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凡尘 第一章 造孽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莫默 书名:仙鼎
    云端之上,平常人眼看不到的地方,一座巨大巍峨的浮岛正在缓慢地移动着。.neΤ

    这便是凡人口口相传的蓬莱仙境,每隔数十年才在人世间昙花一现,随即再次归隐虚空之中。

    浮岛之上,山清水秀,层峦叠嶂,怪石林立,奇珍异兽无数,更有那仙草灵药争芳斗艳,郁郁葱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心舒畅的清香味道。

    但是,在这静谧的环境中,却有一处是任何岛上生灵不敢逾越的地。若是有大神通之人,便可清楚地看到,在这一块占地百里的范围内,有一层若隐若现的光芒笼罩着。而此刻,这层光芒仿佛一盏昏暗的油灯,随时都有湮灭的迹象。

    光芒笼罩的范围之内,有无数把奇形怪状的武器,静静地矗立其中。这些武器凌空漂浮,有刀有剑,有枪有棒,更有那狼牙大锤和长鞭,更甚者,还有一些仿佛香炉和女人家用的绸带一般的东西。这些武器和东西分成了两派,以中间为界限,泾渭分明,遥遥对立。左边仙灵之气涌动,右边却充满了森森的妖魔之气。

    一声长笑打破了这份静谧,只听一人朗声道:“妄你们自称正义修士,一千年前施展谋诡计,以斗法为名相约我等来此蓬莱仙境,却没想到暗下杀手,布下万剑归宗大阵,将我妖魔之众困于此地。如今却又如何?一千年过去了,我们尽失,尔等还奈何不了我们。”

    仔细看去的话,此地并无人影,但是伴随着声音传出的同时,却能看到一柄周散发着妖异之气的红缨之枪在微微抖动。

    一声佛号响起,一柄降魔杵一般的武器往前“走”了两步,叹道:“如此足矣!”

    “哈哈哈哈!”红缨枪大笑不已,“所谓的正义修士,原来只不过是一群白痴。这千年的生死争斗,虽然让我妖魔的毁去,你们也好不到哪去。如今我们都只能以神识托付于各自的法器之中,苟延残喘,我看尔等还能奈我何?”

    “啸天妖王此言差矣。”一柄拂尘站到了降魔杵边,“妖王不若放下彼此恩仇,我等就于这蓬莱仙境中讲经论道,共修大果,也好早再入轮回。”

    “小道士。”红缨枪的语气充满了讽刺,“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啸天妖王投你门下,做个童子门生?”

    “不敢不敢。”拂尘朗声回道,“只是千年的争斗,难道还不能让妖王明悟么?”

    “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法。”红缨枪冷哼一声,“千年争斗未果,我们不妨来上第二场。”

    “何为第二场?”降魔杵问道。

    “哈哈,所谓的正义已经蒙蔽了你们的灵识,眼前这大好机会,不正可以相约再斗一场么?千年了,你们以为万剑大阵还能运转么?而且……各位莫要忘了,今正是蓬莱仙境于人世间显现的子。”

    “啸天妖王,你敢!”拂尘大喝一声。

    “有何不敢?”啸天妖王长啸一声,红缨枪上泛起层层涟漪,与此同时,原本安静地站在红缨枪后的那些妖魔法器,也一同发难。正义修士的法器一时不察之下,只能施法抵御。

    虽然众人的早就毁去,但以神识御器依然发挥了很大的威力。充沛的灵气在两派中间相遇,如同拍天的浪水一般,猛然朝上卷去。

    只听哗啦一声,笼罩在这片范围上空的光芒便如风中的***,迅速熄灭了。

    “不好。万剑归宗大阵被毁,妖魔要跑!”降魔杵大惊,驱法就朝前追去,却哪还见到妖魔法器的影子,远远地,只听到啸天妖王的长笑之声:“多谢各位出手相助,我们人世间再见!”

    “啸天妖王此人,城府太深,居然借助我等之手,彻底毁去大阵的束缚。”拂尘叹息一声道:“看来人间界又要遭劫了。”

    “我等大意了,不如啸天妖王心思缜密,居然还能在意今天是蓬莱仙境显现的子。”降魔杵也说道。

    “现在怎么办?”

    “妖魔已经侵入凡界,想必再过不久就能托舍重生,到那时候,人间界将会生灵涂炭。各位道友,唯今之计,我们也只能下界寻找传人了,只有人间界有足够的力量抵挡,才能确保无忧。”

    “大师所言甚是。”各仙家法器点头道。

    “事不宜迟,蓬莱显现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我们将只能等待下次机会,各位请随我来。”

    *****************

    万米高空,一柄漆黑的大剑正在急速飞行,眨眼之间已经行进百里。只见此大剑长约四尺,宽三指,造型张狂奔放,隐约透着一股杀气,光芒内敛,剑柄与剑完美衔接,而剑柄之处更镂刻着鳞片状的花纹,正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他仙人的,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张猛现在满肚子恼火,这份恼火已经持续了快一千年了。

    想当年,他只不过听说仙魔约定于那蓬莱仙境斗法,一时好奇也跑过去观看,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拣,却没想到那一群秃驴臭道士们居然暗中布下了万剑归宗大阵,等到自己察觉的时候,想跑都跑不掉了。

    虽然自己是个散修,为人不正不邪的,平时也没和什么人结怨。但是在那万剑大阵之中,仙魔斗法之时,自己还是被毁去了

    若不是自己实力强大,肯定会落个神识俱灭的下场。

    一想起这个,张猛就满眼婆娑。

    怎么就这么倒霉呢?那一群仙佛妖魔,没一个是好东西!打架就打架呗,干啥扯上我啊?

