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意外(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整的繁忙让姬云轩感觉劳累不已,回了家之后倒头就睡了过去。半夜时分感觉有些口干,便起想要喝口水。谁知道刚一转头睁开眼睛就发现边有一模糊的黑影。

    小偷?姬云轩吓的闭上了眼睛,心里面想着反正房内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当作不知道吧。只是宁静的屋内,她的呼吸显得尤为清晰,躲在被子里面的姬云轩甚至可是清晰的听见自己强烈的心跳声。这可怎么是好?

    等了许久没有听见声响,姬云轩瞧瞧睁开一只眼睛,看过去,发现黑影犹在。一下子心理面忐忑了起来,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将梁当做是小偷?犹豫的睁开两只眼睛,不期然的看见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差点大叫出声,只是那黑影先她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既然你醒了,那我也不用再等了。”等姬云轩安静下来,余坐怀才说话。

    姬云轩擦了擦一头的冷汗,坐起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么冷静?你一点都不意外?”

    摇摇头,姬云轩心想并不是不意外,而是对他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戒心,除了刚刚那一刹那以为见到鬼了,后面平静下来面对这个已经失忆的昔恋人当然不会大惊失措。

    余坐怀只当姬云轩是默认了,觉得诧异,从腰间取下玉佩亮在姬云轩地眼前试探着问道:“你认识这个东西?”

    姬云轩点点头:“这东西是你从我房里面拿走的?”

    余坐怀收起玉佩道:“我还听到了一些关于我自己的事。HTtp://WWw.16K.Cn觉得恐怕你们认识我所以我才过来问问。”

    “那你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找我问?偏偏挑这种方法。”姬云轩叹了一口气,有些不大高

    余坐怀感受到姬云轩那股子不高兴的绪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太过于注意,只是回答道:“你那个样子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肯定是有不想说的隐,我对揭露别人的隐不感兴趣,只想知道事的真相。”

    听着余坐怀意有所指地话,姬云轩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瞧见桌上的面具。自己也意识到余坐怀发现自己的假面。

    “你不认识这张脸?”指着自己的脸姬云轩问道。

    余坐怀疑惑的看着姬云轩,随即摇了摇头。

    “看来你真的认识我,那能不能告诉我我是谁?”

    余坐怀的回答让姬云轩一阵失望,他居然不记得自己了。总是觉得若是自己失忆了,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余坐怀地,毕竟这个男人是自己在这个时空里面第一次上的人,得到这样的回答真的让人有些伤心。“时间不早了,你快点说。”

    余坐怀没有在意姬云轩地沉思,只是催促着她说出真相来。他急切的想知道自己是谁,自从在知府府内醒来的那一刻发现自己忘记所有的事,不安时刻笼罩着他。好容易发现可能认识自己的人,怎么能够不激动?若不是不小心拆穿了姬云轩地假面并且自己也无意深入探寻。只是希望得知真相,所以才忍到这个时候才偷偷摸摸地寻了过来。。www,16K.Cn。

    叹了口气,姬云轩还未从被自己喜欢地人遗忘这个打击中恢复过来,掀起被子又躺了下去,不想做任何回答。

    “你!”余坐怀一阵愕然。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自己是谁。就先想办法搞清楚我是谁再说吧。现在我累了。你打死我也不会说半个字。”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来。

    余坐怀紧紧捏着玉佩。瞪着已经倒在上装睡地女人半晌,发现自己真的得不到任何讯息,而且这个奇怪的女人似乎是在生气。即使自己再怎么急切想知道自己的份。但是打女人的事他还是做不出来。潜意识告诉他如果动手的话自己恐怕要追悔莫及。不过上次通过她们的谈话,大概猜测自己是叫做余坐怀?现在剩下的就是确定了。等到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余坐怀彻底放弃了,颓然的离开。

    这一夜,姬云轩一扫以往的霾,一夜无梦到天亮。早上起了个大早在院子里面踢踢腿、伸伸腰。

    “今天你精神不错啊。”姬云轩刚拿起汗巾擦了一把脸,便瞧见林紫萱笑眯眯的站在自己眼前。

    “是啊,人逢喜事精神爽。”

    “哦?遇到什么事了?这么高兴?”看见有精神的姬云轩,林紫萱还是觉得十分开心的。也不过就一夜的时间,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哪像前几天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心里暗道是她自己想通了。

    结果姬云轩递洗好的汗巾,林紫萱也擦了一把脸。

    “昨天晚上他找我了。”

    “谁?”

    “余坐怀!”

    “啊?他记起来了?”

    “没有,但是他想知道他是谁。”

    “你告诉他了?”

    “没有。”

    “为什么?”

    “因为他不记得我了,连想也没有想就说不认识。”姬云轩无所谓的掏出昨夜晾好的面具小心翼翼的贴于面部。让林紫萱看过觉得没有破绽了这才放下心,专心于两人的对话。

    不是理由的理由,林紫萱却也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女人嘛,有的时候心宽广的可以装下任何的委屈,可又有些时候小的连一根针尖都容不下。想也知道余坐怀肯定是让姬云轩生气了,所以才什么都不说。

    “我让他先搞明白我是谁再来问这个问题。”

    “你哦----”拉长的音调之中满是调侃之味。两人相视一笑。

    “走了走了,今天又要忙一天了。”

    自此之后的连续几天,余坐怀都没有出现在店中。林紫萱不有些担心看似正常并且开朗过分的姬云轩是不是被余坐怀这一冷一的反应刺激到了。不过她并不知道的是这几余坐怀天天夜闯姬云轩的屋子。就算姬云轩在门上、窗上加了几把锁都能够视若无物的进房间。

    从一开始的惊吓到后来的习惯,姬云轩已经练就了一处变不惊的本事。半夜醒过来看到木桩一样的人影矗立再眼前就当做见鬼了,翻个继续睡。不得不说余坐怀耐也真不错。姬云轩不说话,他也能够一句话不说就这么瞪着安睡的女人直到天快亮才回到县令府内。白里面继续跟着那位知府小姐到处逛来逛去。

    姬云轩明白余坐怀采取的是守株待兔的攻略,一般女人家有谁能在一个大男人闯进屋来一整夜盯着你看的时候还呼呼大睡的?再怎么说也得羞涩一下。可是余坐怀完全估错了姬云轩的厚脸皮,毕竟她是受过二十一世纪开放的社会风气洗礼过的人物。除非余坐怀在她面前奔她才能够稍稍动摇一下下。反正比耐心吧,她负责睡觉就好了。

    余坐怀潜意识里面也完全没有觉得这样做不妥。他就是等姬云轩开口,希望能够以诚意打动她。不是没有抽空调查过姬云轩的来历,可是任他怎么查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姬云轩心里暗笑,他们的份证明都经过墨商的掩饰,亲爹这个未出师的徒弟还算嫩了一点。

    姬云轩这么做也只能稍稍安抚下自己发现自己被遗忘而起的怒火。不过子久了,愤怒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心疼。这么冷的天他就这么坐在自己清冷的屋内会不会生病呢?

    于是那一天晚上,姬云轩一只眯着眼睛假寐,敏感的察觉边有动静的时候便慵懒的翻了个,掀掀眼皮道:“死相,怎么现在才来?奴家等的好心急。”

    可惜的是,边并未有余坐怀的影,而是一张许久不见的美丽面孔,整张脸上写满了惊愕。

    “娘?!!!!”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