的缘故。

    修士受伤,分有三种,第一是普通的皮外伤,只要不伤及筋骨,即便是被人打成猪头模样,也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而第二种,况就比较严重,筋骨受伤,若是没有上好灵丹妙药,根本不可能完全康复。而最后一种则是最致命的,元神受伤,轻则修为倒退,重则魂飞魄散。张猛现在这样的形,属于第二种,筋脉一断,势必对以后的修炼有碍,甚至将再无进步的空间可言。

    若是张猛属于那些大门派的弟子,倒还好办,只要服用一些上好的灵丹,经脉自然可以接回。可是……现在的张猛一无修为,二无背景,根本无法弄到那些灵药。

    扭头看了一眼绿雪走时丢下的疗伤药,张猛几乎是颤抖着手,将瓶中丹药全数倒出,塞进了嘴中,然后盘膝而坐。

    不会就这么放弃的,绝对不会的!

    灵药入口之后,张猛顿时感觉一股暖流从腹部升起,咬着牙控制着体内的元力,将药力带到了受伤的右手处,涌出的鲜血,一瞬间便止住了。

    但是药力也就到此为止了,它只能止血,却不能帮张猛接上断掉的筋脉。

    元力一次次地冲击着,每一次冲击,都让人疼痛难忍,张猛死死地咬着牙,心神沉浸其中,想用剩下的元力来活络筋脉。

    这本就是一个希望,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当疼痛变得麻木之后,张猛蓦然感觉伤口处居然传来酥酥痒痒的感觉,就好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那里蠕动一般。

    内视之下,张猛不喜出望外。

    伤口处,居然有一丝丝淡薄的元气,贯穿了被切断的筋脉,连接到了一起,太虚剑意心法又能勉强地运转起来。

    不明白为什么,可张猛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张猛赶紧收敛心神,进入了平时打坐的入定状态。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全都是疼痛难忍,尤其是右手处,脑海中蓦然闪现出之前与那绿衣女子争斗的过程,张猛的眼中满是杀机。

    鼻孔中一阵阵幽香和血腥味交融的味道。闭上眼睛再仔仔细细地内视了一番,这一查看,顿时让张猛有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太虚剑意心法在运转,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流畅,但是它确确实实地在运转。而自己被切断的筋脉处,现在居然有一层皮连接了起来。而那骇人的伤口,更是以一种微妙的速度在自我修复着。

    太虚剑意淬炼之后,居然能有如此奇效么?虽然如此,但是自己的右手却还是没有感觉。

    看了一眼玲雅,这个女人还在昏迷中,一的鲜血差不多已经干涸,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试了试玲雅的脉搏,一切良好,张猛跌跌撞撞地来到卧室,再次盘膝坐了下来,筋脉能断而续接,张猛只能归功于太虚剑意。自己受伤不久,必须再接再厉,绝对不能松懈。这一打坐修炼,就是整整三天。等到张猛收功之后,却发现玲雅正坐在自己的上,抱着抱枕,傻傻地盯着自己,双目无神。

    家里地上的鲜血早已经被擦拭的干干净净,自己的伤口处,也被绷带包了里三层外三层,应该是玲雅弄的。

    “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见到张猛醒来,玲雅赶紧说道。

    饭桌上,一桌好菜被张猛狼吞虎咽地吃下了肚,玲雅默默地收拾好,然后两人坐到了沙发上。

    “是那个女人打伤了你么?”玲雅突然开口问道,眼睛看着张猛右手上的绷带,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着。

    张猛苦涩地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给你打电话叫你回来的。那个女人也追着我追到这里来的。”玲雅满是自责地说道。

    张猛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周武死的时候是在玲雅的房间中,只要稍微打探,就会知道房间的主人到底是谁。至于那绿雪是如何得知周武死在那的,就不是张猛所能知道的了。不过象蜀山这种大派,应该有自己的追踪之法。

    “不是你的错。”张猛伸手拍了拍玲雅的脑袋。

    相比玲雅的自责,张猛更是愧疚,她是无辜的,她是被自己搅进了这趟浑水而已。这也是张猛一直以来不想卷入凡尘的原因。

    “但是如果我不叫你回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玲雅哭成了泪人儿,想去摸下张猛的伤口,却又不敢下手,“去医院吧。”

    “不能去。”张猛摇了摇头,去医院只会卷入更大的麻烦,“而且也不用去,它自己会长好的。”

    伤口处,很酥麻,应该是肌和筋骨在修复的缘故。

    回想起在那临危一刻,玲雅奋不顾地扑到自己面前,以脆弱的体挡住了绿雪的剑气,张猛感动无比。

    因为张猛受伤,玲雅照顾的更加仔细了,若不是张猛强烈抗议,这个女人怕是要冲进卫生间来帮自己洗澡。

    绿雪啊绿雪,这件事只不过是修士之间的事,根本没有必要将一个凡间女子卷入其中。回想起这个蜀山弟子打伤玲雅之后的冷漠和毫无悔意,张猛就愤怒的全都在颤抖!

    要报仇!绝对要报仇!若不是有太虚剑意淬炼过自己的,若不是这个功法的神效,筋脉被切断的的自己,将再无缘踏入修仙之路,这对于一个追求天道的修士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打击!

    蜀山弟子就可以轻易地剥夺别人的权利么?蜀山弟子就可以冷漠地对待自己犯下的过错么?

    千年之前,那些修仙门派,没有一个人看得起散修,我张猛依旧成长了起来,虽然走到哪都是白眼,但是当自己的实力强大之后,却没人再小自己!

    强者为尊!不但是动物世界的法则,也是修仙界的法则!张猛懂,千年的经历,早就让他懂得了这些!

    唯有实力凌驾在蜀山之上,才能羞辱他们,去嘲笑他们,报今之仇!此仇不报,后必生心魔。心魔一生,修为将再无寸进,还可能被愤怒的绪影响,转而变成邪魔外道。

    巨大的压力之下,张猛居然在某一天夜里冲破了第八处位,成功晋升洗髓四层。手上的伤势也一天比一天好转,修炼了太虚剑意淬炼之后,伤口的自我修复速度远远超过了张猛的预料。

    只剩下最后一处位,就可以将太虚剑意第一层修炼到大圆满境界,到那时候,自己也将是洗髓五层的修为,纯钧仙剑也会解封!

    但是……张猛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没时间让自己在这里干耗,城市中灵气太过浑浊,无论是为了自己的修为,还是去蜀山报仇,张猛都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而唯一的途径,就是离开这里,前往自己千年前的洞府。

    ****

    本二更,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仙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