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梦魇魔床 楔子 赤裸的梦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欣丫头 书名:八号客栈
    宁海着名的‘三星拥’别墅群中,沙织悠闲的开着奥迪TT,在保安微笑的示意下缓缓驶入她的‘金屋’。那个只属于她和大成的巢。

    她的目光轻轻飘向副驾驶座上。今天一天收获颇多,她满意的看了看上面大大小小的袋子,里面有LV最新款单肩背包、有最美丽的Swarovski水晶、还有Lancome/兰蔻的新出的护肤品……在琳琅满目的、珠光宝气中,沙织露出淡淡的笑意。

    又过了一天!

    沙织掏出车钥匙,皮夹也随之轻轻的打开,皮夹里面有张男人的照片,那就是她的男人了。一个秃顶、肥胖、五短材,具有所有中年男人的缺陷,只是,这个男人有钱,非常有钱……为了钱,她迫使自己上他,做他的人……沙织紧紧的握住双手,豆蔻色的指甲生生没入掌心。在这种没有,甚至没有的生活中,她一过就是五年!她从一个梦想和自己的白马王子邂逅在夏午后的天真少女,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狐狸精。她狠心抛弃了她的初恋男友,那个她甚至超过自己生命的男人;她也离开了那个曾经遮风挡雨的家,因为现在的她只会让父母难过,让家门蒙羞……

    沙织摇了摇头,她不后悔!真的!她不后悔,因为她觉得,她和康大成的交易是公平的……

    “如果两个人的天堂,像是温馨的墙,囚你的梦想,幸福是否像是一扇铁窗,候鸟失去了南方……”阿木的‘有一种叫放手’。

    在悠扬的手机音乐中沙织面带微笑的掏出手机:“喂,大成吗?哦,我已经回家了……什么,你晚上要过来啊,问我惊不惊喜?什么惊喜啊?……在房间吗?……”沙织奇怪的向主卧方向望去——

    那是一张超大的旋转帝王上已经盖上了丝织单,大红的颜色,红得那么媚,那么俗!一如大成俗不可耐的品味。

    “我看到了,真好看!谢谢!”沙织脸上的笑容很浅,很浅。对方最后又说了一句什么话,她的脸顿时红得像猪血一般。

    结束那段恶心的对话后。沙织深吸了一口气,走进浴室沐浴。今天大成要来,对着水银镜,她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此时此刻,她感觉像一个等着受宠的妃子,接到传召后就要悉心准备迎接她的‘天’。

    沙织从抽屉中抽出一条极为感的高开衩系带的金色丁字裤,上则是一件玫红色的肚兜,半遮半掩的裹住浑圆的酥。她轻轻为自己披了一件银纱的长披肩,仪态万千的坐在真皮躺椅上,旁边的古藤艺术茶几上伫立着一瓶八二年的拉菲红酒,她正等待宠幸她的男人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沙织已经有些醉意了,她松开手中的酒杯,四处看去。

    屋内的摆设显得更加奢华迷离,她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透过那扇正对着的巨大银镜,她看见自己躺在那张大的旋转帝王上,下是意大利的丝织单,柔软得像天边那朵最轻最柔的云。华美的家俬,几乎连门把手都被镀金。墙上悬挂着镶嵌着几幅抽象派的油画,还有一些异国的挂饰,总之是琳琅满目,令人有些目不暇接。头顶法国水晶灯折出眩目的光芒,更是将这间藏金屋映得恍若人间仙境般。

    朦胧中,沙织感到有人正抚摸着她光滑圆润的双肩,然后将她的披肩往下拉扯。动作粗鲁中带着从未有过的火,这是康大成不曾有过的!

    沙织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不是大成而是另外一个男人!这种感觉让她又羞又怕,她拼命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清醒不了。

    沙织浑颤抖着,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有一双大手正强行扯掉她蕾丝的罩,她的双手被对方压在下,那双光滑且冰冷的手游走在她凝脂般洁白如玉的肌肤上。接着那双手握住她的双峰,从把玩到吸,每个变化都让沙织俏脸红如滴血。

    她清楚的感觉到那个男人的吻落在自己体的每个部位,粗鲁中带着挑逗,野蛮中却又不失温存……那冰冷的唇撩拨着她空虚的心灵,触动她敏感的神经……

    **的瞬间,沙织竭尽所能的讨好那个神秘的男人,她修长而结实的**动人的向外伸展着,希望能缠住他。她的唇角流露一丝妩媚的笑容,就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自己为何会如此放浪。她只觉得有一把火,在她体里面燃烧着,他的吻仿佛催化剂一般,让她的体不自觉的抽促起来,她松开了紧咬的唇,微微的发出一丝呻吟。

    “不要,别那样……”沙织羞涩的低喃着,语气却轻松慵懒。

    此时,沙织的心中很清醒,她正和男人在上做不该做的事,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如果这件事被大成知道了,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可是,在那一刻,她又是盲目的,不可否认,她喜欢那种感觉!无论是她的放浪,她的绪甚至她的体,都是最真实的反应她内心的一切。这种快乐是和康大成在一起从未有过的。

    就在她期待着最后冲刺的那一瞬间,突然一阵强风吹开斜对面的一扇窗户。凉飕飕的夜风顿时惊得沙织打了个哆嗦,也就在那一瞬间,她兀自惊醒过来……

    ^^^^

    看着浑**的自己躺在那张旋转帝王上,沙织蜷缩着子,用双臂夹住自己,直到清楚的感受到四肢的冰冷,她噙着泪抬起头,究竟,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做这么羞人的梦?天啊!她无声的哭泣着,这些年她一直跟在康大成边,没名没份,甚至连基本的做人尊严都没有,他给自己的从来都不是,而是无尽的牢笼。当然这也一如她从未上他一般。

    只是,在今天之前,她一直自己的心如同一颗枯死的古井一般,毫无波澜。可是,她轻轻抚摸着每一寸肌肤,刚才的感觉犹在……原来在她的心底深处也是这么渴望一份属于自己的啊!应该是这样才会有刚才那么羞人的梦吧?沙织用手捂住脸,一抹艳的红润浮现在她的脸颊上……

    可是她万万想不到,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梦,而是从那一刻开始纠缠她的魔……

重要声明:小说《八号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