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一百零四章 尔朱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已经到年边上了,洛阳城里人喧马嘶,沉浸在一片闹气氛里。

    元怿在自家府门外下了马,步行进门,他刚才是到京兆王府去了一趟,从前的京兆王府,如今已荒凉败坏得不成模样,在元愉死后,于妃只得黯然到瑶光寺出家为尼,府中再无一人,就是这样,他也不准高肇想将破旧的京兆王府据为己有。

    前天,元怿派人偷偷接来了李小雅和元宝月母子五人,要让他们看一看京城的花灯会,此刻他刚去京兆王府去了一趟,和李小雅说起元愉之死,两人不泪涌肠断,那个既文弱又勇敢的三王爷元愉,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死后仍然背负着“叛党”的恶名。

    元宝月已经八岁了,长得眉清目秀,很象少时的元愉,只是比元愉更安静也更坚韧,他看得出这是个有志气的好孩子。

    此刻他带着满心的郁闷和难过,一走进大门,便迎面碰见一个个头很高、肩宽腰圆的年轻人,那年轻男子面如冠玉,长相颇美,颏下却已留着一部大胡子,平添了几分英武粗豪的神气,一见到元怿,这胡须男便抢上前来施礼道:“姐夫,小弟特地进京,来给姐姐姐夫请安!送些尔朱川的土产年货,给姐姐姐夫尝尝。。Wap.16K.Cn。”

    元怿这才恍然大悟,面前这胡须美男,是他的小舅子尔朱荣,当年他去尔朱川迎亲时,尔朱荣还是个拖着两筒鼻涕的八岁小儿,没想到八年没见面。他已长成仪表堂堂的美少年。

    “是荣弟,荣弟何时入京地?尔朱大人体还安康吗?”元怿跟他寒暄几句。

    尔朱王妃和尔朱荣的父亲叫尔朱新兴,目前正任契胡部的领民酋长,也是尔朱部的藩王,家财雄厚。部下军队足有数万人,兵强马壮不说,尔朱新兴平时也很会做人,上次冀州平叛,他送了一千匹马给李平的平叛大军,还派出五千骑兵、弓箭手助阵,所以冀州叛乱一定,李平主动为尔朱藩王请功。宣武帝又赏了一块元愉名下地封地给他。

    往年这时候,尔朱新兴无论如何都要到洛阳城里来打个转转,带上几十辆大车,打着给皇上进贡的名义,再给刘腾、李豫、李平、元氏亲王甚至高肇、胡国珍这些人送份厚礼,所以他虽然远在边陲,在京城里却有很多朋友。

    尔朱新兴的宗旨很简单,他权力和地位,宁可散尽家财,也要结交朋友。巩固势力,千金散尽,容易复得,若是军队和地位都失去了。一路看文学网他在这世上活得就没有意义了。

    他的长子尔朱荣从小受教育,自然也衷权力,这点就与元怿格格不入了,所以往年尔朱新兴入京,不是住在猗红馆,就是住在尔朱家在京城购置的别院,很少往元怿的清河王府跑。

    此刻元怿见了妻弟长成,倒也高兴。笑道:“今年你就别去尔朱家的别院了,那里总在修路建馆,吵闹得慌,你干脆住在我们王府的后花园里罢。”

    尔朱王妃正好也携着幼小地元走到前厅,见夫君挽留自己的弟弟,倒也高兴。笑道:“荣儿。既是姐夫这么说,你就留下罢。”

    尔朱荣犹豫了一下。笑道:“不麻烦姐姐、姐夫了,小弟来京,父亲嘱托很多,事项繁杂,早早晚晚出门,会惊扰了你们,让小弟过意不去。”

    他说话谨慎,模样英武,让元怿一下子觉得他真是成了一个大人,细细打量之下,却见他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看不到多少正气,眉间杀气凝结,显得有些凶暴之相。

    “荣儿,”尔朱王妃苦苦求道,“姐姐有多久没见到你了?这大过年的,你能有多要紧的事?非得今天就走?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舅舅,你也不说多跟他玩一会儿。荣儿,娘还好吗?”

    尔朱荣笑道:“娘很好,只要天晴了,就出门跟爹一起骑马打猎,弓箭得比我还好。弟弟们也都听话,她就是对你放心不下,来之前天天念叨着,说要给你带这样,带那样,你瞧,那十个箱笼里,都是娘给你挑选的皮裘和衣料,说我那姐姐可是漠北第一美人,只有你才配穿这些出色的衣服。”

    尔朱王妃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是多么想念那些跟着父母在草原上任意纵马驰骋的快乐童年,在少女时代,她曾是一个无忧无虑、人见人的妩媚少女。嫁给元怿后,人人都说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这让她一度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成亲以后,她才发现,自己不可能走进元怿地心,永远都不可能。

    她不明白,元怿为什么那么喜欢看书,佛经、《秋》、《诗经》、《世说新语》、《史记》、《汉书》、《三国志》,在他上朝和离家时,她试着来到他的书房,静下心来看了几页,立刻就觉得头脑一片混乱。

    她也不明白,元怿为什么会去寺庙里养静,去求僧问道、下棋听琴,那样宁静的思考着的元怿,让她觉得陌生。

    她也许了解领军与敌人对垒时地元怿,可就是那种时候,攻城还是攻心的战术问题,也会让这个习惯了草野厮杀、近搏的漠北姑娘头脑绕成一团乱麻。

    总而言之,她从没学过汉人那复杂诡谲的权术,也不懂得,同为游牧民族的元怿,却仿佛一个一出生就生长在汉文化环境中的书生似的,对这些东西精通而享受。

    在这个貌似一片繁华、歌舞升平的洛阳城,尔朱王妃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是个困于牢笼地野马,根本找不到一颗可以共鸣的心灵。

    只有尔朱家父兄一年一度的入京,可以让她觉得不再寂寞。

    但是,尔朱荣只是轻拍了一下元的小脸蛋,便及时告辞了。

    元怿注意到,尔朱荣的车驾,轻车熟路地驶向高府的方向。

    尔朱王妃在廊下久久伫立,怅望着尔朱家马车地影子。

    注二:尔朱川在今天山西西北部,为流经神池、五寨、保德县之朱家川,尔朱荣地先世为契胡部落酋长,祖居尔朱川,以地名为姓。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