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注一掷 第八十七章 冒昧入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秋天的夜空,似乎格外高、格外远、格外湛蓝。

    胡绿珠坐在院子里面,倚栏出神地看着星空,一颗流星在西边划出了一道白光,转瞬销灭,那白色的轨迹却还依稀留在天空。人的一生也是如此吗,如陨星般短暂地在天空划过痕迹,只是,有的能闪闪发亮,有的却黯淡无比。

    秋虫在栏下低声鸣叫,凄清、寂寥,更加衬托出充华宫里的冷清来。廊下那一盆盆名贵的菊花,是后掖新送来的,除了高皇后的坤宁宫,就数这里的花多了,后掖那些管事太监们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倚栏望月片刻后,胡绿珠有些意兴阑珊地站起来。

    宫女为她打起帘子,迎面,是清凉中的几十枝明晃晃的蜡烛,将中照得一片通明。

    今夜,她照例要为宣武帝批改奏章,而宣武帝却在高皇后的寝宫留宿。他们夫妻似乎又恢复了恩,自己呢,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为什么却会有一种十分失落的心

    “将蜡烛都灭了,只点一盏灯在案上。”胡绿珠懒洋洋地吩咐。

    “是。”宫女恭谨地答应着退下。

    牛油蜡烛一一灭尽后,清凉里顿时变得晦暗,面对案上的几十份奏章,胡绿珠这才勉强打起了兴致,拿起一本淡黄绫子外皮的亲王折子,翻看起来。

    每天晚上,她要将一份份奏章仔细批阅,由于最近对奏章看得认真,应对也格外认真,那些从前敷衍了事递进折子的大臣们,再也不敢随便凑点东西交上来了,无意中,奏章反倒少了许多,也言之有物了许多。

    “报,外面有人求见充华夫人。”正看得入神,外面坐更的绛英隔帘奏道。

    胡绿珠一愣,已经是半夜了,怎么还有人入宫求见?魏宫里向来是酉时宵,此人既然有办法入宫,想必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谁?”她追问道,她一时之间,想不出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那个清河王元怿。”绛英偷眼瞧着她的脸色,吃吃艾艾地说道,为了他,绛英可是什么都愿意做的,不要说深夜带他入宫,就是深夜替他把胡绿珠劫出来见一面,她也没什么不敢的。

    “是他?”胡绿珠更是怔愕,难道他还不死心,想趁着夜静无人来见她吗?

    这个大胆狂徒!入宫半年来,胡绿珠不可避免地又见到了清河王几面,越和宣武帝比较,元怿越显得相貌英俊、气度出众,越显得温文尔雅、专、执着、至,她心中已将两兄弟分出高下,可是,她知道,自己入宫,并不为了嫁给那个叫元恪的年轻男人,而是为了那个当上了大魏皇帝的年轻男人。

    听得宫眷们说,清河王人品很好,心地光明磊落,也很尊重宫中女眷,元怿从二十岁就负责大魏国的对外邦交,无论是柔然、高车,还是高句丽、东夷,甚至南梁的使臣,都对清河王十分敬重,认为他是难得一见的品行高洁之人。

    何况,胡绿珠知道他的才识和骑不凡,是个有抱负有能力的年轻人。

    每一次见到他,她都能从元怿的眼中读出深自压抑的渴慕。那份渴慕让她珍惜,那份压抑让她敬佩,如果能更了解他一些,也许她会重新考虑她的婚姻……不,她还是宁愿选择入宫。

    “充华夫人,准他晋见吗?”绛英又催了一声。

    胡绿珠仍然犹豫未决,她并不想见他,但她也知道,清河王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若无要事,绝对不会这样冒失地前来打扰。虽说两人有过那么一点让她并不讨厌的过往,但他一直对她持以君子之礼。

    胡绿珠默思了很久,才重重地一点头:“叫他进来。”

    片刻后,帘子再次卷起,又放下。

    满地清冷的烛影,被一个长长的黑影搅得粉碎,这影子既高大,又威武,行走在充华宫的走廊下,显得有些匆忙。

    拔的元怿大步走了进来,撩开黑色箭服的下摆,在清凉中远远地跪倒在地,低声说道:“臣清河王元怿,跪见胡充华。”

    正端坐案前假装阅读佛经的胡绿珠,顿觉坐立不安。

    她没想到元怿会给她见礼,虽说她已入宫为妃,可论份,自己不过是个才入宫的普通嫔妃,怎受得起清河王的跪拜?从前,她可是一直仰视他的啊。

    胡绿珠连忙推开面前厚厚的经书,站起来,笑道:“四王爷请起,四王爷未免折杀妾了。王爷深夜入宫,不知有什么事体?要不要奏闻皇上?”

    元怿站起来,抬眼向她看去。

    昏暗的灯色中,那个窈窕的影显得无比动人,她若明若暗的脸上,似乎深藏着笑意和温。也许,她愿意在深夜的清凉与他相见,这本就说明了,她对他并非毫无意。

    元怿的念头转瞬即消,他一边责备自己在这种时候还能产生绮思,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胡充华,时间紧急,臣冒险进宫,是有一事相求,无论此事能不能成,都期盼胡充华能为之尽力……”

    见元怿直接说入正题,胡绿珠也不和他虚,生生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臣想知道,元愉会不会被处死。”元怿颤声问道。

    胡绿珠沉吟了。

    三天前,镇北将军李平攻下了冀州,叛军纷纷投降,冀州的伪官和将领们也都被李平杀了,元愉见大势已去,带着伪皇后李小雅和四个儿子一起开城门出逃,没走出二十里路,就被李平抓住了。

    他们一家六口都陷在李平手里,可元愉没有求饶,也没有痛苦的表,据说他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们,微笑着说道:“父皇虽然一无所能,却已经尽全力为你们抗争过了,父皇虽然不是个称职的父亲,但父皇这一生按自己的心意,轰轰烈烈地度过了,我娶了自己心的女人,有了你们这些优秀的孩子,读书万卷,又为了不忍辱偷生而登高一呼……这一生,元愉无憾!”

    元愉那个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的王妃李小雅,当然也绝对不会责怪他。

    倘不是因为叛君作乱的罪名太大,这两个傻瓜,简直马上就可以过上让自己称心如意的隐居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