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一百七十一章 迢迢一水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车队缓缓行进,前面放着四面黑底金字的竖匾,全是杨大眼生前的封号和美誉,“平南将军”、“武威荆南”、“荆州刺史”、“光禄大夫”。

    暮色已浓,这位曾经名震一时,被称为“北朝第一将”、“千载一将”,被人们视为比三国关羽和张飞还勇猛的将军,正在棺椁中安睡。

    在过往的岁月里,他曾经在荆州留下过赫赫威名。

    “停车!”杨白花兄弟在城门前叫住了运灵的队伍。

    带队的头领有些惊讶地从马背上翻下来,来到杨白花面前:“大公子,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把我父帅的棺椁打开!”经过一天的折腾和奔波,杨白花的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

    他来不及分析杨振天的话,只觉得杨振天说的确实有理,倘若平南将军印就这么不见了,杨白花将无法顺利接位平南将军之位,扶柩归乡之后,入土仪式和亲朋吊祭、居丧至少也要三个月的时间,然后他才能回转洛阳城,向胡太后和清河王元怿申明平南将军正印丢失的前后经过。

    在北朝,丢印不是一件小事,要吏部和御史台多方对质,才能宣告无罪,如果不能说明原因,甚至会被剥夺官爵。

    平南将军是一方重镇,在大魏的重要,可与六镇相比,权力比一般的亲王也不逊色,可以说,这个位置几乎能与当朝的领军将军平起平坐。如果就此将杨家的平南将军之位落入元朗儿腹中那个野种地手里,将是比潘夫人冤死更让杨家蒙羞的事

    所以急之下,杨白花迫不及待地想拿到帅印。

    可面前的小头领显然被他的要求吓得目瞪口呆:“大公子,这……这……这怎么使得?”

    “我说使得就使得,快开了棺椁。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我要拿到平南将军印!”杨白花睁圆双眼,怒吼一声。

    杨秋原和杨曾锋兄弟,向来唯大哥的命是从,此时父帅已经死了,长兄如父,更是把他地话当作圣旨,索上前去,两人合力。推开了外椁上的盖板,里面的黑漆棺材早已用木楔钉合,杨秋原拔出剑来,撬开了内棺一角。

    护灵的士兵们围成一圈,但他们一个也不敢上前阻拦,本来杨家三兄弟就算得上他们的主人,虽然这行为太耸人听闻,可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望着。

    杨白花走上前来,棺内铺设着厚厚的丝幛,已入棺三天的杨大眼。由于口中含了寒玉,加上名贵的金樨棺木散发着特殊气味,所以尸并未**,仍和生前一样。虬髯暴张,五官鲜明,杨白花并未见到父帅最后一面,此刻相见,伤恸连心,少年时,父帅曾经对他们兄弟疼备至,而等他们一一长成。曾经英武过人地父帅却突然自毁家室,杀妻弃子,只为了得到那个长着如花之貌的元氏女为妻。

    杨白花拭了一把泪水,他的视线清晰起来,杨大眼尸体周围只有两把随葬的长剑,别无珠玉。更别提什么匣子了。但他寿衣旁边堆满了丝绸布帛,看不清下有什么东西。

    “大哥。怎么办?”杨秋原和杨曾锋都眼巴巴地望着他。

    杨白花的头脑里也是一片混乱,难道说,杨振天的消息不准吗?可他说得那么言之凿凿,杨振天在杨大眼边十年,为人忠直,是荆山大营里最让杨白花相信的人了,他怎么会骗自己呢?

    既然已经打开了杨大眼的棺椁,也只有拿到将军印,才算有个交代。一路看中文网首发WWW.16K.CN

    元朗儿逃走之后,他们三兄弟曾将元朗儿的卧室翻了个底朝天,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元朗儿是仓皇出逃的,随什么东西也没带,既然这个印盒不在元朗儿房内,又不在荆州刺史公署,那么,杨大眼地棺椁,的确是个令人意想不到又十分妥当的地方。

    也许元朗儿以为杨白花根本就不敢打开杨大眼的棺椁,这样,就可以把平南将军印永远埋葬在地下,直到她肚里地孩子出生。而杨大眼生前已写下正式文书,将潘夫人休掉,那么,只有元朗儿肚里的所谓“遗腹子”才算得上是嫡生子,杨白花兄弟,会因为沦为“庶生子”甚至“私生子”而失去侯爵和封邑。

    杨白花咬着下唇,一伸手,将杨大眼已经僵硬的尸扶了起来,旁边的士兵们已是惊呼连连,小头领上前拦阻道:“大公子,大帅已经入土为安,还请大公子不要轻举妄动。”

    杨白花也自知此举有点骇人听闻,好在此处街苍僻静,他对拿到将军印又很有把握,便一把推开那个头领,怒吼道:“这是杨家的事,不要你管!”

    杨秋原和杨曾锋抢上前来,摒开众人,将杨大眼的尸体抱出棺外,杨白花这才掀开棺内的丝帛,逐一搜检。

    令他失望的是,棺材里根本就没有平南将军印地影子!

    杨振天为什么要骗他?

    还没等杨白花想清此事,只听得巷口一片呐喊声,马蹄声密如急雨,一群声音高叫道:“快拿住这三个忤逆不孝、胡作非为、胆大包天的东西,押入大牢!禀报朝廷!”

