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竺和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箫声远远地传了出去,混合着漫天飘舞的雪花,悠悠回响在永乐宫里。

    正在永宁寺听高僧说经的清河王元怿,第一次在听经时走了神,在大雪夜袅袅而至、若有若无的箫声中,他心底反复陪她吟咏着那其中的一句诗:

    “含出户脚无力,

    拾得杨花泪沾臆……”

    胡绿珠的相思,原来种在魂魄深处。

    宣武帝无法得到她的,元怿用了十年时间,也无法得到,可那个浅薄幼稚、无大志的杨白花,却不废吹灰之力,轻易得到了她这种牵肠挂肚的思念!

    素来不易发怒的元怿,心底也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嫉妒感,为洛阳城女人们烈追逐的英伟男子,他的确为此而不服气。

    “施主!”高坐在莲台上的天竺老僧,忽然睁开眼睛,用枯干的食指指着端坐在他面前的元怿,喝道,“汝心中无禅,何故亦来听经?”

    元怿大惊,这才收束了心神,向天竺僧微笑合掌道:“弟子学禅十五年,法师何谓弟子心中无禅?”

    “施主脸上六毕露,恨缠绵,辗转难安,哪里是什么学禅向佛之人!去去,似施主这般挣不脱红尘的俗物,不配听老僧之禅!”那大有化外之人风姿的天竺僧,竟然当着几个宗室亲王的面,毫不客气地驱逐起元怿来。坐在元怿旁的荆州刺史元顺,也惊讶地望着这位天竺僧。

    这个月,恰逢年底。地方大员们纷纷进京述职,元顺昨天刚赶回来,今天便陪着元怿一起进宫听天竺僧说经,没想到,这个古怪的天竺僧。。Wap,16K.cn。居然说元怿心中六缠绵。

    在元顺眼里,这位执掌天下大权地王叔,是位格沉静、满腹韬略、喜怒不形于色的大人物,也是举国唯一能让高傲的元顺感觉到真心佩服的人物。

    “法师,凡人皆有,为去**,所以学禅。”元怿陪笑道,“久闻法师有极高明的相术。曾于南朝建康城里地秦淮河馆里度得一名,谓其有佛,后来竟然成了正果;又曾从梁宫中度一王子;从洛阳城中度一名将……法师,这三人混迹红尘,难道无?”

    跟其他亲王一样,生在佛法大盛的时代,元怿也是自幼习经,对一些佛经早背得滚瓜烂熟。

    去年秋天,元怿还和胡太后商量了,准备派出一些格坚韧的年轻僧人。长途跋涉,去天竺取回更多的经书,没想到,今天这位在大江南北都颇有名气的天竺怪僧。竟然不客气地当众指责他,说他毫无佛缘,毫无禅

    元怿当然不相信。

    形容枯瘦、衣着单薄的天竺老僧,发一声冷笑,在青灯下将手乱摇道:“你哪能与这三个人相提并论?你不但心中无禅,而且佛,你无侍佛之缘。来,老僧为你相一相。”

    “有劳。”元怿微笑抬起脸。他对自己的相貌和气质,一向很有自信。

    “长颐深准,骨相清贵,定有经天纬地、治国安邦之能,可眉心有结,当永沉**之海。电 脑 小说站http://www.16 K.cN不得自拔。”天竺老僧的眸子湛然有神。只扫了元怿一眼,就侃侃而言道。“面有横纹,不得善终,必遭横死!施主,你若能远离宫中女子,方可保全无事。”

    宫中女子,那不就是胡绿珠吗?元怿自己在心底苦笑,也许,他这辈子注定了无法将这份孽释怀,尽管在他地面前,她永远表现得那么冷漠无……

    毗卢内,寒气越来越重,听经的人开始两两三三散去,元怿仰头长叹一声,拂衣而起,也向外深雪中等候的三马安车里走去。

    跟随在元怿边的元顺,注意到了元怿的失态,也有几分知道清河王是为了什么而神思恍惚,他忍不住问道:“四王叔,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

    “嗯?”

    “胡太后再有才干,也不过是个足不出宫的弱女子,当初,宣武帝驾崩后,后孤儿寡妇,胡太后怎么可能是你这个手握兵权的至尊亲王的对手?”

    元怿撩衣上车,脸色平静地打断了他:“元顺,这些话今后不要再提起。别忘了,是太后赏识的你,你才有今天。”

    马车辘辘驶动,元怿微阖双目,直到再也听不见那隐约传来的箫声,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其实元顺说地正是不少宗室和大臣的想法。就连刚才那个方外老僧也知道,他元怿既有帝王之相,又有帝王之能,却偏偏会为了一个女子而神智昏悖,甘心放帝位不居,甘心放弃命不要!

