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具体况墨商没有多说,只道是他曾经一同做过杀手的死对头家中祖传的方子。自从墨商隐退之后便十几年不曾有过对方的消息,却因为余坐怀的事知道对方一直潜伏在黎火国中。新仇加上宿怨,墨商此次便是解决了对方,所以才受了那么重的伤才回来。那人死了,却死也不肯透露忘忧散的解药。线索至此也是中断了。

    墨商的回答让姬云轩十分的丧气,之前不知道余坐怀为何失去记忆让她万般揣测,心中不安,如今知道了原委却更加难过了。神医苏显安都摇头说无治的病,自己这个刚入门的徒弟连草药还分辨不完全又如何能够救自己喜欢的人?

    将女儿的颓然都看在眼中,墨商也不忍。无言的看向老友。

    叹了口气,苏显安道:“轩儿,你也不用太过在意,这世上只要有病,就有可化解之术,不可之过急。”

    “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姬云轩咬了咬下唇,“若是,若是他在其间看上别的女子……”

    下面的话,姬云轩不想说下去了。。1#6#K#小说网。这才发现自己用至深,连揣测对方有弃她而去的可能都会心痛。擦掉不经意间滑落的泪水,姬云轩头一低,闷声不吭的回了自己房间去。

    墨商看着姬云轩黯然消失的背影,捏紧的拳头道:“我可不管什么忘忧散,那小子若是变心,我便清理门户。”

    苏显安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自己真得早找出忘忧散的解法,免去一场悲剧。

    姬云轩回到房中呆坐了一会,沉淀下脑子里面闹哄哄地思绪,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她知道现在无论怎么苦恼或者埋头大哭都没有用了。虽然师傅说过世上有病就有可解之术,可是若研究出来那是很多年后的事了。她也要如此枯等从而浪费自己的年华吗?她不愿意!她比谁都更了解时间对感具有多大的杀伤力。也不过十几年地时间她便忘却了前世的人,重新上别人。她也知道自己没有信心也没有力气在这样的处境当中再去上什么人。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所以无论如何,即使余坐怀忘了她,她也要在师傅能够找到忘忧散解药的这个时间里面让白纸一般的余坐怀重新上自己。

    思绪整理清楚,姬云轩便也恢复了自信,当下便忙了起来。四处找到自己能够找到的医书,点了灯,一页页细细翻阅看能否找到和忘忧散有关的资料。即使她内心做好了打算。却也不能够放弃配制解药让余坐怀直接恢复记忆这一条路。

    整整半个月,姬云轩没有走出过房门一步,直到墨商经不住妻子的担心地眼神一脚踹开姬云轩的房门,却见到姬云轩顶了两只巨大的黑眼圈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这孩子,怎么这么糟蹋自己的子?”叶水柔随后跟了进来,桌上、地上摆着的书籍,皱了皱眉。随手取了一件披风来搭在姬云轩的上。俯吹灭了还在燃烧的灯火。

    “我还以为她需要时间安静,却没想到她在看这些东西。一路看中文网首发16K.CN”环顾屋内四周,墨商有些惊讶并带着赞许道。从整洁的铺看来,姬云轩恐怕已经好些子没有躺在上睡觉了。抬手抽出摊在她前的书籍。略略一翻,墨商便知道这些子姬云轩并没有放纵、发泄自己难过的心,而是潜下心来寻找配制解药地方法。这半月,姬云轩只吩咐了自己有事要做。每定是给她送餐点放在门口就好了,墨商一直还以为她自暴自弃的发泄,想着这孩子不容易,就容她任子吧,没有想到自己完全猜错了。

    眼见叶水柔耐不住的要将女儿叫起铺上睡觉,却被墨商拦了下来,叶水柔不解的看向丈夫。

    墨商微微一摇头,伸手点了姬云轩地睡。然后将女儿抱起来放到铺上。这才对妻子道:“看样子就知道这些子她没睡好,还是让她好好睡个好觉吧。”

    叶水柔看着丈夫卖弄小把戏,抿嘴一笑,也不去说他,想了想,转走了出去。准备炖些好吃的等女儿醒过来补补子。

    姬云轩真的是累坏了。这一觉直睡到了第二天清晨被墨商推醒。

    “爹。什么事?”刚醒过来还有些迷糊,只见墨商站在自己面前。揉了揉眼睛问道。

    “快些起来。今天去都城一趟。”墨商匆匆交代完便走了出去。

    “什么事啊?”对着墨商的背影嘟囔了一声,姬云轩这才翻,发现自己上皱巴巴的衣服,这才想起来好像之前看书太累了就直接倒在桌边睡了。难道是爹将她移到上来的?看了看那些书还放在原先的位置,自己还没有查出个结果来,本想继续看下去的,又想到父亲地交代,估计有什么重要的事,这才拿了干净的衣服换好。

    吃了娘特地做的香喷喷的早餐,姬云轩摸着滚圆的肚子,正想喝杯茶休息一下,墨商又“噌”一下出现再她旁。

    “吃饱了?”

    “咳咳!爹,不带这么吓人地,对了,今天要去都城做什么?”急忙放下手中地茶水,姬云轩苦了一张脸。

    “带你进宫。”

    “进宫?做什么?”

    “三天后就是初一,皇子大婚。”

    “大婚就大婚呗,关我什么……”姬云轩楞了神,她想起来了,三后便是尹风大婚的子,而他要迎娶地便是平阳。

    一拍脑袋,姬云轩暗骂自己这些子事这么多,怎么把这茬忘了。先前自己还着急想要见平阳一面呢,却没有想到父亲还记得,顿时心中涌上一阵感动。不过墨商依旧一张没有什么表的面孔,问道:“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姬云轩从椅子上窜了起来。牢牢抓着墨商的手臂,生怕他一个不爽就不带她去了。

    淡淡一笑,“那就走吧。”

    也不挣脱姬云轩缠上来的手,另一只手拎起她的后襟,一运气,伴随着姬云轩的尖叫,两人便腾空而行。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