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一百一十四章 高后失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高皇后面色大变,气得手指发抖。

    她已经把这孩子抱到自己的坤宁宫里,准备当成自己名下的儿子一般精心照料,一个月来的朝夕相处,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元诩的母亲,在她偶尔迷乱的时刻,高皇后甚至从元诩的脸上,看见了她那个早早夭折的皇子元俞,深觉亲切。

    皇上居然会这么不尊重她的心愿,硬要从她手里抱走皇儿,放到别的宫室去抚养,当着众位宫内宫外的女眷,在元诩的满月宴上,给高皇后来这么一出,也太不给她脸面了!

    高皇后不自地站了起来,怒道:“刘公公,这当真是皇上的口谕吗?”

    刘腾心想,你不相信还是怎么着?本大人好歹也在魏宫里呆了十几二十年,要是敢假传圣旨,就长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他知道高皇后一向口无遮拦,也不当回事,仍是嘻嘻哈哈道:“皇后娘娘,奴才不敢捏造圣谕。东宫建在北城,离长乐宫不远,皇后娘娘闲了,仍可去探视皇子,皇上多年苦盼得子,对这孩子若珍宝,昨天已内定了大魏国的第一才子崔光为太子少傅,皇上说了,除了他和崔师傅,其他妃嫔都不准随意去东宫,连胡贵嫔也不例外。”

    高皇后当然知道刘腾没这个胆子。一路看文学网

    她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表面上看,宣武帝既没让答应高皇后留下元诩,亲手抚养。也不让胡绿珠亲手养育皇子,还不准胡绿珠见儿子面,做得似乎不偏不倚,可是,她高华和胡绿珠岂能相提并论?

    这明摆着。宣武帝心中的天平已经偏向了入宫不到三年的胡绿珠,而把她这个亲上加亲地皇后抛在了脑后。

    而且,高皇后当初入宫,生了两个孩子,都没能晋位成贵嫔,在宫里头足足当了十一年夫人,才升到贵嫔之位。

    胡绿珠这个卑女人呢?

    一进宫就是充华世妇,一临幸就是充华夫人。一生孩子就升了贵嫔,青云直上,擢升如飞,皇上……皇上他这是怎么了?莫非他真的迷上了这个小人?这个当年的洛阳城老姑娘,到底施了什么妖法,让皇上对她如此死心塌地?

    刘腾对高皇后施了一礼,便向后的人群招了招手。

    两个中年女官走上前来,恭敬而坚决地将元诩的金色小襁褓从高皇后边地摇篮里抱走,一旁站着的妃嫔们看得目瞪口呆,胡绿珠心下却有种报复已毕的惬意。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 k.cn

    那天。在皇上面前演了一出“以退为进”的苦戏,立竿见影,效果比胡绿珠能想象得到的还要好。

    高皇后气得手抚前,说不出话来。建德公主犹自恋恋不舍道:“别抢走我的小弟弟,别抢走他,让他陪我多玩几天嘛!”

    可那两个中年女官就象没听见一样,转往舞阳外停着的马车里走去。刘腾也跟在她们后一起走了,临行前,还向胡绿珠投来两道意味深长的目光。

    “胡绿珠!”高皇后气急败坏,有点失态地吼道,“你本事不小啊。竟然敢暗度陈仓,狐媚皇上,让皇上为你撑腰,从本宫手中抢走皇儿!你这个人,你施展计,骗了本宫。又骗了皇上。本宫岂能容得你在宫中胡作非为、气焰薰天?”

    既然她已经撕破脸,当众侮辱自己。那还何必跟她客气?她如果不糊涂地话,应该清楚地知道,此刻,有本钱叫板的,是刚生下麟儿的胡贵嫔,不是仗着皇后份抢夺别人儿子的高华!

    明知道大家都在观察她们俩的争斗,胡绿珠的脸上仍是波澜不惊,她的嘴角甚至还含了一丝笑意,微微上扬起来,显得颇为动人。

    胡绿珠用温和的声音道:“皇后娘娘,这话从何说起?皇上惜麟儿,才另建东宫,另请有才有德的师傅与女官,为他抚育教导。难道皇后没有体察出皇上的一片子之心么?皇上与皇后,夫妻同心,本是一体,怎么谈得上一个抢字?皇后说臣妾施展计,骗了皇上和皇后,不知臣妾冒着杀之祸,为皇家生下传嗣龙种,有何诈可言?莫非那些贪生怕死、偷龙换凤、不愿为大魏皇室生儿育女地女人,才是忠于国家,忠于社稷,忠于皇上?”

    胡绿珠说话的声音不高,却显得从容镇定,字字铿锵有力,落地有声。

    一番话,说得高皇后张口结舌。

    旁边人也听出来了,胡绿珠骂的就是高后,说她贪生怕死,不愿为皇上生养太子,不忠于宗室社稷。

    高皇后怒不可遏,好,既然敢跟我顶嘴,来吧,本皇后现在就让你尝尝手段!她重重一拍桌子,怒道:“来人,这人敢面辱本宫,掌嘴五十!”

    绛英听得一惊,差点叫了出来。

    胡绿珠却仍是一副不急不徐的表:“皇后娘娘,当着众位王妃、外戚,何必如此动怒,失了皇家体统?本宫是皇上亲封地贵嫔,除了名号和宫室,起居礼仪,一应同于皇后,就是想治本宫的罪,皇后也得先罗织好罪名,送往掖庭,审问清楚!倘若本宫真的有罪,该杀该打,本宫自去领罪,绝不皱一皱眉头。”

    有两个高皇后边的宫婢,正要上前动手,胡绿珠也怒目而视,向绛英等人道:“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养你们是做什么的?没见有人要欺到本宫头上了?给本宫记住了,在这个长乐宫里,除了皇上,谁也不能治本宫的罪!”

    绛英本来就是胡绿珠的死忠侍女,得她一声令下,怒喝一声,几个侍女都挽起袖子,毫无惧色地与高后边的侍婢对峙起来。

    高皇后平生从未见过敢这样当面和她对阵地女子,平时嚣张跋扈的高后,惊得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绛英等宫婢簇拥着胡绿珠扬长而去,任由旁边的女眷、嫔妃一个个流露出嘲笑的神

    是的,她胜了!

    这个狡诈的女人,她胜了!

    有皇上在她地后支撑,她胜了!

    当着一群面带讪笑、坐山观虎斗地宫内宫外女眷们,她胜了!

    此刻,高皇后终于懂得了已故于皇后当年的落寞和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