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 遇见鬼 NO3 殓房有鬼(之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欣丫头 书名:八号客栈
    我并不是一个持之以恒的人,起码在某些问题上,正如这个富有闹剧色彩的鬼故事上,我远没有徐菲那么干劲十足,但就在我几乎快忘掉这件事的时候,却意外的接到开哥的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对头,透过冰凉的电话线,我似乎看到无比恐怖的一幕,开哥坐在红黑相间的沙发上,而他后就是拖着长长舌头,口吐鲜血的女鬼,血顺着开哥的脸上留下,他的半边脸变得狰狞,眼珠的颜色开始变色……我兀自打了一个寒战。不由分说的抓起正在惬意饮茶的徐菲,风驰电掣的赶去他家。

    开哥住的地方是典型的宁海老式建筑物,石砌的房顶墙壁,有些像民国年间的建筑风格,顶端的阁楼上的窗户还是七彩玻璃的。只是在一个冷的下午,没有光照的时候,这个森老宅如同鬼蜮一般,任我如何叫门,四周除了静谧还是静谧,一如黄泉路上……

    没人!起码我们敲门的时候没人应声,里面死气沉沉的,明明天色已经很暗了,却不见灯光,等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终于徐大小姐奈不住子了,拉着我就准备走,而这个时候,屋子里竟传来奇怪的声音,我俩停下脚步,相视的看了一眼,徐菲向来以暴力据称,她的行动力显然比我估计的还要厉害——只见她含哈气,眼神锐利的看了一眼房门,‘啪’的一声巨响后,我睁开了眼睛,果然,门已经大开,而我面前的美女正悬着一条腿平复她的呼吸,短裙内光乍泄,她却满不在意的顺了顺头发,冲我给了一个‘OK’的手势。

    “开哥——开哥——你在里面吗?我是郭百,我们进来了!”我冲徐菲点了点头,二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生怕一个不小心从里面会飞出什么危险的东西。

    “开哥!?”我惊讶的看见那个向来雷厉风行的男子颓废的缩在上,被子裹在上还不住的发抖,眼神涣散的注视着某一点,似乎被惊吓过度,但……什么事会令他这么恐慌呢?

    “他好像中邪了!”徐菲噘嘴说道“看他印堂发黑的样子,最近一定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哎呀!郭百,咱们怎么这么霉啊?又遇上这种事……”别看她一脸不愿意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好奇的要命,我摇了摇头,看她使出浑解数引开哥说话,半小时的努力终于取得了一点成效,开哥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

    “这事,是关于我那个女朋友…我们是在一个雨夜认识的,也就是我被那具女尸吓得够呛的那天晚上,我回去晚了一点,路上又下着雨,搞得我心里惶惶的,雨越下越大,想拦车都拦不到,就在这时,我发现后多了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跟在我后,我心里有点紧张,可转念一想,我五大三粗的一大老爷们,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不过脚下的步子还是加快了一些,那个人也加快了脚步,但却不是跟的很紧……”

    开哥脸色青白,不过精神却还算平静,但他回忆的这些内容却让我和徐菲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有什么比黑夜的雨天被人跟踪更恐怖的事呢……

    “我终于被跟烦了,于是停下脚步,猛地转过想看个究竟,结果却出乎意料,竟然是个年轻的女孩,相貌还十分清秀,可能是淋着雨了,刘海是湿漉漉的…我们面对面站着,好半天我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女的啊?不会是女鬼吧?”徐菲大大咧咧的说道,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巴,摇头让她听开哥说下去。不过从开哥失魂落魄的表看来,徐菲十有九成说了个准!

    “是个路人!”开哥苦笑的说道:“因为害怕所以跟在我后面,据她所说是看我是警察局的,觉得有安全感……你们知道,男人有的时候很自大的,我当即表明了自己的份,还将她送到目的地,原来她和住的地方离得很近,那晚之后,我们经常会在岔路口遇上,虽然不同路,可这么一来二往也就熟识起来,只是我是法医的份还是一直瞒着她,郭百是知道的,为了这个职业,我一直没有女朋友,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心仪的,我不想失去她……不过有些事,想瞒是瞒不住的,她还是知道了……”

    我愣了愣,莫非开哥辞职只不过是为了……

    “不——”仿佛看出我想的事,他摇头道:“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害怕和惊讶,更没有因为这个跟我吵闹,相反她很支持我的工作,经常说那是一份神圣的职业,我这辈子都没交过这样的好运,遇上一个这么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但是……渐渐的,她的好奇心,让我有些害怕和不安……”

    我和徐菲面面相觑,好奇心有什么好害怕的,女孩子嘛!多多少少会有些啊?

    “你们不以为然?”开哥的眼神很奇怪,带着浓浓的厌恶和仇视。我连忙摇头道:“怎么会~她好奇什么啊?”

    “你说法医是个很神圣的职业,如果法医死掉了……地狱之门会不会惩罚他们曾经的罪恶?”开哥换了个声音,低靡而细嫩,听得我心头一颤“还有,你每天拿着解剖刀从尸体上划过,它们会觉得疼吗?”

    “啊!?”开哥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道:“回答啊——我在问你呢!”我恍然一惊道“怎么会,开哥,你,你开什么玩笑,人死了就没有感觉了。”

    “你怎么就知道它们没有感觉呢?”开哥步步进的问道,不知怎么,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头,但还是回答道:“现代医学确定死亡的标准不是大脑死亡吗?这脑神经都死亡了,神经末梢的感知反应自然也就没有了,莫说是痛觉,所有的感觉都没有了!”我很认真的解释道。

    开哥忽然诡异的一笑道:“或许,这只是你们活人这么认为的,可事实也许不是这样!”他很固执的说道,声线细而尖,徐菲猛地拉了我一把,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他的那句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叫人不寒而栗……如果我们是活人,那他岂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八号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