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梦魇魔床 第三章 春梦无痕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欣丫头 书名:八号客栈
    “沙织……沙织……你去哪里了?无论如何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注定是我的脔,这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黑暗中,某个声音在沙织耳边响起,惊得她一冷汗。

    “怎么了,怎么了?”沙织的尖叫声将撑着一只胳膊小憩的徐菲吓了一跳。睁开眼竟然发现外边已经露出鱼肚白!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她揉了揉蓬松的睡眼,目光瞥向沙织,这个女人一整夜都不敢睡觉,就仿佛有预感自己会做恶梦一般,搅得她也一夜无眠,好不容易早上打了个盹,结果还是被她惊醒了。

    徐菲摇了摇头,一个美丽的女人背后通常有很多故事。而目前,沙织作为尖炬口事故现场的唯一证人,在她的上又会有什么故事?而且,这个故事一定离奇、曲折……

    沙织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无暇的脸蛋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只是梦,他没有来,没有来……”

    “谁没有来?沙织,我昨天不时跟你说过了吗?我是二处刑侦队的探长,如果有人敢扰你或者威胁你,告诉我,我一定替你摆平!”徐菲拍了拍口道。

    沙织感激的一笑,旋又一脸担心的摇了摇头:“没有用的,他,他或者……或许根本,根本就不是人……就算警察也没有用……”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徐菲被绕糊涂了,沙织口中的‘不是人’是指那个男人禽兽不如还是指……她也和自己一样?最近活见鬼了?

    “我每天晚上都被恶梦纠缠着……准确来说,我每晚都做一个同样的梦!梦见同一个男人!”沙织一边流泪一边冷笑的讲述着“我一直不敢告诉别人这么难以启齿的丑事,可是,最近连大成都发现我的不对劲了!我才想到,或许那并不是真正的梦,而是确实存在着某个…某个男人……”

    徐菲仍然听得糊里糊涂的,但是有一点她现在可以肯定了。沙织口中的大成是尖炬口车祸案中的男当事者,现在还在ICU接受治疗的康大成。以二人的关系来说,沙织很可能就是康大成包养的女人!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每晚梦见同一个男人和我发生关系,而且无论是动作、感觉甚至就连每一个细微的表都很清晰,他撩拨起我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的心,却在我死的时候抽离去,他就像风一样不可捕捉,甚至让我怀疑他的存在……”沙织静静的说道。

    徐菲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老天!这样的事用语言描述出来,她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我知道你一定在心中笑我是个水扬花的狐狸精,事实上连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做大成的女人,实在非我所愿。我哥一年前体检发现得了血癌,急需一大笔钱治病,这对于我那连温饱都无法维系的家来说简直就无异于晴天霹雳,为了哥哥,我将自己典当给康大成,卖的是一辈子。当然我也要他保证除非我哥自然死亡,否则他的医疗费就由他承担……”沙织咬着唇回忆着往事,她翦水般的大眼睛中蒙上了薄薄的雾气。“在那个梦里,我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我心底隐藏的、**仿佛一瞬间全部被点燃。可是实际上,那个人又是不存在的……徐菲,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有些自相矛盾?康大成曾经怀疑我背着他跟别的男人幽会,可是他找不到任何证据,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个侵犯我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是高是矮……我唯一知道只有……每天早上起来,我浑**,毫无尊严的躺在那张圆形的大上……”

    听完整个故事,徐菲怔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沙织是敏感而脆弱的,现在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好像都会伤害她似的。就在徐菲踌躇之时,房间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慕天行象征的敲了敲虚掩的房门,面带微笑的端上早餐盘。“这是八号客栈免费为客人提供!”

    徐菲撇了撇嘴,这还不叫献殷勤?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什么时候看他这么关心过其他客人?

    沙织显然还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慕天行的突然出现让她有些慌乱。“慕老板……实在太谢谢了!”

    慕天行浅笑道:“关心客人是八号客栈保证客源的途径之一。沙织小姐,如果有需要,在下愿为您解决所遇到的麻烦!”

    徐菲白了他一眼道:“切,你知道人家遇上什么麻烦了吗?空口说大话!沙织,这件事包在我上,我一定将那个臭男人给你逮着了!”

    慕天行冷嗤道:“是吗?你认为凭你可以抓到一只修炼出实体的魈灵吗?”

    他的一句话,徐菲顿时煞白了脸。她怀疑的看了一眼沙织,后者亦是又惊又怕的看着慕天行。“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啊?怎么会是……魈灵呢?还有,你,你什么时候偷听我们谈话的?真不要脸!”

    慕天行摇了摇头,这个徐菲,最近不知道是不是熬夜的缘故,脾气是越来越坏了!“首先我得申明,我并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癖好,知道事的始末是因为我自有其它方法,否则八号客栈也不会承担那些业务了!”慕天行不以为然的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口中那个侵犯沙织小姐的臭男人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一只修炼出实体的魈灵!试想,一个普通人类怎么可能多次在以守卫森严闻名的‘三星拥’别墅群神出鬼没?更何况,沙织小姐,你在感觉他来之后是否从未清醒过?换句话说,也就是你的意志力在当时并非受自己控制?”

    虽然觉得跟一个男人讨论这个话题实在有些尴尬,可慕天行的话句句点在关键。沙织也顾不得许多,红着脸点了点头。“请慕老板帮我!”

    徐菲快要崩溃了,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该不会……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手头的这起古怪的交通案该不会也和某只鬼扯上关系了吧?

    慕天行摊了摊手道:“我当然可以帮你,只不过……在商言商,沙织小姐,广告上八号客栈的收费标准写得很清楚了。”

    沙织闻言面露难色,自从康大成怀疑她和其他男人幽会后就封锁了她的经济来源,她现在别说拿不出一万块,就连拿出一千块都成问题。她咬了咬下唇,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如果慕老板能勉为其难,我愿意用这个玉佩作为交换物!”

重要声明:小说《八号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