    杨白花兄弟同时扭过头来,只见巷口被火把照得通明,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官兵,全是元顺从齐州带来的手下,他们一个个披坚执锐,显然不是仓卒而来。1--6--K小说网

    “杨振天!你敢骗我!”杨白花明白自己中了人家的圈,虽然他对这个突然变节、陷他于绝境的杨振天恨之入骨,但他更恨自己的鲁莽和冒失,就算断定平南将军印在杨大眼棺内。他也可以等待一个有利地时机再来启棺寻印啊!

    环视围困他们地军兵,杨白花找不到杨振天的影子,只有长着一张黑脸孔、表冷傲地元顺纵马迎了上来:“杨白花,我本以为你是个出众的英雄好汉,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些禽兽不如的事。不但丢失了平南将军地大印,还迁怒旁人,擅杀妹夫赵延宝,加害你的后母元夫人,现在居然还发掘你父帅的尸体,杨白花,你这些骇人听闻的行为,要是传到了太后耳朵里。就算她能原谅你,你还有面目能重返洛阳城吗?”

    元顺的话像晴天霹雳一般,令这几天总是神志昏沉的杨白花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是啊,他沿着人家设的圈钻了进去,却没想到,这些事的后果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杨白花将永远也回不到洛阳城了!他不能让他心地女人为他承担那么多的责任和非议,不要说胡绿珠现在还只是个位置谈不上有多稳固的执政太后,就算她真的已经控制住朝中所有的大臣。让他们都俯耳听命,她也控制不了民间沸腾的物议啊!

    “你想怎么样?”杨白花头脑一片茫然,面前这个黑脸刺史的态度和昨天已经迥然不同。从元顺这么恰到好处地拿捏住时机,包围了自己兄弟三人。杨白花就知道,元顺,还有杨振天,肯定都与元朗儿沆瀣一气,他们到底有什么图谋?

    想置自己于死地?这恐怕很难,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平南将军的世子,更没有做下什么犯了死罪的大案。何况,胡太后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杨白花去送死。

    “我想怎么样?”元顺眯着眼睛,拨马盘旋了片刻,他其实对杨白花兄弟并无恶感,相反,对为人跋扈、心如蛇蝎的元朗儿。元顺倒有几分望而生畏。但荆州刺史这个显要官职,对曾经有过辛酸童年地元顺来说。还是太具有惑力了,“杨白花,如果你束手就擒,我就将你的所作所为写成奏章,一来送呈太后陛下,二来布告天下,那样的话,整个大魏都会知道,太后陛下最宠的将军,是一个胡作非为、忤逆不孝地人……太后要为你承担多少来自民间的非议和大臣们的攻计啊……”

    元顺故意说得非常惋惜,他挥了挥手,围住巷口的大军闪成两列,留出了一条可以让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

    杨白花恍然大悟,原来,元顺是想借助元朗儿的力量,将自己挤走,好顺利当上荆州刺史。

    他们勾结在一起,只是想将自己逐出大魏?

    杨家本来就是南朝将领,在南朝为官的时间,比在北朝当官的时间长得多,他并不担心凭自己三兄弟地这武艺,会找不到一个收留他们的地方,只是,他为什么要好端端地离开大魏,离开洛阳,放弃杨家世袭的爵位?离开自己心的女人?

    元顺看出了杨白花的犹豫,这是最有利的时机,他不想让杨白花再留有思考地余地。

    “上!”元顺断然吩咐。

    数千军马一拥而上,一群手持长槊地步兵,冲了出来,弓箭后在其后控弦

    “大哥,怎么办?我们跟他们拼了,回洛阳城去,将这件事一一禀明太后陛下!“杨曾锋急切地问道。

    有一刹那,杨白花真想按他所说的去做,然而,一想到胡绿珠将会为他背负那么多指责,他就觉得心上扎满了芒刺。

    是地,元顺说得没错,大魏没有他的容之地了!

    就算胡太后能想办法赦免他发掘父尸、丢失将军印绶、擅杀郎官赵延宝、加害后母的种种不孝事,他也不愿在众人鄙薄的目光中沉默地生活下去,他不能,他的幼弟们更不能!

    杨白花把心一横,望着洛阳方向叩了三个头,心下含泪默念:“绿珠,来生再见了!”便夺衣而起。

    三兄弟将杨大眼的尸体簇拥在马上,一齐持大槊上马,挥槊激战,元顺的手下本来就没有斗志,见了三人势如疯虎,同时发一声喊,乱成一团。

    乱军直将他们追出荆州城门。

    在荆州城下,杨白花往城头连三箭,箭箭都穿透厚重的城砖,直钉在城门的青石匾额上。

    荆州的官兵,向来知道杨白花的武艺出于杨大眼,而胜过杨大眼,实乃北魏第一大将,只是从无机会建下赫赫功勋,何况杨家兄弟都悍勇绝伦,谁敢不要命去追赶?

    夜色中,杨白花将杨大眼已散发出气味的尸体横抱在怀,三匹马穿过沉沉黑夜,飞一般往东边南梁的城防驰去。

    江声呜咽,似乎是胡绿珠的泣声。

    然而,杨白花已经无路可回头,此生,他都无法再找到重返洛阳城的道路。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