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九十五章 今夕何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宣武帝没想到她说话如此知趣,笑道:“哦,好啊,快来人,给胡充华看座。”

    侍婢应命端来一铺锦的花梨木桌几,放在宣武帝的桌子旁边,让胡绿珠坐了下来。

    胡绿珠脱下上的一领大红薄绢披风,款款坐下,露出上的米白色绣襦长裙,越显得腰支纤细、婀娜多姿,脸上唇红齿白、明艳动人,宣武帝打眼一看,便觉出胡充华的相貌气度远非那几个胡族美女可比。

    席上的几个女子都非中原人,也没有后妃品级,甚至语言不通,胡绿珠坐到她们中间,四顾一打量,微微笑道:“皇上,今天怎么净听这些外邦异国的歌?臣妾也会唱一支曲子,皇上想听么?”

    宣武帝笑道:“好。”

    他举杯一饮而尽,饶有兴趣地倾听起来,胡充华的确是多才多艺啊,这些天来,他就没找到她不会的东西,不过这唱曲儿,她能赛得过那对从高句丽精挑细选出来的姐妹花?这两个高句丽姑娘可谓是金嗓子,唱起歌儿来,绵长激越,音调苍茫,勾人心魄。

    胡绿珠自宫女手中拿过金丝缠绕的琵琶,低头稍一拨弄,凝神唱起了《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

    搴舟中流!

    今兮?

    得与王子同舟。1^6^K^小^说^网

    蒙羞被好兮,

    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

    知得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胡绿珠的琵琶颇为娴熟,滚珠流金般的清亮乐声,仍掩不住她越来越低回悱恻地吟唱声。

    这首《越人歌》,也不算太生冷的曲子,但宣武帝听得胡绿珠的歌声。仍是另有一种感动,这,也许是她的心声吧。

    今夕何夕,得与王子同舟?

    她这样的思念着他,追忆着那个难得地宁静下午,他们在水边初逢,在湖上鱼水。她因为思念王子,所以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而他呢,却心悦君兮君不知,没几天就把她忘在脑后,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了。

    宣武帝听得痴了,不自走到胡绿珠后,笑道:“妃子难道对朕有怨气么?”

    胡绿珠放下琵琶,低垂双眼,轻声道:“臣妾岂敢?只是臣妾不知道。陛下以为,是给大魏皇室传嗣的事体大,还是跟着年轻秀女们宴游的快乐多?”

    她的话隐然带有责备之意了,让宣武帝有些不痛快。HTtp://wwW.16K.cN

    “此话怎讲?”宣武帝听得一头雾水。

    “皇上的后宫妃妾。望皇上如望甘霖,皇上却一个都不招来侍寝,只跟这些外邦进贡送来的胡族美女长相厮守,上个月拓跋部落的老酋长曾对皇上口出怨言,要皇上在一年内务必生下太子,皇上难道都忘记了吗?”胡绿珠察觉了不快,赶紧责以大义,声音和眼神变得更加幽深。

    说起这些事。宣武帝就气不打一处来。

    拓跋家那些老东西,当他是种马啊?

    不赶紧生几个儿子,就犯了天条不成?

    至于后宫那些妃妾,更是没一个好东西,当然,胡充华除外。其他的妃子包括高皇后在内。他一个都不想碰。

    刘腾说过,后宫妃子全都秘藏了“麝香铜盐”这类避孕药。宣武帝虽未亲见,也不清楚此事真假,但后宫多年没孩子出世,这凿凿实实是真地。

    合着他天天在上调凰戏凤,卖力公干,播云种雨,都是白干了?

    这些女人都是只要**不想造人的?

    这些事,想想就可气,他对自己发誓,自己再碰她们,就是无可救药的白痴。

    可此刻胡绿珠一片幽怨地说出来,倒是令宣武帝有些抱愧了。

    不管那些宫妃怎么样,她是好的,她是满怀对皇室尽忠的念头,才自荐入宫的,他不应该连她也怀疑,连她也疏远。

    别的不说,最近政事都交由她办,让这个年轻妃子累得天天缺觉,茶饭不进,比刚进宫时瘦削了许多,批折子这事有多烦,他自己可是饱知其中滋味的。

    他,确实该好好陪她一陪了。

    因为歉疚,宣武帝微微示意,让那几个侍宴的美人停下了弹曲和唱歌,打发刘腾将她们带走,直接送回她们住的楼阁里去。

    那些胡族美女这几个月深得宣武帝欢心,夜夜侍宴,夕夕相守,天天有赏,受尽宠,早就骄气惯了,猛然见到这么个来搅局地宫妃,而且居然谋得逞,心下十分生气,个个临走前,都拿眼神狠狠剜了胡绿珠一把,若是这眼睛里能练出夺命飞剑,胡绿珠早就被乱刃分尸了。

    见庭空人静,宣武帝这才向胡绿珠笑道:“既是妃子有意和朕同舟看月,也罢,叫人将画舸撑来,朕带你去搴舟中流……”

    胡绿珠不脸红了,不是她真的苦想与皇上共度**,而是她想要为皇上生下太子的心太迫不及待了。

    她,需要一个太子,让自己的权力人生向上再走一个台阶!走到她朝思暮想、盼望已久地高处!

    寒风中,灯火通明的画舸缓缓在湖上驶上,映在湖水中,两相辉映,越发有一种奇丽的美感。

    宣武帝携着胡绿珠的手走上船头,在一轮圆如玉盘的月亮下,画舸慢慢离岸。

    她的手放在宣武帝的手中,感觉到一种温暖,也感觉到一种陌生。

    这世上,再没有比皇上还令人心烦的丈夫了,作为他地妻子,她能得到的,不过是一年中三天五天的陪伴,却要用剩下的三百六十个子,去琢磨那些别的女人。

    “珠儿,”宣武帝用他长着短髯的下巴轻轻摩擦着胡绿珠地脸,“你真地想给朕生个孩儿吗?”

    “想……”她将烫红的脸藏进他地怀中。

    “我们生下的孩儿,会是什么模样?”宣武帝接着调弄她,她浑发烫发软,像一团棉花似的,软软地依在他怀中。

    “像皇上一样英明神武……”

    “像妃子一样聪明能干……”

    楼船里的灯烛仍是那么明亮,卧室里的一重重帘子却被宫女们拉了起来,今夕何夕……胡绿珠迷迷糊糊地想,我要在这西海池无边的水面上,等候一个与生俱来的君王,降临在我的腹中。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