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意孤行 第二十六章 秦岭六异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名之翼 书名:乱世权后
    胡绿珠屏住呼吸,却见黑影上前轻轻叩动瑶光寺后门的门环,与门里人打个暗号。

    就听吱哑一声,门洞里走出来一个人影。

    月光正照在那人脸上,原来是个材魁伟、长着一部虬髯的大汉,他虽然穿着平民的布袍,却掩饰不住浑的官家气派。

    那大汉脸上似带忧容,愁眉苦脸。

    胡绿珠暗想,好一条大汉,怎么竟如此娘儿气,映着月亮光,瞧他眼角似乎还挂着几颗泪珠儿,大约刚刚哭过一场。

    对了,瑶光寺不是尼姑庵么,你一个大男人,躲在这里干什么?

    让皇上知道,非砍你的脑袋不可!

    却见大汉向六个人团团抱了个揖,客气道:“今儿大伙都聚全了,待会儿还要偏劳各位,入宫一行。”

    六个黑影中走出一人,却见那人穿着一夜行黑衣,腰束绣金长带,长得鸠骨恶形,看起来很是霸气。

    那黑衣人大声说道:“于忠大人,秦岭派受过于家重恩,和于家是几十年过命的交,我们六异人久不出山,不问世事。这次听说老爷子临终前有重要事托付我们,是以连夜赶来,兄弟们一直不知道此来是办什么事,能不能请于大人实话相告?”

    那于大人“嘘”了一声,往周围打量了打量,这才叹道:“唉,自从我爹领军将军于烈过世了,高家再也没有了顾忌,大施手段,要与于家争权。四个月前,于皇后所生的皇长子元昌,被一群侍卫陪着在外练骑马时,竟莫明其妙从马上栽下来,跌断了脖子。按说捅了这么大漏子,那些侍卫就该全部斩首,给元昌陪葬,可皇上竟然听信了高肇的话,只将那些皇家侍卫降职了事,我听说事后他们全都拿了高家赏的银子,只是苦无证据。我叔叔于劲和我,在皇上面前争了几次,都全无用处。”

    那“秦岭六异人”听到这里,义愤填膺,气得大呼小叫,似乎此刻就准备把高家砸个底朝天。

    于忠叹了口气,又道:“这件事暂且不提,上个月,于皇后夜夜伤心哭泣,她体柔弱,又染了一场风寒,本来只是卧休息,精神还好,谁知道喝了太医院调的药水后,病得一天比一天沉重,昨儿我去看她,她只有望着我掉眼泪的力气……”

    “那定然是高家下的毒无疑!”“秦岭六异人”里的老大怒道,“我们秦岭派和于家是多少年的交,怎么能坐看于家受此大祸。于大人,你说吧,但有差使,要风里,我们风里去,要雨里,我们雨里去,定教于家不受此倾覆!”

    那五个异人跟着异口同声,一齐发怒,倒也整齐。

    看来这另外五个异人当惯了大异人的应声虫,专唱和声。

    那于大人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向“秦岭六异人”做了个四方揖道:“既是如此,那就有劳六位大侠,我这里请得一名太白山里的有名医生,善治一切中毒下盅的症候,就请六位大侠护送这位奇医,进宫为于皇后诊治。”

    大异人道:“既如此,事不宜迟,于大人,快请出这位医生来,我们连夜赶往长乐宫,诊好于皇后,此刻救人要紧,能早一刻,便是一刻。”

    于大人点头道:“好!”

    他转轻轻一击掌,两名带刀侍卫陪着一个胡须雪白、皓发红颜的老翁,由门后的影处走了出来。

    看那医生年纪虽老,走起路来很是轻快,脸色红润如少年人,显然是个有手段的医生。

    于大人命人掩上后门,带着医生,手持灯笼,与“秦岭六异人”匆匆沿山道往下赶去。

    刚走到胡绿珠前不远处,胡绿珠只见那大异人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将手指伸入口中,轻轻打了个唿哨。

    于大人扭过脸来,讶道:“秦岭老大,你这是做什么?”

    大异人嘿嘿冷笑,也不说话,一刀向于大人砍去。

    幸好那于大人也是将门之后,腾躲过,不防得六异人从后偷袭,砍中他的右肩。

    二异人和三异人早手起刀落,将那太白山来的老医生砍翻在地,那老医生本来在山里好端端修行,不想误被牵连入宫廷事,还没施展一点半点起死回生手段,自己已经先下了曹地府。

    四异人手更快,两枝柳叶飞镖同时出手,将两名于府的侍卫送上西天。

    于大人捂着受伤的右肩,怒道:“秦岭老大,我们于家当年对你们兄弟有救命之恩,想不到你们为了贪图富贵,竟然出卖我!”

    胡绿珠藏树后,吓得浑发抖。

    她虽然是个胆大的女孩儿,但平生从未曾经历沙场,也不清楚宫廷险恶。

    刚才听见“秦岭六异人”左一声“过命交”,右一声“世代受恩”,胡绿珠还以为他们是于府的忠心家奴、两肋插刀的大侠客,没想到只走出几步,那位恩人于大人已被他们入绝境。

    二异人手持钢刀,刀头上一滴滴鲜血落在地下。

    他走近于大人边,冷笑道:“于大人,你莫怪我们薄,当年于老大人救过我们大当家的不假,可这么多年来,我们六兄弟早就几倍地回报给你们啦。而你们于府呢?哼,一直吝于封赏,老拿那个二十年前的旧恩挂在嘴上,叫我们白白冒着杀之祸,替你们清除对手,打击异己。我们六兄弟的命就不是命吗?我们六异人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为你们卖了这么多年命,得了什么好处?是当了官,还是发了财?”

    这位于忠大人已经被六异人从后砍了一刀,鲜血将半件布袍子都染红了,知今天已为见钱眼开的“秦岭六异人”所卖,难逃此劫。

    于忠背倚大树,气喘吁吁道:“好,今之事,你们倘能看在我先父的面,放我一马,我答应你们,既往不咎……”

    大异人哈哈大笑,冷森森道:“姓于的,事到如今,你还想活命不成?实话告诉你,尚书令高肇送了我们兄弟六百两金子,要拿你的头回去复命,你爹的救命之恩,我早已经报过了,现下我却不欠你们什么!”

    他口中说话,同时已举手示意。

    “秦岭六异人”步步紧,向于忠包围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权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