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拜师学医(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苏显安冷淡的语气让姬云轩期待的心瞬间跌至冰谷。体顿时僵直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姬云轩来不及细细思索原因,当下之极还是要澄清误会,认义父确实是她的想法没有错,可并不是拿这个作为跳板。只是觉得先认了义父再提出自己的请求应该更加容易一些。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的局面。

    屋内的气氛骤然冷了下来。

    “干爹,孩儿并不是因为想要学医术才这样做的。两者都是孩儿的心愿,只是放在一起而已。”只能这样诚恳的解释,但是至于苏显安会不会相信便是另一回事了。苏显安这么大的反应实出姬云轩的意料,难道这其间还有什么别的隐

    墨商看着跪在地上的姬云轩默默了摇了摇头。他还真没有看出来女儿心头抱着这样的想法。即使知道苏显安的过去此刻也不是提点的好时机。

    苏显安并不看姬云轩诚恳的眼神,自顾自的喝着冷掉的茶水。似乎对她的解释充耳不闻。

    “轩儿,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以后再说。为父这几要躲一躲养伤,不然被你娘知道我受伤了又会难过。”摆了摆手,墨商给姬云轩找了个台阶下。

    谁知道姬云轩并不领,认准了一件事她的决心便是出乎意料的坚决,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让苏显安收下自己这个徒弟。就那么直直的跪着,看着苏显安并不答话。

    “轩儿!”墨商有些微微的愤怒。心叹女儿并不知道苏显安的过去,这么一来反而只会让事无可扭转。

    这个时候苏显安淡淡开口了:“心愿是吗?这世上并不是任何心愿都可以轻易达成的。你若是决意如此,就让我看见你的决心。。1 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

    姬云轩点点头,知道苏显安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面才开得口,瞧他失去笑容地面孔不猜测他此时恐怕因为自己的弄巧成拙而对自己显得厌烦吧。这道题是试探也是考验。

    想了想,姬云轩站起开门离去。屋内只剩下苏显安与墨商二人。谁都没有说话。那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因为姬云轩而残留的尴尬。

    缓缓叹一口气,“显安,你还是放不下吗?”

    “若是放不下怎会留下考验?”

    “轩儿与她不同。轩儿……是善良的孩子。”

    “再不同,人总是会变的。”抬起一手不自觉的抚摸着心口的位置,似在回忆什么,只是那一双眼睛平静无波。颜推开了房门,却见院子里一个熟悉地人影。以为自己看错了,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果然不是幻觉。

    “轩,你在做什么?”林紫萱急匆匆的走过去问道。

    只见姬云轩一袭单薄地中衣跪在院子中,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紫萱,早啊!”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姬云轩说道。

    “早什么早?我问你你在做什么?”林紫萱瞧着那仿佛随时都会倒掉躯,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

    “我好像做错了事。现在要表决心啊。”说话有些费力,一夜都维持这个姿势加上冷冽的天气已经让姬云轩全都麻木了。只是没有任何长处的她也只能想到这个方式来表自己的决心,以前看过好多故事写某个主角要拜师便在门口跪了三天三夜,然后终于师傅同意了地例子,知道这是最笨但是也是最简单的方法。HTtp://wwW.16K.cN即使到最后体力不支了病倒了,反正干爹不会不救自己的。她也正是吃定了这一点,

    想是这么想。可姬云轩其实心里面也后悔的紧,早知道先穿好衣服再来跪的,谁让自己当时太过于急切想到就做了。再说了,看小说是一回事,三天的时间只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换做自己亲自验证的时候却发现时间好难熬呀,又冷、又饿,若是就这么倒下去就好了。不过姬云轩也提醒自己现在不可以倒下去,至少要坚持到苏显安松口。不然就太不值了,要知道顽强地意志力也是决心和毅力的一种表现。

    “那也不需要这样呀!你快点起来。”林紫萱说着就要取拉她。

    摇摇头,姬云轩道:“别。都坚持到现在了。我不想放弃,给我送件衣服来便是。”

