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一百三十八章 雪落邙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大雪下了几天几夜。

    整个邙山都被积雪封住了,不远处洛河上的波涛,也似乎被冻凝住了,上游流下来的冰凌,在邙山脚下碰撞着,堆积成一片越来越高的冰凌地带。

    洛阳城,在深雪之中,安静得令人窒息。

    “备车,本宫要去瑶光寺。”胡绿珠站在寝宫门口的台阶上,吩咐道。

    由于胡僧敬上个月去了京兆府上任,虎贲卫的统领只剩下杨白花一个人,胡绿珠无可避免,要天天看见这个英气之中透着一丝温柔腼腆的少年。

    他显得那样生机勃勃,让人近中年的胡绿珠,似乎一下子想起了那些纵马北邙山下的流金岁

    临近出门前,清河王府的侍卫又送来了一封信。

    胡绿珠打开信一看,才发现现在的元怿正陷在深深的焦虑状态中。

    在元家这几个兄弟中,老四元怿,可能是最正常也最重手足亲的一个。

    老二宣武帝,他太像一个皇帝,为了皇权,对叔叔伯伯和兄弟毫不心软,痛下杀手。

    死去的废太子元恂和老三京兆王元愉,都秉柔弱,耽于儿女柔,对政事乃至亲都十分淡漠。

    老五广平王元怀,生活上穷奢极,奢靡过人,行为骄纵不法,所以容易落人口实,招人怨恨,在他被宣武帝软的两三年内,满朝文武,居然一个帮他说的都没有。

    老六汝南王元悦。则是个有名地怪人,他有些世外散仙的风格,每天除了念经打坐,就是寻丹炼药,常和一些江湖人物往来。行踪不定,不是在哪家寺庙长住,就是在某个名山里修真。除此之外,元悦毫不掩饰自己断袖之癖,一见到女人就会大发脾气,汝南王府里的王妃和姬妾,元悦不但碰也不碰,而且没事干就会手持大杖和长鞭。拖翻这些让他恶心的女人,大加捶楚,为此,宣武帝已经面责了他数次。16 K小说 网

    这样两个活宝兄弟,听到宣武帝奄奄一息的消息,哪里会有半点难过?

    可元怿不同,他挂念手足之,重视君臣之义。

    所以,宣武帝这次病重不起,最焦急最担心地。就要数元怿了,他不但派人遍访名医,用足了各种名贵药材,可即使如此。也无力回天。

    胡绿珠在元怿的信中看到了足够的眼泪和凄凉,可是,她自己却没有。

    她有的只是惶惑,如暮晚蝶成群飞过,意已乱,而当初在瑶光寺里许下的愿望,真到了能够实现的一天,她应该庆幸吗?

    瑶光寺外。住持妙净穿着一领厚厚的青色布袄,手持念珠,站在黄昏的余晖中,看众练行尼在山阶上扫雪。

    已经是正月了,宫里面例行地赏赐和寒衣却都没有下来,城里也看不到什么过新年的迹象。

    听说。宣武帝自正月初一起。就已经痰迷不醒、不知人事,只怕活不过这个月。但前天侄女胡绿珠来寺里听经时,并没有见她提起这事。

    宣武帝今年仅有三十三岁,正当盛年。

    他少年时,即以武干和才德在宗室里著称,即位第二年,在邙山下打猎,曾过一里五十步远的距离,至今落箭处仍有铭刻。整个大魏,能够超越这程的,不过名将杨大眼和清河王元怿等寥寥数人。

    也许是酷野外打猎、常常夜宴西海池、不体的缘故,宣武帝到了二十五六岁之后,体状况就大不如前了。

    去年一年,他上朝问事的子只有五十三天,政事由胡贵嫔代理,宫务由高皇后打点,宣武帝自己,则早成了半个废人,完全不问内外之事。

    终年苍翠的古柏和修竹间,点缀着点点白雪,怡人心怀。(电 脑阅 读 w w w .1  6  k . c n)

    妙净沉思着眺望出去,看见山坡下有一行六七个人正拾阶而上,走在最前面的,是年近三十岁的胡绿珠。

    遍山雪色中,胡绿珠那件火狐皮的大氅格外显得鲜明、艳丽、夺人心魄,越发衬得她眉目如画、姿飘逸。

    望着这个越来越有贵妇神采地侄女,妙净不自地皱了皱眉头。

    自胡绿珠入住建乐宫后,她很少去探访侄女儿,一来她这几年夜参悟佛经,渐渐养成泰然淡泊的格,不愿再搅入宫廷事务,二来,妙净现在对胡绿珠,心里也有微词。

    她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宣武帝始终不肯再见胡绿珠一面……胡绿珠心中完全没有那个无比纵容、溺她的年青君王,她地只是皇权和名位。

    宣武帝现在气息奄然,即将不久于人世,胡绿珠却会兴致勃勃地带人到瑶光寺赏雪!