    尽毁,一生的修为也随之消散。神识虽然托付于纯钧仙剑之中,却也不是长久之计,只有先找个托舍,才能稳住神识。否则时久了,自己肯定逃不了神识俱灭的下场。

    这凡间可不比蓬莱仙境的灵气充裕,这人世间繁华种种,却也肮脏不堪,灵气浑浊,才从蓬莱回来三天,张猛就觉得自己的神识之力消退了一截。

    可是寻找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若是随便找个,自己确实可以继续活下去,但若是资质根骨不行,以后还怎么修炼?

    而资质根骨上佳的凡人,也不一定就符合自己的心法。这一路飞来,张猛已经观察了好多人了,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

    更何况,自己虽然不正不邪,却也不是那邪魔外道,强行吞噬别人魂魄,占据凡人的事可干不出来。

    那样有违天道啊,等到飞升的时候,天罚之力肯定会加重。

    再找找吧,若是实在不行,就强行吞噬某个凡人的,托舍重生得了。张猛知道那些妖魔肯定就是这么干的,至于那七大门派和正义的修士的神识,应该是找传人传法,指导他们修炼,再等待天年大限之时,烟消云散吧。

    迂腐!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妖邪?张猛从来不管这些,行自事,问心无愧就行。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张猛的神识微微一动,急速飞行的纯钧仙剑也随之停止了下来。

    “咦,好一个颇有根骨的苗子!”若不是已失,张猛现在肯定要两眼放光了。感应之下,一个穿着朴素衣裳的年轻人印入张猛的神识之中。

    这样的根骨,若是放在千年之前,那肯定是要让七大门派抢破头也要收入弟子的。可惜现在……估计也没多少修士存在于这世间了。据张猛所知,千年之前,为保万一,七大门派已经将人世间的修士差不多全带到了蓬莱仙境,和那妖魔决一死战。

    不过……张猛也仅仅是感慨两声。

    这个年轻人现在生机旺盛,可不是要马上死掉的样子。自己想要寻找,一不能行邪魔之事,二不想跟那些正义修士一样。只能寻找刚刚死掉的尸体托舍,这样才不有违天道,也省的遭报应。

    “你怎么就不死呢。”张猛恨恨地骂了两声。

    “嘎……”一声及其刺耳的声音响起,在神识感应之中,那年轻人的生机居然瞬间便如同风中的***一般,摇曳不已。

    “怎么回事?”张猛疑惑极了,难道那年轻人碰到了什么天灾**?

    再仔细一瞅,却发现那年轻人被一只巨大的有四个轮子的铁皮怪物撞飞了出去。

    这个铁皮怪物张猛这几天看到不少,都在路上呼啦啦地驰过,速度相当一流,比马匹跑的快多了。

    张猛顿时紧张了起来,内心中蠢蠢动,神念中不可抑止地一遍又一遍地念叨着:“熄灭吧,熄灭吧。”

    张猛现在的心相当复杂,又是期待,又是愧疚,又满心希望,又觉得自己特卑鄙无耻……

    造孽啊!

    哗啦……在狂风暴风之中,那盏摇曳的***再没能坚持住,慢慢地……熄灭了。

    原本紧张的心突然一阵轻松,张猛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啊!自己正瞌睡着呢,没想到老天送上来一个上好的枕头。

    这样好的根骨,若是再不动手,被别人抢了先,那可就亏大了。

    张猛再不迟疑,按下纯钧仙剑,直直朝那年轻人的飞去。

    一抹凡人眼看不到的光芒刺进了那年轻人的脑袋中,随之消失不见。

    张猛也是一阵虚弱,占据别人之中,需要耗费相当多的神识之力,才能稳住元神。而此刻,他显然没有别的心思再关注外面的动静,只能死死地守住自己的神识。

    年轻人倒在血泊之中,在他前方十米处,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停在路边,跑车上,一个美女戴着墨镜,傻傻地看着面前,等了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浑颤抖地走了下来。

    一大堆人围聚到了年轻人边,有人大喊道:“快叫救护车,打电话报警!”

    “小姑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有人对从跑车上走下来的美女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啊。”那美女头皮都是麻的,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血,而且是自己亲手造成的,手足无措道:“他自己突然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这小伙子也真是的,怎么不等红灯呢,而且还不走斑马线!”

    “别说了,赶紧打电话吧。”

    没一会,救护车和警车都来了,把倒在血泊中的年轻人抬了上去。美女也没有逃逸,警察询问了几句之后,也驱车将她一起带到了医院。

    “千万不要有事啊。”坐在车上,美女低垂着脸,小手紧握着,“千万不要有事!”

    “哎。”其中一个警察有些同美女道:“放心吧,如果事实真的象你说的那样,这种行为不会构成刑事案件的,错在他上,等我们回头调取一下监控录像就知道了。”

    “谢谢。”美女抬起头来,脸上两抹泪痕,表楚楚可怜,我见尤怜。

重要声明:小说《仙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