    “你……”林紫萱看见她面上坚决的神色。跺了跺脚,跑回屋里面找了几件厚的衣服给她披上。想了想还是转敲开了叶水柔的房门。

    “紫萱丫头,什么事?”因为听见敲门声急促,以为出了什么急事,叶水柔也没有顾得上穿好衣服便下开了门。

    “伯母您快去看看轩吧,她……”林紫萱自己也说不出原因,直接拉着叶水柔到院子里自己看。

    叶水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么冷地天气,女儿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居然跪在院子中央。

    “轩儿,赶紧回屋,这么冷的天气,由不得你胡闹。”一眼就瞧出来那披在上的衣服是刚刚加上去的,因为姬云轩的头上面一层白色的霜,衣服上却没有。

    心疼女儿体地叶水柔即刻便要强拉姬云轩起来。

    “娘!女儿无事,你便让女儿做自己想做地事吧。”姬云轩不肯起,坚持要进行自己的计划。

    “你这孩子,怎么说你不听呢?这么冷地天,你非得冻出些什么病来才让娘心里好受?现在你爹又不再,你这样,娘很痛心!”对于姬云轩的顽强抵抗,叶水柔不红了双眼。

    见娘亲哭了,姬云轩心底有些愧疚,好像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让娘亲担心着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不想什么都不会的让边的人为自己一只担心,所以才有她现在跪在这里的一幕。心底默默的对娘亲说对不起,随即扬起笑对娘亲说道:“娘,女儿知道让娘担心了,可是女儿只能这样表示自己的决心,为女儿求的一丝可以强大的希望,待女儿强大到足够保护你们的时候便不会让你们再为女儿担心。”

    “可是你跪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叶水柔有些心痛的问道,她并不知道昨天夜里面发生的事,只是不明白姬云轩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是在向上天祈求什么吗?

    姬云轩始终不肯说出自己为什么跪在那里,她只是以这种方式表明决心,但是并不想将苏显安牵扯进来,不然的话乱出亲牌只会让场面更加混乱。

    院内的吵嚷终于惊动了苏显安房内的人,其实在林紫萱和姬云轩对话的时候墨商便被惊醒了。透过窗户看清楚院中发生的事他也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姬云轩离开之后会用这样的笨法子显示自己的决心。当即便想出门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谁知道林紫萱随即又把妻子找了来,这下本来受重伤的墨商退缩了,想着妻子或许能够说服那姬云轩吧,却没有想到姬云轩还是如此坚定。

    “毅力不错!”淡淡的声音自耳边飘来。转眼便看见苏显安立于自己后方,一双眼睛毫无波澜的看着外面道。

    “你这家伙!”墨商有些忍无可忍的拽住苏显安的衣襟指着外面低吼道:“那可是我女儿!亲生的!”

    “知道!那你如何不去解救她?”轻轻拍开墨商的手,苏显安的眼中毫无笑意。

    “那是那孩子自己决定的事。”怔怔然半晌,墨商郁闷的回答道。现在除了苏显安,恐怕任何人来劝说都是无用的。现在苏显安的表好像回到了他们刚刚认识的那个时候,生人勿近。

    “既然是自己决定,便自己承受后果,我是要看她的决心,虽然看到了一些,可是还不够。”转离开窗边,好像刚刚只是看了一场闹剧。苏显安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她一个女孩子,你还要让她跪多久?”墨商怒气冲冲的问道,即使口头不承认,自己对这个失而复得女儿还是无比的宠溺的。自己欺负她可以,别人若是折腾她却不行。

    “她跪多久便是多久,与我何干?”利落的翻,苏显安打算睡个回笼觉。

    刚盖上被子便又被掀开,扭头,皱眉,对上墨商愤怒的眼睛道:“还有事?”

    “有!当然有!你别想乱脱干系,别忘了昨天夜里你刚喝过她奉的茶!她是你干女儿!怎么没有干系?”

    苏显安坐了起来,有些困惑的掀了掀眉毛好似在自言自语:“原来苦计是这么用的。”

    “你!”墨商高高扬起了手,迟迟没有落下,长叹一口气道:“你终究还是将所有想要跟你学医术的人都看成绮红。她纵然死去这么些年,你还是忘不了留给你的伤。”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