    这种对侣的漠视和毫无心肝,令出家多年的妙净也觉恻然----难道,绿珠真的象她自己所说,自十五岁那年悟出“”为空幻后,再也不会对任何一个人真心真意?即使是那样过她、为她做过那么多有违祖制事的宣武帝?

    “姑姑!”隔得很远,胡绿珠笑吟吟地唤道。

    妙净表澹然,等她走到边后,才冷冷地说道:“胡贵嫔,今来得真早。”

    胡绿珠并没有看出她的冷淡,笑道:“我是来寺中为皇上拈香的,听说,昨夜皇上已经能进一点汤水了,大约康复有望。”

    原来是这样,妙净这才心下释然,点头嘉许道:“希望天佑元氏,贫尼为了给皇上祈福,也已刺指血写了六十六篇经文,今恰好赠给贵嫔。”

    晚课还没有开始,堂上浮着香烟的气息。十分幽静。

    胡绿珠在佛前敬上三柱香,在半旧地蒲团上跪了下来,合掌为礼,默然祝祷后,匍匐在地。叩了三个头。

    站在门外地妙净大约无法想到,胡绿珠许下的,竟然是这样三个宏愿:

    “佛祖保佑,皇上驾崩后,太子元诩能顺利登基,即刻就位为大魏天子!”

    “元诩就位,妾当速杀高肇,剿灭高家的势力!”

    “元诩就位。妾当幽囚皇后高华,尊胡绿珠为皇太后!”

    “佛祖,功成之,胡绿珠当再塑金、重修大寺,建千尺高塔、九层浮图,超越洛阳白马寺、建康同泰寺,为天下名刹之

    她在心中反复这样祝祷后,才慢慢踱出佛堂。

    藏在层云后的太阳斜挂西山,邙山上白雪红,分外鲜明灿烂。世间竟有这等壮丽的景色!

    待自己一朝成为皇太后,一定要领着群臣在邙山上远眺洛阳,那里,是一个多么复杂奇妙地所在。有深宫地勾心斗角,有无数王公大臣对权力的角逐,有自己地升迁沉浮、荣辱哀乐……自己多年处心积虑,终于能一酬怀抱了!自十五岁那年起就深深渴望的大魏皇后的荣耀,和掌握朝政的梦想,即将成为现实。

    “回禀贵嫔娘娘和住持,寺门外有一名将军急着想面见胡贵嫔。”一个年青尼姑在廊下恭回报。

    “叫他进来!”不待妙净答话,胡绿珠便断然吩咐。

    妙净言又止。瑶光寺是皇家寺院,也因此之故,后妃们常常在此发号施令,搅扰练行尼的清修。

    从严格意义上说,她这个瑶光寺地住持,只不过相当于皇家冷宫的总管、后妃们读经的师傅。

    年青尼姑早领命去了。走进山门的是材魁伟的领军将军于忠。他表惶然,一见到胡绿珠便跪下报道:“贵嫔。请从速回宫,只怕即刻就有大事!”

    城里城外都知道,宣武帝病危重,山陵崩只是早晚的事,所以,胡绿珠早安排了于忠和崔光,一旦有大变故,立刻向她汇报。

    如今,她内有强援元怿,外有忠臣于忠和崔光,势力已非昔可比。

    而高家虽然党羽众多,但现在高肇领兵在外,远在蜀地,无法一下子回还洛阳,所以,目前洛阳城可以说,基本是在清河王元怿和胡绿珠的掌控之内,当然,要完全击溃京兆尹李平等人,让元怿取得摄政份,也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胡绿珠面色一冷,轻声喝道:“吵什么?我正在为皇上禳福,马上就回去。皇上有没有旨意到建乐宫?”

    妙净一拂袍袖,从廊下悄然转离去。

    她还是没有看错自己的侄女,那是天下第一个冷面冷心的女人,听到噩耗,竟然连一颗眼泪也没有。

    于忠也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是有旨意地,但高皇后守在皇上睡的式乾外,不放一个外人进去,连元诩都不能进去见父皇最后一面!贵嫔娘娘,高家说不定会有非常之举,娘娘预备如何对付?”

    “哼!”胡绿珠冷笑一声,“高肇领兵在外,我们暂且不动高华,以免生乱。她守着式乾的门就行了么?皇上大行了,元诩就是新的皇上,她地废立生死,不过是元诩的一句话!于忠,你快去找太子少傅崔光,带着元诩闯宫见驾,我看谁有胆量拦着!一俟皇上大行,元诩举哀后,即刻在灵前就位为皇帝,第一道诏,命崔光暂摄太尉事,召清河王元怿和几个宗室老王入宫议事;第二道诏,以皇上的丧事为名义,命高肇从蜀地火速班师回京!”

    这两条应对之策,她和元怿已经早就布划成熟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雪又开始飘零了,邙山顶上的云,越来越密集了。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