    胡绿珠的父家家世并不贵重,外援既少,又乏实力,差一点就因为那条“留犊去母”的皇家规矩送命,若非他倾力相助,她们孤儿寡母怎么可能稳稳当当地坐到太极上发号施令?手握十数万重兵地他,完全可以从胡绿珠手中夺取临朝专政成为摄政王的机会,甚至从侄儿元诩的手中夺取帝位,来一个兄位弟承。。wap,16K.Cn。而他却什么也没有做,只甘心愿地站在她后出谋划策。

    这么多年了,难道她就从来也没有懂得过?

    虽然回来已经很晚了,尔朱王妃还是命人端来了煲好的银耳莲子羹,这些年来,来自漠北的尔朱王妃,已经不复是那个喜驰马狩猎的少女,而变得温柔沉静,虽然她和元怿一直缺乏真正夫妻的那种深,但两人相敬如宾,平时相处,倒也和美。

    “多谢王妃。”元怿客气地说道,银耳羹不冷不,也不知道她到底等了他多久,向门前顾盼过多少回,这辈子,他的确欠她地,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补偿。

    尔朱王妃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今天荣弟又派人来了。”

    “哦?他还想来洛阳吗?”元怿知道这个妻弟的为人,他权心很重,又贪恋洛阳的繁华,常常托姐姐向元怿游说,想进洛阳当官。

    可尔朱荣为尔朱川的部落酋长,元怿怎能随便让他入京呢?难道让尔朱荣把那些游牧为生的契胡骑兵也一古脑儿领到洛阳来?鲜卑人汉化已久,与中原人没什么两样,而契胡人,是连自己的文字都没有地野蛮部落,平时在边境劫掠为生,与柔然人差不多。

    这些年,大魏只是用和亲地方式,来安抚这兵势不大但凶悍得令人异常头痛的契胡人,元怿要是准五万契胡兵进洛阳,那简直就等于直接打开边境,撤走六镇,放柔然可汗进中原烧杀劫掠一番。

    “不是,他说当今皇上去年曾约他来洛阳过年,所以,荣弟今年想进京晋见皇上。”

    元怿放下莲子羹,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让他来吧,记得要速来速回。”

    尔朱荣长得不错,骑也出众,为人又很面面俱到,每次进京,都记得把所有重要朝臣家里全部打点一遍,去年因秉事入京时,更得到了小皇帝元诩地欢心,他连着几天陪元诩在西林园骑马箭,忙前跑后,连刘腾都撇着嘴,笑话尔朱荣一副奴才相。

    但一向为人冷淡的小元诩,不知何故,却特别喜欢尔朱荣,在尔朱荣临走时,小皇上还恋恋不舍,一再叮嘱他过年时要来洛阳城晋见,看来尔朱荣还没忘记旧约。

    “是。”尔朱王妃垂眼答道,她想起心事,微微皱眉问道,“听说这两天胡太后给好几个年青将领指婚,其中还有我们的儿,可有此事?”

    没想到尔朱小蓉在王府,消息还这么灵通,元怿点了点头,道:“是,太后将她的侄女胡月瑞,指给了儿,等到天,我就另外给儿建府,为他娶回胡家的小姐。”

    尔朱王妃冷笑一声道:“哼,她当不成清河王妃,就让她的侄女儿来当清河王妃么?王爷,我们的清河王府,非要娶一个姓胡的王妃吗?”

    元怿浑一震,不悦道:“王妃,你胡说什么,你把太后看成什么人了,这些年,她频频向元氏宗室示好,不是太后英明,我们的元氏宗室,都快要在洛阳城抬不起头来了,她将侄女嫁到我们家,那是她看得起我们。”

    尔朱王妃没有说话,她亲自收拾起茶盘,低头快步走出了元怿的书房。

    刚才那位天竺僧的话,依旧在元怿的心头回,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沉陷于这份不伦之恋呢?

    一路行来十余载,她是不是至今不曾为自己心动过?

    可是,她为什么却这样信任自己,处处依赖自己,毫不设防地任由他施行治国之策?她当真只为了权力吗?但这个江山的实际掌权者,与其说是胡太后,还不如说是自己,自己对官员的任命,对边事的建议,对宫事的安排,胡太后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绝无反对意见,当着诸位大臣,她屡次在太极上将元怿称为“周公”,将元怿比成辅佐周武王的周公,还将他夸成汉昭帝的顾命大臣霍光。元怿自愧不如前代贤臣,但胡太后对他的推崇,还是让他倍感欣慰。

    帝王之相?连天竺僧都看出他有帝王之相,连元顺都疑惑他为什么没有对元诩取而代之,可他仍是甘于这样一个默默付出的地位,连元怿自己,都不能理解自己的付出。

    书房窗外,北风呼啸,这是怎样一个寂清的夜晚啊,元怿在烛下拾起了一本厚厚的佛经,以消长夜。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