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一百章 朕要有儿子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这个消息无异于在冬天的长乐宫里响起了一阵惊雷。

    宣武帝和高皇后顿时石化在坤宁宫观雪阁的正中间。

    有孕了?

    五年多了,大魏后宫里终于要响起婴儿的啼哭声了?

    去年和妙净尼姑的约定要实现了?妙净所说的“借鸡下蛋”总算没有食言!

    今年和北方六镇拓跋部落的承诺也要兑现了?朕总算不必担心将来把皇位传给那些旁系的元氏亲王了。

    这真是比击败元愉叛军还要让宣武帝高兴的事,这也是高皇后一年心最爽的时候。

    “四个月的孕?”宣武帝那张不轻易流露表的黑脸上绽开了一缕微笑,喃喃说道,“妃,你为什么不告诉朕?还天天这样劳累!”

    高皇后也一扫刚才的愤愤之色,笑逐颜开道:“胡充华,本宫切责你了。快请坐下……皇上,叫太医院的人来搭搭喜脉,看看是男是女,好不好?”

    这一刻,就是要让她亲自替胡绿珠端茶送水,高皇后也毫无怨言啊。

    膝下凄凉已久、只有一个三岁女儿的宣武帝,按捺不住兴奋的心,点头笑道:“好,即刻召太医院的赵太医入宫!”

    元昌和元俞两个皇儿之死,早让宣武帝提心吊胆,他此刻既担心胡绿珠腹中孕育的不是个男胎,又担心这胎儿是否安康,恨不能让太医院一天三班倒地守护着胡绿珠的肚皮。。http://wwW.16K.CN。赵太医专攻妇产科疑难杂症。生男生女,他只要搭搭脉,就一看一个准。

    “不必。”胡绿珠的脸色依然沉静,她将手按在自己地前,从容说道。“这一定是个男孩儿。”

    高皇后打量着胡绿珠藏在宽大锦袍下的腰腹,果然有微微隆起的迹象,而且她步态也显得蹒跚,脸庞稍肿。

    胡绿珠入宫已经一年半了,本来高皇后早该发现征兆的。

    但这半年来,高皇后总是觉得胡绿珠分去了宣武帝的宠,心生怨恨,所以才忽视了她种种不明显地怀孕迹象。

    宣武帝对胡绿珠的话很感兴趣。笑着问道:“胡充华,你怎么知道腹中是个男孩?”

    胡绿珠低垂下那又长又密的眼帘,面上带着羞涩的酡红,轻声说道:“今年中秋节时,臣妾亲往瑶光寺千手观音堂拈香祷告,企盼能为大魏生下皇嗣。此后不久,臣妾就有了孕……他在腹中弹动有力,脉象稳健而有阳刚之气……臣妾想,这一定是个又聪明又强壮的男孩

    宣武帝的心中无比欣喜,他想起了那个秋夜。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他携着她在西海池上泛舟。

    今夕何夕,褰舟中流。

    那天晚上的轻怜密,让她的腹中多了个元家地龙子龙孙,祖宗保佑。他终于能完成对那个拓跋部老酋长的承诺了。

    否则,天下人都会质疑他元恪作为男人的资格。

    守着这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竟然一个儿子都生不出来,真把他风流皇上的名声都败坏完了。

    但他不愿在高皇后面前过多流露喜色,听完这话,点了一点头,便命内侍驾车前往西海池舞阳,去与在那里等候的清河王元怿弈棋。

    高皇后的欢欣快乐。在片刻后,便转化为一种深深的担忧和隐秘的兴奋。

    她忧的是胡绿珠生的不是个儿子,兴奋地是,不久之后,她就能假掖庭之手,名正言顺地除去敌。并将敌的儿子夺归己有。

    胡绿珠清楚地领会到高皇后目光中的涵义。但她不动声色,拖着微觉沉重的体。缓步走到坤宁宫侧地门前。

    隔着寒浸浸的珠幕,胡绿珠看见楼台下一片茫茫雪白,到处都是琼瑶世界。

    面对前途不可预知的命运,她在心底轻轻念诵起《庄子•至乐》篇:

    “人之生也,与忧俱生……”

    但与同样来到这世界上的亿兆生命不同的是,等待着这个未出世孩子的,是大魏的二百年江山,和深宫中微诡诈的计俩。

    位于西海池边地舞阳,是宣武帝冬天住的暖阁。

    这是个五开间的大门前的廊下,有三个火道门,燃着无烟木炭,取暖火道从金砖地下直入宫室,曲曲折折,暖阁里温暖如,却不闻一丝烟气。只有室外不时传来的狂风呼啸声,让人能感觉到季节。

    涂着花椒粒和羽毛的墙壁上,挂着汉碑《石门颂》、《西岳华山碑》地拓本,东晋王献之地真书,和南朝沈约的诗卷《石塘濑听猿》,中间是一张巨大地案几,上面放着一盆漳州水仙、一副笔砚,以及一盒未开封的湖州锭墨。

    宣武帝有时会在这里批览奏折、撰写文章,但他生不喜欢文墨,所以十天半个月也不会真的提一次笔。

    暖阁门外的明间里,两个俏丽的宫婢正在围炉煮雪烹茗。

    雪,是刚从梅园里一朵一朵伴着半绽的梅朵收下来的,茶,是从南方用重金买来的祁门红茶,天然带着一股玫瑰花香。

    幽幽冷香伴着馥馥暖香,从木门外蛇行而入,让人忘记了冬天的寒冷和枯寂。

    暖阁内,宣武帝和清河王兄弟二人一边喝茶,一边聚精会神地弈棋。

    宣武帝虽然在文墨方面,比不了已故的京兆王元愉,在政事方面,比不了清河王元怿,在风流方面,比不了汝南王元悦,既有满房姬妾,又有一大群娈童,却有两个本事长于诸弟,一个是谈理,一个是下棋。

    所以,跟元怿对弈,是宣武帝最喜欢的事之一。

    一局终了,数过棋子,清河王元怿笑道:“承让。陛下今天三战三负,是从来没有过的败绩,不知道是臣的棋艺大进,还是陛下的棋力江河下?”

    宣武帝伸手抹乱了棋局,也笑道:“实对你说,朕今天心中总想着别的事,所以打不起精神来下棋。若在平时,四王弟,你哪里是朕的对手?”

    “陛下想必有大喜之事。”元怿随口奉承道。

    “何以见得?”

    “陛下双目湛然有神,印堂发亮,唇边隐隐含着笑意,自然是遇见了喜事。”

    素来拘于言笑的宣武帝,忍不住放声大笑:“你说得对,四弟。朕要有儿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